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59章 归去来(13)
    随着“咔嚓”两声, 两人手腕都被玄铁锁链直接锁了起来, 彻底变成了俘虏。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最好是老老实实放了我。真当我谢家在这西山郡的声势都是吹出来的!”

    小院之中, 响起谢淇愤怒的叫嚣声。

    倒不是他没有头脑,只不过这普信大师他来往也不止一次了,对方若真要取他性命早就动手了,何必这么曲折迂回将他引过来?

    再看这些人只是将两人围在这里,一直没有下一步动作。谢淇便更加确定了, 对方多半是想要敲诈谢家一笔或是有其他目的。暂时应该不会伤及他性命。

    因此, 谢淇有恃无恐。

    只不过, 他显然放心得太早。

    不多时, 院外一个做小和尚打扮的人跑了进来,眼光在晏危楼身上扫过,像是在确认什么, 又同那普信大师窃窃私语着,似乎是通过什么渠道确定了晏危楼的身份无疑。

    那慈眉善目的普信大师露出笑容来。

    他之所以暂时留着谢淇一命,不过是担心引来的人并非“徐渊”,那就必须再出手一次, 或许还要用到谢淇这个工具人。不过, 既然鱼没有钓错, 这鱼饵就不必留着了!

    普信向边上使了个眼色。

    “你大爷的普信!老子信了你的邪!你等着,等我爹回来——”

    一无所知的谢淇还在中气十足地大喊大叫,直到翻来覆去骂得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心中却突生警兆。

    他下意识抬起头去, 只见一直面无表情守在四周的人里, 有人闪电般上前一步,顺手带起了腰侧长刀。动作自然流畅得像是屠夫切猪肉一样简单。

    锃!

    长刀出鞘,谢淇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吓得失了声。

    这一瞬间,他视线里只剩下这迎头而来的一刀。骤然袭来的恐惧像是一股来自极北的寒气,将他从头到脚冻僵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刀光临身。

    “啊——”

    刀光一闪,谢淇紧紧闭上了眼睛。

    但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在谢淇耳边乍响。

    他睁开眼睛时,就见刚才还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的晏危楼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正抬起一只手挡在他身前,姿态随意。

    日光明媚,将少年半张侧脸打上薄光。他单薄的青衫随风摆动,一只手腕抬起时,另一只手自然垂落在身侧,腕间相连的漆黑锁链紧绷成一条线,与那刀锋正正碰撞在一起,迸溅出一缕火花。

    从谢淇的角度去看,只能看见小半张侧脸,还有少年微微上扬的唇。

    他居然在笑,非常平淡的笑,像是丝毫惧怕也无。

    这一刻,气氛近乎凝固。

    晏危楼的动作太快太突然,那出手的人似乎都没反应过来,便直直砍在了玄铁锁链上。

    直到被刀锋与铁链撞击的脆响惊醒,这人连忙撤刀,“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又不住转头去看普信,嘴唇哆嗦着,尽是惶恐之意。

    晏危楼看着这一幕,微微眯了眯眼睛。他插手救下谢淇一命,当然不是突然间大发善心,不过是为了验证心中某些猜测而已。

    如今看来,刚才那一刀并不是为了装装样子吓唬谢淇,而是真的有去无回。这群人连乘云镖局总镖头的儿子都说杀就杀,却如此担心误伤他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其真正目标显而易见。

    哗啦啦……

    晏危楼重新垂下手,锁链轻轻晃动。

    他抬眼看向普信,正色道:“此事同谢淇无关。你们真正要找的人应当是我吧?”

    作为堂堂义商后人及正义小伙伴的“徐渊”,当然不能容忍因为自己的缘故牵连无辜之人。因此,他这话问的甚是正义凛然,简直可以打高光。

    虽说是疑问,但晏危楼的语气里却透出一份笃定。

    普信惊讶了一瞬,随即笑眯眯抚着自己雪白的胡须:“徐公子猜的没错。您可是我家宗主亲自开口想见的贵客。咱们这些人说什么也不能让宗主失望啊。”

    这人不再端着那副慈眉善目的高僧模样,一身洞见境的气息毫不保留散发出来,甚至通过“徐渊”救下谢淇这一行为,洞察出了他身上正道人士标配的属性,熟练地威胁道:

    “便是看在谢公子死里逃生的这条小命上,还望徐公子配合一二。”

    晏危楼还能怎么办呢?

    身为一个侥幸从灭门惨案中逃生、极度珍惜自己小命、同时一身气息不过枷锁七重,而且刚刚伤势愈合,看上去便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少年,面对这么多凶神恶煞又危险的敌人,还要保住无辜之人的性命……他当然只能选择答应啦。

    很快,带着谢淇这个附赠品,晏危楼便坐进了一辆古怪的马车里。

    之所以说它古怪,在于这车外表看上去像是普通马车,内里却四壁都是结实的铁板。除了几个通风透气的地方,简直与囚牢无异。那马似乎也并非凡种,速度极快。

    很快,十多个人连同换了一身装扮、打扮得像是个富态商人的普信便从寒云寺后门离开,假借商队名义,迅速向某个方向而去。

    黑漆漆的马车中,晏危楼凭借强大的神魂感知着周围的环境,凭空在脑海中一点一点勾勒出一副大概的路线,同时心中琢磨着幕后之人的意图。

    “徐渊”这个身份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值得图谋的便是徐家可能隐藏的财富。此人是纯粹图财,还是与徐家有仇、要让其最后的血脉也断绝呢?

    无论对方有什么图谋,他如此配合主动被抓、甚至还落得前世今生最厌恶的被人束缚的阶下囚姿态,牺牲如此之大,这场大戏可一定要足够精彩、足够有趣才行!不然……

    马车中一片黑暗,少年弯起唇角,黑沉沉的瞳孔中掠过一线幽光。

    “谢、谢谢。”黑暗中突然响起谢淇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晏危楼略感诧异:“什么?”

    “那个,之前的事……多谢你了。”谢淇提高了音调,但语气里仍是说不出的尴尬,“要不是你出手,我这条小命就没了。”

    他瞪大眼睛,在黑暗中看向晏危楼的方向,脸色还微微发白。

    “谢二公子有自知之明便好。”

    晏危楼随口回了一句,态度颇为漫不经心。在谢淇愤怒之前,他又补充道:“下次吸取教训,别再犯蠢了。当然,前提是你还有命回去。”

    “你!”谢淇被气得够呛,刚刚生出的一点感激烟消云散,“你说谁蠢呢?”

    “识人不清,随便一个消息就能被骗出城,这还不叫蠢?但凡你稍微谨慎一些,将人约到城内来,都不会被瓮中捉鳖。”晏危楼摇摇头,不紧不慢说道,“当然,我能理解你那想要迫切抓住我把柄的心情,以至于失了理智。”

    谢淇不由低下了头,心里也难得生出了一点愧疚。

    ……的确,要不是他急于揪住徐渊的小辫子,也不至于如此贸然踏入陷阱,如今害得两人都被抓住,也不知性命能否得保。

    谢淇闷声闷气开口:“对、对不起啊。是我太冲动了。”

    这话出口,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晏危楼大度地摆了摆手,语气又变为温和:“没关系。我知道谢二公子因为三公子的原因同我有一些小小的误会,不过如今这些都不要紧了。”

    谢淇立刻抛开心头那点不对劲,重重点头:“说得对!现在咱们合该同舟共济才对!”

    晏危楼:“……:)”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他有些惊诧地望了谢淇一眼,难以想象这位谢二公子如此天真地活了这许多年。想来以往他和谢渝相斗的时候,必然是被故意让着的吧。

    这桩事分明便是晏危楼惹来的麻烦,幕后之人也是为了算计他才设局。某种意义上来说,谢淇才是被牵连进来的无辜之人才对。

    然而他傻fufu被晏危楼训了一顿,还傻fufu将责任揽上身,最后又傻fufu和晏危楼绑在一起……全然忘记了整件事情的起因本就是晏危楼一人。这么好骗,晏危楼都有些不忍心继续骗他了。

    马车不知驶了多远,之前还斗志满满的谢淇整个人气息都低迷下来,又开始变得紧张不安,时不时来一段碎碎念:“你说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啊,居然敢在西山郡同我谢家对上……”

    晏危楼不堪其扰,淡淡说了一句:“放心,我的运气一向很好。说不定这次非但无事,反而会因祸得福呢!”

    他好像玩笑般说道:“嗯,说不定那幕后的主人早已看出了在下隐藏的才华,自惭形秽之下,想要退位让贤,给我个宗主之位玩玩呢!”

    此时马车咕噜咕噜滚动,响起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似乎是在一条特殊的地道中滑动。

    晏危楼的声音虽小,但修为高深之人即便相距数百米,也能清清楚楚听到。

    “哈哈哈,徐兄真会说笑,果然是个妙人!”

    隔着一层厚厚铁板,车外突然响起一道年轻而清朗的声音,声音中隐藏着难以察觉的压抑。

    “——倒也难怪阿正如此看重于你!”

    轰!

    车身停下,四面密封的铁板在一股磅礴掌力之中轰然散开,而那劲力却不曾伤及车中二人一分一毫。

    黑暗消散,刺目的火光中,一个打扮犹如书生的年轻人就站在距离马车几步开外,于数十人簇拥之中,收回了刚刚挥出那一记掌风的手。

    四周俨然是一处黑暗地宫,只有墙壁上延绵着一簇簇火光。阴暗森冷的地牢之前,这陌生的年轻人冲着晏危楼露出一个微笑。

    “还未介绍,在下姓赵名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