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千纸鹤与小星星
    宋谙向来言出必行,即使是宴祸害醉酒时许的愿。既然他答应了,就会帮他实现。

    但是他不可能在考试中放水,这是对宴与的不尊重。既然如此,倒不如让宴与直接认识到差距,剩下的他会帮他慢慢补足。

    只不过……宋谙头向右偏了一点,看了一下身旁近在咫尺的宴与。

    他是真没想到老白来了这么一出。

    而他们斜后方的张辰阳看了看莫衡宇,小心翼翼发出了五子棋对战邀请。

    莫衡宇微笑点了点他的卷子:“老师讲到这道题了,做笔记吧。”

    张辰阳:“你缺少一颗有趣的灵魂。”

    ·

    宋谙这时左手掏出手机,单手打字发了条消息。

    【班长】:【刚才照片能发我一张吗?谢谢。】

    段铃兰收到这条信息赶快捂住了嘴,害怕自己上课喊出来。

    男神这是绝对有苗头!!

    【铃兰】:【当然可以!!不用谢!】

    【铃兰】:【图片消息】

    【班长】:【嗯,收到,麻烦不要说出去。】

    【铃兰】:【放心!不会说的!】

    宴与这时候戳了戳宋谙,指了道题:“你怎么想到这样解的?”

    不得不说,换了座位,还挺方便。

    除了问问题,以后就算再有激素不稳的情况,宋谙离他这么近,也不怕了。

    宋谙把照片保存下来,手机收回去,行云流水,转过头给宴与讲题。

    宴与听着,不时点头。

    这一节是数学课,宋谙很变态地拿了满分。宴与问的就是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问,一共有三个解,但他只想到了两个。而且因为难度过高,老师讲题一般都是直接跳过的,只会把正确答案给出来,除非私下里去问。

    段铃兰在他们后桌看着宋谙面色自如的样子,再看了看专心听题的宴与。

    即使是身为磕送鱼cp的灰姑娘,男神这样子明显有苗头,她也有点……担心小宴了。

    如果真的成了,这是要被吃的渣都不剩。

    诶嘿嘿嘿。

    可惜不能说,嘤。

    同桌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心想,这丫头怕是疯了。

    ·

    而宴与这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考试卷,压根没注意到前后桌这些小动作。

    宋谙讲题思路很清晰,条理清楚。宴与本来也聪明,稍微点一下就明白,豁然开朗。

    把这点难题弄会了,宴与才开始后知后觉起来,宋谙成了自己的同桌啊。

    百年修得同船渡(误)

    宋谙的手指很修长好看,骨节分明,讲题的时候喜欢用笔尖有规律点着题目。大概是还在上课,虽然老师不管他俩,说话声音也压的很低沉,克制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注意到这些细节的。

    可能因为和张辰阳喜欢咬指甲盖,坑坑洼洼,写得一手好狗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吧。

    而且,他身上的气息让自己很安心。这两天不和他在一起,觉都有些睡不好。

    宴与想着想着神思就跑得有些奇怪了,连忙打住,唾弃了一下自己,揉了把脸,开始刷题。

    你就是馋他的身子!你下贱!

    很快到了大课间,班里人都起身一波一波下楼做操,舞动青春,放飞理想。

    之后宋谙就被老白叫到了办公室。

    宴与听到的时候还愣了愣神,他以为他们调座位都是因为张辰阳,不知道谈话还有宋谙一份。

    他这是干了什么了?

    宋谙到了办公室,喊了一声“报告”走进去。

    老白见得意门生过来,先是夸了一下他这次考试的成绩,让他再接再厉,接着就开始语重心长。

    “其实,这次换座位没有提前过问你,老师先说一声抱歉。”

    宋谙笑着回道:“和宴与坐挺好的,没事。”

    “宴与最近稍微收敛一点了。”老白翻了翻文件夹,找出了不少检讨,居然有厚厚一摞,“他是有天分的,但还是没有好好珍惜这天分。”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和你安排在一起最合适,你在他旁边,应该会给他动力。”

    宋谙想起宴与专心看卷子的样子,好像确实。

    “但宴与现在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宋谙还是问了一句。

    毕竟年级第二,可不止用不错来形容,没必要这么看顾着。

    老白叹了口气:“他成绩是不错了,但是张辰阳、刘昭、程皓他们几个呢?他们可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她抖了抖那一摞检讨:“你看,罚也没用。”

    也就是说宴与这一条小鲤鱼在自己能跃龙门的情况下,带坏了一堆人。

    果然是个祸害。

    宋谙了悟,明白了老白调座位的真正原因:“好的老师,我会看着他的。”

    “嗯,辛苦你了。”

    “不辛苦。”

    ·

    宋谙看着宴与比老白意想之中效果要好。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接下来的几天,据各科任老师反映,除了上课经常迟到之外,宴与居然没有逃课了。

    连带着刘昭他们几个都安分了不少。

    张辰阳简直都不可思议。他二狗哥,这是怎么被管的这么规规矩矩的?

    很简单,因为刷题。

    宋谙本人简直就是个难题题库,魔鬼至极,究极boss。

    一开始两人上课闲得无聊,宴与那颗想逃课的心又蠢蠢欲动,和张辰阳交换了好几个眼神。

    却不料宋谙慢悠悠来一句:“好无聊,我给你出道题吧。”

    哦草,这是战书!

    宴与斗志熊熊被激发:“来啊,要不要多点赌注。”

    宋谙撕下了一张作业纸,随口回道:“行啊,什么赌注?”

    “唔”宴与刚刚闲的没事干,正折着千纸鹤,他把最后一步折完,递给宋谙,“我出这个吧。”

    说着他就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咳了一下。

    宋谙微微勾起唇角笑了,写题的手停了下来,把作业纸折了折,撕了一条纸条出来,飞快叠了颗星星,把五角捏了捏,又胖又可爱。

    “我出这个。”

    “你手挺巧啊。”

    “你也不赖。”

    两个幼稚鬼。

    前桌听两位大佬对话,已经憋不住笑了,掐了掐同桌的手臂,同桌又拍回去。

    生物老师拍拍讲台:“第三组倒数第三排的同学!上课不要打打闹闹。”

    宴与疑惑抬眼,就见前桌打闹的两人坐的端端正正,背挺得笔直。

    啧,上课嘛,闹什么闹。

    全然不知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他收回目光,又折了三只千纸鹤,宋谙才终于把题出好。

    这是一道看着很中二的电磁炮物理题,求金属弹丸的出射作用力等等等等。宴与拿到题目的时候面色还很轻松,结果越解越不对劲。

    这不是一道普通的电磁炮题,是一道超能电磁炮题,难度不低。

    宴与这下终于知道宋谙的可怕之处了。怪不得他说他不刷题,这是能出题的级别。

    宋谙一直很安静看着他做题。

    宴与思考的很认真,似是卡住了,就用笔杆有一下没一下的抵着自己的下巴,再微微抿了抿唇,轻咬一下。头发有些凌乱,微微翘起,折射雾蓝色淡薄的光影,让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软了许多。

    很可爱,想看尾巴。

    宴与感觉不太对劲,猛的转头看宋谙,却见这家伙坐的端正,看着生物书。

    错觉吧。

    他有些疑惑,继续做题。从开始理思路到解答完问题,整整写了三张草稿纸,才丢了笔。

    好歹还是做出来了。

    他胳膊肘怼了怼宋谙:“你也太狠了吧。”

    宋谙看着他的眼睛,轻笑:“还好。”

    接着几天的战局,除了宋谙出题,两人还找了些竞赛题做。除去平手,宴与输了五只千纸鹤,赢了一颗小星星。还收获了来自小星星生产商的讲题大礼包。

    宴与输得内心气闷,也只能说一句,买一送一,真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