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蜜桃味的棒棒糖
    对自己伴侣天生的占有欲和渴求层层翻涌上来,宋谙想唤一声宴与,让他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了。

    而宴与好似也反应过来自己所处的境地,一双秀气的眉蹙了蹙,眼含控诉:“你放开我。”

    这样双手被束缚着,确实不好受。宋谙声音低哑:“我放了,你要安分坐在这里等我。”

    宴与点点头,很乖。

    宋谙准备去拿去拿抑制剂,可他刚松手起身,一只手就被拉住了。

    宴与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腰腹和鱼尾的交接处,还有往下滑的趋势。

    触及的肌肤细腻无比,鳞片泛着单薄的凉意,宴与心满意足,声音软软地哼了一声。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宋谙早该知道的,宴与从来就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人。特别在这种本能驱使下,他的一切意识都为最后一步做准备。

    指尖传来的触感让宋谙心里的火越烧越旺,他闭上了眼,咬破舌尖,尝到了一丝血腥气,这才终于抓回了危在旦夕的理智。然后他迅速抽离了手,毫不留恋地转头下床拿抑制剂。

    宴小鱼没有得手,顿时阴云密布,眼泪汪汪,就见宋谙很快走了回来。他睁大了眼睛,脸红红地看着他,就看到宋谙毫不留情——

    给他打了一针。

    祸害睡着了,人间清净。

    宋谙去冲了一下身上出的汗,一夜未睡。

    ·

    周一,日光明媚,cp楼的正主终于回学校了。两人齐齐踏入校门的那一瞬间还被抓拍了下来,成了新一天的精神食粮。

    学习是什么,有磕cp快乐吗?

    追不上的男神,不如让他和另一个追不上的男神在一起。

    这股异军突起的送鱼势力迅速霸占了枫一的各个角落,暗号就是,吃鱼吗?

    沙雕且神秘。

    这组织中,若有人还是高二一班的成员,那么更是肩负着所有女孩的希望,身负重任。

    预言家彼得潘·学委齐萱就拥有着这样的一个特殊身份。

    她只是在收作业的时候,不经意间问了一句:“你周五去哪了啊?怎么没来上课。”

    这不过是句普通关心,宴与就随口回了:“生病住院了。”

    果然如此!!!

    齐萱面色镇定,又担心宴与的身体:“病怎么样啦?”

    宴与笑了一下:“好多了,谢谢。”

    齐萱心满意足完成任务,转身回去,又被宴与叫住。

    “学委,作业忘收了。”

    齐萱尴尬接过作业,飞快转身就走。

    宴与看着她仓皇的背影,有些奇怪。齐萱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大家闺秀式的,没看她出过这么低级的岔子。他很快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打开了书问周围人学习进度。

    结果他周围,没有人知道。

    宴与这么一个成绩拔尖的混在倒数的窝里,硬是让人看不出差别。

    “哥,算了。”张辰阳飞快地补作业,“你不在的那一天,我是茶不思饭不想,人比黄瓜瘦,你还让我听课,渣男。”

    宴与面无表情给他一记爆栗,他真是住院住糊涂了,问谁不好,问他。

    他突然偏头对张辰阳说:“这周三期中,对吧。”

    张辰阳西子捧心状倒下:“你太狠了。”

    宴与挑眉:“一般吧。”

    张妈妈是很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天天操心张铁蛋的成绩。而张铁蛋也是那种很典型的差生,每天都在斗智斗勇,就是不学习。

    老白把他俩调在一起原本是为了让宴与督促他,现在看来,有点浪费资源,反而玩的更凶了。

    张辰阳深感自己要反击回去:“那你呢,又要被压?”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哪里不太对。

    每个班应该都曾遇到过这样一个时刻,明明上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就会陷入诡异的寂静,张辰阳好巧不巧,就赶上了这样的一刻。

    压,这个字,能令人产生丰富而奇妙的联想。有很多含义,也有很多方式,全看想象力够不够强大。

    张辰阳的本意只是想嘲讽一下宴与的万年老二名头,没有想那么多。但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糟了。

    这样的一瞬过去,整个班级又恢复了嘈杂,但眼神却在班级对角线隐晦地逡巡着,让宴与脸色愈发黑沉。

    张辰阳预感不妙,顿时起身飞快溜走:“我去上个厕所。”

    可现在已经快上课了。他还没冲出班门,就碰到抱着教材进班上课的老白,瞬间被呵斥回去:“上课了,还乱跑什么!”

    张辰阳顿时萎了:“我不跑,我回去。”他灰溜溜走了回来,被刘昭嘲笑许久,但是宴与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安静地翻着书,听课。

    宴与脸皮一般很厚,但在感情方面又出乎意料的薄,从他之前喜欢江晚晚一年,还不敢当面表白就可以窥知一二。

    两人早上一起来学校,宋谙压根没提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站在那里,就是自己流氓事迹的活体记录仪。宴与一想到记忆里那个满脸通红要抱抱的自己,就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张辰阳那句话,就让自己回忆起昨晚自己是怎么欲/求不满把宋谙压在身下的,又是怎么被宋谙反过来压制住的,记忆极其鲜活。

    还好他平时黑着脸的时候多,没让人觉得太奇怪。

    ·

    很快到了大课间,刘昭程皓他们几个决定翘课出去打篮球。因为第三节课的生物老师是个老头,上课就对着书念,完全不管学生。

    按张辰阳的话来讲,就是不能在这样无用的课上浪费生命,年轻人应该多运动,锻炼良好的身体素质。

    班里快六十个人,走了四五个男生倒也不算多显眼。宴与原本在医生的叮嘱下没打算去,但张辰阳为了赔早上的罪,说请大哥下去溜一圈喝汽水,一伙人于是热热闹闹趁着大课间往外走。

    宴与这个时候头发还是雾蓝浅栗对半,没来得及剃头,就反扣了个帽子,双手再一揣兜,看上去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得亏是一张脸生得好,不但不令人反感,还容易引发小姑娘的尖叫。

    周一早上班里的座位还没开始轮,于是一行人走到班门口,理所当然的经过宋谙那桌。宴与本打算直接走过去,就听见莫衡宇好奇地问:“你们去干什么啊?集体放水?”

    只知道女生上厕所喜欢成群结队的,不知道这帮大老爷们也这样。

    张辰阳啧了一声:“放你妈的水啊,打篮球走不走?”

    宋谙听到这句,抬起眼皮看了一下宴与:“你也去?”

    宴与点了点头,还没解释自己是去喝汽水,刘昭就来了句:“他去,宋哥一起不?”

    张辰阳在一旁看的脸都绿了,默不作声拧了下刘昭的胳膊。

    刘昭也就是随口一问,嘶了一声准备踹张辰阳,不料宋谙真就来了句:“有点无聊,走吧。”

    宋谙也是他们班篮球赛的主力,球技贼溜,又帅又野那一款。只是由于一些残留的历史原因,和他们几个一起打球的机会比较少。

    莫衡宇震惊看了眼自己同桌,没见过这么上赶着往cp楼送素材的,看来是真和宴与交上朋友了。他想了想,起身让宋谙出来,回道:“我就算了,老宋不怕,我第一排目标太显眼。”

    一帮子就这么齐齐下了楼,宴与自然往后落了半步,解释了一下:“我就想顺道买瓶汽水喝。”

    宋谙轻笑:“还真以为你不要命了,想帮你收个尸。”

    宴与:“……我谢谢你啊。”

    鉴于这人也是出于好心,宴与忍了,装没听见:“等我伤好了比一场?还没和你一起打过。”

    “嗯。”宋谙应了,但前面的张辰阳却是越听越不乐意了,这家伙不就是给自己发小帮个忙,怎么还关心到人身上去了?图谋不轨。

    他这是记恨着宴与周末不让他去探病了,宛若一个弃妇:“你们两头孤狼算了吧,是要一起比一比谁更秀?”

    程皓拉住他:“别说,我还挺想看看的。”

    可惜今天是没机会了。路过小卖部,张辰阳去给二狗哥买汽水,一伙人将不大的店挤得满满当当。宴与本打算在外面等着,想了想,从门口架子上拿了两根棒棒糖结账,递给宋谙一根。

    桃子味的。

    宴与轻飘飘丢下一句:“谢礼。”

    张铁蛋还在选择困难症挑选口味,贼鸡儿磨蹭。他剥开自己那根的塑料衣叼在口里,在地上蹲成蘑菇。

    宋谙接过,低垂着眼看着宴与反戴着帽子的头顶,细碎的头发从帽子的边缘现出,毛茸茸的。他也把糖剥开,让清甜的蜜桃味渐渐蔓延。

    挺甜的。

    张辰阳他们终于磨磨蹭蹭出来了,一群人打篮球好像只是为了逃课,一点也不积极。宴与起身,准备过去观战,却突然看到一个许久未见的身影。

    他脸色冷了下来:“你们去吧,我有点事。”

    宋谙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就见榕树下一个穿着七中校服的男生,个子挺高,在对宴与招手。

    笑得很阳光,很是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