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6章 逍遥客(2)
    明月初升,幽幽月光照彻淮河之水。夜色深沉,远处山川,近处楼阁,尽数笼罩于朦胧月华之中。

    淮水两岸,舞榭歌台灯火通明,画坊游船来往如织,大半座盛京沉寂之时,此处却是刚刚开始一夜的狂欢。

    大大小小的舟船几乎将河面铺满,靠岸的一角,一位年轻公子踏上小舟。广袖宽袍,衣襟不染半分尘埃。

    “船家,去逍遥楼。”

    “好嘞!”船家应了一声,抬眼看见来人,便是一愣。

    乖乖,在这淮水上讨生活大半辈子,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要说容貌比这位公子更俊的倒也不是没有,偏偏眼前这人就是有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船家思来想去,也只有“好看”两个字能够形容。

    尽管在这里乘船的人大半目的地都是逍遥楼,但这样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居然也要去那销金窟里走一圈,船家心中竟升起一阵怪异之感。

    ……这位真要是入了那逍遥楼群芳阁,同那赫赫有名的花魁娘子站在一起,还不知是谁占谁便宜呢。

    就在船家愣神的片刻,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几名青年男女相携着踏上了船,有说有笑。

    “听闻那逍遥楼可是盛京城最有名的销金窟?不知道多少豪客在里面呆了一夜出来后连一枚铜板都剩不下。难得来一趟盛京,怎么能不见识一番?”

    “事先说好,见识见识倒也罢了,可不能太过乱来,耽误了正事,不然要是让宗门长辈尤其是我家那老头子知道,免不了又是一通棍棒。”

    “陆师兄放心,那是自然。”

    说笑间,几人已经踏上了船。

    被簇拥在中间的是一名看上去年不过二十左右的青年,一身锦袍,容貌俊秀,腰间还悬挂着一柄金灿灿的黄金剑,剑柄上镶金嵌玉,观赏性远高于实战。

    船家一脸了然。看来这又是一个听多了江湖诸事,自以为配上一柄剑便成为了江湖豪侠的富家公子哥。

    这人刚刚一上船,便大大咧咧问道:“可是去逍遥楼的船?”

    “这、”来不及阻拦,两拨客人便撞到了一起,船家有些为难,“实在抱歉,船上已有了……”

    “无妨。”温和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既是同路,不妨一起吧。”

    这声音泠泠如玉石相击,煞是好听。

    锦袍青年闻声一愣,似乎是没发现船上居然还有一人。

    他身体下意识紧绷起来,懒洋洋的眼睛里闪过锐光,像是一只突然受惊弓起脊背的猛兽,随时会挥出利爪。

    待他顺着声音转过头,身体又放松下来,眼神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小舟一角落,正坐着一位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看来是在他们之前便上了船。

    这人安安静静独坐于舟中,梨花白的长袍被清风掀起一角,神情悠然恬淡。一截手腕隐隐从衣袖间露出,指尖几乎触及水面。他目光低垂望向水中之月,竟有种说不尽的温柔缱绻。

    月光模糊了他的容颜,他整个人似与月夜融为一体,若不是突然开口说话,简直像是一抹虚无缥缈的幻影。

    原本肆无忌惮高声说笑的几人不知不觉收了声,像是怕惊扰江中鱼的沉眠。

    半晌,当先踏上船的锦袍青年拱手一礼,笑道:“失礼了,未曾料到船上已有了人。这位兄弟既不嫌弃,在下便厚颜搭上一程罢。”

    “无妨,诸位请便。”

    跟在旁边的几人也是知机,当即便是一碇纹银砸下来,那船家立时眉开眼笑,绝口不提未尽之语,卖力操起舵来。

    骤然安静的深夜,水浪激荡的声音尤为清晰。一叶小舟在一江月色中前行,自楼台画枋中穿梭而过。

    许是气氛太美,船上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搭话:“公子你也是去逍遥楼吗?”

    刚刚说完,开口的少年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脸色微微发红。

    好在那年轻公子并不介意,反而微笑道:“不错。你们是外乡人?”

    少年的脸再次红了。这一次不是因为尴尬羞窘,而是因为兴奋激动。

    “是啊,我们从东黎一路来大雍,还是头一回到盛京城呢。”他双眼亮晶晶,“听说逍遥楼里无所不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那张清秀的娃娃脸上满是憧憬。

    两人低声说了几句,不知为何,少年只感觉越看面前这位白衣公子越是亲切,大有一见如故之感,恨不得将一肚子话都倒出来。

    “我叫越昭,这是我三哥越平,另外几位是宗门的师兄师姐……”少年眉飞色舞,像是小孩子在新朋友面前表现一般:“可都是厉害人物!尤其是陆师兄,公子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名号……”

    “阿昭!”旁边他兄长低喝了一声。

    听到警告,少年这才一个激灵,连忙闭嘴,脸上的神情却犹带几分不甘不愿。

    看到他这副表情,越平警惕起来。

    联想到魔道的种种诡异精神秘法,他看向边上这位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的目光变得愈发惊疑不定。莫非这人便是施展了什么魔门秘术?

    他转过头看向另一边神态懒散的锦袍青年,对方微不可察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相较于越平,这锦袍青年的武道修为和眼力见识都不知高出多少,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并非什么精神秘术,而是神魂造诣高到一定境界后,对其他人自然而然产生的影响。越是意志薄弱、境界低下的人,受影响越深。

    传说上古圣师“元”在此道之上造诣极高,一言便可度化万千妖魔。

    那锦袍青年摆了摆手:“没关系,越师弟。咱们又不是见不得光。想来这位兄弟已经看出了我的身份。”

    白衣公子点点头:“金性软,以黄金为剑,据我所知,天下仅有一人。”

    沧海剑宗第七真传,陆一渔。

    “沧海渺无涯,谁堪剑中神?”湖面上月光幽幽,白衣公子自顾自低吟一声,语气飘渺,“放弃神剑沧海,而选择以黄金铸就凡剑,真可谓大魄力。”

    沧海剑宗以神剑「沧海」为护道之兵,其上有代代先辈剑意传承。每一代最杰出的真传弟子行走天下时,都会获得沧海剑护持。

    历代真传将之视作无上荣耀,唯有两人并非如此。一个是曾经的天剑萧白寂,另一人便是陆一渔。

    “嗐!什么大魄力,都是世人吹出来的罢了。”陆一渔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突然压低了声音,嘿笑一声,“不怕实话告诉你,其实就是神剑用着不趁手而已。”

    “……”旁边的沧海剑宗弟子都忍不住别过脸去。

    他话锋一转:“倒是兄台你,似乎很不一般呐。”

    说话时,陆一渔的目光里只有纯粹的好奇之色,没有一丝一毫其他情绪。

    白衣公子安之若素,神情不动:“在下燕无伦,不过是一介普普通通的商人而已。”

    “……”燕无伦这个在盛京上层颇为知名的名字并未引起注意,陆一渔目光上上下下扫视,满脸怀疑,眼神里写着“我信你的邪”五个大字。

    旁边的其他几人也是一脸惊诧不信。以此人气质,说是世族公子或是逍遥名士,还稍微可信一些,怎么也无法与满身铜臭的商人联系到一起。

    “生活不易……”白衣公子继续微笑,又补充一句,“只好平日里做些小买卖,讨个生活罢了。”

    说着,他轻轻叹了口气。

    月色好似一瞬变得黯淡,呜咽的寒风自水面拂过,原本的美景仿佛转眼间蒙上了一层沉郁的色彩,周围那些沧海剑宗弟子的心情不知不觉低落下来。

    尤其是越昭,不知不觉已经红了眼圈,短短片刻便脑补出了种种辛酸往事。这也让他看向白衣公子的眼神尤为复杂。

    陆一渔目光同样黯淡一瞬,心情莫名低落。只几息时间,他便恢复清明,脸上那抹轻松悠然的笑意不知不觉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诧之色。

    他看向白衣人的目光里满是惊叹。

    ……无论如何去看,这都是个没有半分修为在身的贵公子,偏偏神魂之强连他也不知不觉被感染,莫非是天赋异禀?

    两人交谈起来,越谈越尽兴。

    沧海剑宗乃天下圣地。门中弟子都是万中无一。身为真传的陆一渔尽管画风与其他人不太一样,但天资秉性的确非凡,见识更是不俗。

    其宗门隐于东黎境内无量群山,与大雍都城盛京遥隔何止千万里。

    据陆一渔所言,他们原本是在宗门势力范围内历练,之所以来到盛京也是因为接取了宗门历练任务,为了追踪一个无法无天的魔头而来。

    至于究竟是谁,他们并未说出来,晏危楼也没有追问,但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

    哗啦啦……

    水流阵阵,舟船不知已驶出多远。越是向淮河深处而去,四周火光便愈发明亮,拐过几处复杂暗道后,船上几人一时呆住,脸色震撼。

    周围还有许许多多一样的小船,船上载满了人,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

    眼前赫然是一处放眼望不见边际的湖泊。湖面上朵朵金莲悠悠绽放,莲心闪烁着点点微光。像是满江灯火。

    远处的湖泊中心,大片金莲包围中,一座恢弘的不夜城静静伫立。袅袅水雾在四周升腾而起,云蒸霞蔚一般,白雾折射着月光,与湖面上的点点微光相映照,宛如人间仙境。

    惊呼声中,舟船破浪而出,穿过袅袅白雾。一股淡淡的酒香在众人鼻尖飘过,勾动着每个人的心魂。

    “是酒泉。”

    陆一渔突然坐直了身体,用力吸了吸鼻子。他神采飞扬,双目明亮至极,有如点星。

    只见下方湖水清透明亮,荡漾着圈圈碧波,丝丝缕缕酒香自其中散发出来,随着雾气弥漫。

    云雾荡漾,水波被舟船排开,其它舟船也陆陆续续来到这里。一时所有人都被笼罩在淡淡酒香中。

    伴随着不远处隐隐传出的婉转歌声,还未进入逍遥楼中,这些人已是神情迷醉,如坠梦中。

    笼罩于雾中的不夜城渐渐变得清晰。

    突然间,四下一片安静。笑声、歌声、惊叹声、喝彩声,尽皆消失不见。

    风声停歇,一盏又一盏明灯由远及近依次亮起,万千盏灯火将半边天幕映照得恍如白昼。

    自渡口起始,大大小小舟船相连,在湖面铺出一条笔直的大道,大道尽头是一艘旗帜招展的游船。恰好与那一叶小舟相隔一线。

    灯火辉煌,甲板上走出一行人。

    “恭迎楼主!”

    所有人齐声开口,恭敬的目光投向面前小舟。

    “这可真是……出乎意料。”

    原本安安静静坐在小舟一角的年轻公子怔了一怔,只得抬起头来,无奈一笑。

    “那么,陆兄还有各位,暂且别过罢。”

    他站起身来,打了声招呼,便迎着无数人震撼惊讶的目光走下小舟,踏上了那条由无数船只连成的大道。

    望着眼前盛景,他双眸中掠过一抹奇异的色彩。,,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