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谈恋爱不如学习
    宋谙转头,隔着一个班,撞进宴与的眼睛里。

    还没等物理老师说话,宋谙就敲了敲莫衡宇,让他起身。一边伸手拉下了校服拉链,脱下朝宴与走了过去。

    他里面穿的是件黑衬衫,扣到最高一颗扣子,很禁欲。

    全班:握草……

    这是什么剧情发展,这么带劲。

    齐萱激动地差点喊出来,被同桌捂住嘴巴:“大小姐,还上课呢,注意点。”

    物理老师显然是被这出乎意料的事情走向给整懵了,拿着张纸条站在原地,甚至忘记自己应该发火。

    宴与也就罢了,宋谙可一直都是品学兼优,规规矩矩。

    全班人的目光就随着宋谙的移动而移动,宛若一群向日葵。

    宋谙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下毫不慌乱,很快就绕过了整个班走到了最后一排,到了宴与面前。

    “谢了哥。”宴与顺其自然接过宋谙手上的校服,脱了自己的给他,然后再穿上,顿时舒坦了许多。

    还挺合身。

    物理老师看他俩互动这么半天,终于反应过来,用力拍了拍桌子,怒声:“你们俩!出去罚站!”

    啧。

    宋谙于是套上宴与的校服,两人不慌不忙一齐走出班门,靠墙站在外面。

    两尊神。

    有人在物理老师的青面獠牙之下,顶风作案,给他俩拍了合照。

    大新闻啊大新闻!

    送鱼cp蒸煮直接发糖,换穿衣服是什么新操作!!!

    一个字,齁。

    两人走了,班里一前一后空了两个座位,可惜瓜田在物理老师的看守之下,不能互相交流讨论,只能憋着。

    于是大家纷纷曲线救国,张辰阳的消息都爆了。

    他宛如宴与的经纪人一般,为宴与留下的糟心事开始公关。

    刘昭是前桌,天时地利,直接往后靠了靠:“咋回事?”

    张辰阳还在冥思苦想该怎么替发小遮掩,见刘昭还在这添乱,没什么好气:“不知道!”

    刘昭耸了耸肩:“我还以为你俩玩真心话大冒险他输了呢。”

    张辰阳顿时两眼发光:“兄弟!你是什么天才!”

    “对!他就是五子棋下输了,我让他去借宋谙校服。”

    张辰阳连忙低头编辑消息群回复,还一个字一个字悄声念叨出来【宴与和我下五子棋输了,我们玩大冒险】

    绝佳。

    刘昭莫名其妙受了一顿夸,转过头去。心想,宴与大冒险也就罢了,那宋谙是什么套路?

    说给就给,还长途跋涉大半个班,不嫌累啊。难不成……

    他宴哥不是苦苦的单恋?

    哟嚯,先旁观吃瓜。

    ·

    班门口,两人并排站着,看着走廊里印的名人名言。

    两人身高差的不多,校服也都是一个码,所以看上去并不突兀。宴与穿上这件满是宋谙气息的校服,松了一大口气。

    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绝佳良药。

    宋谙偏头问:“怎么样了?”

    “还好,还能蹦跶。”宴与懒洋洋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你想解释?”宋谙说,“越解释越乱。”

    宴与挠挠头:“倒也不是,不是怕你受影响吗?”

    宋谙转过头,靠着墙仰着头,看着梳着羊毛卷的慈祥的牛顿,问道:“影响什么?”

    “找对象啊。”宴与随口回答,“天天跟我捆在一起,你不怕你未来女朋友介意?”

    哦草,他这句话怎么有点婊。

    宴与有些郁闷,他欠宋谙太多了,而人情又是最难还清的借款。

    没想到宋谙来了句:“不会,我不可能有女朋友。”

    “男朋友?”

    “我爱学习。”

    “……”宴与敬佩地看着他,缓缓说出两个字,“牛批。”

    这觉悟,让他考了这么多次第二的悲痛一下就释怀了。

    “你还记得阿拉丁吗?”宋谙问。

    宴与看着他,眼神疑惑:“记得啊,不就是那个神话故事嘛,怎么了?”

    “没怎么,回忆一下童年。”

    得,这人是忘了个一干二净。

    宋谙很想敲一敲这人脑袋,看他还记得多少事情。

    这样也挺好,醉了一口一个宋狗贼,醒了就忘了,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方才宴与和张辰阳五子棋下了半天,一节课本就过了大半。没过多久,下课铃就响了。物理老师把班门打开,面色还有些愠怒,对他俩丢下一句:“跟我来办公室。”

    两人面面相觑,宋谙耸了耸肩:“没事,走吧。”

    这么点事不至于重罚他俩。

    果不其然,到了理科办公室,物理老师先语重心长说教了一通,然后问:“省内最近有个物理竞赛,我们年级想派你们俩,还有其他班的三个竞赛生参加,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可以啊。”宴与说,“什么时候?”

    “时间还早,在学期末了。”老师回道,“到时候可能会影响复习,所以你们好好考虑。”

    最后两人还是填了报名表,毕竟学校的考试真没什么难度,竞赛倒是挺有意思的。

    ·

    回到班级,宴与径直回了座位,意外的班里没那么吵闹。其实不解释也没什么,毕竟没人敢上赶着跑到他们面前问,也就私下里叭叭叭一下。

    就是一些女生捂着嘴,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张辰阳这个狗头军师邀功似的给他看那条群发消息:“可以吧哥。”

    “可以。”宴与斜睨了他一眼,“就是你一次五子棋也没赢过我怎么好意思说的?”

    张辰阳:“你退远点,我要拔刀了。”

    很快到了放学,各科老师留了一堆作业,恨不得占据学生整个周末。今天刘昭家里有事,所以他们几个不约黑网吧,各自回家。宴与本打算直接和宋谙一起回去,想了想那天刘昭说的话,给宋谙发了个消息让他先走。

    两个人隔着一个班,交流起来还是挺不方便的。宋谙远远给他打了个招呼,就背着包出去了。

    宴与在座位上磨磨蹭蹭半天,看着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值日生都扫完一遍地准备拖,才离开班级。

    出了校门,街上学生零零落落。宴然初三压力比较大,一会问一个问题,宴与就一心二用,边走边打字给她讲题。

    他讲的认真,却突然被一个人勾住了肩膀。

    宴与瞬间往后一个肘击,听到一声闷哼,但那人依旧没有松手,扶着他的肩。

    他转头一看,发现一个穿着七中校服的男生,原本温和又阳光的模样,此时正紧皱着眉头。

    因为宴与这一下肘击毫不留情,用力极狠。

    不是别人,正是阴魂不散、消停了几天又冒出来的陆俞臣。

    陆俞臣感觉腹部有些烧。他脸色皱了皱,缓缓说道:“阿与,你原谅我吧,我喜欢你很久了,我特地回来找你。”

    宴与顿时快被恶心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