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55章 归去来(9)
    夕阳即将落山时,一支镖队沿着官道疾驰而来, 终于在城门关闭之前入了城。象征乘云镖局的镖旗在夕阳映照下, 灼灼如烈焰。

    “这就是西山郡的郡城。”听晏危楼说从未来过这里, 谢渝掀开马车车帘, 一脸自豪地指着窗外介绍道,“徐兄观之如何?”

    随着马车行进,晏危楼的目光从街面上扫过,他微笑着赞了一句:“早就听闻西山郡虽处边境但贸易发达,如今一看,这郡城果然繁华, 比之上京也不差多少。”

    上京是东黎帝都, 西山郡城自然不可能与之相比。他这句话一听便是礼貌性的吹捧, 当不得真。

    谢渝满脸笑容, 心情大好。

    自从萧正在半道上离开之后,他的心情便一直很好, 如今又听晏危楼夸赞自己家乡, 脸上的笑容更是不断。

    “这一趟出去押镖, 是三个月前便出发了, 没想到我不过是一来一回, 这大雍和东黎之间就打起来了。”谢渝感叹了一声,“这城中着实冷清了许多。恐怕来年的生意也要受影响了。”

    正如谢渝所言, 西山郡是东黎西南边郡之一, 与大雍齐王封地云州接壤。

    由于靠近两国边境, 这里常有来自大雍的游侠与行商, 亦有不少来此历练的宗门弟子,除却商贸繁荣外,武风亦是极盛。

    郡中除去唯一一家一流宗门归鹤宗,还有几家不入流的小门小派,此外便是各种武馆、镖局、酒楼、店铺。堪称汇聚三教九流,官道四通八达,热闹至极。

    只不过现在局势特殊,东黎大军与齐军雍军胶着在一起,以至于这些靠近边境的郡城都变了气氛。

    当年大雍分封诸侯可不是随便选择的封地,齐地看似占据云州半州十一城,但西侧须镇压天中禁地,东侧则面临来自东黎的威胁。而另外半州受大雍朝廷管辖。一者,用以钳制齐地,二者,一旦边疆起战事,也能及时应对东黎大军。

    如今本为大雍屏障的齐王却与东黎联手,不过大半个月便将云州纳入囊中,只剩下易守难攻的南云郡还在苦苦支撑,在三方争夺之下,南云郡城头来回变幻着大王旗。

    两国边境战事如此激烈,造成的影响是连绵不绝的。即便如今这场战争刚刚打响不久,大雍与东黎之间的商路便几乎断绝,沿途更是层层关卡严密。

    说到这里,谢渝摇摇头:“若非东黎与大雍开战,中断了好几条商路,也影响了镖局的一些生意。今日徐兄所见的郡城,至少还要热闹好几番。”

    说话间,镖队已经回到了乘云镖局。

    谢府与镖局相邻,两边大门相距也不过数十步之远。

    马车抵达时,一个着蓝衫、束玉带,腰悬美玉,手执银扇的男子正巧从谢府大门中走出来,容貌和谢渝有几分相似,但气质却天差地别,眉眼间透着阴鸷。

    “三弟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这趟去上京玩得乐不思蜀了呢。”

    他随便打了声招呼,语调轻浮。

    “对了,听说上京多美人,有没有带两个回来?让二哥我帮你掌掌眼……”

    “二哥此言差矣。”

    晏危楼敏锐地感应到谢渝周身气息冷了几分,语气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微笑道:“这一趟镖事关重大,大伙儿都是殚精竭虑,去的路上处处留心,也就难免慢了一些。”

    “再者,这次押镖的叔伯们都是父亲一手带出来的,最是用心不过。”谢渝慢条斯理说道,“大家一心想着镖局生意,唯恐时间太紧,又哪里有心思寻欢作乐?想来是二哥你平日里如此悠闲惯了。”

    “你!”谢二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谢渝这话的意思听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放在对他充满敌意的谢二耳中,却似乎是在变向讽刺谢二整日寻欢作乐,不务正业,因此以己度人。

    他狠狠盯了谢渝一眼,目光这才转向旁边的晏危楼,见这少年一身青衣简单朴素,斯文俊秀的脸毫无血色,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文弱书生。顿时冷笑了一声。

    “三弟,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一个乡巴——”

    “介绍一下,这位是徐渊徐公子。”

    两道声音不分先后撞在一起,谢二公子率先开口,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指点道:“不是我说,二弟你也该成熟了。别总仗着老头子宠爱,隔三差五带些狐朋狗友回家来……”

    “二哥言重了。徐公子来自安平徐氏,是小弟请来的贵客,将会在府中住上一段时日。”

    “安平徐氏?”

    不知名姓的谢二公子惊讶了一瞬。目光上上下下扫视了晏危楼一遍,很是嫌弃:“安平徐氏不是被灭了吗?就这么个小鬼跑出来又顶什么用?”

    被称作小鬼的某人深深看了他一眼。

    谢二却只是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就又将目标对准谢渝,上上下下挑了一番刺,只是每一句都碰到谢渝的软钉子上。

    “是啊,三弟你说的总有道理。”

    斗了几句嘴,阴阳怪气地讽刺一句后,这位谢二公子神情更加阴鸷,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个圈,不知想些什么,只冷笑了一声,便越过两人身边,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谢渝似乎习惯了他这幅作态,丝毫不受影响,转头便领着晏危楼进了谢府,顺便还在路上解释了几句。

    这谢府一共有三位公子。

    长子生母是个不入流的歌姬。次子是原配所出。谢乘云当年白手起家创下乘云镖局这份基业前,曾经有过一位早逝的原配,对方出身不高,是一位屠户之女。后来死于一次江湖仇杀中。

    与两位兄长相比,谢渝的外家便强多了。她的生母来自归鹤宗,是一位长老的亲传弟子,本身更是有着洞见一重通幽境的修为。

    正因如此,这位排行最末的三公子在府中的地位才是最高。

    当然,按照谢渝委婉又谦虚的说法,经过晏危楼简单粗暴的翻译过后,大意是——这一切都是谢渝本人辛苦奋斗、努力进取换来的。至于排行第二的谢淇,只会在背后嫉妒,却从不肯认真做事,成日游手好闲,却还抱怨父亲偏心,实在是没有道理。

    ·

    谢府占地面积极广,从府外看去不显山不露水,但进入其中却能感觉到那种逼人的富贵气派,没有什么精妙的风水格局,唯一给人的感觉就是华丽。

    这种暴发户般的做派,或许与谢乘云本身的经历有关,哪怕已经当上总镖头,甚至成为了大地主,也抹不去他骨子里的那份对富贵的痴迷。

    两人穿过一处游廊,谢渝也断断续续说完了家中的大致情况,便歉意一拱手:“我二哥幼时是被外家养大,也学了些那边的做派。若是方才冒犯了徐兄,在下替他道歉。”

    “不打紧。我看谢二公子相当活泼呢。”

    晏危楼摇头表示不介意。

    “活泼?”谢渝愣了愣,随即失笑,“确实,二哥实在是太过活泼了。之后我一定让父亲好好管教他。”

    由于谢乘云出门访友已有数日未归,如今府中一应事务谢渝都能做主。他本意是想给晏危楼安排一间靠近自己院子的客房。不过却被晏危楼婉拒了。

    在晏危楼的坚持下,他主动选择了一间最偏僻的院子,并主动奉上了一定数额的银票,算作这段时间的花销。

    ——毕竟他的本意又不是为了寄人篱下,白吃白喝。只是想着先把身上的伤养好,让自己恢复全盛状态。

    这一切从头说起,还要追溯到盛京。早在姬慕月逼宫之前,晏危楼就安排好了逍遥楼的去向。

    考虑到齐王起兵,在他解决大雍皇室或是齐王之前,齐王世子这个身份走到哪里都是麻烦,更何况他还很可能要在姬慕月逼宫时搞一波大事。

    前世的经历让晏危楼深知狡兔三窟的道理,因此他提前为自己选好了三个假身份,以便将来行走天下。

    至于如何让假身份逼真到天·衣无缝呢?凭空制造出一个不存在的人固然也行,但却经不起细查。毕竟每个人从小到大的经历,亲人,朋友,仇敌……这种种细节太多了。

    因此,最好的办法便是直接顶替本就存在的人。就像是他当初直接夺走将玄这身份一样。

    徐渊就是这三个假身份之一。

    就连被晏危楼派去灭了徐氏满门的无恨都不清楚,晏危楼的目标只是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

    若是让无恨知晓如今“徐渊”在谢家的消息,只怕他也会很意外,徐家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当天晚上他好像没见过啊。

    ——徐渊的情况很特殊。他十岁之后便不曾再出过门,一直被关在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里,起火后绝无生还可能。由于他的深居简出,恐怕就连徐家人都不了解这位小公子的情况。这也是晏危楼选择顶替徐渊的原因之一。

    不过,瀚海秘境的存在是一个意外,当初准备这个身份只是有备无患,晏危楼也没料到自己居然会短时间里从盛京来到东黎,还这么快就用上了这个身份。

    在内伤没有完全痊愈之前,晏危楼暂时不想用这具身体去搞事,只打算借着徐渊的名头在谢家低调休养一段时间。对于谢渝明里暗里拉近关系的举动,他选择了放任。

    当然,这也就导致谢淇对他更是看不顺眼了。

    晏危楼不断恢复内伤的同时,看着谢家的这一出宅斗大戏,感觉很是无趣。

    就谢家这一亩三分地,何必斗来斗去?想要什么东西就自己去取,明面上兄友弟恭背地里互相捅刀不累吗?

    像他这样多坦率,看上将玄的身份就直接动手抢过来。需要徐渊这个假身份,同样是消灭所有知情者之后抢过来。

    尤其是那位谢二公子,身上的恶意越来越浓郁了,总是喜欢搞些小动作。晏危楼敢肯定,这人绝对已经盯上自己了,说不定就要搞事。

    幸好他一向宽容大度,不像对方那么小心眼,最多不过是偶尔在对方身上下点药,让人腹泻到虚脱而已。

    这一天,晏危楼暂时居住的清风苑中,一方小池塘前。晏危楼正坐在池边喂鱼,谢渝突然走了进来。

    “徐兄,”他手上似乎拿着一封信,“灭徐家满门的元凶有线索了。”

    “嗯?”晏危楼急切地站起身,露出欣喜之色,“什么线索?”

    ……难道是无恨又掉链子了?倘若是这样,或许该考虑将之处理掉了。

    谢渝并不知道晏危楼心中有着怎样凶残的想法,他看着面前因为激动而双眼放光的少年,不由安慰道:“徐兄且放宽心,此事其实有些诡异。”

    他将手中的一封书信递给晏危楼:“这封信今日一早便出现在了书房里。落款是北斗魔宫。”

    晏危楼接过信封,打开之后立刻出现了厚厚的一叠纸,基本都是画押口供。

    有徐家寿宴当天的宾客,也有侥幸逃生的下人。甚至就连处理这件灭门大案的官府中人,都留下了口供记录。

    看着这一页页纸张上的点点血迹,不难猜出这些口供是怎么得到的。

    口供最下方是一张薄薄的白纸,被人写满了半页。大意是澄清此事与北斗魔宫毫无关系,不过目前的证据不足,只能推断出少量线索,但北斗魔宫将会继续调查下去,直到将真凶查出来。

    “???”晏危楼这一回是真的惊讶了,一句话脱口而出,“渡九幽改性了吗?”

    作为江湖上最大的魔道组织,北斗魔宫自诞生以来就是最好的背锅侠。不管有人做了什么坏事恶事,反正往北斗魔宫身上靠就是了。至于究竟是不是他们做的?反正北斗魔宫从来不反驳,反驳也是狡辩。这一次怎么突然就想要甩锅了呢?

    谢渝同样不解:“我看这些口供和证据都是有理有据。照信上说的,犯案者必然是一个对徐家熟悉无比,就连每个人平日里的作息,以及哪里有暗道这些小事都一清二楚的人。”

    “只不过,北斗魔宫何时如此好心了?”他神情有些凝重,来回踱步了半圈,“难道这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

    晏危楼已经平复了震惊的情绪,恢复了淡定,他心中倒是隐隐有了猜测,目光微微一转:“阴谋?不见得吧……”

    “说不定,就是北斗魔宫中,有人想要日行一善呢。”他这口吻着实天真。

    “徐兄你就别开玩笑了。北斗魔宫日行一善?”谢渝顿时哭笑不得,“那怎么可能!”

    “不行,这件事我得尽快让人告知父亲。”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谢渝又匆匆而去。

    晏危楼看了眼他的背影,淡定地向池塘中投下最后一点饲料,幽深双瞳倒映入水,无波无澜。

    他轻声自语一句,似乎是回答谢渝之前的疑问:“或许对有些人而言,渡人就是渡己吧。”

    可惜,他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