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打哈欠的猫吃鱼
    话一出口,宴与就觉得气氛有些微妙。这一句话好像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感。

    “你觉得自己很麻烦我?”宋谙淡声问。

    宴与迟疑的点点头:“……不是吗?”

    宋谙又剥了颗糖含在嘴里,压一下那一点躁郁,“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保持着一种奇怪的气氛回到家。

    宴与一路上不住回想,自己到底哪里说错话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回去之后干脆掏出手机问了一下刘昭。

    刘昭谈过两次恋爱,也许有哄女孩子的经验吧。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咳,问你个事】

    【刘昭】:【来来来】

    【向贼老天低头的鱼】:【就是我有一个朋友,有个人帮了他很大的忙,但是我朋友却觉得自己太麻烦那个人了,就说不想再麻烦他了,然后那个人好像生气了,怎么办?】

    刘昭看到这条消息,满脸复杂。

    宴与这是找谁帮忙了啊?

    宴与还不知道自己的马甲光溜溜的,还催刘昭回复:【我朋友挺着急的】

    【刘昭】:【他如果把你当朋友,肯定不希望你说麻烦他啊】

    【刘昭】:【他喜欢你吧】

    ……

    握草?“你”?他怎么知道我问的是我?

    草,好哲学。

    宴与甚至被这哲学性的问题弄得都没有仔细琢磨那个“喜欢”,他这时候正在吃饭,差点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宋谙看他表情不对,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没事,吃饭,吃好喝好,平平安安。”

    这是下意识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宋谙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在和这祸害置什么气,笑了一下:“好的宴女士。”

    宴与被刘昭的话搞得有些慌张,没有多想就回了一句:“好的乖儿子。”

    宋谙:“?”

    他轻笑:“你找打了宴与?”

    宴与想起宋谙的好身手,居然说:“那就,打一架?”

    宋谙被这厮气的说不出话。

    ·

    结果第二天,宋谙还是陪宴与去了医院。因为宋谙作为标记伴侣,医生建议他也检查一下。

    昨天两人拌完嘴,那点奇怪的气氛就消了。宴与放下心来,直接回刘昭“没有的事,解决了”,就再没多说。

    刘昭只好一个人默默思考,“他”,究竟是谁。

    还是个男生,哟嚯。

    两个人到了医院,抽血、化验,等待半天。最后无聊起来,一起拿出手机开始欢乐斗地主。

    别说,还真的上头。

    两个人组队进了个四人房,打两副牌。

    这种规则下,玩家可以同时看到自己和队友的牌,互相配合才会打好。而宴与和宋谙就坐在一块,还能作弊开个队内语音,线下的。

    他俩一人一句,还会算牌,简直牌场双煞。

    宴与;“走小单。”

    宋谙:“你把你的二拆了吧,激一下王。”

    宴与:“炸他!他接不上。”

    宋谙:“他们那边没对子了。”

    对面一看就是随机组队的,头像一个是二次元萌妹子,一个是中年大妈景区自拍。队友没按自己心意走,就往头像上扔鞋拔子和臭鸡蛋,特效十分逼真。

    宴与看乐了,点点宋谙的头像,给他戴上了一圈花环。

    他自己头像是小蓝人拿棍的表情包,而宋谙是一只打哈欠的猫。

    萌不萌,就说萌不萌!

    宋谙以怨报德,回了他个西红柿,小蓝人血胡拉茬了一瞬间,宋谙又给他带上了花环。

    玩心极大。

    两人配合默契,除了遇上敌方用情头的花的时间久一点,其他都速战速决,赚了不少欢乐豆。

    简直令人闻风丧胆。

    玩起来时间就过的很快,没等多久,检测报告就出来了。

    “现在已经稳定的差不多了。”医生说,“不出意外,靠抑制剂就会没问题了。”

    “谢谢。”宴与接过诊断书,转头看向宋谙比了个ok,“我病好了。”

    宋谙眼睫敛了敛,笑意温柔:“恭喜。”

    宋谙的诊断也出来了,没病没灾,身体倍儿棒。医生戴着口罩,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双方身体都很健康,不影响联结,你们不必担心。”

    两人又道了谢,一个神态自若,一个面露些许尴尬。

    ·

    回去之后,宴与就开始动手收拾东西。他那件睡衣后来找到了,是徐阿姨看他上周末住院,帮他扔洗衣机里洗了,十分体贴。

    宴与东西并不多,宋谙帮他一起收拾,不到一个小时就收拾完了。他还是当初来的时候的一个行李箱,没有多留下一点东西。

    客房又恢复了当初他来时的模样。

    宴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莫名有些失落。

    他突然想起来,他在这住了两周,除了徐阿姨,好像没见过其他人。

    自己这么多天没回家,家庭群消息天天爆满,季春云连看剧的时间都减少了,改成和他聊天。

    宴与心里有些闷,所以……宋谙是一直都一个人吗?

    但是他到底不好多问什么,提着行李箱走到门口,跟宋谙说:“我走了啊,不用送。”

    宋谙闻言,迈出的腿停了一瞬,又继续跟着他,笑着回道:“送到楼下,算是住酒店的售后服务。”

    宴与扑哧一笑:“行。”

    到了楼下,他和来时一样搭了个车,把行李箱放到后座,和宋谙挥手告别。

    “周一见。”

    宋谙看着出租车远去的痕迹,轻声说:“嗯,周一见。”

    ·

    宴与搭车很快就到了家,季春云老早就在楼下等着。见他回来,忙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宴与差点窒息而亡。

    我妈杀我。

    “咳,回家吧。”宴与拍拍她的背,“不就是离开两周嘛,又不长。”

    “想你了都不行?”季春云松开他,白了他一眼。然后开始絮絮叨叨说家里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比如宴华工作升职了,宴然成绩进步了之类的。这些话季春云已经在家庭群说过一遍了,但宴与还是不厌其烦地听着。

    晚上一家人久违地在一起吃了饭,其乐融融。

    宋谙也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古井无波的状态。

    徐阿姨知道宴与搬走了,惋惜了好一阵。她只是给宋谙打工,别的事情不清楚,就知道这孩子一直一个人。而且她挺喜欢宴与的,有个同学陪着宋谙也好。

    不过她自己也有一大家子人,给宋谙做完饭就走了。宋谙坐在有些冷白的灯光下吃饭,突然有些食不知味。

    改天该换个暖色系的灯。

    吃完饭,莫衡宇找他打游戏,宋谙回房打开电脑,戴上耳机上线,和以前一样,悄悄蹲在后方狙人。

    他喜欢这种站得远掌控全局的感觉。

    但是这回他抬枪时放慢了一秒,莫衡宇被砍了一刀,他在队内频道发消息问:“老宋你是不是状态不太好?”

    宋谙抬枪的手抖了一下。

    我,状态不好吗?

    ……

    接下来莫衡宇他们就见识到了究竟什么叫状态不好,宋谙一专注起来,靠一把狙远程就收了一堆人头,没给他们留几个。

    莫衡宇:气哦。

    ·

    很快到了新的一周,全枫一学生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着老师公布期中考试成绩。

    于是在《运动员进行曲》的bgm下,升旗仪式各班学生退场入场都显得有些肃穆。即使是杨主任新一周的叭叭叭也无法唤醒学生们的活力。

    杨主任在国旗台上迎着风看着这帮学生,摇了摇头。

    而宴与心很大,他对考试结果从来不报什么期待。如果不是张辰阳在耳边一直叨叨叨个没完,他可能心情会更好一点。

    “唉,我该怎么给我妈交代啊。”

    “唉,希望老师这次下手轻一点。”

    “唉,二狗我给你讲,我考试那个考场监考太变态了,脚步没停下来过,我这次全是自己瞎写的,唉。”

    “唉……”

    宴与今天脾气出乎寻常的好,没嫌他烦,而是很温和地说了一句。

    “铁蛋。”

    “哎?”

    “我给你讲,叹气会把好运气叹没的。”

    “……太阳,你好狠。”

    回到班里,大家该交作业的交作业,该做值日的做值日,班里嗡嗡嗡的。而宴与每天早上觉都很多,趴在桌子上回笼。

    很快老白就拿着一摞考卷和成绩单走进班。她拍了拍讲台,声音严肃,中气十足:“下面的同学别说话了啊,今天上课前有三件事要说。”

    班里细碎的嘈杂声顿时销声匿迹。

    宴与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即使一次都没有成功,他还是在期待下一次能考过宋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