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46章 入瀚海(16)
    有意无意坑了楚无双一把,两人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反而趁着离开前最后一点时间, 兴致勃勃地在府城中闲游了几日。

    这天,围堵在青阳府城之外的妖潮终于散了, 大半被当场击杀,外围剩下的那些也因为失去了大妖魔的指挥而各自为战, 眼见形势不利便远遁荒野之中。

    城中气氛顿时轻松下来,不同于原先还有些紧张, 这一次是真的放松。

    “此界与神州浩土真是大不相同。”被包裹在这股热烈而喜悦的气氛中,宿星寒的目光扫过街道上喜气洋洋的人群,淡淡说了一句,“虽有妖魔作乱,人族内部却是齐心协力。反观神州浩土, 妖魔踪迹不显,江湖上却是血雨腥风。”

    “世事人心就是如此。”晏危楼不以为然, 脸上还挂着微笑,“可共患难, 却不可共富贵。世人莫不如是。”

    宿星寒听得一愣:“不对, 并非人人都是如此……”

    两人说话时, 正走到一间不大的面馆前,晏危楼喊了一声:“老板, 上两碗面。给我来碗……”说着, 他回过头来:“嗯, 你要什么面?”

    “同你一样就好。”宿星寒被这一打岔, 立刻抛开了刚才的话头。

    “好。”晏危楼应下来,吩咐完老板,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这才问道,“对了,方才明光你说了些什么?”

    “不,没什么。”

    宿星寒在旁边坐下,闻言抬眼看了他一眼,随便找了个理由:“我只是在想楚无双之事……听说他不一定会接任府主之位?”

    晏危楼还没说话,边上刚好路过的小二便插了一句:“客官说的是原先的少府主?那不行的。若是让这位楚大公子做了府主,咱们青阳府岂不是要完了!”

    说着,他连连摇头。

    这话一出口,立刻引来一阵附和声。临近几桌的客人居然都跟着大摇其头。

    “此言在理。真要是将府主之位交给了那位大公子,咱们青阳府迟早出事,倒不如等伏风氏派个靠谱些的人来。”

    “没错。这位大公子的事迹一桩桩一件件,青阳府城哪个不知?听说他最是怕死,以往每一次遇上妖潮,都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次次都能‘料敌于先’,提前感应到危险逃跑……这等贪生怕死之徒,真是玷污了齐府主的名声!”

    宿星寒望着一下子群情激奋的面馆,眸子微微瞪大。似乎没想到自己随口扯的一个话题居然引来如此反响。

    但那些人已经自顾自打起了嘴上官司。

    “你说的过了些。我听说这次少府主居功甚伟,竟然孤身深入敌营,探听妖魔隐秘……想来以前不过是年纪太小,心性未定。如今府主去了,也懂得担当了——”

    “屁的担当!我有兄弟在城主府做活,这分明是楚无双缠了大长老三天只为占卜吉凶,得出个有惊无险的结论,这才一副大义凛然的去了!我可真是从没见过这么怕死的人!真要让他继承府主之位,保不准青阳府哪天就完蛋……”

    妖潮刚刚过去,城中百姓正是最关心自身安危的时候。一群劫后余生的人立刻就着这个话题争论起来。

    晏危楼二人所在的角落倒是不受打扰。

    两人此时就像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好友,神情放松,天南海北闲聊着。

    “这家店的手艺倒是不错。”低头吸溜了一大口热腾腾的面条,晏危楼赞了一声,“同我相比也只差一点点。”

    “咳咳咳……”正在喝水的宿星寒险些呛住,却还不忘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他双眸一眨不眨,透出说不出的真挚。

    晏危楼对他这种无条件相信的态度大感满意,立时神采飞扬,脸上现出难得的少年意气:

    “还是明光你眼光独到!要知道,我的手艺那可真不是吹的,若是也开一家面馆,那绝对是座无虚席。”

    忆起前世开面馆的那段经历,晏危楼的语气格外真诚。不吹不黑,他就是这么一个颜值与才华集于一身的存在。

    宿星寒已经缓过气来,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抹笑:“嗯,我知道。阿y……晏什么都会。”

    这话若是让旁人说来显得太过虚假,但经他口中说出,却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只因他的语气太温柔太笃定,似乎发自内心认可晏危楼所说的每一个字。

    一时晏危楼有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人真的品尝过自己的手艺一般。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很快将这错觉挥散,但看向宿星寒时,眼睛里的笑意却真实了许多。甚至都忘记了去计较对方过于亲近的称呼。

    ……他之前似乎想错了。对他所说的话未经验证便如此无条件信任,除了本性天真单纯,还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真爱粉:)。莫非他人格魅力如此之大,区区十余日,便斩获了一枚崇拜者?

    宿星寒深知晏危楼戒心之重,见他似乎陷入沉思,不由为自己情不自禁过度外露的情绪而忐忑,又恢复了矜持冷淡的神情,端坐如神像。

    他心中懊恼不已,睫毛微颤间,泄漏出几许恐慌,苍白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竹筷。

    “咔嚓!”

    竹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直接被折成两段。惊醒了紧张慌乱的宿星寒,也同样让晏危楼回过神来。

    “明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宿星寒只觉指尖一阵温热,紧接着自己的手便被一股力道轻轻握住。少年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讶然抬眸,撞进了少年带着淡淡关切的眸子里。这一刻,这份关切是真的。

    虽不知晏危楼为何好似对他亲近了几分,但宿星寒喜欢这种变化,他语气认真:“方才走神了,不碍事。”

    “下次可要小心些。”

    晏危楼松开手,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只感觉好似从那张冷冷淡淡的脸上窥见了难言的愉悦。

    ???莫非这人真的是他的崇拜者?被他关心一下就这么开心?

    于是,晏危楼的语气又温和了几分。

    而他的态度也让宿星寒神情愈发放松。

    脑回路完全岔道的两个人彼此之间气氛却越发融洽,吃过面之后,还相约一同逛了逛青阳府城的夜市,买了不少神州浩土没有的小玩意。

    夜色不知不觉笼罩下来,两人踏着脉脉月光回到城主府,便发现府上灯火通明,热闹至极。

    “这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好奇地点了一名下人,那人便喜滋滋说道:“少府主就要继任府主了。”

    这话说的有些绕口,好在那人又解释了几句,两人才总算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是伏风氏来了使者,经由青阳府城几位大宗师力荐,最终选择认命楚无双继任青阳府府主之位。

    难怪城主府中热闹的像是过年一样。与其他利益无关者不同,对于这些城主府下人来说,楚无双上位总比一个陌生人上位要强。

    这消息在城主府中早已传开,两人姗姗来迟,反倒是最后得知的。

    瀚海界与神州浩土格局不同,各府各域都有自身的独立性,名义上虽受三大氏族管辖,但其实是本地势力自治为主,包括府主之位,半是靠本地举荐,半是氏族任命。

    楚无双本就是少有的天才,三十不到便入道成为大宗师,又得到其他几位大宗师支持。即便城中许多人对他不放心,却也不影响他继任府主之位。

    有趣的是,这家伙之前还说要大开府库任由晏危楼二人挑选宝贝,甚至连三七分的话都说出来了,但刚刚继任府主,便直接推翻了自己说过的话,想要假装无事发生过。

    晏危楼原本对什么宝贝不感兴趣,但是见楚无双这副抠门姿态,他反倒起了心思,便趁着第二天继任仪式后,众人都在场时,直接问道:“楚兄,之前你答应的谢礼可以提前支取吗?”

    楚无双还懵着,大长老已经皱起了眉,望向他的目光很是不善。似乎没想到楚无双还没有将这件事处理妥当。

    “倒不是我贪图这一份谢礼。”

    众目睽睽之下,大庭广众之中,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张俊美的脸显出几分羞赧。

    “只是之前楚兄盛情难却,若非是事务繁忙,甚至要大开府库以谢,这份心意实在厚重,在下不敢辜负。”

    楚无双被噎了一下:“不是……”

    “我二人今日便打算启程离开,若是就这般走了,想来楚兄定然心中不安。”

    说到这里,少年脸上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语气温和有礼。

    “因此,在下便厚颜讨要一二,让楚兄宽心。”

    这话说得周到又妥帖,让众人好感大增:“晏公子说的什么话!您可是咱青阳府的贵客,再怎么酬谢也不为过。”

    大长老更是直接越过楚无双,将还没有交接的府库钥匙掏了出来:“两位这边请,府库中若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尽管拿去!”

    楚无双被敲了个闷棍,险些原地气炸。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气鼓鼓地看着两人打开他的小金库。

    倒不是他真的忘恩负义,只是前日被大长老收拾过之后,他才知道罪魁祸首究竟是谁。想着在妖魔大本营之中也被那两人吓唬了一通,一时心气不顺,这才想给他们添添堵。

    谁知道最后被气炸的还是他自己。

    青阳府城传承千年,中间也有过被妖魔攻破推倒重建的历史。府库中,代代府主积累下来的宝物数不胜数。一般人进来,只怕都会挑花了眼。

    晏危楼神情倒是淡定,当年屠遍神州百宗,他所见识过的宝库不知凡几。只多拿了一些灵石,又挑了几样功能比较特殊的小东西。

    突然间,他眼前一亮,将一枚形似鹅卵石的小东西握在了手中。

    “这是……”

    府库之中的每一样东西都附有说明。这枚“虚空石”自然也不例外。

    “这虚空石是天然生成,极为稀有。”楚无双介绍道,“唯一的作用便是,捏碎后可以破开空间,将人随机传送至某地。用来逃跑极为方便。”

    说到这里,他又幸灾乐祸补充一句:“不过这东西很不稳定,会把人传到哪里谁也不清楚。”

    “就要它了。”晏危楼一脸愉悦。如此便不必担心回归之后无法脱身了。

    只不过,他又看了看宿星寒……

    “还有第二枚吗?”

    楚无双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这真是河边的石头随便捡?”

    宿星寒走到晏危楼身边,低声道:“不必了,我用不上。”

    “你不是被天宗追杀……”

    宿星寒心虚地眨了一下睫毛:“我有自己的手段。”

    晏危楼笑了笑:“那就好。”

    一边的楚无双:“……”

    ……总感觉自己好多余的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