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26章 动风云(10)
    马甲在外面搞事的同时, 晏危楼本人则是在认认真真修炼。

    倘若说后天武者只需要不断锤炼身体, 开拓经脉,破开枷锁十二重;那么打通天地之桥, 进入洞见境, 需要的便是不断吸纳天地灵气,将之转化为自身的真气,在丹田中凝聚出气海并不断壮大。

    这整个过程不涉及任何技巧与悟性,除了某些体质特殊, 先天就能迅速吸纳灵气的天才, 其他人都需要水磨功夫。

    哪怕晏危楼曾经破入天人, 在洞见境也只能这样按部就班修炼。若要取巧加快修炼进度,除非消耗海量灵石与宝物。

    不知不觉一日一夜过去,石室的门无声无息打开。晏危楼从石室中走出, 懒懒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殿下!”

    几乎就在石门打开的下一刻, 守候在附近的王府侍从便出现在晏危楼面前,有人殷勤递了外袍上来,有人连忙令人去抬热水……一群人簇拥着他回到房间,动作都比平时迅速三分。

    ——作为齐王府从盛京城采买的下人,这些人很清楚前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平日里一向十分好说话的世子一朝骤然发难, 令他们悄然将除沈老之外所有来自齐地的旧人尽数绑了去……自那之后, 那些人便再无任何消息。

    想到这件事背后可能代表的含义,这些仆从便忍不住将腰身又下折了一个度, 神色愈发恭敬。

    “发生了什么?”见这些人神情有异, 晏危楼顺口问了一句。

    犹豫片刻, 有人上前说道:“沈管家无缘无故失踪,已有一日一夜了……”

    说着,他低下头去,声音渐低。毕竟世子殿下对那位沈老的信赖可谓众所皆知,前日里发生的事情至今仍让人不敢深思,倘若殿下因此发怒,只怕他们也不会有好下场。

    “沈老的行踪么?”晏危楼嘴角勾起一抹奇异微笑,“这我倒是一清二楚。”

    他随手披上外袍,便信步向前,衣带当风,飘然欲举。

    “从今以后,不必在意此事。”

    “……是!小人明白了。”

    这轻描淡写的话语中实在蕴含着太多深意。那答话的仆从心中一个激灵,身体下意识挺直,脸色都肃然几分。

    跟在身后走了几步,见晏危楼脸色如常,他又小心翼翼问道:“那沈管家的遗物、呸,那沈管家留下的东西?”

    被这人一提醒,晏危楼微微一怔,失笑出声:“差点忘了……”

    片刻后。

    晏危楼坐在房间中,面前的檀木桌上则摆放着三样东西。

    左手边是一枚看上去漆黑无光极其不起眼的指环,但晏危楼却一眼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这分明便是一枚用于储物的乾坤戒。尽管其内空间不过一立方米,但若是流到市面上去,仍是万金不换。

    这类储物的空间灵器大都是自上古流传下来,只因炼制这类灵器需要来自妖魔身上的一样原料,而如今的神州浩土之上,所谓妖魔之流早已绝迹。

    因此,这枚乾坤戒的珍贵程度不言自明,除了大势力大宗门的传人,某些小地方的修行者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虽不知沈老是从哪里弄来的,但晏危楼也不在意,反正如今这就是自己的战利品了。

    除此之外,摆在中间的则是一枚只有一截小指头大小、看上去温润剔透的玉玦——晏危楼同样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

    这应当是某种用来远距离通讯的消耗品,有些人将之称作“千里传音”,其中刻有高明阵法,品质低劣者往往只能使用一次,最好的能够使用十次。

    “又是一样一般人见不到的高档货色……”晏危楼心中有了些猜测,将之重新收入乾坤戒中,“齐王倒是大方!”

    最后摆在他面前的则是一页看上去破旧至极的古卷,其表面材质似乎是某种上古妖兽的皮囊,直至如今还散发着仿佛来自荒古的威压。古卷边缘处隐隐残留着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只刚刚一展开,晏危楼的目光便一瞬不瞬落在了这张残卷上,心头猛然一跳。

    这张残破的古卷上,赫然写满了龙飞凤舞的一大段文字,字体猩红,每一个字都散发出无比的凶戾妖邪之气,俨然是有人以妖兽之血书写而出。

    眼前这充满着美感的方块字每一笔每一划对晏危楼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分明便是他穿越之前故乡的古文字。

    “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晏危楼下意识念出声,目光中流露出奇异的神采,“……居然是《补天诀》的开篇?”

    晏危楼的手指下意识收紧,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惊疑之色。

    这片神州浩土与他曾经的家乡确实有许多似是而非之处,同样相似的文化,相似的语言文字,甚至相似的人种面貌……但这些终究只是相似而非相同。

    前世他也曾听闻《补天诀》的种种传说,但从未将之放在心上。毕竟那种种传闻说法太多,又大相径庭,有着太多离奇夸张之处。

    然而此时强烈的心神冲击之下,往日曾听过的种种说法便不由自主涌上心头,竟是字字句句清晰无比。

    有人说这本是上古圣师“元”所开创的功法,那时妖魔横行而人族孱弱,这份法诀开创出来本就是为了帮助普通人掠夺妖魔的种种强大天赋。

    其上使用的亦是上古失传的语言文字。只不过后来落入碧落天之主手中,经他破译出其中部分,从此仗之横行天下。

    而这部本应是济世救人的功法,也从此沦为魔功;

    但这种说法未免太过无稽,大都是正道宗门为抑制魔门、丑化碧落天之主的说辞。要知道所谓的圣师“元”在天下人眼中,便犹如晏危楼故乡的三皇五帝一般,大部分故事已经沦为神话传说,不具备真实性可考。

    更多人还是认为,这部功法是八百年前那位魔威赫赫、不可一世的碧落天之主本身所开创,没有人怀疑他不具备这份天资与才华。

    ——这也是如今天下人普遍认同的说法。

    碧落天存在的时间至今也不过八百年,不长不短,恰好是一位天人的最大寿限,自然有一些隐秘故事流传下来。

    据说碧落天之主本身体质平庸至极,但悟性超绝,这才开创出《补天诀》,尽夺天下天骄豪杰之道基,为自己铸就无缺之体。

    另有一种鲜有人知的传闻,却是前世晏危楼听一名北斗魔宫弟子提起的,与前一种恰恰相反。按他所说,那位魔道之主本身天资横溢,之所以创造出补天诀,是为了他体质特殊的心上人。

    ……

    短短片刻间,这些曾经听闻过的或完整或残缺的线索都在晏危楼脑海中连贯起来……他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

    过去虽然听说过《补天诀》的存在,但晏危楼还是第一次见到《补天诀》的原本。他很确定这绝非造假。

    ——这残卷所使用的妖兽皮囊与上面的妖血,哪怕过去不知多少年,都有一种令人心惊的气势。

    晏危楼甚至有些怀疑,这会不会真的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东西,真的是圣师“元”的所有物?

    嗤!

    许是他出神太久,忘记了添加灯油。骤然间,边上的烛火闪烁了一下,突然熄灭。房间里一下子陷入黑暗。

    微弱的光线在少年满面沉凝的脸上轻轻跳动,他黑沉而深邃的眸子好似将所有光线尽数吸收了进去。

    四周一片寂静,隐隐能听见长风自庭院刮过的声音。手指在残卷上轻轻抚过,晏危楼突然笑了笑。

    在这突兀而来的黑暗里,原本因为莫名冒出了一位“穿越者前辈”而有些不知所措的他渐渐平静下来,眼神里重新现出锋锐而冷静的光。

    ……无论真相究竟如何,这一切与他的目标并不冲突。这个突然发现的秘密对他而言顶多算是个意外,倘若因为那些无端的推测与怀疑便影响到自己本身的道路,却也未免太过愚蠢了些。

    只不过……

    “若是有机会,或许应当往长信侯府和北斗魔宫走一遭……”

    从沈老口中得知自己真实身份的那一刻,晏危楼本已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种近乎不真实的疏离感,但这个突然发现的秘密,却又让他蓦然心动。

    他收起残卷,径自起身,同时指尖一弹。

    嗤!

    一缕森白色火焰落入油灯之中,那本该万物俱焚的天渊劫火此时却是温顺无比,冰冷的火焰光辉重新将房间点亮。

    ·

    嗤!

    北风呼啸,万里冰原之下的峡谷中。

    一盏古灯骤然跌落下来,其中飞溅而出的森白色火焰将眼前的一切尽数点燃。那冰川与霜雪,峡谷与山壁,都随着蔓延而起的火焰燃烧起来。

    “该死!你疯了吗!”

    随着峡谷上方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喊,在数道人影惊骇非常的注视中,一道白色的身影向着下方飞速坠落而去,伸手就要将古灯捞起。

    他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那黑漆漆的古灯,无视了下方熊熊而起的汹涌火海,眸底像是有星辰亮起。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