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小炸弹是小乖宝
    张辰阳却是率先喊了出来:“陆俞臣?你怎么在这!”

    得,今天这球是注定不能好好打了。

    陆俞臣缓缓走了过来:“过来看看。”

    刘昭:“哟呵,多一个朋友,一起啊。”

    这人是真的很热衷于拉人,拉了一个宋谙还不够。以为这个七中的人是他们的老朋友,也想拉过来。

    宋谙看宴与面色不对,眉心皱了一下,但其他几个人都没太放在心上。

    宴与低下头,嗤笑了一声,直接走了过去,抬手对着陆俞臣的脸就给了一拳头。

    霎时间,几人都听见了拳到肉的声音。宴与这一拳应该是尽了全力,陆俞臣整个人都向后踉跄了两步,左脸发肿,落了一丝血迹。

    刘昭喃喃,握草。

    宴与打人从不打脸,因为他觉得这招太阴,但这次惯例显然被打破了。

    他甩了甩手腕,还想再打,几人反应过来连忙把他拉住。

    这时上课铃响了,小卖部老板搬了个小凳子出来,摇着蒲扇喝茶。

    宋谙按住宴与有些发抖的肩膀,低声说了句:“冷静点。”

    “再冷静我是个王八。”宴与回道。

    宋谙眯了眼看着退了两步那个叫陆俞臣的男生,说道:“换个地方收拾,这里显眼。”

    虽然不知道宴与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以他的性格,不会这么当众失态。

    宴与对宋谙这个回答愣了愣,脸上的阴郁都退了一点,轻笑一声:“好。”

    陆俞臣没有捂住脸,就让伤这么直接袒露在外面。他脸上原本挂着的笑都垂了下来,显然没想到宴与这么不留情面。

    他看着宴与,眼神很是真诚,缓缓开口:“我这次回来,是想给你道个歉。”

    ·

    “你说说你们,作为一名学生,该上课的时候不上课,跑出来瞎溜达什么?宋谙宴与你俩是仗着自己成绩好吗?这么放飞自我?”

    杨主任踱步不住来回走:“还有你!七中的,怎么跑到我们一中来?门卫呢?”

    几人在榕树下站成了齐齐一排,双手背在后面,听着杨主任甩出的一连串问号。

    宴与懒洋洋回了句:“没放飞。”

    小卖部老板摇摇头,转头拿了包瓜子出来磕。

    “老师,我们真不是故意,刚准备回去,您不就来了吗?”张辰阳赔了个笑。

    杨主任斜睨了他一眼:“你把你手上抱着的球扔了,或许我会信。”

    张辰阳挠挠头,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杨主任又把陆俞臣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等他回答。陆俞臣脸上还有伤,说话前先“嘶”了一声:“老师,我来看看老同学。”

    “老同学你跑到学校里看?怎么进来的。”

    陆俞臣毫不掩饰:“翻墙。”

    虽然这哥们好像和宴哥有什么过节,但刘昭还是觉得,一个外校人贸贸然翻墙到一中还如此自然,挺绝的。

    到底是外校人,杨主任不好直接发火,摆了摆手:“算了,你走吧,好好上课。”

    陆俞臣闻言叹了口气,走到宴与面前,摸了摸他的头顶。

    “阿与,陆哥哥错了,改天再找你。”

    阿与?陆哥哥?

    这人可真是会说话。

    宋谙口里还叼着宴与给的棒棒糖,看着那只手,有些碍眼。

    但宴与的脾气似乎又被这一句话激了起来,抬手准备打掉,就见陆俞臣一瞬间放下手,转身就走,怂不拉几的。

    张辰阳看到他这样,突然想起一句话。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我错了,我不该说我二狗哥像小炸弹。

    ·

    小炸弹以前不是小炸弹,是个小乖宝。

    这牵扯到一些陈年旧事,张辰阳其实了解不多,他和宴与只是小时候一起在城东街长大,真正熟络起来是在高中分成同桌后,才臭味相投。

    因为在他还玩泥巴的时候,宴与就已经是爸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了”,又乖又懂事,还有个可爱的妹妹,绝了。陆俞臣他也认识,还玩的不错,可惜高中之后就搬家了。

    然后二狗哥路子就开始野了起来,他也就跟着一起开始浪。可惜二狗哥天生骨骼清奇,灵台聪慧,就这样也没把成绩落下,依旧是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脾气有点臭。

    他俩什么过节,还真不太清楚,回去得好好问问。

    “老同学是哪个?”见陆俞臣走了,杨主任开始把他的账清算过来。

    他眼睛很敏锐,指了指宴与和张辰阳:“你,还有你,对不对?”

    张辰阳点点头,宴与没说话。帽子反扣站没站相,让杨主任手有点痒。

    他又踱步了一个来回,然后说道:“鉴于你们犯罪未遂,这周三要考试,回去写个检讨,我就不管了,以后再抓到有你们好果子吃。”

    老狗比虽然狗,无孔不入,但确实没怎么大罚过他们。

    于是一行人怎么下去的,就怎么原模原样往回走。宴与这一拳打过去,几个人也不好直接问,干脆开始聊起这次考试作弊的问题。

    从打小抄该抄什么公式,到同一考场有没有什么空降的可靠大佬,到怎样蒙题准确率高,最后一波分析下来,有点悬。

    宴与宋谙两人就一直安静走在后方。

    也不知道前面三个说到什么了,突然齐齐转过头,对着他俩拜了三拜。

    “两位考神,佑我平安。不求多高,及格就好。”

    宴与宋谙二老宛如面对三个不成气候的儿子,稳坐高堂。

    ·

    出院手续之前就办好了,晚上宴与就重新住回了宋谙家。徐阿姨菜做的很丰盛,还炖了红枣乌鸡汤,补血的。她满脸担忧看着他:“孩子,多补补身子,别累着。”

    她似乎觉得不能厚此薄彼,对着宋谙也来了句:“小宋,你也是。”

    苦口婆心,让宴与以为他俩干了些什么事情。

    吃饭的时候,宴与的手机不停在响。白天的时候那三个什么也没问,到了晚上人不在面前了,又开始发消息。宴与想起过往那些污糟事,心烦气躁不想理,饭都没吃两口。

    宋谙看着他,突然来了一句:“喝酒吗?”

    宴与拍了拍桌子:“满上!”

    他这才发现宋谙家里藏了不少酒,白的红的,啤的也有一打。他好奇看了眼宋谙:“你这么爱喝酒?”

    “偶尔。”宋谙拿了一瓶红的,“这瓶吧,度数不是很高。”

    宴与想起自己上次喝醉酒还在不久之前,还把人宋谙骂了一顿。他咳了咳,应了一声:“好啊。”

    他又补了句:“我酒品不是很好。”

    宋谙去厨房拿酒杯,丢了一句:“没事,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