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60章 归去来(14)
    “……赵、重、之?”

    居然是这个人?四分五裂的马车上,少年轻轻念了一遍对方的名字, 低垂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讶之意, 随即他转过头去, 目光投向来人。

    两人对视。他青衣纹丝不乱, 乌发自然垂肩, 俊秀出奇的侧脸映照在火光中,目光里只有纯粹的好奇打量之意,而无一丝一毫被劫持而来的惶恐惊惧。

    像是任何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那样, 晏危楼微微颌首:“见过赵兄。想来在下的身份就不必多言了, 赵兄该是再清楚不过。”

    赵重之看向他的目光更亮了几分, 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

    “徐公子说的是,我可是对徐公子神往已久了呢。”他嘴角逐渐咧起一抹弧度,随即越来越大, “这次冒昧请徐公子前来,也是为了一位老朋友。”

    晏危楼心中隐约有了点猜测,面上却仍是一派好奇。配上那张俊秀的脸, 倒有几分天真纯挚。看上去实在像极了某些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少侠。

    “哦?哪位老朋友值得赵兄这般兴师动众,我也认识吗?”

    “当然,你们可是不久前才见过呢。这位老朋友命不久矣, 在下也是于心不忍,便请徐公子来同他作伴。”

    赵重之朗笑一声, 彬彬有礼地一伸手:“徐公子, 请。”

    他神态温文, 言语客气, 但动作却不容拒绝。话音刚刚落下,守在马车外的十多名下属便径自上前,显然晏危楼若是不愿意走,就要面临强制执行了。

    晏危楼笑了笑,利落地跳下马车,还没等说什么,身后便传来“哎哟”一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跟在后面的谢淇狼狈跌下了马车,正疼得呲牙。

    赵重之仿佛这才看见还有一个人,方才还带着微笑的脸上已然透出不悦:“这又是谁?”

    几个属下连忙诚惶诚恐跪下:“宗主恕罪,这是那乘云镖局二公子……”

    那位普信大师早没了原本慈眉善目的神态,也没有在两人面前趾高气扬的姿态,脸上只有全然的卑微谄媚之色,谄媚中又透着说不出的恐惧。

    他一五一十将前因后果道来。

    “这么说,原来是个添头!”

    赵重之恍悟一般笑了笑。

    普信脸上神色放松,连连称是:“宗主慧眼如炬……呃!”

    一条由真气凝成的无形长鞭猛然抽在他脸上,直将他打翻在地:“自作主张的废物,别说区区一个添头,即便是多一袋米,但凡本座未允,都不得擅自带入宗内!”

    那普信被抽翻在地,竟丝毫也不反抗,反倒是砰砰砰磕起头来,连连认错。就连身边其他人,也一个个发起抖来。

    “老规矩,你自去领罚吧。”

    就这么普普通通一句话,却是让普信面色大变:“宗主!”他还想说什么,周围的其他人却是立刻阻止了他,随即将之带了下去。

    赵重之说变脸就变脸,也让谢淇吃了一惊。方才他本是不情愿走,被那些人一脚踢在小腿骨上,这才跌倒。

    但如今赵重之这喜怒无常的作风却让他忍不住有些惧怕,连忙强忍疼痛站起来,紧紧跟在晏危楼身后,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有一点安全感。

    赵重之本想让人处理了这个多出来的家伙,但看见他这动作,不知怎么又收回了即将出口的一句话。

    谢淇还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上走过一圈,但他看着周围阴森黑暗的地宫,还有两排长长的火炬,又看看前方深不见底的通道,只觉得像是某种怪物张开了大口,要将两人吞下去。

    但出于对赵重之的惧怕,与对晏危楼不知何来的信任,他强行克制住了腿软的冲动,跟在两人身后向前走。

    赵重之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他写在脸上的心思,饶有深意地冲着两人微笑,吓出谢淇一身白毛汗。

    这处地宫修建的很深,地道四通八达,稍有不慎者都会迷路。加上周围那种阴森诡谲的气氛,偶尔弥漫的血腥味,还有沿途种种越来越恐怖而怪诞的壁画……一般人只要走上一遭,心理防线恐怕都会逐渐被击溃,真到要审讯之时,不必再说什么,便会将心中所知吐露得一干二净。

    晏危楼却走得很慢,很从容。

    他目光一寸一寸自沿途墙壁上扫过,脸上始终带着好奇又感兴趣的神色。像是欣赏名山名水,颇有种大开眼界的意思。简直比在自家还要悠闲。

    赵重之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淡去了。

    “徐公子,阿正可是急着要见你呢。”

    “不急,不急。”晏危楼笑着摆摆手,“想来那位老朋友不至于一时半刻便死了,难得见识到这么不一般的风景,且容我先观赏一二吧。”

    赵重之的表情显然很不愉快。

    这徐渊怎么同他设想的不一样?不是说他乃徐氏遗孤,家门被灭却无力报仇,只得托庇于乘云谢家,便是萧无义出于同情替他调查灭门真相,这人也像缩头乌龟一般不敢出面吗?说好的又弱又废又温吞的天真小少爷呢!难道是抓错了人?

    这种不靠谱的念头只是一闪即逝。赵重之并不怀疑这是抓错了。普信等人绝不敢抓一个假货回来。

    只是,他预想中的害怕,惶恐,惊惧,不甘,怨恨,愤怒……统统都没有。被人强行绑到这么个黑漆漆的地宫来,这人居然一副游山玩水的架势?

    赵重之心中莫名燃起一股怒火。他预感到,自己原本的计划恐怕都要白费了,他想看到的好戏多半是不成了。

    ·

    “哐当!”

    地宫深处的地牢中,牢门突然一响。

    紧接着,是少年熟悉的声音,透出淡淡惊讶与疑惑:“竟然是萧兄?”

    头颅低垂,宛如死尸般被铐在墙壁上的萧无义猛然抬起头来,视线中立刻映照出几道人影。他凝神望着其中那个青衫少年:“徐渊!”

    “赵重之!”萧无义转过头,冷漠而俊美的脸上透出几分厌烦与不解,“我早便说过,你我两家的恩怨,何必牵连无关之人?”

    虽是阶下之囚,但他气势依旧极盛,仿佛还是不久前雨夜中晏危楼所见的那个豪迈无双的江湖浪客。

    赵重之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反而有些诧异:“阿正你何时竟会在意无关之人的死活了?可见这位徐公子的确是个值得重视的朋友。”

    他好脾气地一笑:“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老朋友。阿正你就要去了,此前最关心的便是徐公子的将来,我怎能不满足你的遗愿呢?”

    说着,他不管萧无义什么脸色,便转头对晏危楼说道:“徐公子且安心在此住下,在下必定好生招待。便当是全了阿正的一片心意吧。”

    晏危楼目光从两人身上转过一圈,顺便也扫过这个黑漆漆阴森森的地牢,似乎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赵重之见状,轻笑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地牢,大门又“哐当”一声关上。

    地牢中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姓赵的为什么要抓我们?你又是谁?”

    被当做透明人忽视掉的谢淇终于忍不住发声,打破了这沉静的气氛。

    萧无义看着面前的两人,尤其是两人手腕间的玄铁锁链,神色阴沉至极。

    好半晌,他方才正色道:“抱歉,徐兄,此事是我连累了你。”

    至于素不相识却被牵连的谢淇?

    抱歉,他们魔道中人没有良心。

    “此前不曾说过,萧正是我曾经舍弃不用的名字。我现在行走江湖所用的姓名是——萧无义。”

    “萧、萧无义!北斗魔宫少主萧无义?!”谢淇惊叫了一声。

    萧无义没有否认:“是我。”

    他的目光直直注视着晏危楼,显然并不是解释给谢淇听的。

    “那、那赵重之……”

    “他是安南赵氏最后的血脉。”

    说着,萧无义便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然,他过往那些旧事略过不提,也没有提天人血脉,只道:

    “……原本这是我与赵重之的私人恩怨,没想到被他发现了我与徐兄之间的往来,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出。”

    说到此处,他冷笑一声。又想到自己多年来难得发一次善心,却反倒平白牵连了别人,神色便很是不好。

    谢淇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脑袋瓜总算运转起来:“这么说,那姓赵的是因为你才想着抓他。”他指了指萧无义,又指了指晏危楼。

    “……又因为抓你,把我也顺带抓了?”

    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啊。

    谢淇脸上的憋屈与委屈都要溢出来了。

    萧无义却是懒得回应一字,毫无心虚愧疚之意,只是对晏危楼说道:“是我对不住徐兄。”

    “我知道了,多谢萧兄解惑。”

    弄明白自己纯属是受了萧无义的无妄之灾,晏危楼却只是一笑,看上去十分豁达。倒让萧无义有些惊诧。

    晏危楼找了个地方铺好干草堆,又舒舒服服坐下来,这才漫不经心反问道:

    “不然的话,莫非要我因此而怨恨萧兄,因此生出种种不甘、愤怒、仇恨、怨念,上演一出当场黑化的戏码,叫赵重之称心如意看一场好戏?”

    虽不懂他说的黑化是什么意思,但大概也能猜出其意,萧无义当即一怔,随即恍然:“是了,他的目的多半便是如此。想不到徐兄短短时间就摸清了赵重之的禀性。”

    “不是吧?”频繁被忽视的谢淇不甘心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就为了挑拨离间,让你们不爽,这家伙就费尽周折把咱们绑过来?他有病啊!”

    “这世上,总有些人以别人的痛苦为乐趣。让美梦破碎、期待落空,将希望转为绝望,令善者黑化堕落……本就是这类人最喜欢干的事。”

    说着,晏危楼随意抽出几根干草,灵活地编了一只草蚱蜢,唇角噙着一抹淡笑:“或许在他看来,‘徐渊’这种丧家之犬,便不该过得如此风光吧?”

    手指劲力微吐,将那活灵活现的草蚱碾蜢成粉碎,少年低垂的眸底深如幽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