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我媳妇怎么样了
    人间自有真情在,可他还是完了个蛋,季女士和宴先生非得把他收拾秃噜皮了不可。

    宴与神色有些僵硬,向宋谙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喝粥的勺停在半空,开始思考怎么解释这件事情。而且早上自己骚扰宋谙的尴尬感还没过去,宴与现在不仅如坐针毡,还有些无地自容。

    宋谙看宴与继续机械地喝粥,表情十分变幻莫测,有些失笑,没忍住伸出手摸了摸宴与的头:“我走了,好好休息,早上发生什么我都不记得。”

    宴小鱼头上迅速冒出了一个感叹号!

    他久违地感受到宋谙这个笑面虎的恶劣之处,就不能平平静静忘掉这件事吗?临走前还要给他强调一遍?

    还动手动脚!

    但是做错了事的他就宛如被拿捏住了鱼尾巴,被早上那段记忆压的抬不起头,只能瓮声瓮气:“嗯,走吧。”

    听起来颇有点拔吊无情的意思,宴与于是又补了句:“你要去上课吗?”

    “不去,家里有点事。”宋谙穿上外套,一瞬间敛了眉目,神色有些淡漠。他转身,但刚拉开门,就停了下来。

    宴与疑惑,就见他皱了皱眉,用一种看不懂的眼神望着自己,斟酌着开口:“就算是再喜欢她,以后也不要以身犯险……我会担心。”

    砰,门关上了。

    宴与被他这句“会担心”砸懵了,看见他背影消失门外,松了口气,却有一种奇怪的空落感。

    他坐在病床上,手指微微蜷了蜷。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却瞬间就听懂了。

    他已经不喜欢江晚晚了,他只是想救人。

    如果作为朋友,担心……也很正常吧。

    宴与把那点奇怪的感觉放下,不再多想,打开手机,迅速被几十个未接来电和满屏的消息小红点包围。分别来自他爸他妈他妹妹他的一众狐朋狗友,让他这个见义勇为的好少年瞬间承受了不符年龄的重压。

    上一个未接来电在二十分钟前,宴与估摸了一下从季春云的小超市到医院的时间,惊悚地发现为时已晚。果不其然,下一刻,季春云就打开了病房门,面色阴沉,十分危险。

    宴与灵机一动,迅速想好了对策。他立马满脸虚弱望着季女士,手握拳在唇前咳了咳:“妈,你来看我了。”

    他穿着纯白的病服,脸上本来就带着病气,之前的发/情期被抑制剂镇定剂和标记三座大山给压了下去,脸上红晕褪的一干二净,显得整个人都虚弱苍白极了。

    季春云一看见他这个样子,怨他瞒着自己的火气都消了,开始心疼起来,坐在病床边拉着他的手,责怪却爱怜:“小与,疼不疼?你为什么要瞒着爸爸妈妈?”

    这招有用!宴与顺势继续说:“我怕你们担心,想等伤好了再给你们讲。”

    这倒是实话了。他觉得自己只是受了点伤,很快就会好,没必要让父母为此担惊受怕,毕竟刀伤这个词听着很吓人。

    人鱼虽然娇弱,但恢复能力比常人好出许多,这也算是自然界赋予他们的一项自保能力。再过一周,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

    季春云把带的鸡汤打开,一边絮絮叨叨:“我刚刚还碰到小宋了,多亏了他照顾你,要不然你自己在医院怎么办。来,接着。”

    宴与接过汤碗,缓缓喝着,就听见季女士继续说:“你救人没错,但我们做父母的还得在电视上才知道你受伤了,你说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胆肥了想上天了?”

    季女士声音中气十足,宴与端着汤碗的手没忍住抖了三抖。

    他缓缓转过头看她,就见季女士面无表情隔空扇了他两巴掌:“别装可怜,我也是人鱼,我还养你这么大,什么不清楚。”

    她低垂着眼帘,声音突然凄怨起来:“你从小就不听话,刚搬过来别人欺负你和妹妹,也不先告诉爸妈,自个儿逞强,回回一身伤……”

    这时候护士过来给他上吊瓶,宴与不好意思地打断季女士:“多少年前的事儿了都,咱不提了啊,这次我真的保证!”

    季女士戏够了,叹了口气,撩了一下他的头发:“爸妈就是希望你好好的。”

    宴与点点头,牵住季女士的手:“我明白的。”

    季春云叹了口气:“就不和你计较了。对了,昨天晚上陆俞臣那孩子回来了一趟,还专门来家里找你,我说你去同学家玩了。”

    宴与脸色瞬间阴郁了些,显然是有一些很不好的回忆。但到底在季春云面前,他还是扯起了一个笑:“知道了。”

    ·

    宋谙说出那句话之后就皱了皱眉,连忙离开医院。

    这种似是而非的暧昧的话不是他该说的,也没有原因,不知道是怎么了。

    还是被宴与受伤的样子吓到了吧。

    回到祖宅,刚一下车,管家就迎过来:“少爷,一会儿小心点,先生和夫人生气了。”

    宋谙面色如常,回了句“没事”,就走了进去。

    宋家人丁单薄,旁支都不成什么气候。自爷爷过世之后,祖宅就由他爸来继承,但也一直都是空荡荡的,夫妻俩常驻国外,他也很久没回来。

    所以他昨天知道他们回国还愣了一下,打算过来,没想到宴与就出事了。他跟宋明山和林钰在电话里说了很久,才让他们没直接来医院看宴与。

    进了门,林钰在沙发上翻杂志,宋明山在酒柜旁倒酒,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这次夫妻俩是专门抽空回来看儿媳妇的。虽然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但对继承人还是重视的。纵使宴与和自己儿子匹配度高到万中无一,也要找个时间相看一番。

    可是宋谙藏着掖着,一直不让见,是怎么回事?

    宋谙看这架势,神色却很镇定:“爸、妈,我过来了。”

    宋明山酒倒完,抬眼看他:“过来?你这是回家!”

    林钰头还是低着,翻了一页杂志,讥讽道:“算了吧宋明山,什么家啊,我儿子爱怎么说怎么说。”

    宋明山咣当把酒杯砸在酒柜上:“你能好好说话吗?孩子都是你惯的!”

    林钰没理他,抬头看向宋谙:“我媳妇怎么样了?那么娇贵?”

    宋谙已经习惯他们俩说话没一句好听,见面必吵的情形,坐到沙发上回答:“他还在住院,伤没好。”

    “我看了,救了个小姑娘。”宋明山过来,递给宋谙一杯酒,“他还挺有爱心。”

    林钰把杂志合上,向沙发后一靠:“住院我怎么就不能去医院看看了?”

    宋谙抿了一口酒:“他需要静养。”

    “呵。”林钰笑了,“别以为爸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他联结。”

    联结就是标记的最后一步,俗称困觉。

    宋谙没想到林钰这么直接,没忍住咳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