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你是我的抑制剂
    江晚晚依旧很好看,肤白唇红,金发散了满身。宴与第一时间居然想的是,人鱼系列的化妆品防水性真的不错。

    愣了一秒,他才宛若一只蘑菇安安分分长在泥地里被人揪出来,有些手足无措。他状若随意,笑着回道:“没什么事,就是分化晚了。”

    江晚晚蹙了蹙眉,浮在他身边不远处,也仰看着穹顶:“那,你感觉还适应吗?”

    “还好。”宴与这么说着,慢慢挪的远了一点,开玩笑的语气,“以后还要靠你罩着了。”

    江晚晚很认真地看着他:“宴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都可以找我的。”

    宴与被江晚晚这态度弄的有些闷:“行啊。”

    他看着游泳馆映着白色水纹的穹顶,叹了口气,正想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宋谙。就听到江晚晚率先开口:“你和宋谙好像关系变好了啊。”

    果然是这样,宴与内心嘲弄自己。他双手搭在脑后,很闲散的样子:“对啊。”

    中午吃什么好呢,昨天的鲈鱼挺香的。

    “那就好,宋谙人不错的。”江晚晚回道。

    宴与想了一下,是挺不错,轻轻回了声:“是啊。”

    江晚晚似是因为他的不同寻常的冷淡,并没有再往下细说的意思:“那我就不再打扰你啦。”

    宴与心里松快了些:“嗯。”

    一直到江晚晚游走了,宴与在原地停留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受了情伤的失足少年。

    因为和江晚晚之间的话题,一向都是他先提出来的,从来不会两个字两个字回她。

    何况这次来了个四连串,行啊对啊是啊嗯,要多明显多明显。

    他又想起“人挺不错”的宋谙,也不知道头上这顶荧光绿的帽子该往哪戴。他和宋谙是法律上的伴侣,所以是江晚晚绿了他,还是他绿了江晚晚,还是宋谙把他俩都绿了。

    宴与被自己的想法莫名逗笑了,明明江晚晚/干脆利落拒绝了自己,还说什么绿不绿的,真抬举。

    他在原地又待了一会,烦躁得尾巴尖都有些发痒。泡在水里是舒服,但他一个人根本没什么意思。宴与想了想,选择去——

    找老师。

    咱后进生也得补补课不是?

    于是宴与认认真真听老师给他开小灶上了人鱼的生理课,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得十分快乐。

    ·

    “宴哥!你回来了!”刘昭夸张地喊着,“握草你,牛逼!”

    宴与拍了拍他的头,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类。

    但是他压根不想再解释什么,回了两个字:“别问。”

    一圈人都怀揣着满满的好奇心,听见宴与这么说,也不敢再问了。毕竟宴与脸臭起来,是真的臭。

    但是蒸煮不敢接近,论坛不出所料还是爆了。四月份的最后一周,这个男人哦不人鱼成功霸占了枫一论坛的热搜与头条,甚至还传到了别的学校,风/骚整个枫城。

    宴与上完体育课莫名疲惫,第四节老白的语文课听都没听,直接睡过去了。他桌子上习惯摞一摞高高的书,这下整个人趴在桌上,被书挡着,压根看不见人影。

    老白的课上睡觉,稳得一批。张辰阳宛若一只鹌鹑,看着缓缓走过来的笑眯眯的老白,他悄咪咪伸出手点了点二狗哥的背。

    二狗哥反手拍了他一掌,继续睡。

    现在大家正在默写《蜀道难》,抓耳挠腮思索猿猱的猱该怎么写。平时老白也喜欢到处转悠,就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张辰阳被打回来之后,老白摸了摸宴与的头,宴与趴着的肩膀抬了一下,不耐烦喊了句:“张铁蛋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一声过后,纸笔皆停。

    宴与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歪着头:“老师?”

    尴尬。

    班里人偷偷摸摸往后面的角落看。

    张辰阳在内心笑话,好心当作驴肝肺,这下看你怎么办。却见老白只是拍了拍宴与的肩膀:“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请个假?”

    ???老师你怎么能差别对待?学习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宴与坐直了身体,头发的雾蓝色已经是很明显能看清的地步了,长得飞快,随口解释道:“刚刚上完体育课有点困,不用请假,谢老师。”

    老白只是看他之前上课从来不睡觉,有些奇怪。看他精力还挺充沛的样子,就没多想,讲了一下默写任务就转悠回去了。

    宴与背的溜,张辰阳还在小心翼翼抄的时候,他已经默完了。突然手机振动,他看了看,却见宋谙破天荒地发来一条消息。

    【中午校服给你】

    宋谙觉察到宴与从体育课开始就有些不对。当时诊断书下了,按宴与这个激素紊乱的状况,第一次标记可能还不够,还需要一些额外的接触。

    医生开单子开的一本正经:触摸伴侣的常用物、牵手、拥抱、接吻、深入标记可缓解一切不适。

    当时他们俩同时收到这一封来自医生开上高速一步比一步猛的诊断车,差点当场离婚。

    到底没离成,因为宴与嘴很硬,说用不着。

    【不用】宴与回【没多大事】

    倒是个预料之中的回答,宋谙挑了挑眉【行】

    ·

    中午,宴与忍着腿疼在班里等宋谙,这厮怎么中午吃个饭吃这么慢?

    他进班的时候从门口宋谙的座位上默不作声顺了两支笔,却并没有缓解多少。干脆又和张辰阳他们几个排了两把游戏,开启疯狂杀戮模式来自我治愈。

    这治愈的方式也不是一般人干的出来的。张辰阳他们一路躺赢,游戏都玩的没意思了。

    “我说哥,你有啥不爽直接说。”刘昭一边躲了个弹一边说,“别憋在心里。是不是有人看你分化了欺负你,哥几个帮你出气。”

    宴与转头刺了把刀,补了残血:“得了吧,谁欺负到我头上来。”

    张辰阳捡包:“没人欺负你,能不能给我们留两个人头啊。”

    宴与轻飘飘扔了两个字:“菜鸡。”

    几个人就这么被一路带过了几局,都习惯了这种躺分模式,地图中的宴与突然不动了,任人开枪。

    跟在他身边安静刷分的一哥们顿时被围了个满头大汉,刺刀嚯嚯,疯狂逃窜:“老宴???”

    只见老宴扔下手机,大步流星走到刚回班的宋谙的后桌坐下:“班长,掰手腕吗?”

    他的药回班了,不玩了,人头让给他们。

    莫衡宇和宋谙一道回来,看着风风火火走到他们后桌坐下的宴与,耳边回响起那句话,有些错乱。

    掰手腕???

    宋谙看着宴与一脸生无可恋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勾起笑意:“来。”

    也亏他想出来这么个好理由。

    “握草……”被围杀的哥们程皓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转头就看见了这魔幻二人掰手腕的魔幻的一幕。

    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两个人会突然掰手腕啊?

    这一局的最后自然是输了个底裤都不剩,全员挂机跑去看热闹了。

    宴与握上宋谙的手,肌肤的直接接触让宴与躁动想变成鱼尾巴的双腿安稳了下来,是最好的抑制剂。

    倒真像是在吃药。宴与没多想,认认真真使了劲开始掰手腕。但是……

    吃瓜群众就看见这两人面色淡然,交缠的两只手一动不动。宋谙的手很修长好看,宴与的也不遑多让,还更白一些,抹抹护手霜可以拍广告系列。

    但是现在不是在棚里!这俩掰个手腕能不能认真一点!一动不动算什么!

    过了两分钟,张辰阳代替周围一圈人,没忍住问了句:“你俩还不开始?”

    宴与额角抽了抽,压根没看铁蛋一眼:“闭嘴。”

    宋谙淡淡来了句:“已经开始了。”

    莫衡宇就近拍了张照,开小号传到了论坛cp楼里发个现场糖,嘴上说着:“不是吧你俩这么势均力敌?”

    宋谙笑了笑,没说话。

    宴与心想自己从小到大掰!过!那!么!多手腕,还不信掰不过这厮了。

    压根忘了自己一开始是为了缓解疼痛而来。

    但宋谙记得。两人僵持许久,宋谙估摸着差不多了,然后“啪”的一声,结束战局。

    宴与看着宋谙突然被他压倒的那只手,又看了看他,缓缓打出一排问号:“?????”

    宋谙笑了一下:“你赢了。”

    张辰阳坐到他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慨叹:“还是我们二狗厉害。”

    ·

    比赛怕遇到什么情况,输。

    比赛最怕遇到什么情况,你对手藐视你。

    宴与现在正被自己对手疯狂藐视。他面色一下就臭了起来,泛起冷笑,早上的绿帽子理论的新仇旧恨一齐冲向他这个新朋友。

    “再来。”

    他虽然顶着个万年老二的名头,总不至于连掰个手腕都要宋谙让他。

    宋谙看他神色认真,也起了些兴味。

    这小祖宗不会忘记自己掰手腕的最初目的了吧。

    他敛目轻笑了一声:“好啊。”

    于是众人就看见两人长长的一局完了还不过瘾,开始了第二局。

    后来事实证明,宋魔王有魔王的资本。

    宴与这个掰手腕小能手,终于遭逢了人生的第一败。

    原地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