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48章 归去来(2)
    正当午时, 日光大盛。

    山间小道本该荒无人烟,此时却是烟尘滚滚, 长长的车队奔涌而过,一面飘扬的大旗迎风飞舞着,其上几个火红的大字格外引人瞩目。

    但凡稍稍有些见识的人都能认出, 这正是东黎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乘云镖局。

    近百名镖师气势不凡,修为最低者也有枷锁第七重,那位领头而来, 主动“救下”晏危楼的何镖头, 更是有着洞见第一境「通幽」的修为。放在某些地方, 已然算是不折不扣的大高手了。

    马车中,换了一身干净衣衫的晏危楼脸色发白地靠坐在软榻上, 神态与之前相比, 已是镇定下来。

    他的容貌经过一些修饰, 原本凌厉的轮廓柔和了许多, 配上身上的一袭青衣, 整个人如青竹翠柏, 气度斐然。

    直起身体,少年神情真挚地冲着对面的人拱了拱手:“这一次多谢公子仗义出手,否则我只怕要曝尸荒野了。”

    “哪里哪里!”坐在他对面的青年似乎被这郑重的架势弄得愣了愣,笑着连连摆手,“不过是小事一桩, 不值一提。”

    这青年名叫谢渝, 是乘云镖局总镖头谢乘云的儿子, 排行行三。也是这趟走镖真正的负责人。

    此次他们正是走镖归来,刚刚屠灭一伙山匪,恰好在路边捡到了晏危楼。

    原先那位何镖头盘问晏危楼来历之时,这位谢三公子一直坐在马车中不曾露面,这时便好奇地问道:“冒昧一问。这位朋友是发生了什么事?遇上了什么麻烦不成?”

    “这就说来话长了。”

    晏危楼摇摇头,唇角露出一丝苦笑。

    他徐徐说道:“在下姓徐,名渊,本是家中独子。因着家中有些产业,平日里生活也算富足。原本只想着知足常乐,奈何天不从人愿……”

    说到这里,他轻轻叹了一声。

    “半月之前,家中突遭劫难,一家老小都……若非家父以命相救,让我得以遁逃山林,只怕、只怕……”

    说到这里,少年垂下头去,声音变得颤抖,语气渐渐哽咽,似乎难以面对。许是情绪激动牵动了伤势,他突然重重咳嗽起来,半晌才平息下去。

    “抱歉,方才失礼了!”半晌,气息平复后,晏危楼歉然一笑。

    他容貌斯文俊秀,一张脸毫无血色,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黯淡之色,带着说不出的忧郁。看上去俨然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让人不忍心稍作为难。

    见状,谢渝恍然之余,连忙劝慰了几句,又低声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徐兄你能逃出生天,当是万幸。许是苍天庇佑,叫你不要放弃。便是为了家人,也应当振作一些,将来替他们报仇!”

    似乎被他说动,黯然垂首的少年立刻抬起头来,一副被点醒了的样子。他惨白的脸上逼出了一丝激动的潮红:

    “谢兄说的是。我若不报此仇,不为人子!那北斗魔宫,还有其他魔道宵小,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见他振作起来,矢志复仇,谢渝心中顿时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成就感,他连连点头:“嗯,这便是——等等!你方才说的是北斗魔宫?”

    说到最后,他声音都变了调。

    “正是北斗魔宫。”

    晏危楼认真应了一声,语带感激:“早就听闻谢总镖头为人仁义,三公子甘愿顶着北斗魔宫的威胁也要收留于我,果然是父子一脉相承!”

    谢渝脸上鼓励的微笑立刻变了,原本稍显怜悯的神情化作郑重之色,他身体前倾,举手一礼:“原来是平阳徐氏!”

    徐姓普普通通,放眼天下不知多少,原本谢渝只当这少年不过是个普通地主家的少爷,被凶匪灭了满门。哪知道仇家居然是北斗魔宫?

    这立刻让他想起半个月前发生在大雍与东黎边境平阳郡的一桩大事。

    ——号称“仁义无双”的义商徐氏,于家主寿宴当天,被人一锅端了。现场遗留的种种痕迹直指北斗魔宫。

    “平阳徐氏广行善事,乃是天下闻名的义商。当年雍黎两军交战,豫水决堤,淹没东黎三城,险些闹出瘟疫。是平阳徐氏几乎舍尽家财,救下三城百姓,天下无不敬服。”

    谢渝原本还有些怠慢的态度早已彻底消失,脸色大义凛然。

    “那北斗魔宫动辄灭门,当有恶报。徐公子尽管在我乘云镖局住下,镖局上下,必护你周全。”

    他这话倒也不是大话。

    乘云镖局总镖头谢乘云出身微末,幸而拜得一位江湖散人为师,习得了那位大宗师平生最得意的独门功法《风雷斩》;加之他性情豪爽仗义,交友广阔,短短二十年时间,便从无到有开创出乘云镖局这份基业,本身修为也突飞猛进,只差一步便可入道。

    有他坐镇的乘云镖局在整个东黎都算是一号势力,尽管与沧海剑宗这等圣地相差甚远,但放在大部分世俗势力中,也称得上黑白通吃。

    当今天下道长魔消,有三大圣地镇压天下,沧海剑宗坐镇东黎,太上道门位处大雍南海之滨,悬天峰靠近三国交界北原之地。

    北斗魔宫势力虽强,在三大圣地镇压下,又怎么可能将全部实力都暴露出来,就为了对付区区一个徐氏余孽?

    因此,谢渝断定,即便有人还想斩草除根,也顶多不过派出七殿之一的力量。

    而乘云镖局扎根当地多年,与东黎十大一流宗门都有千丝万缕联系,一旦这股力量团结起来,即便是北斗魔宫七殿之一,暂时抵挡下来也绝无问题。更不必说,真要有事,沧海剑宗绝不会不管。

    如此想来,救下这位徐氏后人,其实风险并没有那么大,收益却是极高。不说可能收获的正道名望,单是徐氏广施恩义留下的人脉,还有可能存在的家资……都是一笔笔无形有形的财富。

    不过是转瞬间就理清了思路,谢渝的态度变得热情起来,不再是居高临下隐含施舍,而是恍如接待贵客。

    面对谢渝释放的善意,晏危楼自然是一脸感激,顺带商业互吹,捧了乘云镖局一把。

    至于“铭记在心”、“必有厚报”、“以徐氏在天之灵为誓”这样的话,他也是张口就来。

    ——反正他又不是真正的徐渊,徐氏满门同他有什么关系?那位徐氏真正的少公子,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连徐氏满门之所以被灭,也是晏危楼亲口下的命令。北斗魔宫恐怕都不知道这一口黑锅究竟是从何而来。尽管背锅这种事,他们应该早就熟能生巧了。

    乘云镖局的人马来去如风,转眼自山道上飞驰而过,只留下大片扬尘与清晰的车辙印。

    山林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那巨石边上的一棵大树上,一抹黑影自树梢一跃而下,无声落在地面上。

    斜射的阳光与树梢的阴影交织而下,在那张阴柔俊美的脸孔上切割出了光暗分明的轨迹。

    他一身气息冰冷森寒,飘飞的黑袍恍如幽雾,袍底似有森森鬼火燃烧;乌黑长发中夹杂几缕银白。那深邃而漆黑的瞳孔直直凝视着车队远去的方向。忽而唇角微勾,溢出一声轻笑。

    “光阴之力不多了,这具化身最多维持三日。”

    这还是他在瀚海秘境之中特意击杀了大量小妖魔的结果,只可惜前日为了对抗天人,近乎耗尽。

    “……啧,麻烦。”到哪里再去杀几个人补充一下呢?

    晏危楼微微歪头思索一番,自袖中掏出半枚晶莹剔透的玉珏。

    这是此前从沈老的遗物中所缴获的“千里传音”,只能使用三次。另外一半被他交到了无恨手中。

    将体内真气注入玉珏中,查看过其中无恨传来的讯息后,又留下一段讯息。晏危楼才将之重新收起。

    “无恨?他最好人如其名……”

    他黑袍倏忽一展,整个人腾空而起,向着与车队截然相反的方向飞掠而去。

    三天后。

    东黎边境,靠近大雍齐王封地的边陲小镇。黄沙漫天,大漠寒风片片如刀,冰冷刺骨。

    路边的客栈里,升起了暖融融的炉火。跋涉半天的客人掀开帘子走进来,立时感觉全身寒意都被融化了,冰冷的手脚恢复了知觉。

    胖乎乎的掌柜缩在柜台后,捧着一杯茶慢慢喝着,今日大堂很是冷清。

    若是平日里,大堂之中早就热闹起来了,但今天这里却有些别样的安静。只因为大堂角落之中,正坐着一个怪人。

    他披着一袭宽大黑袍,乌发染霜,眸凝冰雪。整个人懒洋洋趴在桌前,只是微微垂首把玩着手中一只酒杯。既不喝酒,也不点菜,半阖着眸子打瞌睡,宛如一只温顺无害的大猫。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

    在大堂已经坐满的情况下,他独自一人占着一张桌子,这本就足够古怪。更古怪的是,周围那些人宁愿都挤在一起,也不敢靠近那张桌子分毫。

    只因之前企图这样做的人,都已经变成了那人脚下的尸体,被埋在了外面的漫漫黄沙中。地面上的血腥气仍未消散。

    大堂中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是默默喝酒,默默吃菜,连牙筷碰撞在一起的声音都没有。

    “笃笃笃……”

    那黑袍人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着,不疾不徐的节奏牵动着众人的心脏一起跳动。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将之打断。

    门帘被掀开,一道人影随着寒风一并飘了进来。相比之下,这似乎才是一个更加古怪的人。

    身形同样笼罩在黑袍中,左边袖口探出的却是一截寒光凛凛的铁钩,来人脸上罩着一张漆黑的铁面具,一双眼睛从大堂中扫过,透出冷森森的光。

    “大人!”

    他毫不犹豫走过去,单膝跪下,恭恭敬敬低下头。

    “您交代的事情,属下已经办妥。”

    “很好。”

    懒洋洋假寐的人抬起头来,下颌微微一点,深黑的瞳仁里溢出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冰冷中透出邪异。

    他勾了勾手,像是在召唤一条猎犬:“你过来。”

    跪在地上的人连忙向前一步,几乎要贴近对方的膝盖。他的确乖得像是一条忠诚的猎犬。

    嗤!

    一根牙筷突然间毫无预兆射出,自半跪于地的人头顶天灵盖而入,直接贯穿了他的大脑。

    没有人能看清那黑袍人出手的动作。就像是没有人知道,原本好生生安置在桌角的牙筷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手中,又是怎么突然被投掷出去的。

    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一股血浆已然飙射而出。

    大堂中的众人几乎都石化成雕像,从没有哪一刻感觉自己与死亡如此接近。

    “嗬……你!”

    跪在地上的人已经一头栽倒在地,眼睛还瞪得大大的,直直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晏危楼,瞳孔中残留着不甘与疑惑。

    “只能说你的演技太好了,也太恭顺了,居然连我都看不出破绽。”

    晏危楼轻笑一声,好心为他解答。

    “但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你以为他叫做无恨就是真的无恨吗?那家伙演技可没你好,装得再恭顺,若有杀我的机会,想必绝不会放过。”

    说到最后,他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一点期待。似乎有一个随时随地想要杀掉自己的下属,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晏危楼慢条斯理从座位上起身,神情不耐:“只可惜,果然是高估他了……”

    “这种连自己都需要我去搭救的废物,有什么能耐找我复仇!玩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戏码?殊为可笑。”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他腰间寒月蓦然出鞘。

    随着一声幽幽的长鸣,这一瞬,黑夜降临,一泓月光洒落人间,无尽的诗意中透出无边的杀意。

    “好了,把那废物交出来吧。”

    黑夜与月光交织,他的身影宛如踩踏于夜与月的交界线上,一半光明,一半阴暗。

    “至少现在他还有用。”

    黑暗里有谁无声无息动了。

    风声乍起,晏危楼冰冷的刀尖在夜色中划过一道弧度,斜斜落下来,最终抵在一个人咽喉处。

    是那个一直缩在柜台后面喝茶的胖乎乎的掌柜。

    而拦在两人中间的这段路上,一切碍眼的东西都已经在刚才无声的交锋之中化作齑粉。

    连带着还有四周倒在地上的七名酒客。

    他们都是在刚才黑暗降临的一瞬,于七个不同的方位,以七种不同的姿势,用七柄不同的武器,同时围攻了过来。

    又以七种不同的死法倒在了地上。

    “客官……”脖颈一凉,胖乎乎的掌柜眯着眼睛笑起来。

    “人在哪里?”晏危楼刀尖向前一递,划过一道血痕,“我的耐心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