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42章 入瀚海(12)
    宿星寒话刚出口, 一边的晏危楼已经忍不住发出一个惊讶的音节。

    ……还有这种操作?

    他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扫了宿星寒一眼。

    “别别别!千万别!”

    看着晏危楼脸上好奇又蠢蠢欲动的神色,终于反应过来的楚无双立刻果断选择从心。

    要不是全身无力,他几乎都要跳了起来, 飞快说道:“在下来此乃是肩负人族重大使命,青阳府城满城安危此时都系于在下一身啊!”

    “……两位挥手间便将妖魔耍于鼓掌的人族英杰,想必定然不会忍心如此对我, 如此对待青阳府城满城百姓的!”

    说这话时,他双目炯炯注视二人, 语气里带着一分惊诧,两分感叹, 三分悲天悯人,四分慷慨激昂, 真可谓感情充沛, 动人心弦。

    晏危楼却敏锐地透过种种表层情绪,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怂”字。他失笑一声, 抬手在桌面上轻轻扣了一下。

    声音很轻, 却让殿中一下子安静下来。

    “什么重大使命?说来听听。”

    少年随意向后仰靠在雕花木椅椅背上, 微笑着发问。

    “这个……”在晏危楼似笑非笑的目光里, 楚无双吞吞吐吐半天,这才说道 , “当然是探听清楚妖魔们的弱点和机密, 帮助青阳府城击退妖潮。”

    按照楚无双的说法。青阳府城被妖潮大军包围, 防御阵法全面收缩。经过府城中所有大宗师商量过后, 这才趁夜悄悄开放阵法, 让他和另外一人出城,一个去其他府城求援,一个来此探听众妖王的计划,好加以针对。

    说到这里,楚无双一脸郁闷之色,嘴里嘀嘀咕咕:“都怪那群老头子说什么我的逃跑保命功夫天下第一,这才把我骗了过来。真是信了他们的鬼话!”

    ——显然,他不过是刚刚摸进来不久就被灵王发现,若非身法高超,又见机得快,差点被当场留在这里。

    说到这里,楚无双好心提醒道:“灵王有些古怪,我同他交手时虽然没用出全力,但周围好像有一种古怪的吸力,只感觉一身真气源源不断流失,不过盏茶时间便连御空飞行都不能够了。”

    “这样么……”晏危楼若有所思。

    “今晚你先留在这里吧。”

    见这人还算识趣,宿星寒率先发话,算是答应了暂时庇护于他。

    对于妖魔来说,人类身上的人味就像是一块香喷喷的腊肉发出的香味一般,但当两块腊肉摆在一起时,他们也分辨不出纠缠在一起的香味分别来自哪一块。

    因此,如今只有此地对楚无双来说最为安全。因为宿星寒在这里,可以完美遮掩住他的气息。便是外面那些小妖魔闻到人味,也只会以为是来自于宿星寒。

    眼见楚无双一脸感激地去了偏殿,宿星寒还惦记着心事,晏危楼却拉着他再次坐下,在烛光中秉烛夜谈,一脸认真地商量起后续之事。

    包括先实践一下之前所说的“两人彼此配合,打造出一个幻术精湛的玄洞山主不在话下”这件事。

    宿星寒:“……”

    “怎么?明光你还有什么心事?”见他心不在焉,晏危楼问道。

    “不,没有。我很好。”

    宿星寒应了一声,看着黑袍少年映照在烛光中的轮廓,眸底现出一丝无奈。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选择答应他。

    就这样,两人交谈了大半宿,大都是晏危楼从宿星寒这里学了些基础的幻术法门,不要求实用,只要求对此并不精通的外人一眼看去显得高深莫测就行了。简而言之,看着能唬住人就够了。

    “……明光,这样可对?”

    烛光摇曳,晏危楼神情专注,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两点烛火,也将正坐在他对面的白衣人倒映其中。

    宿星寒不知不觉走了神,盯着那双眸子里自己的身影。原先的郁闷失望渐渐消散一空,那张无甚表情的脸上也浮起一点微小的满足的弧度。

    “对。正是如此。”

    借着这点笑意,他轻轻点了点头。

    当第一缕晨曦悄然从窗外照进来,两人这才发觉,不知不觉一夜已经过去。

    晏危楼忽略了心中一点微妙的不舍,起身到偏殿中将楚无双唤醒。

    看着这个呼呼大睡、全然没有半点警惕的家伙,晏危楼心中一阵无言。也不知是该感叹对方心大,还是该自得于自身的人格魅力之高,居然能让一个不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如此信任。

    然而,对楚无双而言,此刻却又是另一番心情了。

    “你让我穿这个?”看着被晏危楼扔到面前的衣服,他一脸拒绝,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我真的做不到!”

    摆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身女子的衣裙,就连配套的鞋袜首饰都有。

    不仅如此,这还是一身入了灵器品阶的法衣,外形设计极具摇光殿特色,“妖艳贱货”四个字便可概括。正是之前晏危楼搜刮瑶光殿宝库时,顺手装入乾坤戒中的。原本是想着或许有机会用到……现在果然用到了:)。

    “你真的不穿?”

    “打死都不穿。”楚无双用力摇头,坚决拒绝某人的恶趣味,“我楚无双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作女子打扮?”

    “那就算了。”

    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少年遗憾地叹了口气,语气惋惜:“我本想着这件特殊法衣可以隐藏你身上的气息……”

    “什么?隐藏气息?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这件法衣我也是机缘巧合所得。只能遮掩你身上的人气,却不能凭空塑造妖气,或许可以装作是先天不足的小妖魔吧。”晏危楼微笑着解释了一句,就要收起那身衣裙朱钗,“不过你说的倒也在理,你堂堂男子……”

    “咳,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楚无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东西抱到怀中,神情一派凛然,“不过是暂且扮作女装而已,为了青阳府城所有百姓,我可以!”

    明明是自己从心,却能说得如此大义凛然,正气浩然,这也是一种天赋了。

    看着楚无双抱着法衣离去的背影,宿星寒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目光一瞬不瞬:“总感觉你是故意的。”

    晏危楼:“咳!”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这的确是目前而言最好的方法。”他没有否认,“除非明光你能陪他一直藏在殿中不出去……但这是不可能的。”

    宿星寒点了点头。

    “只是……”他突然又有些疑惑,十分不解,“既有这法衣,为何原先你不曾让我一并假扮小妖魔混进来?”

    倒不是宿星寒喜欢扮作女子,只是带着一个人族,与带着一只小妖魔一起来赴宴,相较之下,显然后者方便许多。

    若是这群妖王之中,有极端仇视人族的妖王,宿星寒的存在就是一种挑衅,难免会导致双方之间爆发冲突,甚至因此露出破绽。

    晏危楼被他问得一愣,摇了摇头,坦言道:“这我还真没想过。”

    ……在昨夜之前,他从未想起乾坤戒中还有这件法衣存在。若非宿星寒主动提及,他甚至都没想过还可以让宿星寒以这种方式伪装进来。

    倒不是晏危楼内心瞧不起女装大佬,前世迫于生死危机,他自己都扮过不止一回,但一旦将之与宿星寒联想起来……

    晏危楼的目光认认真真从眼前的青年身上扫过,扫过他那一尘不染的白衣、那张比雪还要苍白的脸,扫过他看似冰冷不近人情的双眸。

    他实在很难将这个纯粹如山巅雪、天上云的人,与其他某些东西联系在一起。

    “……你这样就很好。”

    宿星寒呆了一下,正要说什么,屏风后传出一道古怪的声音,还伴随着一声闷哼,像是什么人走路时绊倒在了地上。

    两人同时转身望去,就见楚无双已然换上了那身蓝色的纱裙,正别别扭扭地扯着裙摆从屏风后走出。

    他的五官经过一些修饰柔化了棱角,只显出淡淡英气,一头长发只是简单挽起,但发型意外的梳的还不错。两侧脸颊绘着几缕淡淡的兽纹,就像是变形不完全的小妖魔。英姿飒爽,别有风情。

    “很不错。”晏危楼拍着手掌赞叹了一声,冲他眨了下眼睛,“想来你便是大摇大摆走出去,灵王也定然认不出来了。”

    反正女装已经扮了,楚无双索性忽略心中那点古怪,直接抛弃了节操,在两人面前又走了一圈。得到一致好评之后,他走到殿门口探头探脑张望了一番,趁着这边无人注意,便一溜烟钻了出去。

    只留下一句:“我先走一步。”

    没过多久,等宿星寒二人来到议事的妖王殿前那片旷野上时,就见这家伙已经混进了一群小妖魔中打得火热。尽管他是个生面孔,但这里的小妖魔何止千万,谁又能每一个都认得?

    不知道是不是女装大佬扮得太成功,旁边居然还有好几个小妖魔一脸爱慕地看着他,又是献灵果,又是夸耀武力,好不殷勤!

    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有些钦佩。

    按照原先的计划,晏危楼先去妖王殿,同众妖王完善进攻青阳府城的细节。

    而宿星寒则看似漫无目的在四周游荡,利用幻术不着痕迹地从其他小妖魔身上打探情报。尤其是灵王麾下,或许便有谁见过他身上那块与瀚海令相似的令牌,了解其中的内情。

    就这样,两天时间很快过去了。

    第三天的傍晚,两人被一声尖利的长啸惊醒。晏危楼披上外袍,整个人仿佛一阵狂风,转瞬间飞上高空。

    只见旷野之上无数小妖魔向着远方奔涌如海,六位妖王的身影则高高悬浮在半空,神情振奋而激动。

    “时机到了,青阳府城今夜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