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7章 动风云(1)
    开了个小小玩笑,晏危楼这才正色:“罢了,荣凤阁么?让他们放心,我定会赴约。”

    薛寒山对他的喜好一清二楚,从来不会主动找他去那种地方。今日来找他,多半是消息灵通,早早得知了婚约解除的内情,在这里为他抱屈呢。

    或许对这等纨绔子而言,带他去“放松放松”便是对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开解方式。尽管晏危楼并不需要这份开解。

    果然,见晏危楼有松口的趋势,本还有些忐忑的薛寒山脸色大喜,当即乐呵呵朝他凑过来,拍着胸脯保证:

    “好!这次定要带世子殿下你好好开开眼。那荣凤阁中新近来了个极有味道的花魁,在她面前,管保什么方大小姐李大小姐,都变成庸脂俗粉!”

    见薛寒山还在拙劣地“安慰”自己,晏危楼也是一阵摇头。

    昨夜逍遥楼内部已然被他粗略清洗了一轮,如今那些楼中执事在雷霆震慑之下,暂时还算乖巧,但曾经与他达成合作成为逍遥楼股东的小商会中,恐怕还有人依旧不安分。

    晏危楼信奉做事便做绝,不可给敌对者留有半点生机余地——趁着昨夜威势还在,一鼓作气将所有跳梁小丑全部清洗掉,正可顺势洗刷掉其他人在逍遥楼中留下的印记,将之重新洗牌,从此掌控在他一人手中。

    荣凤阁不过是一个恰好送上门的引子而已。

    至于薛寒山脑海中那些风花雪月、郎情妾意之事,却与他无干。

    晏危楼当即一口应了下来。

    两人交流一阵后,约定好见面时间地点,才送走薛寒山,晏危楼刚刚转过身,沈老的身影突然出现,有种神出鬼没的感觉。

    他开口便问:“殿下,您可是应下了薛小公爷的邀约,要去那荣凤阁?”

    “不错。正是荣凤阁。”

    晏危楼刚点头承认,沈老那双精光烁烁的老眼便是一瞪:“此事恐怕不妥!”

    “这是为什么?”晏危楼一脸惊讶不解,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少年人的激动与不满,“他们都去得,我怎么去不得?”

    沈老扯了扯嘴角,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正是那荣凤楼有不妥,背后的东家似乎有些问题。为安全计,殿下还是不要去了。”

    一边说着,他隐晦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皇宫的方向,似乎是在暗示晏危楼当下的处境,不宜多生事端。

    他满含深意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少年,本以为在这番委婉暗示下,这位世子殿下应当会像以往那样虚心采纳自己的建议,却没想到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

    只见少年面现犹豫之色,在原地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纠结着开口:“终究是已经答应下来的事,临时反悔怕是不好……”

    见沈老要张口说什么,他满不在意地一挥手:

    “我看当今陛下也非昏庸之主,父王这么多年安分守己,又有我这个唯一的嫡子在京中为质,如此耿耿忠心,陛下与百官想必都能领会。沈老你过去那些猜疑必然是多虑了。”

    说这话时,少年那张尚显青涩的脸上露出一个标准傻白甜的灿烂微笑,现出了整整齐齐八颗雪白牙齿,看上去无辜纯良又天真淳朴,无害到了极点。

    沈老深深叹了一口气。

    若非这位世子殿下神情如此天真懵懂,浑然天成,他几乎要以为对方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在反讽了。毕竟皇帝和齐王这两位演技帝究竟是什么成色,他恐怕比这位稀里糊涂的世子殿下清楚多了。

    待他回过神,却见晏危楼目光定定注视着他,还在笑吟吟发问:“您说,我说的对吗?”

    他相貌生得极好,笑起来时有种骄阳朗照之感,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瞳仁极深极黑,如渊如潭,又有些天然的冷意。

    在这仿佛洞彻一切的目光里,某一瞬间,老者身体一僵,好似被什么难以言状的恐怖存在扫过一眼,敏锐的危机预感一瞬间提起。

    但那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没待他细细弄清楚,便已消失不见,仿佛幻觉。

    沈老只得强笑一声:“殿下说的是,看来是老夫多虑了。”

    ……他还能怎么说?难道要说忠心耿耿的齐王一直不安好心,皇帝也并非殿下所想的那般宽容?

    晏危楼隐晦敲打了对方几句,也不管他有没有察觉,便不再多说。

    这位沈老是齐王夫妇派到他身边的心腹,后来在齐王起兵之时同样被飞羽卫下了大狱,在狱中直接选择自尽。晏危楼有理由相信,自始至终此人便对齐王的计划一清二楚。

    但他对此人并无恨意,更不恨齐王夫妇。前世至死亦如此。

    无论齐王对亲生儿子何等薄情寡义,能够理直气壮指责对方的终究只有这具身体的原主。

    而晏危楼自认不过是一个无意中占据了这具身体的外来者,从来不曾在齐王身上寄托感情。能够获得原身的身体在这个世界重新活下去已是占了便宜,又有什么资格代替原身去记恨齐王呢?最多不过恩仇两消而已。

    或者说,一开始被齐王舍弃,几番不幸,他还记恨过对方,但在阴魁门中浑浑噩噩呆了三年逃出去,却发现三年前那场浩大的起事早已模糊在众人记忆中,齐王府更是被付之一炬,那么有关于此的所有恩仇也随之消散。

    今生更是简单,只要对方别再算计他,各走各路便是了。

    这样想着,他便对沈老又笑了一笑,这才走开去。

    沈老下意识回以一笑,待少年的背影在视线中消失,他脸上的笑容这才收起,目光转而变得复杂。

    “……世子殿下果然还是这般天真。”

    旁边路过的仆从见状,虽不明就里,却谄笑着捧了一句:“天真好!这盛京城中谁人不知殿下宽容纯善,齐王府是一等一的好去处,不知多少下人在暗中羡慕我等呢!”

    老者没有理会他,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离开,只隐隐约约留下一句话。

    “是啊,天真些才好……”

    ·

    另一边,晏危楼院中。

    他吩咐一句,赶走院中所有下人,又换了一身轻便的练功服,便直接在演武场空地处摆了个架势,一招一式演练起来。

    身为这座齐王府的主人,他的院子自然是极大,非但有专门用来练功的地方,庭院四周更是遍植奇花异树,满庭芬芳,犹如一座开放式花园将演武场包围在中央,往往让人心旷神怡,用不了多久就忘记了修习武学,反而沉浸在这无边胜景之中,昏然欲睡。

    ——而这就是曾经的晏危楼每天的日常。以阴谋论的眼光来看,真不知当初修这院子的人是否早有谋算。

    轰!

    晏危楼抬起手,第一拳挥出。空气中骤然传出一声奇异轰鸣。他挥出第二拳。

    ……

    一套简单的基础拳法打下来,身体总算舒展开了,血液轰鸣,穴窍齐震,丝丝缕缕气流随着拳势在晏危楼全身经脉中游走一周,最终汇入丹田。

    最后一记拳式打完,他收势而立,身形不摇不动,汗水将玄色衣袍打湿,小臂上流畅优美的肌肉线条隐隐可见。

    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始至终都是使用内呼吸循环。这就是洞见第一境「通幽」所带来的能力——所谓修行者,本就是由人到非人,由凡俗到超凡的蜕变。

    呼……

    最后一口白气吐出,一直闭着眼睛的晏危楼这才睁开双目。

    他目光清亮有神,如有一缕剑光绽放。那口突然吐出的白气也在刹那之间射出,如同一口气箭一般。

    只听“咄”的一声,林木萧萧,晏危楼前方不远处的树丛中传来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

    “唔!”树丛中似乎响起一声短促的闷哼,一道人影被气箭射中,一手捂着左眼,狼狈地跌下树来。

    几乎就在白气吐出的同时,晏危楼本人也在同一时间纵身而起,身形急速向前方掠去,整个人如穿花拂叶一般自满庭花树间穿梭而过。

    这骤然一静一动,真可谓白云出岫、蛟龙破水,将轻灵之柔美与霸道之锋锐结合在一起,飘渺中又有种逼人的锐气。

    在那人影向树下跌落而去的瞬间,他整个人已飞身而至,脚尖在树干上轻轻一点,便居高临下向对方杀去。漆黑的袍袖在半空中飘飞,无尽的黑暗遮蔽了对方的全部视线。

    身形下落的同时,晏危楼顺手折下一根树枝,犹如一位手持墨笔描绘丹青的画师,自然而然地向下方画去。

    下方的人在空中无处借力,只能够强行扭转身体,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致命的杀招,同时强提真气迎上去,袖中细剑如毒蛇般刺出,与那根看似脆弱的树枝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无穷剑气喷薄而出,两道人影于片刻间不知交手了多少招,漫天花叶纷飞,下方的庭院被轰出了一片纵横交错的痕迹。

    闷哼声中,那人以更快的速度轰然下坠。

    半空中漫天雪白花瓣飞舞,夹杂着少许粉白、淡紫的花瓣,合着骤然而起的狂风,狂风中随意飘飞的乌黑长发,与少年那双好似温柔含笑,又好似漠然无情的眼睛,一齐倒映在某个不速之客完好无损的右眼中。

    宛如一幅静止的绝世丹青。

    嗤——

    一朵血花飞溅而出。

    这位至今不知名姓、不知由来的不速之客,也很荣幸地成为了这幅画作之中的一景。

    几滴飞溅的血珠从晏危楼脸侧划过,他瞳孔微微放大了一瞬,唇角深深扬起,露出一抹灿烂微笑。

    ——倒映在对方惊恐睁大的瞳孔中。

    “抓住你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