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43章 入瀚海(13)
    浩渺无垠的天穹之下,两座相距不过五十里的城池正在互相对峙。

    其中一座高耸挺拔, 古朴方正, 远远望去便有一股恢弘壮烈之气。正是青阳府城;

    与之相比, 另一座城池的画风就要粗犷太多。看上去就只是几块巨大山石随意拼凑而成,有种原始的荒蛮之气,正是妖潮出动的关口。

    倘若说前者是一代代府主费尽心血打造而成的雄城,那么后者便是几位妖王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搬山劈石,随手塑造而成。宛如封建时代最巅峰的造物与远古时代的杰作相对比。

    此时此刻,天幕之下,这两座或雄伟或粗犷的城池,以及城池之间的那段距离,都已经被茫茫的黑潮所淹没。

    汹涌无尽的妖潮与人族大军碰撞纠缠在一起,几乎形成一轮巨大的血肉磨盘, 天地之间唯有无尽厮杀声。

    自高处向下俯瞰, 好似一幅恍如动态的恢宏画卷。

    下方军队厮杀的同时,天空之上已经有数道身影一掠而过,宛如长虹经天,自妖潮所在飞速向着青阳府城方向而去。在天空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几名妖王的动静实在太大,青阳府城立刻被惊动。

    前任府主齐礼留下的最后一重大阵无时无刻不在运转,而一直守在四方镇压大阵的大宗师们却是骤然睁开了眼睛。

    “来者不善!前几日这几头大妖魔冲杀一阵后无功而返, 如今却这么快便重整旗鼓而来, 必定是有了对策。”

    倘若他们继续坐镇在阵法中, 青阳府城的人族大军用不了半个时辰便会被几头大妖魔屠光, 但若是上去牵制住几头大妖魔, 缺少了他们的坐镇,则阵法威力必然下降,兴许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攻破……

    几人不由陷入两难。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被人以传音入密的手法压成一线,传至其中一位大宗师耳边。

    「林老莫急,我带着援兵回来了……」

    这位林姓大宗师面色一变,目光好似不经意向某处看去,果然便看见了混迹在密密麻麻的妖潮中,伪装成一头小妖魔的某位蓝衣“女子”。

    耳边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继续耳语,再看他那辣眼睛的装扮,这位性情古板的大宗师神情古怪至极。

    紧接着,又是第二位,第三位。

    在场四位大宗师被传音入密通知过后,眼神都变了变,彼此近距离传音交流起来。

    「楚无双那小鬼所言,是真是假?那个姓晏的年轻人……咱们就这么相信一个陌生人,将青阳府城的未来赌在他身上?」

    「不必担心,必然是真。论趋吉避凶的功力,楚小子可比我们强多了,每逢危险,见势不妙第一个开溜的就是他。真要是有什么不对,他哪会甘冒奇险?」

    「此话在理。能让一个最怕死的人都不惜冒着危险来参战,恰恰证明没有危险。」

    也不知楚无双怕死的形象在几人心中有多么深入人心,一想到他居然没像以前一样察觉不妙提前逃跑,几名大宗师顿时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一切交流只发生在几个呼吸间。

    六大妖王的身影从天幕上划过,恍如流星坠地一般向着青阳府城扑来。

    在众妖王视线中,只见原本坐镇在府城各个方位的几名大宗师发现他们的踪迹后,彼此对视一眼,勃然色变,只犹豫片刻便飞出府城,向着他们杀来。

    ……调虎离山,计划通!

    见这几名大宗师这么好骗,连计划好的后招都暂时用不上就被引了出来。一众妖王心中大喜,除了灵王以外,全都化作原形迎了上去。

    双方第一时间纠缠在一起。狰狞的妖气与各种道意相混杂,夹杂着双方之间不死不休的杀机,无形的气势将下方汹涌的黑潮都击穿了一个大洞。

    来自大妖魔的嘶吼咆哮之声化作滚滚波浪自半空横扫而过。随着双方激烈战斗,天穹之上一时变幻出诸多奇景。时而狂风怒卷,数十丈的龙卷风横刮而过;时而云海翻涌,万钧雷霆暴射而出。还不时夹杂着妖魔庞大的利爪、冰寒刺骨的刀剑光辉,一晃而过。

    方圆数百里内的天地灵气都被这一场战斗搅动,变得混乱不堪。

    以七敌四,作为“空有一身精神幻术,实际战力相当一般”的玄洞山主,晏危楼混迹在其中划水,时不时还需要其他几名妖王支援一二,惊险万分。看上去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生生靠实力拉低了整支队伍的战斗力。

    激斗正酣之时,众人的位置也不知不觉向着某个方向偏移,唯一维持着人形的灵王突然出手,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吸摄之力,他低吼一声:“时机已至!”

    突如其来的攻击下,几位大宗师只觉得体内真气飞速消耗,四周的灵气也一时得不到补充,身形不由一滞,原本严密的防御顿时露出破绽。几人立刻被趁势扑上来的众妖王轰飞开去。

    “玄洞山主,快!”

    这一刻,被众妖王有意无意护在后方划水的黑袍少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然飞出,漆黑的衣袍恍如一袭幽影,周身卷动出道道风雷激荡之音。

    他身形一瞬间飘摇而起,整个人恍如闪电一般,转眼冲入云海之中,紧接着又以更加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天而落,直向青阳府城核心阵法所在之处落去。

    这一连串动作之快,竟是让那几位被轰飞的大宗师再也来不及回援,他们的表情在一瞬间变成了空白!

    “!!!”

    待他们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悲愤咆哮,正要追上去的时候,却又被配合默契的几名妖王抢先一步拦住去路。

    “哈哈哈哈!”眼看大计将成,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灵王忍不住发出一阵欢畅大笑,一座无形大山从天而降,“哪里走!都是老朋友了,还是留下来好好聊一聊吧。”

    有着灵王等人事先制定周密的计划,再加上楚无双这个熟知青阳府城阵法的家伙早便透露了不少情报,晏危楼熟门熟路地摸到了青阳城阵法核心所在。

    当然,这过程中也不可避免遇到种种杀阵,似乎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度过,让战斗中还不忘分出一丝注意力关注着这边的众妖王,心情也跟着忽高忽低起伏。直到如今终于落了地。

    阵法中央,发现外人即将靠近的阵灵,就要操纵最恐怖的杀阵将之灭杀,却突然顿住。

    呼……

    不知何处飘来一缕细微的清风,少年的身形一瞬间忽隐忽现,一双漆黑的眸子好似化作深不可测的漩涡,他周围的空间也开始呈现出种种瑰丽朦胧的变幻,万千星河投下倒影,仿佛虚实不定。

    阵灵:“???”

    别看晏危楼这么一副高深莫测,好像放了个大招的样子。实际上这不过是他从宿星寒那里学的一些小法门,唯一的作用就是看起来逼格极高。与真正的幻术相比,就是魔术与魔法的区别。

    此时的阵灵就像是一个兴致勃勃准备干架,结果敌人却在他面前光摆Poss不出手的熊孩子一样,他甚至从敌人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善意……

    一时间,本就不聪明的阵灵竟被晏危楼这一手弄得呆住了:“(゜-゜)?”

    远远观望着这一切的众妖王不明白其中真相,还以为阵灵被迷惑住了,一个个心中大喜:“不愧是玄洞山主,果然幻术造诣出神入化!”

    而那几名人族的大宗师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脸上都露出愤怒与焦急夹杂的神情,攻势越来越狂暴,简直有种想要与他们同归于尽的趋势。

    换作是以往,这些妖王早就掉头就走,才不舍得将自己宝贵的性命与之对耗。

    但如今看见胜利曙光,他们就像是被人在前面拴了根胡萝卜的驴子一样,也变得空前顽强起来,一个个死命拦截在大宗师们前方。

    “撑住!等玄洞山主控制住阵灵……嗷!”

    血洒长空。战斗极其惨烈。

    如果只是单纯的战斗还好说,如今却是一方急于离开,一方死命将之拖住。有两位实力较弱的妖王更是活生生被打死当场。

    哪怕是最勇猛的枭王都被揍得有些晕晕乎乎了。正当他头晕目眩之际,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清啸,那是之前约定好的信号!

    他一下子精神百倍,身上根根翎毛尽皆竖起:“计划成功了!”

    下方的阵法波动果然开始发生变化,一点一点消散开去,就好像一扇紧锁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丝缝隙。

    众妖王再顾不得阻拦,都赶紧向着那扇被推开的门而去,就要一拥而入。

    “哈哈哈!”冲在最前面的枭王双目中射出无穷凶光,“青阳府城终于破了,本王今日便要将齐老儿的宝库洗掠一空,敞开肚皮吞噬万千血食!”

    天地之间好似刮过阵阵妖风,不仅是这几只大妖魔,就连那无穷妖潮也同时兴奋起来,不断冲击着人族大军军势,就要攻入府城。

    再也无人去关注那几位落在后面的人族大宗师脸上该是怎样的表情,想来多半是心如死灰吧?

    然而,就在众妖王争先恐后破入青阳府城不久,黑暗突然降临。天地间一片漆黑。仿佛有一张巨大的幕布遮蔽了天穹,将白日换作夜幕。

    “不——!!!”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骤然响起,之后又是接二连三几声惨叫。

    紧接着响起的是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不断地挤压着、咀嚼着、碾磨着。单单只听这声音,便让人自灵魂深处升起无穷寒意。

    还被阻拦在城外的无数小妖魔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目光中透出无比的恐惧。

    不远处的那栋城池仿佛化作了妖兽张开的大嘴,密密麻麻的锯齿闪烁寒光;又像是一枚巨大无比的虚幻磨盘在城池上空亮起,缓缓压下去。将落入其中的猎物撕咬、咀嚼、碾磨成碎片。

    青阳府城,阵法中。

    看似已经被晏危楼破开的阵法此时俨然化作牢笼,将一众妖王困缚其中。

    “玄洞山主,这究竟怎么回事?”

    无动于衷地看着几名妖王被阵法的力量绞碎,唯一还能勉强保持住身形的灵王目光冰冷。

    “本王需要一个解释。”

    即便到如此地步,他仍不相信这是晏危楼与人族的合谋,只当作是这位玄洞山主掌控阵法后一时膨胀,于是翻脸不认人,想要除去其它妖王,独吞战果。

    毕竟,此界人族与妖魔关系极差,最底层的普通人和小妖魔为了活命暂时投降还可以理解,但到了妖王这一级别,却投靠人族谋害同族,那也太过不可思议了?这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因此灵王不慌不忙,只沉声警告道:“本王劝你想清楚。如今城外还有四名人族大宗师虎视眈眈,你自以为阵灵在手,只顾眼前蝇头小利掀起内斗,可曾想过最终的后果?”

    此时阵法内部的环境已经极为恶劣,空间颠倒错乱,风暴、雷霆、不断搅动的空间乱流,以及无处不在的恐怖压力,灵王宛如置身于滔滔洪水之中,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洪流绞杀。

    晏危楼的声音徐徐响起:“本王想杀谁从来不考虑后果……”

    不远处,少年虚实莫辨的身形隐隐浮现,他微笑着歪了歪头,笑容一如既往的阳光灿烂,双瞳深处却是一片冰冷凶残。

    “至于原因么……这帮蠢货之前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爽,还是死掉比较好!”直到现在,他还在维持人设,“而且,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早就计划好要除掉我,还要栽赃嫁祸给本王的小美人!”

    他的语气骤然变得冷酷,伸手遥遥一握,四周阵法的力量被他引动,立刻便有一只正在不断挣扎的妖王被直接捏爆,死无全尸。

    灵王瞳孔骤然一缩,却并不慌张。他还有最后一张底牌!

    他心中默默一催动!

    ……催、催不动?!

    再催!还是催不动?!

    灵王心中莫名一阵不安。下一秒,不远处的少年便笑眯眯摊开了手掌,露出一抹熟悉的丹丸:

    “你是在催动这个吗?”

    这正是由灵王提供,据说能够对神魂/妖魂大有裨益的丹药。

    “我分明亲眼见你吃了下去……”

    灵王不敢置信地僵在原地,再也难以保持镇定。

    “不可能!这不可能!若没有这丹丸帮助,以你的妖魂境界怎么可能控制住阵灵?”

    “阵灵的确不受我控制。”少年微笑起来,“从头到尾,这都只是一场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