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当阿拉丁真的难
    “第一件事,马上要升高三了,我观察了一个星期,有个别同学每天上课和同桌说话,玩游戏,不听课!”

    张辰阳面色刷的一白。

    老白的目光在全班扫视了一圈,似乎看到了每一个人脸上:“玩魔方的,下五子棋的,石头剪刀布的,直接掏手机出来玩的。”她指了指教室的后门,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缓缓说。

    “我都看见了。”

    !!!

    这句话宛若恶魔的低语,班里大半同学都低下了头,回想自己上个星期到底干了什么事。

    班主任在后门的眼睛,是多么的可怕与防不胜防!

    教室里瞬间安静地落针可闻。

    宴与手撑着头,打了个哈欠。

    老白冷了一分钟没说话,见真把这群孩子吓着了,才缓缓开口。

    “放心,家长会不会说的,就是想给你们调个座位。”

    班里顿时一片松了口气的声音。

    但还是有些人闷闷不乐起来,毕竟和自己同桌都坐熟了,如果再换掉,还得重新拓一下社交圈。不过考完试调座位是很正常的事,之前也有微调。

    但老白不管这些,宛若排兵布阵般,开始宣告换座位名单:“杜云霄和陈婉丽换一下,程皓坐到姜楠旁边……”她接连报了好几个,都没有点到张辰阳头上。

    他心里石头落了落,就听见“张辰阳坐到莫衡宇旁边,嗯,就这些。大家课间换一下座位,换组还是和之前一样。”

    这个换座位的程序极其复杂。原本班里定的就是一周往前坐一排,两周往右挪一组。于是这下有些人换座位就相当于换两次,十分麻烦。

    全班同学听到之前的几个换座内心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张辰阳坐到莫衡宇旁边……

    不就是宴与和宋谙坐?

    握草……老白到底看不看论坛……

    绝了……

    齐萱的同桌依旧快被她晃吐,而张辰阳则犹如晴天霹雳。

    他!和他的二狗哥!终于要被无情的老白拆散了!

    是因为五子棋吗!

    同样的好学生,莫衡宇肯定不会上课和他一起玩。

    都怪他,没有珍惜曾经的美好时光!

    他转头看宴与,神色哀戚:“你会想我吗?”

    宴与:“……滚,好好说话。”

    张辰阳顿时心里拔凉拔凉。什么兄弟情谊,都是不靠谱的。

    宴与是觉得,换不换没什么差别,都是哥们。

    而莫衡宇则是神色复杂看了看老白,看了看宴与,又转过头看了看宋谙。

    “你俩这是……什么缘分。”

    毕竟他曾经为cp楼贡献过一份力量,看热闹不嫌事大,结果。

    宋谙摇摇头,他也没想到。

    原本以为宴与搬走之后,他们的距离就会恢复当初。没想到……更近了。

    又摊上这个祸害,心情微妙的好了一些,果然还是自己眼皮子底下安心。

    老白第一件事交代完毕,开始宣告第二件:“期中考的成绩也出来了,很高兴,这次年级前十有四位咱们班的同学。首先大家恭喜一下,宋谙同学,年级第一,723分!”

    全班顿时掌声雷动。

    宴与心里的那点期盼落了,眼帘垂了垂,也一起为宋谙鼓掌。

    宋谙这次不仅又是第一,而且成绩比之前还高了很多,大概破校记录了。

    张辰阳拍拍他的背:“哥,别难过,咱再接再厉。”

    “年级第二宴与同学692分,第三齐萱同学669分,第八……”老白把前十的名字念完,然后把成绩单折上,“这张表一会学委贴墙上,其他同学可以下课看,还有些同学我要私下谈话一下。”

    哀声连天。

    宴与心想,果然,高了他一大截。

    是让他心服口服的差距,吊打,真惨烈。

    “第三件事,这周五下午五点开家长会,请同学们回去通知一下家长准时参加。”老白宣告完毕,把卷子递给前排的同学帮忙发一下,边说,“现在我们开始上课,讲一下考试卷。”

    ·

    讲语文卷子的过程很无聊,宴与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他回想起考试那两天宋谙做题,每一次花的时间都比他长。

    之前两人成绩相差稳定十分左右,但这次……是因为他认真起来了吗?

    宴与笔尖在卷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有些茫然。

    很快就到了课间,全班人都忙碌起来换座位,班里一下烟尘飞扬。特别是第一组的同学要挪到第四组这边来,搬了大半个班。而且枫一的座位都是单独给某个学生的,有编号,连桌带椅都要一起搬。

    坏了个椅子腿什么的,就由桌主负责,抠。

    不过很多人坐自己座位坐习惯了,也愿意搬。这个时候就有很多男生帮女生搬桌椅,借机示好。

    宴与自然不属于这一帮子人,他慢腾腾等隔壁组的人挪走,然后搬了过去。张辰阳依依不舍挥着纸巾做的手绢和他告别,莫衡宇那桌换过来就到这,他不用动。

    花了差不多一整个课间的时间,才终于换完座位。宋谙从对角线长途跋涉到了第三组倒数第二排,成了宴与的新同桌。

    而宴与和新同桌打招呼的第一句话。

    “旁友,周一好,我能看看你卷子吗?”

    宋谙:“……”

    得,给他看吧。宋谙正准备拿,就感觉自己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他转过头去,发现宴与也转了过来,而从第一排过来成为他们新后桌的文艺委员段铃兰拿着手机。

    给他俩拍了张合照。

    “不好意思哈,打扰了,你俩继续,继续。”段铃兰羞涩一笑,心脏怦怦跳,把手机悄悄塞回桌洞里。

    空气凝滞了一瞬。

    宴与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过头去,继续问宋谙要卷子。

    居然没生气,也没让她删。

    灰姑娘·段铃兰提起的一口气终于松了,轻轻呼着气,手有些颤巍巍地伸进桌洞把手机拿出来。她同桌男生瞥了她一眼,有些不理解。

    不过段铃兰不需要他的理解,开心心戳开一个小群,分享快乐。

    她这个位置简直是天赐良位嘿嘿嘿。

    宴与拿过宋谙的卷子,从头到尾仔细看了看。宋谙语文137,比他高了五分,还是正常范围。

    毕竟这个学科拉开差距有些难。

    他字迹是很端正的行楷,整个语文卷看上去赏心悦目,工工整整。这次作文立意有些难,也稳稳地抓住了。

    宴与抿了抿嘴,把卷子还给宋谙,等其他卷子发下来也借过来看看吧。

    宋谙看他这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当一个阿拉丁真难,实现愿望还要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