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予取予求的姿态
    林钰看他这样,心中了悟:“我就随便诈你一下,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什么都没做,还是不是我儿子?你看看你爸,宋倾都那么大了。”

    这大概是第一个把丈夫的婚外情说的如此自然的女人了。

    宋明山翻了个白眼,继续喝酒。

    宋谙没想到被她摆了一道,太久没见,他都忘了林钰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和怪脾气。他咳了一声后,恢复了沉稳,缓缓开口。

    “我们俩刚在一起,之前关系很一般,我想再给他一段时间。”

    半真半假才能瞒住林钰。

    “算了,我过两天去你那看看。”林钰伸出手,看自己新做的指甲,“那孩子我打听过了,家里没什么钱,七大姑八大姨的,可别招惹一身骚。”

    还没等宋谙说话,宋明山就带着怒气说:“你可别用你那些心思乱给别人头上安,家境差点就差点,他们感情好就行了。”

    林钰毫不示弱:“你是在说你和那女人感情多好吗?”

    宋谙知道自己只是他爸妈吵架的工具,但面色还是寒了下来,起身:“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回去了。”

    林钰重新翻开杂志,“嗯”了一声。

    宋明山知道自己刚刚在孩子面前落了脸,但还是看向他:“不留下来吗?爸爸好久没见你。”

    宋谙转身:“不留了,回去学习,下周有考试。”

    林钰又是冷笑:“装什么父子情深呢。”

    两人又开始吵起来,宋谙不想再听,径直出了祖宅开车去医院。

    ·

    虽然人鱼恢复得快,可住院还是要住两天,宋谙在医生的建议下不嫌麻烦过来陪护,弄得宴与十分不好意思。但他想了想自己的身体状态,还是不争气的同意了。并且婉拒了其他所有人来探望的要求,让张铁蛋深感自己失宠,嗷嗷大哭。

    殊不知他俩周五当天齐齐消失的消息又刷满了论坛,cp楼高高挂起,充满了各种以假乱真的揣测。宴与的那篇报道是打了马赛克的,但熟悉的人还是能从衣着身形等细节认出他,于是吃瓜群众顺水推舟,竟是将整个事情的真相还原得八九不离十。

    毕竟宴与这人鱼身份爆出来,宛若给cp楼添了一把高高的火。张辰阳百感交集刷着贴,看着他们一条一条猜中。

    1l【海的女儿】:【啊啊啊啊我在医院碰到男神了!他提着饭盒啊啊啊啊是给小宴送吗啊啊啊!】

    2l【灰姑娘】:【无据空降断腿警告,btw如果是真的楼主我爱死你!!!】

    5l【彼得潘】:【蹲后续,前排出售啤酒饮料矿泉水】

    6l【长发公主】:【所以小宴真的受伤了???】

    7l【海的女儿】:【回楼上,小宴应该就是救人受伤了,先夸爆小宴并祝健康!lz身体不好医院常客,看我以前贴就知道。然后小宴和男神周五一整天齐齐没来学校,大家也知道!但我没想到就运气这么好目击到现场啊!男神提着饭盒的样子简直太居家了好叭!我的病瞬间就好了!手指瞬间就灵活了起来!打开手机刷刷刷拍了几张照!好了我先吃个饭】

    8l【花仙子】:【楼主你会遭报应的我给你讲】

    16l【灰姑娘】:【???然后呢?楼主我不爱你了,我的刀在哪里】

    19l【白雪公主】:【手指剁了吧剁了吧】

    33l【彼得潘】:【我不管我先信了,他俩就是在一起了哼】

    ……

    59l【海的女儿】:【我错了,别砍我,我回来了。我兴冲冲拍完照,还没来得及转发,男神就带着笑走过来!我那一瞬间腿都软了,然后】

    72l【灰姑娘】:【然后你就被阉了?大水怪】

    73l【白雪公主】:【楼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狗?】

    80l【彼得潘】:【趁楼主没回来跳个预言家,删照片警告,没想到小宴谈恋爱脸皮这么薄,男神怕他害羞2333】

    81l【灰姑娘】:【啊啊啊啊潘潘!你会说话多说点!害羞的小宴awsl】

    ……

    100l【海的女儿】:【预言家赢了,然后男神就让我删照片了,你们不安慰我居然还骂我,嘤嘤嘤】

    103l【彼得潘】:【看吧,这就叫欲盖弥彰!送鱼锁了!】

    ……

    这只是其中一个帖子,隔壁的情敌变情人和一周全时间线记录更为疯狂。张辰阳看着这群姑娘在论坛里上蹿下跳,心想送个饭就这样,也不知道爆出去他俩结婚了会是什么反应。

    估计会集体起飞吧。

    对宋谙而言,这两天过得无比漫长。宴与的发情期只是被人为压制下去了,但还是离不开伴侣的陪护。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宴与……

    周天晚上,宋谙躺在隔壁床上睁开眼,看着扑在他身上显出鱼尾,眼里汪汪的少年,蹙了蹙眉。

    上天这是存心找个祸害来考验自己的定力。

    许是因为夜里静得落针可闻,宴与声音放的又轻又软,还带着泣音:“宋谙,你抱抱我……”

    宴与身上又传来了绮靡的香气,另一具身体的热度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传过来,让空气陡然躁动起来。宋谙感觉喉舌有些干渴,在内心告诫自己要保持清醒。但宴与平时就不消停,这下被本能支配更是为所欲为,又开始扒宋谙的衣服。

    这次宴与趴在宋谙身上,两人面对面贴得极近,所以宋谙可以清楚将宴与带着艳色的脸颊看在眼里。宴与眼神湿漉漉的,脖颈处都浮上了淡淡的粉色,水润的唇微张着,轻轻喘着气。宋谙一瞬间失神,衣服就被撩了一大半,露出腹肌。

    他连忙把宴与的手腕单手握在一起,准备起身去拿抑制剂。但宴与哪会这么容易就放弃,身上虽然软得没什么力气,但他直接低下了头,轻轻舔咬了一下宋谙的锁骨。

    宋谙的呼吸一瞬间粗重了起来,汗水从额角滑落,他直接翻了个身,把宴与压在身下,手腕抬过头顶。宴与被这天旋地转的一遭弄得有些晕,抬起无辜的眼睛看着他,还在痴痴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腰肢细的过分,鱼尾是月光的底色,暗香浮动,两只手都被自己拿捏,举过头顶。

    这是一种完全受制于人,予取予求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