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宋姐姐与江晚晚
    学妹走了,宴与不可能还停下来一个人自说自话。于是他在周围人满是八卦的眼神里,强装镇定,恍恍惚惚回了班。

    究竟是什么让这些人对他产生这样的误解?

    一回班,刘昭就转头吹了个口哨:“嫂子哎。”

    宴与没理他,打开手机上张辰阳早上给他看的cp楼,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把宴然抓过来毒打一顿。

    张辰阳在一旁撑着脸抖腿,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十分欠揍:“哥,你也太会搞事了,在下佩服。”

    宴与面无表情给狗蛋弹了个脑门崩,贼疼那种。

    这个贴红成这样,没法删,只能渐渐等热度过去。很快中午课开始了,热爱学习的宴二狗就把这件事逐渐抛之脑后。

    现在是高二的下学期,开学两个月了。所以下周,就是地狱般的,期中大魔王。

    宣告这个消息的老白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像个没有感情的npc。学生们背着书包一脸呆滞出了学校,显然是已经在脑海里对这场战局做了脑内演练,十分可怕。

    不过抑郁的大多是中段,两极其实不怎么受影响。宴与放学就和一帮子哥们直接去了后山的小黑网吧,继续早上升旗仪式的乐于助人行动。帮助他人,太快乐了。

    ·

    宋谙放学径直回了家,就发现一个女人倚在门口,抽着烟,整个楼道烟雾缭绕,显然是等他多时了。

    女人留着深红的大波浪,风韵十足。见他回来,声音轻佻:“开门啊。”

    宋谙脸色冰冷:“回去。”

    女人凑近,勾住了宋谙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绕了绕。

    “我说,你就是这么对姐姐我的?”

    宋谙推开宋倾,拿钥匙开门。宋倾穿着高跟鞋,直接脱掉就进了门,外套也随意搭在沙发上。边走边看:“这里这么小,你住得惯?你之前……”

    “说正事。”宋谙打断她。

    宋倾哽住,把烟点了点:“行,借我点钱。”

    “要多少?”

    “二十万。”

    宋谙一句话没问,点开手机:“我现在打给你。”

    宋倾没想到他爽快成这样,一时间有些呆愣,手上的烟头也抖了抖:“谢谢啊。”

    宋谙没回话,静默许久。

    宋倾穿上鞋子,把外套随意搭在身上走了,远远留下来一句:“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了。”

    宋谙把钱转过去,嗅着淡薄的烟气,摸出一包烟,捂着火点了一支,走到窗边看明灭的灯火。

    宋倾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在这样严苛的一夫一妻制下的私生女。

    人鱼的爱一向强烈,也许这起源于一开始标记时就存在的血腥气息。宋倾她妈妈爱上了宋明山便不管不顾,宋明山这个老油条也乐于哄骗,毕竟他父母是商业联姻,没什么感情。于是整个家庭结构就变得极其荒谬,各玩各的。

    对于这个姐姐,宋谙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偏见,甚至说年幼时期,他们相处得很不错。可是她也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一个花丛中过的二世祖。

    可因为宋倾身份上不了台面,人家根本看不上她。

    宋谙一开始劝过,但她只是越来越痴迷,越来越疯狂。最后闹得很难看,不惜和整个家庭决裂,把自己坠到了泥地里。

    所以有丰富的前车之鉴,宋谙没打算结婚,宴与是个意外。

    门锁声响起,宋谙下意识把烟熄了,却见是做饭的徐阿姨。

    “小宋,你怎么开始抽烟了?”徐阿姨关切地问,“有什么烦心事?”

    宋谙笑着说:“没事,今晚做什么?”

    徐阿姨把菜拿出来放到冰箱里,絮絮叨叨地说:“去买了一条鲈鱼,很新鲜,给你蒸了。小宴不是也住过来了吗,再多烧个排骨,年轻人吃得多……”

    徐阿姨知道的是宴与因为家太远,在这借住。听她讲些家常,宋谙心中的郁气散了许多,含笑应是。

    阿姨收拾着,忽然问:“对了,小宴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他可能忙着救人吧。”

    “救谁?谁出事了?”

    召唤师峡谷出事了。

    宋谙烟熄了,叼在口里,看了看手机上刚发过来的信息,心情好了许多:“没谁,他很快就回来了。”

    谁能料到杨主任那么手眼通天,把黑网吧举报了呢?现在看到他们穿校服的,都不敢收进来。

    【老狗比】宴与新的信息又发过来:【明天上学我要多带一身衣服!】

    ·

    标记的效力还没那么快退,现在只要宴与和宋谙分别的时间不长,就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徐阿姨做完饭就走了,她家里还有一家人。临出门的时候宴与正好回来,徐阿姨又是一番夸奖附带语重心长:“救人自己也要小心啊,不能一个人冒冒失失的。”

    宴与一头雾水地回着“好”,就见宋谙叼着根烟倚在桌旁,眼含笑意看着他。

    嘁,笑面虎。

    他大概也猜到宋谙说了什么胡话,闻见饭香气,就没有理会他,把包放了就拉开椅子坐下。

    宋谙把那半截烟扔进垃圾桶,也一齐坐下来吃饭。

    这算是他们俩第一回坐在一起吃饭,有些奇妙。徐阿姨的手艺虽然和季春云风格不同,但意外合他的口味。宴与还拍了张照发到家庭群里,一家人开始聊天刷屏。

    宋谙则慢条斯理吃饭,模样很矜贵,一时间气氛很安静。正吃着,宴与突然狐疑地看着他:“我怎么感觉你哪里不太对劲?”

    宋谙看了他一眼,继续夹菜:“我能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我觉得我不对劲。”宴与盯着他。

    “你在跟我讲绕口令?”

    “……”宴与收了眼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算了没事,黑化肥挥发会发灰。”

    宋谙认真说:“其实我一直挺可惜的。”

    “可惜什么?”宴与来了劲,这家伙不会真有什么事吧。

    “相声界错过了你这么个人才。”

    宴与微笑,比了个收的姿势:“吃饭。”

    宋谙不再逗他。他知道宴与为什么会觉得奇怪,人鱼标记可以让双方的情绪有一定互相感知,想必那会他心情烦躁,让宴与也感受到了。

    但宴与没必要知道。

    ·

    这周四,宴与的人鱼身份就彻底捂不住了。他这两天头发又长了一点,像顶了个蓝幽幽的小锅盖。他嫌丑,于是上课便都戴着帽子,老师知道内情,也不管他,便没旁人知道他迎来迟来的分化期。

    可人鱼的课程安排和普通人的有一定区别。

    枫城一中高中部两千名学生,分化成人鱼的只有两百个。因为生理构造有一定不同,以及人鱼信息素的影响,教育部给人鱼设立了专门的体育课。

    于是早上第三节体育课来临,班级在操场集合。宴与在众目睽睽之下,很自然地去了人鱼那一拨。

    迎来了一声声,卧槽???

    宋谙听着周围越来越杂的人声,皱了皱眉,作为班长喊了几声“安静”。他外在的脾气一向挺好,倒是第一次这么严厉,大家也都噤声不再说话了。

    体育老师拿着点名册,说道:“我们班宴与同学,于上周五分化成了人鱼,之后的课和大家分开上。好了,保持安静,开始准备运动,体育委员带一下。”

    这个体育老师是个比较阴的,不说狠话,但是会笑眯眯罚你跑圈。于是同学们在他的监视下也只敢大气不出地做着伸展运动,心里面的好奇都抓心挠肺了。

    宴与这瓜怎么还吃不完了?

    太好恰了吧。

    另一边,宴与走到人鱼的体育班级,同样引起了骚乱,大家都按捺不住地好奇。

    老师依旧是报告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带着班级去游泳馆下水了。因为人鱼人数少,高二年级加起来也只有六十多个,所以不可避免地,宴与和江晚晚碰面了。

    他认识的人鱼不多,加上人鱼中的男性要更少点。所以虽然都是一个年级的,也没什么熟人。这下混在这里面,还碰上表白被拒的女神,更显尴尬。

    但宴与别的不会,就会装逼。于是他面色淡然,带些懒散的痞气站在人鱼群里,反而像个难以接近的大佬。那些人鱼性格都比较娇弱,即使是蠢蠢欲动好奇想问,也只能一小团一小团地暗自猜测,不敢接近他。

    到了更衣室,宴与摘了帽子,换上了人鱼的那身衣服下了水。这是他自上次民政局之后第二次现出人鱼的本体,有些不自在。但也幸好是他脸臭,没人敢接近他,他周围的水域清净很多。

    这下同学们看到他雾蓝色的头发和鱼尾巴才信了,宴与真的分化了啊,他们没有做梦!

    人鱼的体育课附带讲授生理知识,但宴与缺了很多课,老师讲的他也听不懂,于是就安安分分在原地划水。但宴与本身颜就很好,鱼尾又是很罕见的雾蓝色,更衬得本人皮肤白皙。换上人鱼清透的绡衣沉在水里,身材尽显,几个曾经暗恋他的小人鱼的心又砰砰砰跳。

    遗憾!为什么手机!不防水!好想拍照啊啊啊啊啊!!!

    而江晚晚一直在前排认真听课,好似不知道宴与突然和自己一个班。

    老师大概讲了十分钟,就让学生开始自由活动。宴与这条老年鱼,还是条没有小伙伴的老年鱼,就选择了在原地泡水,实力演绎半身瘫痪孤寡老人。他静静浮在水面上,头顶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声音很温柔清亮,是江晚晚。

    “宴与,发生了什么事,可以给我说说吗?我很担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