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宴祸害的发情期
    宋谙看宴与脸上烧了起来,相比于昨夜的病态,整个人都鲜活了不少,他心里那块不知因何而起的大石头才终于安稳落了地。

    没事就好。

    宴与还在努力回想自己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但他只记得自己眼睛一闭一睁,时间跟假的一样。

    他只好梗着脖子粗声粗气:“抱歉。”

    宋谙知道不能把这人逗过火,把水杯递给他,一边说:“逗你的,没哭没闹,乖得很。”

    宴与接过水杯吨吨吨喝水,又被这句话呛到:“咳,旁友,放过我。”

    接下来宴与拿了本书看,宋谙在手机上看着托人查到的江晚晚的消息。

    那个男生简而言之,偏执狂,心里有病。那天中午在背后窥视的也是他,可能是冲自己来的。

    因为他忍受不了江晚晚喜欢上别的人。

    男生大了江晚晚三岁,青梅竹马。就是太喜欢她了,想切断她的所有社交,隔绝她的一切生活。江晚晚于是想办法考的远远的,还央求父母举家搬迁,可还是被找上门来了。

    宋谙想起江晚晚跟自己示好时,眼神中总带着一种惊惶,大概只是想利用他摆脱这种困境罢了。可是男生被拘捕时,她还在求情。

    宋谙手指习惯性在膝上敲了敲,没想明白为什么。

    如果饱看狗血剧的季女士知道,大概会给他放一曲《因为爱情》。

    宋谙索性不再想,突然嗅到一股清甜的香气,他转过头,却发现宴与用一种莫名的眼神望着他。他脸上热度竟是一直没褪,越来越红,甚至眼睛都有些湿润起来。

    “你……还好吗?”宋谙。

    宴与竟是扁了扁嘴,有点凶巴巴:“我不好!”

    他把书扔到一边,掀开被子,露出了一节鱼尾巴。雾蒙蒙的蓝色泛着细碎的光,好看极了。裤子被他蹬掉,病服的衣摆下,一节又细又白的腰线若隐若现,上面还捆着绷带。

    宴与皮肤一直都很白,宋谙知道,但是是头一次面对这么直接的视觉冲击,一时间竟不知作何反应。

    宴与脸上薄薄的粉蔓延到了脖颈处,他见宋谙没有动作,眼里水光更盈,声音不同寻常的软:“你为什么不抱我?我好难受呀。”说罢,他就张开了双臂,整个人扑到了宋谙的身上。

    宋谙忙回抱住他,声音中带了点焦急:“你身上还有伤!”

    这姿势别扭极了,宴与原本躺在病床上,宋谙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所以宴与要抱也只能扭了身子。但是他似乎并不觉得别扭,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搂住宋谙脖颈,在他耳边轻轻喘着气,还在软软的回嘴:“你还凶我,好疼……”

    宋谙感受到耳畔轻微的热气,罕见的爆了句粗口。

    昨天明明已经打过抑制剂,可宴与的发/情期还是被江晚晚连带着引发了,来势汹汹。

    宋谙嗅着宴与鳞片下传来的清甜又勾人的香气,双向的标记让他一瞬间有些血气上涌。他有些僵硬地回抱住宴与,坐到病床上,尽量让他舒服一点,一边按了医生的铃。

    宴与在他怀里不安分极了,轻轻叼住了他的耳垂舔咬,还轻轻呼着气,含混不清地喊着他的名字,手还四处乱摸。

    宋谙都快被他逼疯了,尽了平生最大的意志力来克制自己不做点什么,也不知道这祸害到时候清醒了会是什么情形。

    医生还没来,他只好把宴与抱的更紧了些,一边把颈侧拉开,轻声诱哄:“来,做标记。”

    宴与乖乖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微张了嘴咬下去。这次和上一次不一样,宴与全程不清醒,标记已经让他够难以自持,宴与的手还四处点火,生怕宋谙不对他多做点什么。

    宴与确实也是这么想的。人鱼的发/情期一上来,特别是他这种激素水平不稳的,伴侣还在身边,整个大脑都被欲/望支配,只有三个大字:

    搞,事,情。

    除此之外一片空白,干干净净。

    大脑空白的宴与完全不知道宋谙受了多大的折磨,他只是依靠着本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标记结束,他神色清明了一瞬,扶着宋谙的肩膀满脸迷蒙的看着他,有点疑惑。

    宋谙松了口气,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下一秒,恢复了些许清醒的宴与就开始一颗一颗解宋谙衬衫的扣子。

    一看就是清醒错了地方。也不知道宴与手怎么就那么巧,单手解扣子还不耽误另一只手乱摸,尾巴翘到宋谙腿上,晃荡来晃荡去。宋谙一边要搂住他,怕他伤口扯到,一边还要阻止宴与的胡作非为,身心俱疲,心力交瘁。

    一瞬间他甚至升起了一个念头,直接把这祸害办了得了。

    还好医生在他被宴与扒光之前赶来了,见状迅速准备好了抑制针剂和镇定剂。两针打下去,宴小鱼终于消停了。

    医生还在夸奖他:“你做的很好,他现在有伤,不能进行剧烈运动。”

    宋谙面无表情接受了医生的夸奖,送走医生,给标记后饕足陷入昏睡的宴与掖好被角。

    然后他在一旁,静坐了许久。

    ·

    宴与又一次醒来,这次是带着记忆的。

    他,又哭,又闹,动手动脚。

    宋谙,坐怀不乱,正人君子。

    日!!!我的一世英名!!!

    宴与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现在已经两点半了。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宋谙去哪了。

    宴与庆幸宋谙不在,穿好裤子下了床,打开病房的门,准备自己去办一下出院手续,就见宋谙提着个食盒,和他迎面撞上。

    宴与:“……嗨。”

    宋谙蹙了蹙眉:“你不疼?”

    宴与居然一瞬间想歪了,脸色又浮起红:“我疼什么。”

    宋谙无奈地看着他:“刀伤,那么重,你还乱走?躺回去,我给你带了饭。”

    草,污者见污。宴与闹了个大红脸,灰溜溜走回去躺在病床上。

    这么一说,他确实饿了,毕竟早上闹了那么一通,他光喝了点水,什么也没吃。

    宴与脑海里不停回放着自己早上的窘态,机械地吃着饭,完全丧失语言能力。宋谙好整以暇看着他,突然来了一句:“伯母他们应该快过到了。”

    宴与疑惑:“啊?”

    他知道宋谙答应了他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

    宋谙把手机递给他:“我没有告诉他们你出事了,但是,你上新闻了。”

    【见义勇为,身受重伤,人间自有真情在!——记枫城一中一名高二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