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56章 归去来(10)
    西山郡境内, 与郡城几乎南辕北辙的另一个方向,存在着一片连绵山脉。

    山脚下,则是一个不起眼的偏僻村庄, 名为万家村。这里偏僻荒凉,进出村子也只有一条小道, 依山傍水, 几乎与世隔绝。

    清晨时分,一位身着黑红色武士服,长发半束,做江湖浪客打扮的青年匆匆而来,踏入了这个人烟稀少的村子里。

    他脸色冰冷, 一身煞气,像是从血雨腥风中走出, 与这个安定平和的小村子格格不入,以至于沿途的村民见到他便一个个警惕地躲进了家中, 不敢冒头。

    这青年也不以为意,像是早有目的一样,一直来到村尾的一户人家门前,他轻轻敲了敲门。

    “来了!”

    门内传来一声略显嘶哑的声音,紧接着院门被打开,一个身着粗布麻衣也难掩斯文气质的青年笑着探出头来。

    “哪位邻……是你!”

    看见站在门口的人, 这斯文如书生的青年当即色变, 笑容一点点淡去, 多了几分惊慌恐惧。

    “是我。”远道而来、宛如江湖浪客的人平静地应了一声, 声音里却像是压抑着万般情绪,他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对方,“怎么,你很意外?”

    “阿正……”

    “我也很意外,当年安南赵氏的小少爷,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贵公子,居然能安安心心藏在这种小地方当一个村夫,甚至四年来不踏出村子一步。”

    不容拒绝地将门推开,青年大步踏入院中,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情绪。但一股微妙而冰冷的气场已经以他为中心向外散发开来,将整间院子笼罩。

    赵重之张了张嘴,只感觉周身上下都像是被笼罩在无形之网中,但凡自己稍有异动,便会被镇压当场。

    他缓缓关上了门,又缓缓转身,斯文俊秀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不,怎么会呢?老朋友远道而来,欢喜还来不及。”

    说着,他便毫无防备般向屋中而去:“阿正来的正好,这是我今年摘的新茶,正可邀你一品。虽不名贵,胜在新奇。”

    这是一间不大的农家小院,环境却十分干净清新。

    院中两侧栽种着数棵不知名的高大树木,分明已经入冬,树梢间却垂着大蓬大蓬色彩斑斓的花朵,整间院子里都弥漫着淡淡花香。正对着院门的堂屋屋门大开,门上贴着门神,门边还高高堆着一堆柴薪与干草。

    赵重之微微一笑,将人引至树下石桌前坐下,花瓣落了满桌。

    在清晨淡薄的天光中,这间小院有种说不出的人间烟火气息。

    远道而来,本是满身尘土与煞气的不速之客,也仿佛被这静谧的气氛所感染,目光怔了一怔。

    炉子上的水汩汩沸腾着,一身粗布衣衫的青年执起茶壶,那清澈的水流便连成一线落入杯中,氤氲的水汽混合着茶香袅袅升起,让他整个人都多了一分说不出的风度。

    末了,他从容一伸手:“请。”

    不速之客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将面前茶杯举起,及至唇边,鼻尖立刻嗅到一缕缕淡而悠远的茶香。

    “的确是好茶!”

    他赞了一声,却并没有喝,反而将之突然放下。茶杯重重磕在桌面上,而杯中茶水却没有溅出一滴。

    “只可惜……”他眼神里多出几分嘲讽,“你泡的东西,我不敢喝。”

    在赵重之苦涩的目光中,他冷笑道:“我可不想再一次喝了不知来路的东西,毫无防备地晕过去,醒来又一次成为了阶下之囚。”

    赵重之脸上苦涩之意更浓,他怔怔望着眼前的人:“当年之事我也不知情。抱歉,若是我早知道那件事,阿正……”

    “别再叫这个称呼,你不配。”

    眉心狠狠跳了一下,青年冰冷的脸色染上狂怒,像是有雷霆在眉宇间积聚。他猛然站起身,打断了对方的话。

    “砰!”

    那张与地面几乎连为一体的石桌被直接掀翻,茶壶茶杯哗啦啦碎了一地,滚烫的沸水溅上了赵重之的大腿。

    赵重之顿时痛得连连吸气,俊秀的脸色因痛苦而发白,几乎说不出话来。

    “现在的我,叫做萧无义。”

    然而,分明毫发无损的萧无义看上去却更像是那个被沸水烫了一身的人。他牙关紧咬,以至于额角根根青筋暴起,俊美的面容因此变得狰狞,那双阴郁而暴躁的眸子里,似有火山即将喷发。

    他居高临下伸手一抓,一只手便像拎小鸡一样将对面的青年提起,周身的痛苦与愤怒近乎扭曲成实质。

    “这还要感谢你们,是你们教会我,这世上,正直善良之辈只会沦为被人利用嘲笑的蠢货,只有无情无义才能活下去。”

    “咳咳咳咳咳!”赵重之被一把拎起,似乎喘不过气来了,不由得直翻白眼,他苦笑着,“阿正,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爹不对,我们赵家也已经遭到了惩罚。咳咳,但我没有、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你啊!”

    “你没有?”萧无义轻轻反问一句,垂眼看他,幽深如墨的眸子深邃难明。

    “是啊是啊。”赵重之连忙说道,“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你没饭吃,没衣服穿,被关起来的时候,都是我偷偷给你带点心,偷偷带你出去玩……”

    随着赵重之的叙述,萧无义看他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赵重之还在继续说,他的神色里充满了对幼年时代的回忆和怀念:“我爹要惩罚你的时候,是我特意为你求情。爹爹不允许你读书习武,是我学会之后偷偷教你……整个赵家,只有我对你最好啊。这些阿正你都不记得了吗?”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都高了一度,眼圈微微红了。

    他苦笑着呢喃一声,神色恍惚:“呵呵,不记得也好,谁让我爹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是我们赵家对不起你……”

    萧无义默默注视着他。

    这一刻,萧无义像是回到了当年,记起了往昔记忆中的一幕幕。

    他目光柔和了些,哂笑一声:“我曾经,也想要拿你们当家人的……”

    十六年前,那个一朝失去父亲沦为孤儿的小男孩,被天下人奉为义士之后、豪侠之子的他,在众多陌生人里选择了父亲的好朋友,他最熟悉的赵叔叔来抚养自己。他也如愿以偿在众多期盼的目光中入了赵家。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像是父亲起的名字那样,像是众多人期盼的那样,将来成为一代正直的大侠。也以为在赵家的日子会像是赵叔叔承诺的那样,和自己家里一样。

    但不过是六岁小孩的他并不清楚大人的心思有多复杂。

    他不知道的是,看着曾经比自己还要默默无闻的好友一夕之间名动天下。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会为之欣喜若狂,与有荣焉,反而会被难以言喻的嫉妒与野心冲昏头脑,啃噬心灵。

    ——明明练的都是同样普通的下乘武学,拥有的都是同样的资质,修为甚至还不如自己、平时需要自己接济的穷小子,为什么居然能在一日之间接连破境,直达天人?做到这一切的为什么不能是他?

    难道是对方隐藏了什么特殊奇遇?还是说,萧家本身就有什么秘密?

    赵乾迫切地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而萧家最后一条血脉,年仅六岁的萧正,或许是唯一能让他找到答案的工具。

    于是,刚刚来到赵家的他被捧上了天,即便是赵家嫡子嫡孙都要避让一地。

    但这样的温情攻势持续了两年,也始终没能从他身上套出任何秘密,赵乾终于撕开了温情的伪装,露出了冷酷的一面。什么也不知道的萧正又在转眼间从天上跌入地狱。

    慈眉善目的叔叔婶婶翻脸不认人,之前捧着他的众多赵家子弟,谁都能踩他一脚。下人们也顺从主人家的意志转变了态度。除了始终留着一条命,即便是赵家大小姐养的猫,过得都比他好百倍。

    过去的萧正不清楚原因,但现在的萧无义却是明明白白。明面上他被踩入泥里,暗地中却一直有人监视。赵乾以为在这样生不如死的环境中,但凡他想要好好活下去,必然会忍不住暴露秘密,譬如修炼某种神功秘法。

    然而并没有。

    是赵家最小的公子,萧正唯一的朋友赵重之,隔三差五来救济他,帮助他,鼓励他。

    最后,也是这位好朋友在他好不容易有机会逃出去时,一杯茶水放倒了他。他本想在开启新生活前同朋友最后一次道别,醒来却被关在了黑压压的暗牢里。

    同时响起的还有赵乾得偿所愿的大笑声——一个不过十岁出头的孩子,能够以一己之力逃出监视重重的赵家,倚仗又会是什么?当然就是那个让他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大秘密。

    既然确定了这并非他的妄想,而是的确存在的事实。想要从一个孩子口中掏出这一切,实在有太多方法了。

    忆起往事,萧无义原本柔和的眼神又恢复冷酷,他一只手紧紧掐住赵重之脖颈,神色有些失控。

    “阿正!阿正……咳咳咳!”

    萧无义被他唤醒,看着对方死灰般的脸色,下意识松开了手,连退两步,眼神略有些闪躲。

    赵重之被他松开,一下子坐倒在地,抬头来认真解释道:“当年之事我全然不知。当时我也一样昏睡过去了,等我醒来,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你已经离开了。”

    “后来你劈开地牢,投靠北斗魔宫,我才知道你没有走,是被我爹……被我爹关了起来,连经脉都废了大半,从此只能修行魔功……”

    赵重之扶着树站起来,颤声说道:“这一切都怨我。”

    阳光不知不觉从天际洒落,院中芬芳四溢,这对曾经的好朋友对站在那不知名的大树下,神情复杂。

    良久,萧无义深深呼出一口气:“不怨你。”

    “我知道。我知道当初阿正你犹豫不决,手下留情放我逃了出来。”赵重之淡然一笑,“看来如今你是想通了,终究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是吗?”

    萧无义沉默几息,咬牙吐出一个字:“是。”

    赵重之缓缓摇了摇头:“并非我贪生怕死。我爹用心不良,整个赵家都遭了报应,我只是不想让赵家就此绝后。可惜,现在这个心愿无法实现了……”

    “也罢,既然阿正你已经决定了,那便动手吧。我们两家的恩怨就此了结。”

    他坦然直视萧无义,释然一笑,像是即将引颈就戮的并不是他。

    萧无义将一柄弯刀举至眼前,伸手摸上刀柄,缓缓向外拔,只拔出一寸,又“锵”一声归鞘,那乍闪而过的雪亮刀光映照着他深沉复杂的眼。

    “算了。这一次放过你,就当是报答幼年时的恩情。你好自为之。”冷着脸吐出一句话,他看了赵重之一眼。

    “下次再遇,我必杀你。”

    萧无义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砰!”

    刚刚走出一步,他身体突然一软,就要倒地,下意识以刀拄地,萧无义整个人单膝跪在了地上。

    “噗哧”一声!一柄锋利无比的飞刀从他背后射入,直接将他最后一点反抗的力气抵消。

    “你!赵重之……”

    他眼前的一切在迅速发生变化,石桌附近的地面突然翻转,诡异的阵法波光与机关变动的声音在眼前耳边来回晃荡。萧无义鼻尖又闻到那淡淡的花香与茶香,紧接着,他便随着塌陷的地面一下子跌落了下去,落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在他落下去的瞬间,隐约看见小院四周围墙处冒出一个又一个人头。那些看似普通平凡的村民,早就换了一副样子,警惕万分地围在院外,似乎随时随地就会冲进来,一起对他出手。

    “阿正,别怨我。”萧无义的身形飞速下坠,赵重之的声音从上方隐隐传来,“只怨你自己太天真了。”

    ……

    三天后。

    表面上只是个普通村庄的万家村,卸去伪装之后,赫然是一处特殊的据点。赵重之那间小院下方,地底深处,赫然是一处隐秘的地宫。

    地宫中,某间地牢里。双手双脚都被玄铁镣铐紧紧锁住的萧无义神情冷漠地靠在墙上,目光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直到听见脚步声,他才抬起头,声音沙哑:“……赵重之?”

    “是我。”来人走到他面前,微笑道,“阿正过得可好?”

    “我很好。”萧无义冷冰冰开口,“终于斩灭了某些不必要的妄想,我很好。”

    “这几天我认真回忆过了,从我踏进院子开始,就落入了你的陷阱。”他说话的语气甚是心平气和,也不知是不是放弃了挣扎,“那些树木、柴垛、甚至屋门开的方向,每一件摆设,都是你精心设计的吧?他们本就是某个阵法的一部分。”

    赵重之点头:“对。”

    “还有花香、茶香,或许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总而言之,单独每一样都没有问题,组合起来就是一种混毒。你之所以同我说那么多,也不过是拖延时间以待毒发罢了。”

    赵重之微笑:“没错。”

    “还有那几个暗中跟着我的属下,也被那些‘村民’解决了吧?”

    赵重之笑着点点头:“阿正说的是。”

    萧无义也看着他笑了起来,他笑得前仰后合,牵动锁链哗啦啦作响:

    “哈哈哈,倒是我小瞧了你!明知道我不一定能够找到你,你居然也能守着一个陷阱守了四年,就等着我哪一天可能找上门来?我头一回知道你有这种毅力,看来你也是恨透了我!”

    “不对哦。”这一回,赵重之摇了摇头,他笑眯眯说道,“阿正猜错了,我不恨你。”

    “而且,这次也是我特意引你来的。你所发现的线索,都是我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