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学妹你解释一下
    一直到了下节课上课,数学老师才心满意足地抱着一沓写完的没写完的作业纸走了,十分罪恶,怨声载道。

    紧接着物理老师就走进来,笑眯眯的,开始讲卷子。高中生活就是这样,靠试卷堆积而成,抱怨完了也只能硬撑着继续下去。

    但这不耽误某些人玩的认真,比如拿着不及格试卷依旧安稳刷送鱼cp楼的张辰阳。

    谁xx起的鬼名字,一股子水产气息。

    cp楼镇楼图自然就是今天早上升旗有人偷偷摸摸拍的那几张照。一张宴与轻靠着宋谙,神色懒散,还有一张两人并肩站在台上念检讨的,但热度最高的那张,就是宴与凑近宋谙的话筒,补最后那句话时拍的。

    那距离近的,暧昧得张辰阳都没眼看。他胳膊肘怼了怼认真听课的宴与:“你看看这张照片。”

    宴与玩得多,但听课是从来不耽误的。他不耐看了看身旁的铁蛋,就猝不及防看见屏幕上自己和宋谙的合照。

    清晨的太阳打光绝妙,照在两人身上,自带暖光滤镜。他自己当时又借着话筒,两人之间仅隔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距离。看上去……

    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啊?不就是普普通通借个话筒吗?宴与扭头,别打扰我学习。

    张辰阳:……

    得嘞,死直男,分化成人鱼也是死直男。

    很快就熬到了中午放学,一伙一伙饥饿的学生出门觅食,野狗脱缰。宴与一帮子人浩浩荡荡七八个,约着去吃饭。走到门口,就见一个个子矮矮,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站在门口。

    是宴然,见宴与出来,她高兴地喊:“哥!”

    “哎,妹!”

    这架势倒像是久别重逢了,一个人打趣:“你俩是要唱山歌吗?”

    “滚。”宴与笑骂。他们几个都知道宴与有这么个妹妹,很乖,所以并不惊讶。但宴与却是想起自己和宋谙的关系还没叮嘱她,怕说漏嘴,于是就让他们几个先走了,自己单独和妹妹走在后面。

    “你怎么过来找我?我才走一天。”宴与把宴然书包拿过来,自己单肩背上。

    宴然却是泪汪汪:“哥,你走一天,我也想你嘛。”

    宴与一阵鸡皮疙瘩:“死丫头片子,你好好给我说话。”

    他平时周末和张辰阳他们几个出门玩的多了,想他?鬼信呢。

    宴然见自己被戳穿,撇撇嘴:“说点好听的你还不想听了。”

    “你!”宴与抬了一只手,作势要打。宴然抱头,只好老老实实说:“想让你帮我补个作业。”

    宴与挑眉:“你很可以奥宴然,我说你大中午把书包背过来干嘛,先吃饭。”

    兄妹二人出了学校,随意进了家店。宴与直接寻了个空座,宴然却是拉了拉他的衣袖,激动道:“我嫂子也在!!!!”

    宴与向后一瞟,就见宋谙和莫衡宇在斜后方坐了一桌。他暗道一声见鬼,拉着死丫头赶快坐下:“你小点声行不行。”

    若是他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碰到宋谙还能一起拼个桌。但他和宋谙没什么,宴然眼中却是有什么的。这家店又不大,宴然刚才那一声,想必离得近的都听见了。

    确实如此。都是学生,早上才在升旗仪式上见过这两位,那八卦劲可没消。那声“嫂子”,是他们想的那个嫂子吗?

    宴与本不想在这待,但是已经进来了,再出去就显得十分欲盖弥彰。宴然看他哥表情不对,就乖乖捂住嘴巴坐下。宴与装作十分自然的样子去点单,路过还跟宋谙他们打了个招呼。

    莫衡宇他们坐的远了些,没听见。见宴与过来,也抬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凑近宋谙:“你俩也忒有缘,那小姑娘谁啊?”

    宋谙抬了抬眼皮:“他妹,初中部的。”

    “哦,我好像是知道他有这么个妹妹。”莫衡宇眼中来了兴味,“早上那个cp楼你看到没?别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我不看论坛。”宋谙慢条斯理夹着菜,顺嘴问了句,“谁的啊?”

    莫衡宇十分理所应当:“你和宴与啊,叫什么,送鱼cp。”

    饶是宋谙素来冷静,也被他这句话噎住了,什么鬼名字。

    他想了想:“链接发我?”

    “不用发,你直接去论坛,飘红了都。”莫衡宇回道,又夹了一筷子肉,“我说,你俩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宋谙面色极其淡然,啧了一声,“不就关系变好了点,想那么多。”

    “行。”莫衡宇比了个ok,“鬼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呢。”

    宋谙点进论坛,倒真看到最上面飘红的cp楼,名为《送鱼cp!国旗下发糖!我!磕!爆!》

    点进去就看到几张偷拍的照片。宋谙撑着头,想起早上的情形,嘴角勾起一个浅淡的笑。

    莫衡宇看见这厮笑得神秘莫测刷自己的cp楼,突然生起一个荒谬的想法,他宋哥,不会被人夺舍了吧。

    另一边,宴然还在叽叽喳喳,却放低了声音,问宴与搬过去的事情。

    宴与就如实回了,挺好,不错,还可以。

    他正在脑海里组织语言,怎么跟宴然说这事情,毕竟这种协议结婚他真不想让妹妹知道。

    他突然灵机一动,“老妹。”

    “怎么了老哥?”宴然正啃一根鸡腿,吃的满脸油乎乎的。

    “就是,我和你宋哥这事。”宴与说着这个称呼自己先起了鸡皮疙瘩,他继续胡诌,“你宋哥脸皮薄,在外人面前说起来他要害羞的,在外面咱就注意一下,照顾一下他。”

    委屈你了,宋谙,还好我妹妹是个傻的。

    “这样吗。”宴然愣了愣,“那我以后小心点吧,但是哥我给你讲,男人可不能惯着,你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他。”

    “你从哪看这些乱七八糟的。”宴与拍了拍她的头,“吃饭!”

    宴然捂住脑袋,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有问题。但是她作业还被她哥拿捏着,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说话。

    宛若一个被资产阶级剥削的农奴!

    中午吃饭的时间都差不多,宴与宋谙就一前一后出了店。莫衡宇见到宴与和他妹妹就在他们前面一点,就直接拉着宋谙往前,和他们并肩一起。

    “宴哥好啊。“他打招呼,”妹妹也好啊。”

    宴然这丫头对陌生人嘴贼甜:“小哥哥好~”

    然后乖巧贴心的妹妹为了给宴与宋谙相处的机会,就直接蛮着把莫衡宇拉了过来,四个人位置硬生生换了个序。

    莫衡宇满头问号,怪力少女?这是干嘛?

    宴与想收拾一下自家姑娘,但到底在外边,也只能咬着牙笑。

    于是从左到右便变成了宴然、莫衡宇、宴与、宋谙。

    一路上宴然装乖巧,和莫衡宇谈论自己对高中生活的向往,顺便暗戳戳套关于宋谙的信息。

    宴与对自己妹妹的认知显然出现了一定偏差,这丫头哪是个傻的,是精没精对地方。

    不过他也正好趁机问问宋谙,他好奇:“你早上怎么突然来帮我圆场?”

    没想到宋谙来了句:“我没圆啊。”

    宴与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宋谙偏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看你讲的挺有意思的,怎么,不能加入吗?”

    “那没问题。”宴与心上莫名松了些,踢了块石子,“我当时还以为您看不下去要拉我下场呢。”

    宋谙低头轻笑了一声,目光随着石子的痕迹挪移:“不至于,多浪费了这演出机会。”

    宴与瞥了他一眼:“没想到你还挺贫?”

    “贫不过你。”宋谙闲闲回了句,“秃头人鱼。”

    宴与咳了一声:“你还真给我记住了。”

    这称呼,贼鸡掰难听。他正准备再损一下宋谙这厮,就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股视线。

    宴与立马转身,宋谙他们也都停下来了,问他怎么了,那股阴冷冷的视线却是消失了。

    宴与摇摇头:“走吧。”

    宋谙向斜后方瞟了一下,目光一寒,转头继续谈笑风生。

    ·

    吃饭的街就在学校旁边,四人很快就回到了枫一。现在时间还挺早,宴与兄妹俩和宋谙他们分别,去学校里找了个小亭子,开始讲题。

    和宴与不一样,宴然成绩在班里面中规中矩,所以宴与总损自己妹妹是个傻的。但他每次还是认认真真给宴然辅导,说着帮她做题,也不过是帮她梳理一下思路,题依旧是她自己来做。

    把宴然辅导完送回班,宴与看了看表,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桩事没做。

    他忘记把礼物还给学妹了。

    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宴与赶快回班,另找了个袋子把礼物盒装起来。

    张辰阳这时候已经在座位上坐着打游戏了。见他真把这礼物给装起来准备还回去,哀叹:“唉,这个世界上又要多一个伤心女子。”

    “就你戏多。”

    他把袋子封好,让人看不见里面的礼物,然后去楼下学妹的班级拖了个人转交,便结束了。

    但他还没走远,学妹就从班里冲了出来,还挂着泪痕:“学长,你为什么要还给我!”

    宴与有些进退两难,他着实不擅长应付这些感情上的麻烦事。眼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他只好叹了口气,直直望着她:“抱歉。”

    学妹眼眶含着泪,身形发颤:“学长,是我想的那样吗?”

    宴与有些不忍心了,也只能无奈点点头。他换了个包装把礼物还回去,就是不想让事情闹大,给学妹一点面子。但是现在弄成这样,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反而更下不来台。

    学妹认命般抿起一个苦涩的笑:“祝你和宋学长幸福。”

    她转头回班,留宴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哎不是学妹你别走你给我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