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章 世间人(2)
    滴答滴答。

    昏暗的地下洞穴中光线熹微,岩壁上有水珠缓缓滴落,同灰袍老头左臂断口处滴落的黑血汇聚在一起。

    他却浑然未觉一般。

    身份被人一口叫破,尤其是这个陌生人还一副极是熟悉的语气,饶是天魁老魔心头也不由得狠狠一跳。

    尤其是望着对方那双含笑的眼睛,他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总感觉这小子有些邪门。

    他眯起了眼睛:“小鬼,你识得我?”

    “非但识得,还是熟人呢。”晏危楼一脸和善,满足了他的好奇心,“阴魁门护法,天地二魁之一。是不是?”

    话音未落,一大蓬黑雾在晏危楼面前爆开,千万缕牛毛般的细针隐藏于雾气中朝他兜头兜脸射来!面对晏危楼这样一个修为远低于他的存在,天魁老魔竟是毫不犹豫抢先出手。

    ……面前这小子实在太过古怪,哪怕对方笑得再怎么人畜无害,天魁老魔心中仍是有一种无比危险的预感。就凭他能悄无声息跟随自己这么久,天魁老魔便丝毫不敢大意。

    因此,他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

    一阵幽怨鬼哭之声响起,黑雾之中似乎出现了一张张狰狞怨恨的鬼脸,有老有少。他们眼眶空洞,神智全无,张开大口便向晏危楼咬来。

    与此同时,洞穴内一阵天摇地动,翻涌起伏的黑雾之后,一只巨大的青黑色手掌突然从天而降,向晏危楼当头拍下。

    天魁老魔则趁机展开袍袖,恍如一只大蝙蝠一般径自向洞穴深处飘去。

    晏危楼神色一冷,神魂之力横扫而出,携带着尸山血海般的煞气。

    原本正要扑上来的游魂像是被烫化的黄油一般,转眼消散得一干二净。洞穴里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声,那青黑色大手的主人轰然落在地上,周身黑雾缭绕,面孔狰狞呆板,周身道道气流环绕,赫然是一具天门已开、即将洞见的尸魁。

    尸魁像是被煞气激怒,双眼泛着赤红,更加凶厉地冲了上来。

    晏危楼不慌不忙,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身形便借力向着后方急掠而去。他双脚踏足于水面,脚尖轻轻在水面点过,大袖飘飘,如履平地。

    晏危楼伸手向下方一摄。

    “哗啦”一声,一股透明水流被他摄入手心,随着他指尖弹动,化作数百滴晶莹剔透的水珠,悬浮在半空。

    昏暗的光线自岩壁缝隙中洒落,他足踏碧波,雪衣无尘,姿容清隽,漆黑的瞳仁里无波无澜,漫天水珠在他面前仿佛凝固成一幅画卷。

    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

    下一瞬,画卷轰然破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仿佛化作世上最可怕的暗器,瞬间挥洒出去。

    滋滋滋滋……

    漫天水珠带着锋利剑气穿透黑雾,雾气中竟传出剧烈的声音,如煎热油。

    穿过黑雾之后,一颗颗水珠正正击打在尸魁身上各个重要关节,隐藏在其中的细微剑气随着水珠破碎迸发而出,切割着尸魁坚硬非常的肉身。

    尸魁嘴中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吼叫,大踏步向着晏危楼冲过去。但比他更快的却是晏危楼本人。

    漫天水珠挥洒而出的瞬间,他整个人便已欺身而至,手腕在腰间一抹,原本缠绕在腰间的柔软绸带在他劲力吞吐之下瞬间绷直,化作一柄锋锐无双之剑。

    雪白的绸带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自然而然的轨迹,如雪花飘零,百川归海,流星自天穹坠落,像是天地自然借他之手施展而出,不含丝毫斧凿之气。

    黑雾消散,一道剑痕正正劈中尸魁胸口,他轰然倒地,每一处关节都被粉碎,算是彻底废了。

    一剑既出,体内真气耗尽。晏危楼轻飘飘向地面落下。

    就在他体内旧力耗尽新力未生之际,半空中又是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响。一点暗芒流星逐月般向他头颅点来,快得像是一抹幻影。

    眼前天地似乎骤然黯淡,某种深沉而阴冷的气息向着他神魂中钻去,万鬼哭嚎,漫天冰霜似要将人冻结……种种奇异的幻象在晏危楼感知中出现,他整个人定定站在原地,双目渐渐失去焦距。

    “小子着实可恶!白费老夫一根蚀骨钉!”不知何时,天魁老魔重新出现。

    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呆呆站在原地的白衣人,嘴中又是咳出一大口血,不得不用仅剩的一只独臂捂着胸口摇摇晃晃走过去:“咳咳咳咳!”

    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天魁老魔那张枯树皮般的老脸上写满了阴沉怨毒之色:“摇光那个疯婆娘!要不是她不分青红皂白对老夫出手,伤了根基,老夫如今又怎么会被几个小辈欺上头来!”

    他一摇三晃来到晏危楼面前,伸出了一只鸡爪子般的手,催动心神相连的蚀骨钉:“嘿嘿,回来吧宝贝!”

    蚀骨钉没有反应。

    天魁老魔愣了愣,连忙按照祭炼法门又催动了几遍。

    蚀骨钉依旧没有反应。

    反倒是一个清朗温柔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这个吗?还给你。”

    他心中骤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天魁老头只觉神魂一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仰头便倒,仅剩的一只手牢牢抱着头,在地上死命打起滚来。

    四周的一切都开始模糊,恍恍惚惚间,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掉入了一片刀山火海中,每一寸神魂都在发出惨号。

    一个像是自高天飘来的声音飘渺又清晰地落入他耳中:“免费教你蚀骨钉的正确用法,不用谢。”

    原本呆立原地似乎失去了神智的晏危楼,不知何时早已恢复了原状,低下头平静地望着这一幕。

    倘若他没记错,这蚀骨钉也是天魁前不久才从古遗迹中获得的灵器,一共三根,至今对方仍不熟悉其用法,只知道用来偷袭破人神魂十分方便,不过使用一次心神消耗也很大。至于蚀骨钉真正的一系列用法,还是前世的晏危楼充当工具人帮助其试验出来的。

    今晚发生的一切结合某些记忆碎片,早已让晏危楼将前世今生的经历一一串联了起来,理出了大概。

    若他所料不差,前世天魁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陆一渔一路追杀,尽管当时没有碰上晏危楼这个人质,天魁也依旧顺利逃脱,藏身在这个地下洞穴中疗伤。

    后来盛京事变,晏危楼逃出监牢,本准备借助逍遥楼的渠道离开盛京,却被下属背叛,慌乱中跳入湖中,不知不觉被地下暗河冲到了这里,就这样落入了天魁手中。

    犹记得,前世天魁身上伤势极重,似乎损伤了根基,种种方法亦不能治好,于是他干脆便拿晏危楼这个送上门来的工具人来试药……也不知是不是晏危楼体质特殊,居然活蹦乱跳活了下来,后来甚至被带入了阴魁门总部,做了三年的工具人才找到机会离开。

    “前世离开时未免太过匆忙,光记得杀人,忘记拷问一些情报了……”

    念及此处,晏危楼大感心痛,颇有种后知后觉败家的感觉,他的目光不由定定落在了满地哀嚎打滚的天魁身上,像是看着什么珍稀物品。

    “唔……这次可不能如此浪费了。”

    ·

    一个时辰后。

    昏暗的地下洞穴中再次响起哗啦啦的水声,平静的水面被人破开,两道人影破水而出,出现在这间熟悉的洞穴前。

    一人着锦衣,镶玉冠,腰悬黄金剑。浓眉入鬓,目若寒星,别有一种洒脱气质。正是沧海剑宗真传第七陆一渔。

    旁边的青年身披飞羽卫统领的绯色外袍,生就一副不苟言笑的俊美面孔,目光如电,面罩寒霜。行动时动作利落果决,一只手却紧扣在腰间那柄漆黑的制式长刀上。

    “这应该就是那天魁老魔藏身之处。”谢玄当先一步踏入洞中,目光犹如鹰隼一般锐利,观察着洞穴中的每一处细节。

    陆一渔连忙跟上来:“如何?谢统领有何发现?”

    之前发现天魁老魔居然不守信用绑走了“燕无伦”,陆一渔怒火中烧,若非几位师弟劝阻,当即就要跳下湖去,让这老鬼长长教训。

    好在他们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城中的飞羽卫很快赶到,考虑到地下暗河四通八达,飞羽卫这些官府中人在追踪上应是更为擅长,陆一渔这才将前因后果告知谢玄。

    一听说此事涉及到阴魁门和逍遥楼,谢玄当即便拿出最擅长的追踪手段,带着陆一渔一路追踪而来。

    此时听到陆一渔的问话,谢玄却是摇摇头,他低沉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出:“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

    陆一渔一头雾水,连忙走进洞穴,一眼就看见一具熟悉的尸体正伏倒在地面上。凌乱的灰色袍子,独臂,苍老干瘪皮包骨头的矮小身体,还有那张满是褶皱的脸。正是天魁。

    此时他仰倒在地面上,眼睛死死瞪大,瞳孔中凝固着极度不可思议的恐惧,唇角却含着一抹安详而满足的微笑。像是经历了某种难以描述的恐惧,就连死亡都因此变得如此幸福愉悦。

    “嘶——”

    这个念头一起,陆一渔竟是忍不住浑身一寒。他不由看向谢玄。

    却见谢玄此时亦是满脸凝重盯着地面上的尸体,甚至俯下身去翻来覆去检查了一遍。

    看着对方源源不断从身上掏出的各种各样奇怪的工具,表情淡定十足,陆一渔:“……”

    他忍不住向旁边挪动了两步。

    一刻钟后,谢玄重新站起身来。

    他吐出一口气,轻声道:“好狠辣的手段。”

    “这人身上只有几处剑伤和一道掌伤,剑伤是沧海剑宗《剑典》上的招式所留……”

    说到这里,谢玄看了陆一渔一眼,陆一渔一脸惊讶地点头,表示是他所为。

    “至于掌伤,有魔门功法的痕迹,一掌印在心口,将之击成重伤,甚至损了道基,如此霸道的掌力,当属北斗魔宫《蚀心掌》所为……”他一脸自然地一一道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明显的伤势。可见凶手并没有施加肉刑。”

    但这反而代表着更加残忍的手段。

    “灵台之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丝魂魄气息残留,这是魂飞魄散的迹象。”谢玄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探测了一遍,“而且根据周围的魂力波动可以看出,此人并不是一瞬间魂飞魄散,而是一点一点被碾灭了神魂。”

    他那双冰冷沉静的眼睛里此时有点点光芒闪烁,似乎看透了之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语气冷冰冰地陈述着。

    “凶手就像是一个品尝点心的小孩子一样,每次揪一小块,一点一点把他的神魂撕成了碎片。”

    他平静的声音在昏暗的洞穴中回荡,有种格外的阴森之感。陆一渔忍不住抱起手臂倒抽一口凉气。

    这时他才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既然天魁已经死了,那燕楼主呢?”

    “所以我才说,我们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谢玄道,“天魁已死。燕无伦未能救回。”

    “……或许,他就是杀死天魁的人。”

    “这怎么可能!”

    陆一渔想也没想便反驳道。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神情恬淡,仿佛与月色相融的白衣公子。

    “以我观之,燕楼主与世无争,性情温柔和善,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可能出手杀人?更何况是面对天魁这种阴险狡猾、实力高深的老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