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宋小姐和宴女士
    陆俞臣看他没说话,又往前走了两步,眼里带了一丝热切。

    “阿与,你分化成人鱼了,对吧。”

    宴与心里直泛恶心,昂头睨着他,眼神轻蔑:“关你屁事?”

    他才刚出学校没多久,还在枫一门口的街上。现在虽然人少了点,还是有几个学生。宴与直接转身,准备去个安静点的地方。

    宋谙说的,换个地方收拾,这里显眼。

    他走着,陆俞臣就慢慢跟着,他一向是个好耐心的人。

    终于到了只有两个人的地方,宴与脸色不太好看,撸了撸袖子,准备收拾陆俞臣,抬眼却看到了一个人。

    “阿与,我真的喜欢你,我……”

    陆俞臣以为宴与看着自己,话还没说完,几天前被宴与打了一拳的右脸就又挨了一拳头。原本就没好全,这下更是伤上加伤。

    打脸x2。

    宋谙甩了甩手,走上前搭上宴与肩膀,眸色冷冽:“他是我男朋友,你在这逼逼什么?”

    宴与感受着宋谙身上传来的热度,突然松了一口气。

    ·

    经过上次江晚晚的事,宋谙对宴与一直都有些不放心。

    陆俞臣就像一把隐在暗处的刀,随时可能冲出来。所以宋谙最近几天格外注意,就算是宴与和张辰阳他们几个在一起,也会发消息问一下他什么时候回家。可刚才他回去的半路上去了趟便利店,出来却碰见了张辰阳。

    所以,宴与今天是一个人。

    他跟张辰阳打了个招呼,知道宴与果然是在学校里拖着没有出来,想也没想就转身往回走,却没发现宴与。他凭着直觉,顺着学校出来的路,找到了这条巷子。

    他看见宴与面对着陆俞臣,双拳紧握。而陆俞臣说,他喜欢宴与。

    喜欢你妈啊。

    某种意义上,宴与和宋谙的骂人话有一定相通之处。

    突然出现个宋谙,局势一下被打破了。陆俞臣认出来这就是那天和宴与一起的人,他捂着脸看着宋谙那只搭着宴与肩膀的手,面色阴郁。

    “你凭什么碰他?”陆俞臣眼神有些发狠,看向宴与,“他是你男朋友?我不信。”

    这是他的阿与,那么乖的阿与。

    当时宴与的事在枫城各大高校都传开了,毕竟他本身就风头在外,而且突然分化这事着实罕见。陆俞臣是从女同桌的闲聊中知道的,当时他就决定,他要回来找宴与。

    他想宴与了。

    但宴与压根没有像挥开陆俞臣一样挥开宋谙的手,反而向后靠了靠,补了一句:“当然是啊,你耳朵聋了吗?”

    这事要是传出去,标题他都想好了。

    #一见情敌重拳出击为哪般,男神也是一介凡人#

    别问他怎么想到的,关键词请锁定季春云。

    陆俞臣表情很失望,他虽然心里烂透了,但是表象很端正,模样好。这样一皱眉,反而让人有些心疼。

    “阿与,你变了。”他说。

    宴与显然不是心疼的那一个,他本来今天就状态不好,被这句老俗的话弄得差点又呕出来,当时就想上前给他踢个断子绝孙脚。

    “你他妈能不能别这么叫我?”

    “你去休息。”宋谙往他手心塞了颗糖,“别脏了你的手,我帮你收拾,听话。”

    宴与神色怔忪了一瞬。

    “你才听话呢。”他收起了戾气咕哝着。

    原本他想着,自己一定要亲手毒打一顿陆俞臣这个崽种,但是宋谙这么一说,他就突然懒散了起来。

    他面对陆俞臣,心里其实是存了一点阴影的,他不想再和这辣鸡玩意有什么牵扯了。

    既然如此,那就交给宋谙吧。

    宴与攥着糖,向后退了步靠在墙上,剥开糖纸塞到嘴里,抿了抿。

    蜜桃味的。

    接下来,宴与就见证了一场绝佳打戏。宋谙平时藏得深,没想得到……身手这么好。拳拳到肉,毫不留情。

    看得他爽飞了。

    因为宋谙心里面也是憋着火的。

    两人有标记在身,一定程度上情绪互通,宋谙感受到了宴与方才一瞬间的恐慌。

    他想起那天晚上宴与眼中的脆弱,内心的怒火就压抑不住。所以他要替宴与出手收拾,不能让宴与再和陆俞臣有任何一点多的接触。

    陆俞臣原本打架也很凶,不是什么善茬。但宋谙也不是好惹的,宴与上次跟他掰手腕就窥见一二。他靠在一边给宋谙计分,很快陆俞臣的血条就落了大半,蓝条也快没了,鼻青脸肿。

    宋谙,血条满,蓝条掉了一点,毫发无伤。

    看得宴与都有点手痒,想出手跟他打一架。

    宋谙收拾的差不多,停手了,拎起陆俞臣的衣领,眼神淡漠。

    “你喜欢他?”

    “我喜欢啊。”陆俞臣笑着,“我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只有我最了解他,他现在是人鱼了,他是我的……”

    下一刻,宋谙又一拳打上去,直对着鼻梁。他松开了衣领,陆俞臣捂着鼻子,面色痛苦极了,再说不出话。

    宴与蹙了蹙眉,嘴里的糖化的差不多了,就走过去,拍了拍宋谙:“走吧,男朋友。”

    宋谙知道他在顺着之前开玩笑,心里还是一动。他漫不经心笑了一下:“嗯,走吧。”

    陆俞臣看了眼宴与,却是比他们先一步转身就走了。宴与看到他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感觉有点可笑。

    以前的自己就像个被捏的软柿子。

    陆俞臣是个好面子的人,这下出了这么大的丑,估计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真恶心啊。

    这时日光已经有些昏暗了,两人慢慢往回走着。宴与方才有些情绪变化有些大,现在整个人都有些困乏。他问宋谙:“还有吗?”

    宋谙瞬间意会了他这句没头没尾的问话,从兜里又拿了一颗糖出来,放到他手上。

    “多的是。”

    他刚才去便利店,买了一大盒。

    宴与剥开糖纸,含了进去,一边说:“你还真有颗少女心啊,随身带糖。”

    宋谙的表情包他惦记很久了,这下“多的是”的糖,石锤。

    “少女心怎么了?”宋谙也剥了一颗,“少女心刚刚英雄救美了。”

    宴与双手合十:“谢谢宋小姐。”

    宋谙听他这称呼,挑了挑眉,回道:“不用谢,宴女士。”

    伤敌八百自损八百,互相残杀。

    宴与啧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天空,让糖在嘴里滚了一圈,满口清甜的桃子味。

    “哎,有件事。”

    “怎么了?”宋谙回。

    宴与昂着的头低下来,看向宋谙:“我明早去医院复查。”

    如果没问题的话,这周末就要搬出去了。

    宋谙眼睫垂下,投出一扇阴影,像是思考了一瞬。

    “嗯,要我陪你吗?”

    “不用。”宴与回道,“不麻烦你了,不是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