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4章 归人间(4)
    “殿下,您可算是——发生了什么?”

    深夜的齐王府,灯火通明。晏危楼回到王府的第一时间,一阵寒风鼓荡而起,与此同时,一道灰色的身影飞掠而下,无声无息落在他面前。

    看到晏危楼的模样,这突然出现的灰袍老者神情一变,一股厚重的气势自他身上爆发,如山岳倾塌。

    “不知死活!竟敢对殿下出手,此人是谁?待我擒了他来!”

    “沈老无需担心,我没事。”

    此时的晏危楼乌发散乱,尽数披散于身后,衣袍之上还带着被剑气割裂而出的裂口,脸上还有些恍惚,看上去就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他摆了摆手:“况且,刺客也已经尽数伏诛了。”

    “嗯?”灰袍老者双目一瞪,眼神极为凌厉,不见半分老态,“尽数伏诛?难道……又是逍遥楼出手?”

    逍遥楼是五年前在盛京城中突然出现的神秘势力,没有任何人知道其幕后之人的来历。只是刚刚出现不久,便将盛京城中众多小商会收入麾下,与那些有着皇室和世家支持的大商会分庭抗礼。

    利用各种各样新奇的商品打开生意网络后,逍遥楼又首度开创新模式,将城中许多酒楼、赌坊,乃至秦楼楚馆经营为一体,五年下来几度膨胀,早已成为盛京无数纨绔醉生梦死的销金窟。

    若非那位逍遥楼楼主本性淡泊,无心扩张,又有其他势力模仿跟风,此时的逍遥楼势力将会更为恐怖。

    倘若有人认为逍遥楼仅仅只是有钱那便错了。要知道,有些时候,钱财就代表着实力。

    所谓穷文富武,练武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这也是散修之中难以出现高手的缘故。

    这世上,真正的绝顶高手或许不会被世俗名利所打动,但更多的武道修行者却很容易被黄白之物收买。因此,逍遥楼中供奉众多,打手无数。

    那位逍遥楼楼主燕无伦虽从未出过手,但在许多人猜测中,其实力亦是深不可测。

    至于晏危楼与对方的交集……盛京城中众所周知,当年燕无伦尚且落魄之时,齐王世子曾救其一命。逍遥楼崛起后,晏危楼便获赠一枚逍遥令。他身边不时出现逍遥楼的人保护,也不足为奇。

    “不错,要不是逍遥楼出手,恐怕我已经没命了。”晏危楼点头肯定了沈老的说法,一脸庆幸。

    他当先大步向里走,双眸中喷涌着怒火。

    “呵!两名暗阁刺客,都已经突破了肉身十重枷锁,用来对付我这个连七重枷锁都未破的小角色,未免过于小题大做了些!”

    “本世子自认这些年来也算与人为善,居然还有人下此辣手……”少年轻叹一声,忍不住偏过头,目光与灰袍老者对视,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怨气,“沈老你说,这都是什么仇什么怨!”

    听到“暗阁”这个臭名昭著的刺客组织,沈老愣了愣,神情一紧。他垂在身侧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上气势愈发冷凝肃穆,眉头紧锁,又惊又怒。

    “……难道这是雍帝的试探?他终于忍不住要对齐地下手了?”

    “怎么会?”晏·傻白甜·危楼满脸不敢置信,似乎不愿相信那位待他极好的皇伯父会如此阴险毒辣。

    “殿下您可别不信,这多半不假。大雍皇室早有削藩之意,对我齐地虎视眈眈。早在多年前,王上心中便有所怀疑,那几位因罪夺爵甚至绝祀的诸侯,背后有着皇室出手。”

    沈老沉声开口,满面凝重。

    “……正因如此,当年王上才会选择忍痛割爱,将殿下您这个唯一的嫡子送到盛京来,明为读书,实为质子。就是为了减轻皇室的猜疑啊。”

    “顺便拖延一些时间,也好方便在暗中伺机而动?”晏危楼顺口接了一句。

    “殿下!”沈老面色大变,忍不住上前一步,身上凝而不发的气势一瞬间爆发出来,地面青石板路寸寸碎裂,“慎言!!”

    在他突然爆发的洞见境气势威压下,少年似乎有些承受不出,蹬蹬噔后退了好几步,脸色煞白。

    沈老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收敛。

    “殿下恕罪,是老朽失态了。”他上前扶起晏危楼,低声道,“只是盛京藏龙卧虎,还有大宗师坐镇,殿下切勿再胡言乱语,当心祸从口出。”

    “是吗?”晏危楼目光坦然直视对方,双眸一瞬不瞬,幽深而明亮。

    他突然一笑:“好,我不说了。”

    沈老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并未察觉,看似被他一身气势震得不轻的少年,除了刚开始退了几步,体内一丝一毫暗伤也无。

    “殿下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护卫,切勿再像今日这般莽撞……总不能每次都指望逍遥楼及时出手。须知人情总有用尽之时,更何况……”

    一路上,收敛了全身气息的沈老再不见武道修行者的风范,只是殷切叮嘱着,看向晏危楼的目光带着一抹淡淡慈爱,像是长辈看着自家顽皮的熊孩子。

    对此,晏危楼一律简单几句回应应付过去。

    两人所过之处,府中仆从纷纷驻步行礼,神态恭敬有加。对两人这超越了主仆界限,近乎家人闲谈的亲近姿态,亦是见怪不怪。

    他们心知肚明,这座齐王府中,大部分下人都是宗府发放的,只有极少数是当年随同世子殿下一同入京的仆从和护卫。这其中,沈老是唯一一个洞见境修行者,亦是齐王特意安排保护世子的人。世子殿下对他最为亲近,也是理所应当。

    就连沈老自己也是如此认为。

    殊不知这其中还有一重内幕。

    十年前,晏危楼突然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晓。他一时慌乱无比。

    幸而这副身体与他穿越前幼年时的长相一模一样,似乎因为身体本能,他也能够隐隐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与人交流沟通并无大碍,这才让他稍稍有了一丝熟悉感。

    但他并没有接收到原身一丝一毫的记忆,慌乱之下,只好甩出了最烂的失忆借口。好在齐王夫妇并没有怀疑,反而将他的身份和过往经历如数相告。

    据他们所说,“自己”刚满六岁,由于不想离开齐地入京为质,又惊又怕之下发了高烧,这才丢了记忆。

    当时正不知如何面对齐王夫妇的晏危楼,立刻想都没想答应了入京之事。

    如此一来,那对所谓的父母与他真正的相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其中大半时间他都在熟悉“原齐王世子”的经历,顺便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真正与晏危楼相处时间最长的,反而是沈老。

    对于一个莫名来到异世界,内心孤独感无法言说的穿越者而言,这位老人身上几乎寄托了前世晏危楼的大部分感情。

    “世子殿下,那逍遥楼背景神秘,终究不能尽信,您可有几分了解?”

    路上,沈老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晏危楼一脸茫然地摇头,又无辜地摊开手掌,表示一无所知。

    他笑得没心没肺:“不必担忧,燕兄对我绝无恶意,不然我早死了八百回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也让我意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以后我不会再偷懒,荒废武艺了。”他一脸正色,语气郑重,“从现在起,我要闭关认真修炼,不破十二重枷锁坚决不出关!”

    “咳,殿下有此心便好。”

    沈老欣慰地点了点头。

    两人相伴十年,他自认对晏危楼知之甚深。这位世子殿下一向好享受,怕吃苦,能够坚持十来天便不错了。至于什么不破十二重枷锁不出关?

    一口气破关这种事,连那些大宗门的天才都不可能做到,换作世子殿下……

    不存在的,不可能的,不用瞎想了。

    ·

    一颗颗硕大浑圆的夜明珠点缀于石壁之上,将封闭的石室映得满室生光,一枚又一枚亮晶晶的灵石铺满地面,带着一股让人深深战栗的扑面而来的壕气。

    若是有人知道这不过是区区一个枷锁六重修行者的闭关之处,只怕都要忍不住大骂丧心病狂。

    神州浩土浩渺无穷,武道修行广传于天下,修行之路分为五步:后天(枷锁十二重)、先天(洞见三境)、入道、天人,以及最神秘的神游境。

    按照武道理论而言,人类天生孱弱,体内有枷锁十二重,对应十二条主要经脉。若要踏上修行路,首先必须贯通全身经脉,即破开枷锁十二重。

    如此便可吸纳天地灵气入己身,有机会打通天地之桥,冲击洞见境。

    这个过程另有一种说法:登十二重楼,开天门,通天地之桥,后天入先天。

    也就是说,在突破十二重枷锁之前,后天修行者根本无法主动吸纳天地灵气,只能通过修炼内功心法蕴养体内真气,贯通经脉,这个过程自然需要水磨功夫。即便是大势力出生,也不过是功法等级高一些,多磕一些丹药而已。

    但晏危楼的修炼方式显然不同。

    随着他将最后一枚灵石放好,地面上蓦然绽放出明亮的阵法光辉。浓郁的灵气在室内升腾,凝聚浓浓的白雾。

    晏危楼坐在一堆灵石中间,也是小聚灵阵的核心之处。浓郁灵气在阵法运转之下向他汹涌而来,甚至凝聚成了灵雨。

    ……无法主动吸收灵气,就让灵气来主动冲击他。

    倘若说他体内的经脉是河床,那么汹涌而入的灵气则是滔滔不绝的水龙,在晏危楼神魂指引之下,淌过干涸的河床,冲开一处又一处大坝,浩浩荡荡奔行而过,气势势不可当。

    时间似乎变得极为漫长,又极为短暂。

    晏危楼听见体内重重枷锁破碎的声音。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血液在血管中奔腾,单薄的身体在灵气的冲刷洗炼之下渐渐发生变化,隐约可见衣襟下优美而流畅的肌肉线条。

    轰!

    体内最后一重枷锁轰然破碎,晏危楼站起身来,四周的灵石尽数枯竭,化作厚厚的粉末堆积一地。

    他舒展身体,顿时体内骨节发出一连串爆鸣之声。

    夜明珠柔和的光晕幽幽洒落在他身上,那轮廓深刻近乎锋利的脸部线条愈显深邃,他漆黑的双眸里似有电光闪过。

    “果然还是氪金**好!”望着遍地灵石碎末,晏危楼感叹一声。

    仅仅是他刚刚消耗掉的这些灵石,恐怕都抵得上一个普通的洞见境修行者积攒大半辈子了。这烧的都是钱啊。

    换作其他人,即便有这么多灵石,也不可能如此败家。毕竟枷锁十二重,突破过程中的经验本身便是一种积累。如同打地基一般,靠灵气冲破,必然不如一步一步来基础更为深厚。

    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也只有晏危楼这种境界出奇之高,本就相当于转世重修,又不在乎灵石消耗的氪金玩家才干得出来。

    晏危楼一脸心满意足。

    这些灵石都是十年来雍帝为示恩宠赏赐下来的。过不了多久他便要离开此地,既没有储物装备将之带走,倒不如用来提升实力。

    “还有二十天……”

    ……有些事情,也该早做准备了。

    一点金辉蓦然自晏危楼瞳孔深处亮起,如火焰般游动,最终在他左眼瞳孔中交织成一轮金灿灿的「时之晷」,散发出神秘深邃的色彩。

    那金灿灿的「时之晷」闪烁了一下,储存的时间之力飞速消耗。

    在晏危楼双眸注视之中,一道虚幻人影在他面前的空地上缓缓形成,数息之间凝成实质。

    宽衣博带,一头乌发由玉冠束起,容貌俊逸,修眉薄唇。他双目温柔含情,看上去俨然一位温柔多情的世族公子。

    “燕无伦”低头看了一眼这具时间投影之身,冲着面前的本尊微微一笑。

    “……那么,我去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