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2章 世间人(4)
    北漠位于雍黎两国北部,中域三十三州最北端,此地一片孤寒,终年冰雪飘零,万物冻结。

    不过九月末,北漠已然步入寒冬,万里冰封,漫天飘雪。

    北漠南境,连绵雪山横亘千里,最高的那座雪峰更是犹如利剑一般直插入云,如通霄汉。四周或高或矮的雪山将之拱卫在中间,如同臣子拱卫君王。

    山峰之上,一缕又一缕气流如垂瀑,缭绕的云雾在四周弥漫,折射着天穹日光,灿灿云霞似乎织成七彩穹顶,仿佛垂落下道道氤氲仙光,万般玄妙。

    这条横亘于北漠南境的冰雪山脉在历史中有着种种传说。曾有天人境圣者企图登上山巅一窥究竟,最终却是恍恍惚惚在山里绕了一大圈又走了出来,这也让此地在世人眼中变得愈发神秘。

    有人说,上古之时,此地曾有神人隐居。圣师“元”便是自此地走出,后来荡平神州;也有人称,八百多年前大幽皇朝尚在时,碧落天之主威临天下,曾一剑化风雪,将北域千万里疆域冻作冰原。这条山脉便是他的剑痕所化。

    种种传说中,这条连绵的雪山山脉已然被世人神话,北漠甚至有一个名为“天宗”的邪教组织,对那传说中的神人笃信不疑,还编写出了一套完整的教义,将整个北漠诸多部族都忽悠入了坑,并将北原雪山奉作圣地。

    雪山脚下是一处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小镇。名为奉圣镇。

    此地西通大雍,东向东黎,北上则去往北漠腹地,可谓三国边境交界之地。即便雪山连绵,道路难行,也有商贾常年往来三国,路过的行商和修行者不时在此地歇脚。

    更何况多年以来,一直有不死心的修行者企图深入大雪山探寻其中隐秘,又有天宗门徒在此处朝圣……时间一长,这雪山之下居然发展成了一处人流密集的小镇,因为势力鱼龙混杂,颇有些脱离三国之外的趋势。

    天色熹微,奉圣镇之外的道路尽头,那茫茫无垠的雪山深处,一道人影缓缓走出,沐浴在暗淡的光线中前行。

    这人衣衫雪白,霜雪覆满发丝,整个人从头到脚一身白,似乎与冰雪融为一体。那张苍白冰冷更甚冰雪的脸上,一双恹恹的眸子笼罩着淡淡薄雾。

    他一步一步走出,皑皑群山突然失色。

    ……

    奉圣镇中情况特殊,皇朝,世家,宗门,散修几乎都有人在此,镇上开设有三间酒楼,也是诸多修行者互相交流消息、购买情报,以及发布任务寻求帮助的地方。

    天色尚早,距离镇口最近的酒楼大堂一片冷清,早起的掌柜一边坐堂一边控制不住打着呵欠。

    门口处突然响起极轻的脚步声,下一刻,厚厚的门帘被人一下掀开,一股冷风夹杂着雪花一起吹了进来。

    “啊欠!”掌柜控制不住打了个喷嚏,小声嘟囔一句,“这鬼天气……”

    他抬起头来,还没说完的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眼睛瞪得如同铜铃。

    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客人走了进来,如同一抹雪白的霜花飘进堂中。

    来人满脸病色,平心而论生得极美,偏偏这种美却让人难以生出丝毫亲近之感。他像是云巅雪、山间雾,深山中埋葬千年的玉石,浑无半丝人气。

    “听说这里是卖消息的地方?”

    他的声音也是极美,偏偏平平淡淡,毫无起伏。刚开始时甚至有些艰涩,就像是多年未曾说话的人突然开口。

    “啊,是,是的。”掌柜呆了几息,这才忙不迭点头,“这位客官有什么需要?”

    “咳咳……”来人发出一连串急促的低咳声,平息下来后,这才略微低下头,他那双恹恹的眸子轻而缓地眨动了两下,长长的睫毛划过好看的弧度,“我想请你……帮忙找一个人。”

    “找人?”

    掌柜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这位奇怪的客人身上穿的衣服很是特殊。

    那材质便不说了,以他的眼力也辨认不出来,看上去便十分稀有。样式更是与市面上常见的衣袍不同,有些接近祭司的祭服,古老而神圣。

    ……奇怪。莫非是天宗那些疯子?

    脑袋里脑补了一堆,才发现白衣人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冷冷淡淡看着自己,掌柜这才收回心神,按照惯例问道:“请问您有关于那个人的详细情报吗?姓名、相貌、身份,或是特殊功法武器之类……”

    “都没有。”一秒也不迟疑的回答。

    “……”掌柜呆了呆,脑门上冒出一串问号。

    白衣人眼眸一眨不眨,一字一句认真说道:“他有很多名字,经常改变容貌,喜欢戴面具,如今的身份不确定,至于特殊功法和武器……”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

    “这是重要秘密,不可以随意泄露。”

    掌柜脑门上再度冒出一串问号,表情苦恼。

    ……说了半天等于没说,他可以选择拒绝吗?

    “当”的一声,一块精致剔透的极品灵石落在了柜台上,绿汪汪的色泽耀花了掌柜的眼。这可是连入道境大宗师都渴望的稀罕物。

    掌柜几乎想也没想,使出了这辈子最高的手速,伸手便将之收了起来,脸上愁云散去,喜笑颜开。

    “好的,客官请放心!”只要酬劳够高,再麻烦的委托他都能接下来,“只是,麻烦您稍微透露一些那人身上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特征,好歹给我们一个大略的调查方向……”

    看在极品灵石的面子上,掌柜极有耐心,循循善诱一般:“譬如,既然这人经常易名改貌,您又是如何确认我们没有找错人呢?”

    “没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特征。”白衣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无论如何伪装,只要他出现,我就能一眼认出来。”

    掌柜:“……”告辞!

    ……果然极品灵石不是这么好拿的:)

    他很想将这个耍他玩的家伙直接赶出去,但想了想那块极品灵石,又改为温和委婉地拒绝。

    ·

    走完三家酒楼,都被委婉劝退,宿星寒一脸不解地走出酒楼大门,怀疑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极品灵石。

    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点懵,眼神深处尽是思索之色:……莫非时代变了,现在的极品灵石已经不值钱了???

    思索间,他体内传来一阵熟悉的不适,弯下腰一阵猛咳起来,苍白的手指下意识抓紧了手中的灵石。

    “极品灵石!”正在这时,街道上几名江湖武者打扮的人一眼看见了他手中的灵石,一下子眼珠子都绿了。

    看着那个咳得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的病秧子,内心中突然升起的巨大贪欲彻底让他们迷了眼,互相对视一眼,几人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小子,把你手上的极品灵石交出来!”拐过一个偏僻的街角,几人立刻冲上去将白衣人包围在中间,手头亮出了明晃晃的兵刃,凶相毕露。

    白衣人抬起头静静看向他们,手中还握着那块极品灵石,他似乎回忆着什么:“这是……打劫?”

    “不是打劫,难道是陪贵公子玩捉迷藏?”有人嘿然笑了一声,手中长刀出鞘,淡淡的血腥味在刀身上弥漫,“再说一遍,要么活要么死!”

    白衣人缓缓退后一步:“我拒绝。”

    “嘿!敬酒不吃吃罚酒……”几人一下子心头火起,冷笑了一声,便冲了上去,挥出了手中的兵刃。

    很快,这处偏僻的街角战作一团,剧烈的碰撞声吸引来其他行人的围观。

    只见那几名江湖武者此时脸上神态都极为狂热,彼此缠斗在一起,招招致命,像是面对不死不休的生死之敌。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被吸引过来的路人望着这一幕,摸不着头脑,不由去问站在旁边默默观战的白衣人。

    宿星寒想了想,学着记忆里那人常用的表情,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我亦不知其中缘由。”

    “砰砰!”

    几声砰然巨响过后,战作一团的几名江湖武者终于分开,狠狠撞在墙壁上、地面上,身上还插着各自的兵刃,鲜血汩汩流了一地,眼看是不能活了。

    倒在地上,一直神态狂热、不死不休的几人如梦初醒,眼神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清明,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眼珠子左右转动,看清楚了如今的场景,又看到默默站在一边仿佛吃瓜路人的白衣人,自相残杀的几人眼睛一下子瞪大,喉咙里也发出了“嗬嗬”的声音,垂在地上的手忍不住向着那个方向伸去,只可惜最后还是无力砸在地面。

    “嗬……嗬……是……你!”

    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带着满腹不解与不甘,他们闭上了眼睛。

    宿星寒默默退开一步,睫毛缓缓眨动两下。那张无甚表情的脸依旧是冷冷淡淡,无喜无怒。

    “有人曾经告诉我行走江湖三十道守则。第一条便是以彼之道,还诸彼身。”

    他没什么感情地道了一声抱歉,随即转身离去。

    “不过是个小幻术而已,若非你们心怀杀意,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