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 > 《人鱼婚后护养注意事项》正文 辉日姬和他的王
    跟宋谙做同桌的日子,和跟张辰阳做同桌的日子,其实没有太大差别。

    上课睡觉有人帮忙看着,游戏可以一起打,唠嗑也唠得来,区别大概就是……不用给同桌抄作业了。

    还能收获年级第一的讲题服务,perfect。

    而且相比于张辰阳那个不靠谱的,宋谙各方面都显得很稳。

    两人双排体验极其舒爽。

    ·

    “大家按个子排成四排啊,女生两排男生两排!”段铃兰在台上喊着。

    一个班的人都到了活动室,吵吵嚷嚷排着队,宴与自觉往左边走,站在宋谙的旁边。

    周四下午是活动课,班里组织开始排练一下舞台剧。班委选了一部带着浓郁玛丽苏色彩的经典神话——《梅取物语》

    而且宋谙好像也是班委之一,啧。

    这个神话故事的主要内容,就是一个女人和六个男人的爱恨情仇。辉日姬从星星上来,天生身上就会发blingbling的光,自带光环,美颜盛世。于是五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就对她一见钟情,费劲千辛万苦为她拿她想要的东西(假)。

    但是辉日姬通通拆穿了他们的把戏,让他们颜面扫地灰溜溜回去。后来,究极·位高权重·皇上出现了,才顺利夺走她的芳心。但是辉日姬她来自星星,两人好了没多久,辉日姬就带球跑了,留究极·位高权重·皇上孤独终老,郁郁而终。

    ……以上故事由宴小鱼二次转化而成。

    “大概故事就是这样。”段铃兰合上台本,“我们现在来分配一下角色吧。”

    宴与和宋谙两人本就个子高,再往左就只站着一个一米九的黑皮壮汉。听到这句话,他没忍住往后退了退。

    可惜前面的小矮个挡不住。

    宴与想了想,直接蹲下来,成了一朵蘑菇。

    旁边的宋谙看着宴蘑菇的发旋,手有些痒。自从宴与剪完头,就把帽子摘下来了。他头上发旋有两个,一大一小,按长辈的话来说,这孩子脾气倔。

    倔倒不是很倔,就是有点傻。宋谙没忍住,手往宴与头顶轻轻一放。

    宴与抬头:“?你干嘛?”

    宋谙:“试试手感。”

    说着手就揉了几揉。

    宴与眯了眯眼:“手感如何?”

    “还行,是颗好头。”

    右边一个男生斜眼看着,憋笑。

    草,班长真莽,宴哥看起来——

    真乖。

    可惜乖不过一秒,下一刻宴与就“啪”地一声打下了宋谙的手站起身:“来吧,打一架。”

    好吧,是挺倔的,满脑子暴力解决问题的思想。

    到底没打成,因为这时候段铃兰从活动室后方拿出了一个抽签箱过来。

    “由于我们班人太多,所以我们班委商量了一下,决定用这种方法分配角色,老白也同意了。保证公平,而且可能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分配,比较有趣,抽完之后也可以再调整。”

    老白对他们班的活动向来不怎么插手,给他们最大的自主权。

    于是他们从右到左开始上前抽签。第一个女生抽,纸条空白,意味着她是一个没有台词的龙套。

    女生有些失望,但宴与眼神中充满了钦羡,好手气啊。

    主要角色一共九个,其余有台词龙套也有十来个,抽中的概率还挺大的。

    第二个女生一下就抽中了主要角色,辉日姬的养父。

    她细声细气:“爷爷来了。”

    全班顿时哈哈大笑,确实意料之外。

    接下来一个个轮过,侍女、追求者、工匠都被抽中了几个,男女主皇上和辉日姬还是没有一点水花。

    这个时候刘昭兴高采烈展开自己的纸条:“哟呵,朕抽中了!”

    他往左边这一溜男生看过来:“让我看看谁是朕的小辉日!”

    班里开始起哄,吹口哨,刘昭笑着,继续往左传纸箱。

    接下来的几个,居然都是空白纸条,宴与心越来越慌,等了两分钟,终于轮到了自己。

    他抱着箱子,站在那里沉默着。周围人也不敢催他,齐齐盯视着他。

    现在只剩下一个故事的女主——辉日姬没有被抽中了,而纸条是符合人数的。

    也就是说,现在有抽中辉日姬可能的三位选手是:宴与、宋谙、黑皮。

    剩下两个都是龙套。而他们仨不管哪个抽中辉日都很带感。

    宴与干脆心一横,手伸进抽签箱,随便抓了一张纸条,然后他拿出来一看。

    世纪大草,非酋本酋。

    宴与:。

    “恭喜宴与同学当选辉日姬!”段铃兰带头鼓掌,整个班都掌声雷动。

    宴与不想说话。

    刘昭愣了愣。

    宋谙蹙了蹙眉,接过宴与手里的抽签箱,和黑皮抽完了最后两个龙套角色。

    刘昭突然举手:“铃兰,这个角色还可以再调的吧。”

    “嗯,可以的,大家一起商量。”

    这时候刘昭和宴与齐齐出声。

    “我不想当皇上了。”

    “我想调一下。”

    段铃兰从黑皮手中接过箱子,问了句:“那……你们想和谁调?”

    宴与想了想,指了指身旁的宋谙,又和刘昭齐齐出声。

    “班长愿意当皇上吗?”

    “和他换,可以吗?”

    宋谙斜睨了宴与一眼,轻笑:“我可以和刘昭换。”

    有几个女孩子瞬间惊呼出来,又捂住嘴憋回去。

    啊啊啊啊啊握草好激动!

    宴与:……就不该抱着拉宋谙下水的想法。

    他这下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坑人必坑己,一报还一报。

    他是哪里招惹了刘昭了?

    接下来宴与再说和谁调,大家都憋着笑摇摇头,即使他脸色已经臭成石头。

    一代校霸颜面扫地。

    这是个何等冷酷无情没有丝毫同学情谊的班级!

    但宴与现在沉迷刷题,修身养性许多,整个人脾气都收敛了不少。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命运的蹂/躏。

    妈的,真绝。

    分完角色,段铃兰再分发了一下复印好的台本,让大家回去熟悉一下,就原地解散了。接下来班里人或是回班或是去操场,各干各的。

    宴与一只手搭在宋谙肩膀上,十分有商有量:“老宋,咱俩再换换?”

    宋谙十分冷漠:“我不穿裙子。”

    宴与被这句话气到原地升天。他光想着自己台词多,忘记了这一茬。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