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31章 入瀚海(1)
    旷野无边, 那起伏的小山丘也不过比平地稍高一些。白衣人神色平静站在小山丘上,乌发雪衣, 容色疏淡, 仿佛庙中神像。

    晏危楼在下方抬头看他。

    两人四目相对。那人分明是一派面无表情、冷冷俯视的姿态,晏危楼却偏偏看出了几分乖巧。

    又听他低头一阵咳嗽, 似乎身体颇有些不虞,晏危楼目光闪了闪。

    前世丰富的经验告诉他, 在这种境况不明的时候, 哪怕一个陌生人都是一份难得可以利用的资源。交流情报、并肩冒险,甚至必要时候用来作为诱饵和工具人……都是可行的。

    念头转动间,他几步跃上小山丘,脸上露出一抹关切的微笑:“这位朋友, 你还好吗?可是受了伤?”

    说着,晏危楼便伸出手去,作势要搀扶对方一把。

    他本意只是客套一下, 没想到下一刻, 伴随着虚弱的低咳声, 一只略显冰凉的手掌攥住了他伸出去的手,一股力道顺势倾斜过来。

    几缕发丝夹杂着一股极淡极淡的冷香,自晏危楼鼻尖飘过,一角雪白衣袖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晏危楼怔了怔。

    这时,那只冰凉的手掌却是微微一用力, 在他手心中推了一把。

    白衣人借助晏危楼的力道站稳身体, 随即便松开手, 几乎是避之不及一般向旁边退开一步,那雪白的衣袖也在晏危楼视线中远离。

    他微微一颌首:“我还好,多谢。”

    话虽如此说,他脸上神色却有些虚弱,身体忍不住晃了晃,又轻轻地咳了两声,那张毫无人气的脸苍白近乎透明。

    他只是默默站在一边,唇线紧抿,仿佛十分抗拒被人接近,看上去倒有些不近人情。

    晏危楼眉梢微挑,一脸了然。

    在他印象中,这种从上白到下,全身上下一尘不染、光看外表就逼格十足的高手,多半都是西门吹雪那样的究极洁癖症,而且自信过人,哪怕是重伤呕血,那必然是要靠自己硬撑的,只要腿还没断……就要自己走!

    ——这又是何必呢?

    好歹也是这个地方唯二的大活人,兴许还有用到对方的时候,晏危楼再次上前,伸手一揽:“别动。”

    怀中人的身体果然直接僵住了。

    见状,晏危楼自然而然将之搀起,笑得一脸灿烂:“好了,不必客气。行走江湖,谁都有不便之时。你既然重伤在身,就不要轻举妄动。”

    宿星寒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遮掩住了眼中无法控制的狂热神光。

    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心神控制住自己:“麻烦你了。”

    “不必如此!”

    晏危楼自动将之视作高手的自尊心在作祟,他理解地笑了笑,稳稳将人搀起。

    “在下姓晏,名齐。”想了想,晏危楼截取了穿越前的本名中一个字,笑着介绍道,“此地诡异,不妨皆且同行?”

    “我姓宿,你……叫我明光就好。”

    两人从小山丘上离开,临走前,晏危楼眼角余光看似不经意地扫了草丛中的尸体一眼,容貌看不清楚,只看见对方身上形似戏服的衣袍。

    四周零零散十多具尸体都是如此打扮。

    宿星寒突然开口:“这些都是天宗的人。”

    晏危楼一怔:“天宗?”

    宿星寒道:“他们一路追杀我而来,后来我出手反击……于是他们都死了。”

    “哦。”晏危楼恍然。

    ……之前薛寒山去牢中探监,恍惚好像提过一嘴,大概就是这件事吧。

    宿星寒又道:“……天宗之人丧心病狂,偷拿了我的东西,待我前去讨要,他们非但不归还,反而追杀于我。我这才不得不出手。”

    “……”虽然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表达什么,但点头就对了。于是晏危楼附和道:“天宗之人行事一向猖狂,在北原附近一手遮天,明光所作所为,想来定然大快人心!”

    宿星寒应了一声,语气轻快三分。

    ……根据某人曾教过的江湖守则三十条,第一次见面,要表现出温柔善良的一面,方便让人放下戒心。

    ——不能吓到他:)。

    晏危楼听出这份语气变化,看见对方唇角那微微的弧度,心中失笑。

    ……看来又是一个被人忽悠瘸了的江湖菜鸟,实力虽强,却多半只是初出茅庐的正道少侠,听了些不知所云的江湖守则,便兴致勃勃出外闯荡。说不定此前都没见过血呢。

    没看他便是忍无可忍对天宗那些疯子痛下杀手,都还需要自己这个陌生人再三认可点头,才能心中释怀吗?

    这可真是……有些天真得可爱啊。

    晏危楼眼中的笑意稍稍真实了几分,甚至难得拿出了之前从摇光殿据点中洗劫的疗伤丹药,大方地递给对方一枚。

    不知道是不是晏危楼的错觉,他感觉对方接过丹药时似乎并没有那么开心。

    两人一路向前走,晏危楼突然问道:“对了,明光既然提到天宗,莫非是来自北原?那你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因为这个。”

    宿星寒伸出手去,一枚黑金为底的古朴令牌静静躺在他手心。

    “果然是瀚海令。”

    暂时顾不得深究对方是怎么开启了瀚海令,是否也认得那两个方块字,晏危楼叹了口气,同样掏出自己那一块。

    “如此说来,这里多半便是那传说中的瀚海秘境了。”

    尝试着再次读出令牌上的两个方块字,手中的瀚海令却丝毫没有反应,好像之前突然将晏危楼传送到这里的场景不过是一场梦。多次尝试仍无果后,晏危楼只好将之重新收起。

    他目光向着四周望去。

    此时两人已经走出了那片低矮的山丘,出现在眼前的是连绵无尽的森林。棵棵树木高大挺拔,看上去几乎直入云端。

    仔细观察会发现,面前这些树木至少都有两人合抱粗,树木上还有一道道黑色的斑纹,冷硬的树皮看上去宛如铁石。与晏危楼印象中的任何一种植物都不相同;树梢上停栖着不少斑鸠大小,却顶着龟壳的怪鸟……

    更不必说外界分明还是深夜,这天空上却挂着一颗明晃晃的太阳……这瀚海秘境与神州浩土几乎相当于两个世界。

    在两人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之前,首先要做的便是找到人烟处,弄清楚这个地方的情况。

    两人交流了几句,便选定一个方向,步入树林之中。刚走没多远,一只怪鸟突然从树上飞下,那长长的尖锐的喙狠狠朝着晏危楼身上啄下来。

    咻!

    晏危楼正要出手,一线寒光自他眼前划过,原来是宿星寒抢先一步,指尖一缕真气如刀如剑,眨眼间便将那袭击而来的怪鸟钉在了树干上。

    动作之利落狠绝,令晏危楼侧目。

    “咳咳咳咳……”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出了手,见晏危楼目光望来,宿星寒又是一阵低咳,他有些懊恼地解释道:

    “……方才用了药,又恢复了小半个时辰,我好多了。”

    说话时,他微微偏过头,脸色却还有些苍白,透出淡淡虚弱。

    “是吗?那太好了。”

    晏危楼粲然一笑,顺势松开了手,催促道:“那我们就快些走吧,早点弄清楚这瀚海秘境究竟是什么情况,也好早些找到离开此地的方法。”

    宿星寒静静看了他一眼:“……哦。”

    他突然抬步便走,动作比晏危楼还要快上几分,挥手间斩开面前的树丛荆棘,几步便走到了晏危楼前面。

    哗!

    两人刚刚走出一片灌木丛,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道凛然风声,一线黑影从两人眼前疾驰而过。所过之处直接掀起一阵狂风,冰冷锋利的杀气将半空中的落叶尽数绞碎。

    宿星寒抬手挥出一道真气屏障,将两人挡在后面。

    尽管视线中不过一闪而过,但以晏危楼的眼力,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那黑影的真面目。那是一柄寒光闪闪的漆黑箭矢,箭头上泛着一抹幽幽紫意,快得像是惊鸿闪电一般。

    紧接着又是第二箭,第三箭。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幕宛如上古传说中的原始部落搏杀妖兽的场景。

    只见前方的空地上,一群神情精干、做猎户打扮的人,正在同一头妖兽博斗。

    那妖兽形似野猪,全身布满红色鬃毛,根根尖如利刺,头颅却像是鸟类,有着一对赤红的眼珠和尖尖的长喙。

    “吼!”

    它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恍如龙卷风过境,四周树木震动,地面处处塌陷,仿佛一场小型地震爆发,一旦长喙一啄,便将人直接啄成两段。

    “退开,退开!”

    人群中有人不断指挥着周围的同伴,有秩序的将包围圈扩大,一支又一支利箭对准那妖兽赤红的眼珠子射去。

    那妖兽或许是受到了刺激,怒吼一声,便像一枚炮弹一样冲着箭矢射来的方向撞过去,直接撞破了那些人简陋的防线,它身体上一根根利刺般的鬃毛,顿时激射出去。

    “快跑!”

    “小心!”

    妖兽张开长喙,腥臭之气扑面而来,人群一阵慌乱,就在所有人惊慌失措之时,眼前的天地好似突然一黑。

    无边刀气汇作长河,一线光辉恍如无垠月光升起于海面。

    待他们反应过来,那妖兽小山般的尸体已经轰然倒下。

    隔着一具庞大的尸体,众人看见对面的灌木丛中走出了两道人影。

    身披黑袍的少年认真擦了擦刀身上不存在的血迹,随即将之收回鞘中,姿态优雅从容;旁边的白衣人周身气息冷淡疏离,只看了众人一眼,便收回目光,眸子里不含半点多余情绪。

    一名中年男子立刻排众而出,来到两人面前,他神情激动地深深一礼:

    “多谢二位阁下出手相助!要不然我们恐怕连命都没了!少了这么多青壮,我方氏或许便会因此覆灭在下一次妖潮中!”

    其他人反应了过来,也连忙跟着向两人行礼,一时场面倒有些郑重。

    “???”

    对方话中信息量过大,晏危楼懵了一下,偏过头与宿星寒对视一眼。

    “……妖潮?居然还有妖潮的存在,果然是上古秘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