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猫猫与精神小伙
    张辰阳知道内情,为了帮忙,打了个哈哈掩饰:“就巧了呗,以后我也掐着点天天和你偶遇。”

    程皓有些疑惑:“掐着点?”

    宴与简直想给张辰阳一个大嘴巴子,瞎放什么厥词。

    他咳了一声回答:“没有的事,别听那些风言风语的,就是碰巧。”

    却不料刘昭低头翻了翻手机:“其实……我有石锤。”

    “……”

    气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天色还早,路旁还有摊贩叫卖,四个人依旧向前走着,却弥漫了一种诡异。

    宴与冷静地问:“什么石锤,给我看看。”

    张辰阳也凑过头。

    刘昭把手机递给他,一边说着:“我不是论坛管理员吗,昨天晚上大半夜看到有人发帖,我就截了个图删除了。”

    刘昭之前确实帮他删了两个贴。宴与接过,就看见一张照片,是他和宋谙在小区里的背影合照。

    附文【姐妹,我们搞到真的了!】

    草,失策,这两天熟了就没注意出门前后脚了。

    宴与再次冷静把手机还回去,思索着解释道:“其实……”

    这个时候程皓却突然声情并茂起来打断他:“兄弟!我知道你有苦衷!你不用说!”

    “?”你们知道我有什么苦衷?

    宴与被程皓这话接的猝不及防,还是顺着说了下去,“对,我有苦衷。”

    刘昭拍拍宴与的肩膀:“总之,我就是为了提醒一下你,小心点。”

    宴与顺水推舟点了点头,过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们怎么知道?”

    刘昭得瑟来了句:“猜的,实话说,你俩没在一起,但是你暗恋他吧。”

    张辰阳:“嗯???”

    接着刘昭和程皓哥俩就给宴与和张辰阳讲了一出他分化成人鱼后受伤被宋男神救了之后相杀转变为相爱产生了吊桥效应然后就默默喜欢上了他借口去宋男神家补课并借此留宿的故事。

    虽然宴与之前是个莽夫,现在也成了人鱼。加上和宋谙关系变得这么好,看上男神也是有可能的。

    脑回路清奇。但不得不说,还挺有头有尾,像模像样。

    “……”

    滚,像个鬼。

    宴与仿若吃别人的瓜似的听完了他们的猜测,神色复杂。

    程皓还得意地说:“对吗?放心,哥几个一定给你保守秘密,还可以帮你追他。”

    然后遭受了宴与的一记爆锤:“追你妈啊。”

    “我妈有我爸了,不能追。”程皓捂着头,“宴哥你变成人鱼了,再这么暴力以后没人娶你。”

    “娶,你,妈,啊。”

    “哥我错了,别说我妈了。”

    宴与满脸熊猫头省略号的表情看着他,他这哥们是什么憨批杠精转世?

    张辰阳这时候仿佛觉得宴与暗恋宋谙这事下了发小面子,就要反驳:“明明是宋谙暗恋,嗷!二狗你踹我干嘛!”

    宴与额角抽了抽:“都闭嘴。”

    ·

    一行人就这样被宴与下了禁言术,切换安静入鸡模式到了程皓他表哥的理发店。

    摇摇欲坠的灯牌和门口转的泛黄的彩色灯柱,显示出一种久历时间的年代感。

    门口立了个牌子:洗剪吹十元。

    宴与突然想转身走,保护一下自己的头。又被刘昭拉住,声音真诚:“老宴,信我。”

    宴与表示不想信你这个满口跑火车的。

    “阿皓,来了啊。”一个青年走出来,笑容爽朗,“进来坐。”

    于是宴与就这么被半推半就摘了帽子洗了个头,坐在椅子上等剃头。理发店的门大敞着,风吹脖颈冷飕飕。

    四个人占据了小理发店仅有的四个座,围了赤橙黄绿的围布,齐齐整整。

    宴与头发这时候长了许多,纯净的雾蓝色连接着浅栗。平日里都戴着帽子,没有露出来。这下子其他三人都忍不住偏头看过来,又被理发师按头拧回去。

    乖巧jig

    不得不说,程表哥手艺确实不错,称得上靓丽。宴与其实本性有点臭美,要不不会嫌弃丑而把帽子一直戴着。剪了之后清清爽爽,之前戴着帽子的一点颓气压下,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程表哥拍了拍他的肩:“好了,靓仔。”

    宴与笑了一下:“谢谢程哥。”

    其他三个人还在剪,宴与就开始坐着玩手机,想了想,手机持平在眼前随意给自己拍了个大头照,然后戳开了和宋谙的对话框。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出来!】

    【宋老天】:【?(猫猫探头jpg)】

    没错,宋谙的表情包一股软妹风,宴与第一次看到时有些一言难尽,也许这就是校园男神吧。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给你看靓仔(图片)】

    宋谙这时正在和莫衡宇几个线上玩斗地主,直接开了个托管退出界面。点开图片,就见宴与还围着理发的围布,极其直男式地怼大脸,生怕镜头不能写实一点。

    但是颜好不怕。

    少年的脸微微扬起,眼里含着笑意,细碎而干净的发垂下,更衬得皮肤白净。

    宋谙手指蜷了蜷,把照片保存下来。

    【宋老天】:【嗯,精神小伙】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你懂什么叫瞬间拉低一个level吗?】

    【宋老天】:【(猫猫疑惑jig)】

    装得一手好疯卖得一手好傻,呸。

    【宋老天】:【什么时候回来,阿姨饭要烧好了,在催你】

    极其居家。宴与想到刚刚刘昭他们说的话,不免一阵心虚。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快了快了】

    他把手机屏翻转关上,轻吁了一口气。见其他三人还在剪,就喊了声:“我妹催我回家吃饭。”

    张辰阳被踹了一脚不敢说话,刘昭程皓哥俩应声称好,宴与结了钱,就自己揣着兜走了。

    回去找他的宋妹妹。

    ·

    期中考拉的时间不长,周三周四两天就结束了。枫一是重点高中,改卷速度也溜到飞起,再给学生三天喘息时间,下周一就会公示结果,开启家长会小副本。

    即将要升入高三,学校也抓的紧了些。

    但是不到一个月后儿童节的后一天,62号,就是建校五十周年庆典。各班都要出节目去参加文艺汇演,开始报名。于是整个周五洋溢着一种末日狂欢的气氛,文娱委员趁着大课间站在讲台上和全班一起策划节目。

    “我打听了一下其他班,这次文艺汇演有点凶险。”段铃兰说着,神色凝重,“虽然老白怕影响我们考试还没说,但是小道消息,节目一等奖奖金,五千!!!!”

    顿时讲台下一片尖叫。

    对于枫一日常的抠门,这简直是一笔巨款!

    “海底捞走起!!”有人喊。

    宴与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撑着头抵在桌面,这么多钱,怪不得凶险。

    张辰阳还在一旁鬼哭狼嚎,看大家这兴奋劲,恐怕他想安安稳稳混个大合唱后排有点难了。

    段铃兰如愿以偿激起了大家的动力,然后比了个收,讲台下又慢慢恢复了安静。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所以每个班都会全力以赴去准备,据说三班还打算上舞蹈。所以我想问问大家,有没有什么好建议,或者是擅长的才艺。”

    班里同学七嘴八舌发着言,什么小品、三重大合唱,无非也就那几样。宴与不太关心,垂下头,捞出手机打游戏。

    突然有个人来了一句:“我们可以排舞台剧啊!”

    “哎可以。”

    “我觉得不错!!”

    “要不就这个吧,找个人多点的剧本,还好玩哈哈哈。”

    宴与……

    他只想安静浑水摸鱼。

    大合唱,不香吗?

    他叹了口气,希望到时候分个小龙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