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宋阿拉丁的许诺
    不久之后。

    宋谙看着趴在桌子上软成一团的宴祸害,心情复杂。

    没想到自己还是高估他了。

    宴与面色酡红,坐起来单手撑着头,咂咂嘴,疑惑地看他。

    “老宋?”

    “你怎么不喝了?”

    “来,咱哥俩继续吹,,我觉得上次那个十校联考的题,出的真是不错,啧,有点水平。”

    指点试卷如指点江山之势。

    宋谙本意只是看宴与气闷,想替他开解一下。他自己有时候心情烦闷,就会喝点酒。

    但宴与,不仅酒品不好,酒量……也近乎没有。

    两人刚才边喝边聊,宴与没提白天的事,他也就不问。于是从christine新出的小说,说到这个赛季的形式预测,最后宴与逐渐晕乎起来,拉着他聊了半天学习。

    他也没想到宴与居然这么热爱学习。

    宋谙看这人伸手又要去够酒瓶子,就先一步拿走。宴与顿时不开心了:“你干嘛?”

    在宴大爷面前挑事?

    胆肥了?

    胆肥了的宋谙只能哄着他:“这瓶见底了,没有了。”

    “你骗鱼呢。”宴与换了边胳膊撑着头,“我记忆力很好的,你,你家那么多,再拿一瓶不就行了。”

    醉是醉了,该记的都记得,是条聪明鱼。

    宋谙拿他没办法,只好败坏自己的形象:“太贵了,不舍得喝。”

    宴与白了他一眼:“小气鬼。”

    他摇了摇头,显然是对自己说的话有些不解,但还是继续把话补全:“喝凉水,老师打你歪歪嘴。”

    沙雕本雕。

    宋谙确信这人真是醉了,满嘴的草和太阳和泥马都没了,骂人话回归童年,心智直降十五岁。

    宴三岁,还挺可爱。

    但宋谙只能分毫不让,在宴与看来十分可恶地说:“我就是这么小气,改不掉。”

    宴与撇撇嘴:“好吧,我可真拿你没办法。”

    “儿子不乖,爸爸也只能认了。”

    “害,我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其口齿之伶俐,脸皮之厚,令人发指。若不是看这人脸上浮着两团红和雾蒙蒙的眼睛,还以为他清醒了过来。

    宋谙被这祸害连珠炮弄得有些无奈,突然想起白天陆俞臣那只碍眼的手。

    他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宴与的头,仿佛擦掉了别人的印记。

    “祸害,作为赔礼,现在你可以许三个愿望,除了喝酒。”

    宴与只听见他后半句话,没注意他的动作。恍惚看见面前这个人头上冒起了一个npc感叹号,在叫他去领取任务奖励。

    他揉揉脸,我不记得我做什么任务了啊。

    但是不领白不领,宴与高兴回答:“亲爱的阿拉丁,你给我点时间,不让喝酒,我得好好想想。”

    领到灯神剧本的宋阿拉丁已经习惯了他醉酒后宛若逼逼机的样子,应了声“好”。

    宴与虽然脑子不清醒,但对待许愿十分认真。他冥思苦想许久,才缓缓开口。

    “愿望一。”他话出口似乎就忘了,又反应了半晌,“我想拿一回第一名。”

    他捶了一下桌,抹了抹不存在的泪水:“宋谙那个狗贼,脑子是怎么长的,太狠了。”

    宋谙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积怨这么深,还以为会许和陆俞臣有关的。

    他温柔笑了:“我答应你。”

    “感谢灯神。”宴与拜了一拜,“愿望二,我想知道宋狗贼家浴缸怎么开的,我想泡水。”

    想泡人家家里的浴缸,还一口一个狗贼,可以说是十分无耻了。

    “……”宋谙神色复杂,叹了口气,“我一会教你。”

    “感谢灯神。”宴与非常懂礼貌,又拜了一拜,“愿望三……”

    宋谙等他说话。

    宴与抓了抓头发:“愿望三……我还没想好,可以先存起来吗?”

    “可以。”宋谙回道,“随时可以兑换。”

    “感谢灯神。”

    结果下一刻,宴与就趴桌子上呼呼睡了过去。

    看来今晚没办法兑现愿望二了。宋谙想带他回房间,打水洗漱一下,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

    陌生号码,本市的座机。

    宋谙想了想,接了。

    那边传来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喂?是嫂子,哦不,是宋哥哥吗?我是宴然。”

    “嗯是我,你可以随便叫。”宋谙走的远了一些,不打扰宴与睡觉。

    “啊,我哥说你脸皮薄,不让我这么叫来着。”小姑娘在电话中声音很惊讶。

    宋谙回了句:“没有。”转头看了看在桌子上摊成咸鱼的宴与,心想到底是谁脸皮薄。

    对比数次脸红炸毛的宴与,宋谙觉得这之中的信息交流显然产生了一定的偏差。

    他问:“宴与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小丫头回答的很轻快:“有啊。他还说你容易害羞,要照顾你呢!”

    “……”

    “谢谢然然,没事,我不用照顾。”宋谙回道,“现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宴然仿佛这才想起自己要干嘛,后知后觉地说:“我哥哥不回我消息,电话还打不通,我有题不会。”

    宴与之前手机似乎开了静音,没看手机。

    “他睡觉了,我给你讲吧。”

    “谢谢嫂子!”

    宋谙唇角扬了扬。

    ·

    给宴然讲完题,宋谙继续回来收拾小祖宗,却见宴与侧着脸看他,眼睫晕染着水汽,很天真,勾人。

    宋谙想,以后不能让他和别人喝酒了。

    “醒了?”

    宴与“嗯”了一声,说道:“我想泡水。”

    对于人鱼来说,泡水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啊。

    看来真的想这件事想很久了。宋谙叹了口气,问道:“你现在能站起来吗?”

    站如果都站不起来,还是算了。

    宴与直接站起了身:“你看,可以的。”

    一副要受表扬的样子。

    于是宋谙就带着他到浴室,教他怎么用浴缸,其实很简单,触摸屏在壁上而已。

    可能工匠追求美观,做的太天衣无缝了。

    宴与蹲在浴缸边,等水放满。看着差不多了,就含羞带怯瞟了宋谙一眼:“你可不可以出去啊。”

    对比发/情期状态下的他,平时抑或醉酒的宴与脸皮是真的薄。

    宋谙看他这乖巧模样,突然不想装什么正人君子了。

    “如果我不呢?”

    他终是忍不住了,勾起宴与的下巴:“宴与,告诉我,陆哥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