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37章 入瀚海(7)
    ……男宠?

    宿星寒双眸一下子瞪大, 呆呆看向他。

    晏危楼忙解释道:“别误会, 只是霓裳夫人占据玄洞山不久, 外界那些大妖魔并没有见过她的真身,只知道她一向好色,最爱掳走人族的美男子。”

    他目光从宿星寒身上扫过, 微笑道:“以明光你的容貌气质,出现在玄洞山主身边, 也只有这个身份最合理了。”

    “甚至连做戏也不必,你只需像如今这般冷冷淡淡, 不情不愿便是了。”

    晏危楼认真交待道。

    “我并非不情愿。”听到晏危楼平日里对自己的看法,宿星寒一怔, 有些笨拙地辩解道,“只是……”

    只是克制住自己, 已经尽了他的全力。

    晏危楼却笑了笑:“我都明白的。”

    试问这世上有几个大男人愿意被人平白无故当作男宠之流?更何况是宿星寒这等出身非凡, 看上去便高不可攀,几如神仙中人的人物?

    他没有第一时间发怒,已经很是罕见了。

    脑海里一瞬间转过这许多念头,晏危楼脸上的笑容更真切了几分。见状,宿星寒情不自禁微微弯唇, 回以一个微笑。

    两人分明是鸡同鸭讲,居然还互相达成了理解。

    晏危楼的语气较之起初多了几分亲近:“不过, 方才我从霓裳夫人记忆中得知, 她曾在另一只大妖魔那里见过一块与瀚海令相似的令牌。”

    “若想要尽快弄清楚其中真相, 离开此处秘境, 或许需要混入大妖魔之中,就只能暂时勉强你了。”

    “这是应该的。”宿星寒突然道,“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不勉强。”

    说完这话,他神色如常立在原地,一身气息清冷透彻,如天上云,山巅雪。

    有些别扭地补上一句:“……毕竟刚才你救了我。”

    晏危楼立刻从善如流:“那么,从此刻起,明光你便是人族某位隐世高手的关门弟子,刚刚出山便被我这头大妖魔抓了来。”

    他玩笑般说道,分分钟便编写好了一出强取豪夺的剧本:

    “风流好色的大妖魔突然抓了位神仙般的小公子,从此驱散三千后宫,时时刻刻要将心上人带在身边,一刻也离不开,就连去其他大妖魔的地盘也同样如此。这岂非合情合理?”

    宿星寒的眸子越睁越大,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似乎闪烁起了点点光辉。

    不知想到什么,他睫毛颤动了几下,在苍白的脸上投出两道阴影,耳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嗯。”

    他轻轻点头,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节。

    那声音有些不像是他平时那般清冷,反而有些软软的,像是一只小动物被人rua了一把毛毛。

    晏危楼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果然,神队友和猪队友就是不一样。尽管这位萍水相逢的同伴似乎过于天真单纯,嫉恶如仇了一些,但两人相处起来却十分轻松愉快,这已是难得。

    他脸上的微笑不知不觉愈发惬意,难得耐心十足地又和对方详细交代了一番更加复杂的细节与应变。

    一边交代剧本内容,晏危楼其他动作也没停下,将宫殿中全部探索过一遍后,便目标十足地直扑寝殿中隐藏的暗门。

    秉持着绝不走空的风格,他就要将霓裳夫人藏起来的小金库搜刮一空。

    下一秒,两只手碰到了一起。

    晏危楼动作一顿。

    宿星寒却是自然而然上前,先他一步将密室打开,随即默默退后在一边,目光静静落在某个专注于搜刮宝贝的人身上,什么也不必说。

    似乎他只是做了件不足为奇的小事。

    “嗯……找到了!”

    将一堆各色秘宝收入囊中,晏危楼突然笑起来。

    他举起什么东西转过身来,眉眼弯弯,那双漆黑的眼睛在略显昏暗的地下室中闪了闪,多了一份少年人的欢喜。

    “瞧,这就是玄洞山主的令符。”

    妖潮围困青阳城,没有那些大妖魔发布的令符充当通行证,想要过去简直千难万难,而一旦使用暴力手段,必然会暴露两人的真实身份。

    晏危楼收起令符,徐徐说道:“这样看来,伪装潜入是当前最简单的方法。”

    听他说完前因后果,宿星寒突然开口:“不用事先预演一遍吗?”

    “……预演?”

    晏危楼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理解错了。只是抬眼看去,却见旁边的白衣人依旧是那样一副清冷淡然、如冰如雪的模样。

    宿星寒在他注视之中慌慌张张垂下眸子:“……我怕我演不好。”

    “哦。”晏危楼恍然,他起身离开暗室,一边宽慰道,“放心,如果有应变不来的地方,交给我就是了。”

    说着,他轻轻眨了下眼睛:

    “不要忘记你只是一个不情不愿被抢来的小公子,真有什么事情,当然是我这个为爱痴狂的山主来出面啦。”

    宿星寒:“……哦。”

    ……失望:(。

    ·

    若问如今去哪里才能找到大妖魔,自然是青阳府城之外最多。

    青阳府主突破失败,生死道消之事刚刚传出,附近地界中,被他压制了二十年的诸多大妖魔简直要额手相庆。他们立刻联合起来,发动了妖潮。

    如今百万妖兵已将青阳府城团团围住。青阳府的阵法缺少了府主坐镇,功效大减。那些个大妖魔此时便等在府城之外,一心等着大阵破碎,便攻入城中,为所欲为。

    至于霓裳夫人手中的令符是怎么一回事?说来也巧,那是这一次联合其他妖魔一起对付青阳城、在妖魔联军中可称盟主的「灵王」发来的。

    ——按照「灵王」的说法,听闻玄洞山主精通幻术,对于他们攻克青阳城有着很关键的作用,这才邀请这位刚刚来到青阳府不过一年的同类前去助阵,也好彼此亲近一番,今后互相照应。为免她不认识路,还准备派使者亲自来接。

    这番说法可谓是有理有据,还十分客气。在动辄厮杀的妖魔之中相当罕见。

    奈何霓裳夫人心中清楚自己的战斗力,和青阳府这一带的妖魔也不熟悉,生怕自己被骗过去做了炮灰,又不敢明面上拒绝,便悄悄下山,借着方七郎的壳子,直接跑了。

    想来她本是准备出去躲一段日子,待青阳府城破了再回来。哪曾料到刚好撞入晏危楼手中,反而就此送了性命。

    将玄洞山搜刮了一通之后,晏危楼便走出宫殿,径自上了山顶。

    自山巅向下俯瞰,除了深居于幽谷迷雾中的宫殿之外,便是数不清的妖魔尸体堆叠着铺在山道上,大片大片的鲜血与碎末几乎将小半座山染红。

    这场面,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画风,说是被人从里到外屠杀一空也不过分。

    呼……

    山巅之上突然而起的狂风掀动着他玄色的衣袍,披散于身后的发丝也随之飘动起来,他神情平静站在原地,嗅着风中传来的血腥味,露出一抹淡笑。

    晏危楼轻轻拍了拍手。

    哗啦啦……

    一阵无形波动扫过,原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妖魔尸体如同一片被风吹起的麦浪,由近及远一排排站了起来。

    好像被一根根无形的丝线所操控,他们先整整齐齐抬起左脚,又迈出右脚,那笨拙的姿态看上去仿佛是躺久了、脚麻了一样,先晕晕乎乎走了几步,之后动作就变得越来越流利自然。

    短短半炷香不到,遍铺山道的妖魔尸体一个个都“活”了过来,在晏危楼的操控分成了不同的队伍,有看守宫殿的,在山林中来来回回闲逛的,还有守在山脚下进行巡式的……看上去似乎和生前别无二致。

    唯一的区别便是,这些活尸的目光稍稍有些呆滞。

    ——这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的一幕。

    “难怪阴魁门在神州之上几乎人人喊打,后来还引得太上道门亲自出手将之覆灭……”晏危楼不由摇摇头,“这一手实在是太拉仇恨了。”

    他只是当初学了一点皮毛,所操控的这些活尸没有丝毫战斗力,也无法操控多久。但那些真正精通此道的阴魁门中人,若是遇到合适的环境,譬如战场之上,该会有多强?

    某种意义上来说,阴魁门那些人只有在老巢中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战斗力,毕竟阴魁门便是建立在一片乱葬岗深处。

    太上道门宁愿在阴魁门的主场作战,付出惨重伤亡也要将之覆灭,当时整个江湖齐声叫好,连魔道中人都不愿出手相助,可见这些成日里玩弄尸体的家伙有多引人忌惮。

    整座玄洞山表面看来恢复了正常,晏危楼转身看向宿星寒,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远处天边传来了一阵强烈的振翅声。

    晏危楼瞬间将霓裳夫人被打散的妖魂装备到身上,那诡异的妖气与他本身的杀气混合在一起,只是远远观望,便能感应到一股属于绝世大妖的凶威。

    天际风云卷动,一只庞大的怪鸟自青阳府城方向向着这边飞来,宛如钢铁打造的双翼将层云搅散。

    它发出一声长唳,随即向着下方山巅探出头来,立刻对上了一双冰冷、戏谑,又凶残的眼睛。

    “原来是一只金翅大鹏啊。”

    伴随着一道轻轻的笑声,一股狰狞而凶恶的气息升腾而起,直冲云霄而来。其中蕴含的冰冷煞气,仿佛曾经屠戮过不知多少人。

    金翅大鹏鸟的心脏不由得颤了颤,感觉对方的语气更像是在报一道菜名,似乎自己随时随地就会被对方吃来打牙祭。

    它立刻收敛起了原本的轻视和敷衍,老老实实从天穹上落下,翅膀安安份份垂在两边,向着面前的人行了一个最恭敬的妖族礼节。

    “见过这位妖王!灵王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