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32章 入瀚海(2)
    既然在秘境中遇上了活人,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在那位明显是首领的中年男子极力邀请下,晏危楼两人半途加入了这支队伍,决定随同他们一同去往方氏做客。

    一群人劫后余生, 再看着地上那具妖兽的巨大尸体,都忍不住喜气盈腮,征得晏危楼同意后,便一个个摩拳擦掌, 上前熟练地将那头形似野猪的妖兽拖起……

    作为救命恩人兼贵客, 晏危楼二人有幸分得了队伍中唯二的一辆马车——说是马车, 其实也不完全对。没有什么车顶车厢, 只有一块巨木搭成的车身, 有些像晏危楼印象中的板车。

    那拉车的也是一种晏危楼从未见过的异兽, 外形虽与马有些相似,但体型与力量无疑都增强了好几倍。即便载起那小山般的妖兽尸体,也并不费力。

    两人并肩坐在车上。落座时, 宿星寒默默看了身边人一眼,不动声色地顺了顺身上雪白的袍角, 似乎每一粒灰尘, 每一丝褶皱, 都要将之清理得干干净净。

    晏危楼就没那么多顾忌,直接往车上一靠, 眼角余光顺势扫了眼身后, 正好瞧见跟在身后的另一辆车。车身上还搭载着妖兽庞大的尸体。

    两边的人簇拥着这两辆车, 人人神采飞扬, 就连受了伤的伤员也是眉飞色舞,还有不少人甚至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乐器,边走边吹了起来。

    这股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让晏危楼有些困惑,坐在前面车辕上的中年男子回身解释道:“让两位见笑了,实在是难得猎到这么一头大妖兽。”

    “无妨。”晏危楼表示理解。

    刚才他也从不少人的对话中隐约听出,这大概是本地的一种传统。抓到强大的妖兽便要大张旗鼓宣扬一路,也好震慑住周边其余妖兽,让他们不敢轻易进犯。至于这究竟有没有效果?那却不得而知了。就好比他曾经的家乡,古时也有放爆竹吓走年兽这类说法。

    方明山笑看着周围欢喜的族人,有些感叹:“我们方氏不过是一小族,实力低微,以往若是猎到这种猎物,多半都是用来祭祖,或是成亲的时候……”

    “若是哪家的女儿能有这么一样聘礼,那可真是风光极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晏危楼脑海中就免不了冒出些联想。这么一支欢天喜地、敲锣打鼓的车队,若是有人远远观望,一不留神,说不定还真会将这当作是一支抬轿送亲的队伍呢。

    想到这,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正襟危坐的白衣人。

    对方就坐在距他不到一寸的地方,整个身体都紧绷着,薄唇更是抿成一线。他目光自始至终都直直凝视着前方,那张冷冷淡淡活似神像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似乎并不想与晏危楼太过靠近。

    念及脑海里莫名其妙冒出的奇怪想法,将主角往这人身上一套,瞧这张极美又极冷淡的脸……唔,这怎么看都不是你情我愿嘛,是恶霸抢亲还差不多!

    这个念头一起,晏危楼就忍不住笑了。

    “怎么了?”宿星寒不知何时偏过头来,一双安静漆黑的眼睛静静望向他。

    “不,没什么……”

    心中想想也就罢了,彼此不过是初识,显然还没有达到可以随便开玩笑的程度。晏危楼摇摇头,本不想说。但看着这双安静的眼睛,他终究还是说了出来。末了又道一声:“冒犯了!”

    宿星寒呆了呆,陷入沉默。

    车上一时安静下来。

    晏危楼不在意地笑了笑,径自往身后一根横木上一靠,目光漫不经心扫过四周。

    他视线所及之处,都是大片的旷野,偶尔有一些起伏的山丘与连绵成海的森林,伴随着天上西坠的斜阳,予人一种粗犷而荒凉的感觉。

    “咱们青阳府治下大半都是如此,荒地多,人烟少。”

    方明山不知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充当起了导游解说的角色。

    由于此前晏危楼二人谎称是四处游历的修行者,在这里暂时迷了路,因此他并未怀疑两人的来历。

    “……像是晏公子你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外乡人,不清楚路径,有时走上两三日,都不见得能碰到一处村寨呢。”

    晏危楼也从旁敲侧击中大致了解到这处秘境的基本情况——照此地原住民的说法,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是一处秘境。

    至少目前所遇到的这些底层的普通人,并不清楚天外有天的真相,对他们来说,眼前这片天地就是唯一的世界。

    此界与上古的神州浩土相似,有人族,也有妖魔。只不过不同的是,这里人族占据上风,建立了自己的城池与制度。妖魔往往隐藏在荒郊野外,深山大泽中,时不时会袭击人族的村落和城池。

    这里没有皇朝之分,反而按照古老的氏族聚居。人族疆域直接被划分为三块,由三大古老氏族所庇护,分别是伏风氏,原氏,追阳氏。

    三大氏族的疆域里,又被划分出一座座府城,府城之下,则是零散分布在旷野中的小村寨。

    方氏,或者说方家村,便是伏风氏所庇佑的领地中,青阳府外的一处小村寨。

    “其实若是……”旁边沉默的宿星寒突然开口,他低低呢喃着,声音越来越轻,“……也不是不可以。”

    晏危楼回过神来,没听清:“什么?”

    “不。我只是有些好奇,你还没说过你的来历?怎么会落到这里来?”

    “我?”晏危楼一手支在下巴上,随口说道,“嗯,我只是一个无辜被牵连的围观群众而已。”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大雍的事,盛京已经乱了。两伙人为了皇位和瀚海令杀得老惨老惨了……”他叹了口气,“我刚好路过,一不小心顺手捡到了飞出来的瀚海令,又一不小心启动了它。”

    说到这里,少年脸上显出淡淡后怕之色:“差一点我就被那些人砍了呢,一国都城如此嚣张,真是丧心病狂啊!”

    “是谁?”宿星寒突然冷声问道。

    周围的温度似乎一瞬间下降了十度。

    “你是想问都有哪些人?”晏危楼愣了一下,随即笑呵呵地摆摆手,一脸大度,“……总归不曾出什么事,我就不同他们计较啦。”

    宿星寒只是沉默地盯着他。

    晏危楼颇感意外。想不到这人居然这么好骗,而且还这么有正义感?

    “这个么,这件事情很复杂,除了大雍皇室,正魔两道好像都有参与。”想了想,他张口说瞎话,“北斗魔宫、太上道门、说不定还有悬天峰在幕后推动……”

    宿星寒正色点头:“我记住了。”

    “……”你认真的?

    晏危楼便顺势问了些关于对方的事情,这人堪称有问必答,好似完全没有防备之心,当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之前我住在山上,前不久才下山……”

    听他这么说,晏危楼顿时恍然。

    看他身上的衣着样式有些古老,用料却十分名贵,一身修为深厚,偏偏似乎不太通人情世故。晏危楼还以为是哪个世家里出来历练的贵公子。现在看来,这还是个隐世家族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个表面热情,一个表面冷淡,居然还聊得很是投机。

    确切地说,是晏危楼单方面觉得投机。不论他怎么随口瞎扯,这位自称叫做“明光”的人居然都信以为真,还能一本正经接话,让晏危楼都有些不好意思继续欺骗人家了。

    况且他本身知识面也很是广泛,虽然说起当今江湖之事几乎一问三不知,但谈及那些上古传说、宗门秘辛,他却信手拈来、无有不知,堪称博闻广识。许多观点还与晏危楼不谋而合。不愧是隐世家族传人!

    两人正越聊越投机,前方行进的车队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道路尽头出现了一栋栋古朴的房屋,屋顶上有三两缕青烟慢吞吞升起。门前的石碑后面,还有一群小孩子正聚在一起玩耍。地方到了!

    村寨门口·爆发出一阵欢呼,两人刚刚下了马车,便连同那庞大的妖兽尸体一起,遭到了全村上下所有人的围观。

    一群小孩子呼啦啦围上来,有些冲着那庞大的妖兽尸体流口水,更多的却是围在两人身边,好奇地问这问那。

    “哥哥你们是从青阳府城来的吗?听说府城可大可热闹了,顿顿都能吃上妖兽肉……吸溜!”

    一个小胖子羡慕得直流口水:“要是我也能去府城就好了。”

    “不对,我听我娘说,路上有大妖魔占山堵路,不管是府城来的人,还是去府城的人,都被大妖魔吞进肚子里了!”

    “才不对,我听说那个大妖魔只吃长得好看的,瘦瘦的,我这种就不吃!”

    一群小孩七嘴八舌。

    两人应付着他们各种古怪的问题,突然听见村里传来一声鼓响,紧接着一行人从旁边走了过去,领头的是须发皆白的老村长,后面一群青壮则抬着涮洗干净的妖兽尸体,向着村子里走去。

    小孩们顿时欢呼起来:“拜神啦!”

    “拜神?”晏危楼好奇地跟了过去,“难道是跟神州浩土上的祭元礼差不多?”

    宿星寒脸上也难得露出几分好奇。

    等两人随着人群一起走过去,就看见一间简单古朴的庙宇正伫立在祠堂边。老村长领着身后的人满脸恭敬地来到庙宇前。

    透过敞开的庙宇大门,晏危楼看见一尊神像。

    神像表面涂有金漆,披一身漆黑帝袍,眉目炯炯,英武逼人,俨然一位人间帝君。那庙宇上方还有三个大字。

    ——白帝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