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5章 逍遥客(1)
    盛京都城每时每刻都有暗潮汹涌,齐王府更是早已被人安插成了筛子。

    晏危楼回到齐王府时并无刻意遮掩。就在他宣布“闭关”当天,关于“齐王世子遇刺”的消息,便通过种种隐密渠道传到了不少人手中。

    得到密奏时,大雍皇帝姬范正在崇政殿内殿批阅奏折,殿中空空荡荡,原本伺候的宫人内侍都守在门外。

    他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

    姬范已年近花甲,只因有着武道修为在身,看上去不过四十有余。

    他登上皇位已有十多年,原本并非最佳的储君人选。

    只不过,十多年前大雍皇室发生内乱,其中似有魔门暗中挑动的痕迹。最终,先帝重伤不治,排在姬范前面的几位皇子亦是或死或残。

    于是,这位不起眼的七皇子便捡了个便宜,当上了皇帝。

    原本大臣们还担心这位从未接受过储君培养的新帝无法打理好朝政。谁料他似乎天赋异禀,起初几年还闹出不少笑话,之后进步便越来越明显,治政手腕愈发高明,渐渐获得众多老臣推崇。

    “怎么又是他!”此时,这位备受赞誉的雍帝却是满脸无奈,“暗阁刺客刺杀齐王世子?还一次折损两名后天十重?”

    暗阁这个大雍境内臭名远扬的组织他自然知晓,一向只讲究拿钱办事。哪怕两名后天十重在姬范看来不算什么,但用来行刺晏危楼……

    “……这值得吗?”看着书案上白纸黑字一清二楚的密奏,他脱口而出。

    旁边传来一声轻笑,那慵懒的嗓音雌雄莫辨,却让人酥到了骨头里。

    一直默默站在他身侧缓缓研墨的人抬起头来:“父皇这话若是叫齐王世子听到,不知该多伤心哩。我看那位世子殿下待父皇甚是敬爱。”

    雍帝下意识看向她。

    殿内宫灯明亮,上好的鲸油散发出丝丝缕缕淡香,跃动的火光将女子秀美绝伦的侧脸投影在墙壁上。

    一袭红色宫装深如火焰,垂瀑般的青丝自脸侧滑落,眼尾晕染着淡淡的红。她唇若涂朱,脸色雪白,双瞳中泛出淡淡紫意。

    分明是逼人的艳色,在她眸光流转间却化作令人不敢亵渎的威严。

    她抬起一只手腕轻轻研墨,那苍白脆弱的肌肤下,青色的血管根根分明。

    倘若其他人在此,必会大惊失色。

    此人分明便是当朝九公主姬慕月。

    传闻她虽是中宫嫡出,却天生经脉有异,无法修行。性情又喜怒无常,仗着皇帝宠爱无法无天,公主府中面首三千,乃是盛京公子们闻之色变的人物。

    “这位世子殿下倒也是个妙人,一个月里能引来三次刺杀……若非这些年来飞羽卫暗中照应,只怕早就没了小命。”姬慕月语气戏谑,“他倒是无知无觉,照样潇洒度日。这一次意外漏了两条小鱼过去,不料又撞上了逍遥楼……”

    她幽幽叹道:“这般好运气,倒真是让人羡慕得紧。”

    自晏危楼入京后,早已不知有多少波暗杀,这些人来历五花八门,有暗阁这种正儿八经拿钱办事的组织,还有追查不出来历的死士,更有人为财死的江湖中人,甚至是受人胁迫不得不投毒下药的普通厨子……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傻人有傻福。”雍帝对此淡淡点评了一句,又问,“小九你可是查出了什么?”

    姬慕月眉心微拧,摇摇头:“齐王世子禀性纯良,从未与人结怨。除非,那些人就是冲着他的身份而来,就是为了挑拨齐王与皇室之间的关系。只可惜幕后之人十分狡猾,不是通过暗阁下单,便是间接控制刺客,从未真正露面……”

    “如此,便让飞羽卫继续监视吧。”对于姬慕月所说的每一句话,雍帝似乎都格外信服,毫不怀疑。

    晏危楼身份特殊,相当于齐王送入京城的质子,这一点双方心知肚明。

    无论是为了他的安危还是另有所图,这些年来,大雍皇朝三大执法机构之一,飞羽卫的人,一直在他身边暗中监视。

    然而这平均每个月都要上演几次的暗杀,却是让飞羽卫大感头痛。

    十年时间,他们俨然锻炼出了种种技能。

    譬如,一眼就能从人群中识别出伺机而动的刺客的“火眼金睛max”技能;

    又譬如,只要听过一次声音,无论刺客如何改头换面靠近晏危楼,都能准确识别的“听声辨人max”技能;

    又双譬如,解决掉下毒的厨子连带有毒的糕点之后,还能原模原样做出一盘端上去,且色香味俱全的“神级厨艺max”技能;

    又双叒譬如,发现即将上台的戏子不怀好意,准确将之捕捉后,第一时间换上戏服就能登场的“戏曲大家max”技能……

    如此这般,原本只是暗中监察盛京城,偶尔执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的飞卫羽,莫名其妙就转型了。

    若是他们不能将危险消弭于未起之时,让那位齐王世子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如此危机四伏,随时随地都有小命不保的危险,让他有机会质疑皇室的能力和诚意……那么对方便有了离开盛京返回齐地的借口。飞羽卫统领可谓责任重大。

    ……不知是不是压力太大,十年下来,飞羽卫已经换了五任统领。

    “前两日似乎又疯、”提及飞羽卫,雍帝突然问道,“前两日似乎又有一任统领请求调职?”

    姬慕月含笑点头:“儿臣已经指派了新任统领谢玄上任,谢统领一向恪尽职守,想必能坚持久一些。”

    “谢玄啊,朕记得他是死士出身,倒是难为他了。”联想到前几任飞羽卫统领之事,饶是一向多疑凉薄的雍帝,也不免略有触动。

    也正是因为新任飞羽卫统领谢玄刚刚上任,祭元日又鱼龙混杂,原本不打算出席祭典的宴危楼突然改变主意,本该一直监视他的飞羽卫莫名其妙跟丢了人……一连串巧合下,那两名暗阁刺客才得以顺利靠近他,于是自投罗网。

    当然,在其他人看来,不过是齐王世子运气好,被逍遥楼所救。

    逍遥楼的现身让雍帝心中起了警惕,身为帝皇者,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这种隐藏在暗中的不明势力。

    他再次看向姬慕月。

    这一次姬慕月并未让他失望。

    只见她姿态熟练,伸手便从摆放在御案一角的一堆密奏中翻找出几本,双手呈递于雍帝面前。

    “有关逍遥楼的情报都在这里。”

    “奉父皇之命,儿臣派人进入逍遥楼,又暗中控制了其下几个小商会……”她将自己的安排一字一句道出,“以我之见,父皇无需在意逍遥楼。逍遥楼看似风光,实则不然。那位逍遥楼主……委实太过天真了些!”

    虽则逍遥楼这几年日进斗金,但楼主燕无伦显然并无进一步扩张的野心。在姬慕月看来,此人空有满腹才华,却半点不通人心。他只满足于如今的富贵,可曾想过逍遥楼中其他人是否也能如此甘于现状,知足常乐?

    当年燕无伦将这群人聚到一起,打破大商会的垄断,从无到有创建逍遥楼这份基业,不就是看中了他们心中那股不甘与野心?而如今,这熊熊燃烧的野心之火却反过来灼伤了他自己。

    “过去燕无伦是带领他们突破困境的领袖,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阻碍——继续跟着燕无伦,他们永远不能更进一步。”迎着雍帝好奇的目光,姬慕月声音冰冷,“逍遥楼上下早已离心离德,稍施小计,便可改天换日。”

    “……毕竟,那位逍遥楼主可是个从不杀伤人命、从不强人所难,连犯错的奴仆都不忍重罚的可人儿呢。”

    说话间,姬慕月长睫微垂,那美得妖异的脸上缓缓绽放出一抹笑容,双眸中的紫意似乎又浓郁了几分。

    “这样的人,最好骗了。”

    此言有理。雍帝若有所思,缓缓点头。

    于是姬慕月将手中密奏搁到一边,再次熟练地从一堆情报中准确翻出又一份,那略显沙哑的声音透出一股难以言说的韵味:“如今最紧要的是另一桩事,这是半个时辰前缉刑司传来的消息。”

    “盛京城中出现了沧海剑宗弟子的踪迹,疑似追踪魔道阴魁门之人而来。”

    “啪!”

    一声清脆声响,瓷器碎片飞溅。雍帝竟是一瞬间坐直身体,失手打翻了手边白玉茶盏。他神情惊讶至极。

    神州浩土茫茫无垠,大雍、北漠、东黎三大世俗皇朝共同分割中域三十三州,此外还有神州百宗和不少隐世家族,遍布天下。

    百宗之中,正道以沧海剑宗、太上道门、悬天峰这三大宗门势力最盛,被天下人誉为无上圣地。

    至于魔道,也曾兴盛一时。

    八百年前,大雍尚未崛起之时,幽王朝一统中域,魔道之中曾有一人异军突起,短短时间里建立无上碧落天,横扫各大正道宗门,一手主导大幽分裂,搅动天下战火,被魔道中人奉为尊主。

    那时可谓道消魔长,纵使三大圣地亦被压在脚下。若非后来碧落天莫名隐匿,魔道群龙无首,分崩离析,如今的天下格局恐怕大为不同。

    这八百年间,魔道势力受到正道联手打压,只能在暗中默默蛰伏发展。直到数十年前,许是自觉实力已足够,默默蛰伏的魔道中人这才开始搅风搅雨,其中声势最盛的便是北斗魔宫与阴魁门。

    北斗魔宫据说得到了当年的碧落天传承,当代宫主自诩为魔道正统,暗中势力遍布天下,一心想要重现八百年前的风光,无论江湖宗门还是皇朝世家,都将北斗魔宫的疯子视作心腹之患。

    与之相比,阴魁门的实力实在算不上什么。之所以名声如此之大,在于阴魁门的作风。

    阴魁门中人以修炼精神秘法为主,视神魂为人体之根本,身体皮囊不过是工具。对他们而言,杀人炼尸,抽魂炼魄,都不过等闲。因此在民间凶名赫赫,不知多少普通人闻之色变。也是三大皇朝联名通缉的目标。

    无论是沧海剑宗,还是阴魁门,都不是什么不起眼的小势力,其中成员来到盛京这个一国之都,很有可能会打破盛京城的秩序。倒也不能怪雍帝大惊小怪。

    伴随着茶盏碎裂声,清澈的水珠四溅,姬慕月不动声色向旁边避开一步,继续补充道:

    “沧海剑宗领头者疑似宗门真传,乾坤道图排名十七,黄金剑陆一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