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69章 叹平生(3)
    大雍, 云州。

    隆冬腊月, 寒风刺骨。绵延的战火还在这片土地上燃烧,数月不曾熄灭。

    大雍皇朝一十三州, 云州属南面边陲, 其中半州十一城为齐王封地,又称齐国。另外半州与齐国和东黎边境两两相接,有大雍常驻军逾十万。

    景泰七年十月初, 随着齐王起兵, 东黎大军压境, 又有北漠虎视眈眈,大雍这个中域神州最大的国家便被猝不及防拖入了战火。

    而今两个多月过去, 这一年即将结束, 战火仍未熄灭,整个云州已彻底被齐国与东黎联军瓜分。

    从突袭中反应过来的大雍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展开了疯狂的反击。三方甚至有数名大宗师陨落。

    云州边陲, 寒石城。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城,据说百年前有一位天人境散修在此隐居, 尽管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但大雍朝廷为免误会, 对这里的管束力度大大降低。

    加上此地身处雍黎两国边境,时常有游侠行商出没, 还有一些逃犯流窜。因此鱼龙混杂, 势力盘踞, 当街杀人之事屡有发生, 也有不少朝廷禁止的交易在私下进行,可谓不折不扣的混乱之地。

    后来齐国起兵,顺便也将这里占据后,由于那位领军大将不清楚这里的底细,企图派人清查全城,以稳固后方。

    当晚便有七名都统被刺杀身死,将军也横死床头。死法多种多样,险些导致齐军未战先败。

    ——这是一个被笼罩于灰雾中的小城。许许多多见不得光的人,与见不得光的事,都被罩在这片灰雾里。

    若是有人企图驱散这层灰雾,让那些习惯了隐藏于雾中的存在因此见光,这个人就必须死。

    自然而然的,哪怕寒石城名义上的归属权落到了齐国,它仍然是曾经那个不受管束的混乱之地。

    这一天,寒石城外。日头将落未落之时,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来到这里。

    他一袭白衣,从里到外都是一片雪白。带给人的却并非冰雪般的寒冷,反而让人想起春风里飘落的梨花。

    这白衣人像是携春风而来,让天地间飘零的冰雪与刺骨的寒风都多了几分暖意。

    只因他双瞳里的波光太过温柔醉人。

    这是一个与寒石城格格不入的人,看在许多人眼中甚至过分刺眼,以至于一路行来,人人侧目。

    街边摆摊的小贩,路上游荡的孩童,乃至于行人及乞丐,一道道目光落在他身上,露出不加掩饰的恶意。

    白衣人对周遭一切视若无睹,脸上始终噙着一缕淡笑,像是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普通人一样,普普通通地入了城。

    而那些抱着宰肥羊的想法,悄悄尾随在他身后的人,却在不知不觉间便一个个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可见若非这人本身手段高超,便是暗中有高人相护。

    城门处不远的地方,一间不大不小的茶馆,生意很是冷清。白衣人刚刚坐下,那闲得几乎打瞌睡的小二便连忙上前来,殷勤地为他倒茶。

    “这位客官看着很是眼生,一定是初来乍到吧。那可要好好尝尝咱们寒石城特有的寒木茶。”

    小二正套着近乎,一股冷风吹进来,又是一个客人走了进来。

    一个很年轻,也很美丽的女子。

    虽是寒冬腊月,她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淡青色长裙,裙摆袅袅如花瓣盛开,衬托得她愈发动人。

    “马老三,管好你的手下,不要什么人都乱伸手!”容貌美得惹人怜惜,这女子说话却毫不客气,冲着茶馆内叫了一声,“这可是我们阁主的贵客。”

    茶馆内隐隐传来一声冷哼。

    小二一个激灵,手腕灵活地一翻转,茶壶一颠,正要倾倒而出的茶水便像是受到什么吸引,化作一条长长的白线,重新落入壶中。只看露出的这一手,便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迅速收回了手中这壶茶。

    又跑到柜台后,不知从哪个暗格里摸出一个以寒玉铸就、看着便珍贵无比的小壶,小心翼翼给晏危楼倒了一杯新茶。

    小二讨好地笑了笑:“贵客请用。方才是小的失礼了,这杯茶就算小的请了。”

    晏危楼捧起茶杯,在小二期盼与肉疼交杂的眼神中,轻轻喝了一口,立时眼前一亮,赞了一声:“好茶!”

    既然愿意喝茶,便代表接受了他的赔偿,不计较之前的事了。小二的神情明显放松下来,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小二离开后,身着淡青色罗裙的女子便来到晏危楼面前,直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什么也不说,只默默盯着他品茶。

    晏危楼同样不说话,默默饮尽茶水。随着茶水入腹,他体内真气缓缓运转着,直至四肢百骸中都散发出一阵暖意。

    喝完一盏茶,晏危楼搁下茶杯,站起身来,目光向外看去。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青衣女子同样起身,率先走到前面带路,两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茶馆。

    “失礼了,还未通名,小女子齐悦,现任暗阁十二位影使之一,忝居末位。”

    两人走在街上,识相的人纷纷不着痕迹地避道,青衣女子率先开口。

    晏危楼淡淡一笑:“在下燕无伦。倒是没有暗阁那么大的家业,不过是做点小本买卖聊以为生罢了。”

    “……”

    齐悦一阵哑然,半晌方道:“燕楼主过谦了,若是连逍遥楼也只算小本买卖,那这天下间可是很难找到大生意了。”

    晏危楼商业互吹:“暗阁的实力也不简单,在下入城不过半炷香·功夫,不就被你们知道了吗?”

    齐悦自得一笑,美丽的脸愈发动人:“其他地方或许不敢说,但这寒石城中,当真没有暗阁不知道的事。”

    互捧几句后,齐悦突然不知是夸是讽地说道:

    “世人都道逍遥楼主平易近人、宽宏雅量。方才我可是见识到了。若是换作其他人,那小二敢在茶中下药,只怕早就性命不保,连同黑店都要给他拆了!楼主却是好脾气。”

    晏危楼心中暗暗点头。

    ……可不是吗!若是按他本心,何止是杀人拆店,还要连骨灰都给他扬喽~

    不过现在的他可是逍遥楼主燕无伦,当然不能随便破坏人设。

    因此他只是摇摇头,语气不以为然:“总归是我赚了。那小二赔了一杯千金难买的灵茶,想必也该受到教训了。”

    说到这里,白衣人脸上的笑容里透出一丝淡淡的趣意,让他多出几分生动。

    ……至于之后小二会不会被黑店的幕后老板惩诫,那就与他无关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互相试探,晏危楼看似毫无设防,坦率直言,只是每当涉及关键之处,便四两拨千斤地应对过去,却又给人相谈甚欢的错觉。

    直到将人带到目的地,齐悦才反应过来,两人看似说了很多,实际上晏危楼半点重要的事情都不曾透露。反倒是齐悦自己被套了不少话。

    偏偏这一路上她却丝毫没有察觉,还觉得与之交谈如沐春风,内心中不知不觉对这位逍遥楼主产生了不少好感——并非男女之情,只是纯然的欣赏。

    “……”想明白后,齐悦一时心情复杂。

    两人的脚步停在城中一间不起眼的宅子前,晏危楼第一时间便察觉到其中隐藏的数十道气息,一道比一道危险。

    他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

    齐悦将人领到主院门口,这才转身看向晏危楼,微微一礼:“楼主请,我家阁主在里面等您。”

    晏危楼礼貌地还了她一礼,这才整理衣冠,踏入院中。

    齐悦看着他的背影,秀眉微皱。预感到事情恐怕不会按照阁主的设想发展。

    无声的风拂过,另一个浑身包裹在袍子里的影使不知何时冒了出来,和她一左一右守住院门。又好奇地问道:“怎么,这位逍遥楼主很难打交道?”

    “那倒没有。”齐悦顿了顿,摇头道,“这人性情极好,不难相处。不过若是换一种角度来想,倒也算是很难打交道了。真是滴水不漏!”

    暗阁里都是一群杀手,最精通的便是杀人术。让他们去勾心斗角地套话,那可真是太为难他们了。齐悦已经算是矮个子里拔高个儿了。

    齐悦重新展眉,越想越是叹服:“果然,能白手起家将生意做得那么大的人,无论心性如何,绝不可能是蠢货。这次倒是我大意了。”

    这个宅子是暗阁的一处临时据点,刚刚被收拾出来不久,许多地方还有些空荡。所谓的主院,构造更是特别。

    晏危楼走进去后,视线中立刻被一方冰湖所充斥,紧接着便看见了湖中央清雅至极的水榭,以及细密的珠帘后一大一小两道人影。

    晏危楼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湖面。

    时值深冬,湖面上覆着一层淡薄的寒冰,这冰层厚度半寸不到,只怕稍稍用力便会支离破碎。但光秃秃的湖面上却没有任何一座桥梁,让那方水榭看上去俨然是一座孤立的湖心岛。

    “这算是试探吗……”

    以晏危楼洞见境的修为,可以短时间御空飞行,自然不在乎有没有路。但如今的他可是修为低微的逍遥楼主。

    没有重大变故的情况下,他并不想要贸然更改人设,破坏自己的乐趣。

    呼……

    肃杀的寒风刮过天地,不知名的树叶飘落下来,点缀在白衣人雪白的衣袍上、同色的发带边,以及乌墨般的发丝间。他突然向前一步,脚尖点上湖面。

    咔嚓……

    极轻微的声音响起,冰层即将裂开一道缝隙,白衣人已然再次踏出一步。

    借助来自身后的狂风,他宽袖飘飞,身形轻盈得不可思议,脚尖从容点在冰面上,每一次借力,便向前“飘”出一截,片刻间便从容来到水榭之前,随即身形轻轻飘了进去。

    对于水榭中的人而言,这又是另一番场景。只见白衣人不疾不徐踏湖而来,步伐似慢实快,几乎化作一道白影,身后的湖面上却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他掀帘而入,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迟来一步,让阁下久等了。”

    水榭清幽,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容貌普通的中年人,他一身气息尽数收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若是不仔细看,甚至还会将他的存在忽略。看上去有些沉默寡言。

    但在晏危楼眼中,这人身上却隐藏着一股十分浓郁的杀气,像是匕首藏于鞘中,出鞘必见血。

    中年人边上站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小侍童,年龄看上去在十岁左右,容貌生得俊秀可爱,灵动异常。

    看见晏危楼到来,那小侍童一下子抬起头来,发亮的眼睛在他身上打转,随即露出一个讨喜的笑容,小手一伸:

    “贵客这边请,我家阁主恭候多时了。”

    晏危楼顺着他指引的方向落座,含笑的目光落在小侍童身上,有些好奇:

    “主从易位,正主总是喜欢隐藏身份,反倒让下属出面,莫非这便是暗阁惯有的行事方式?”

    “你说是吗?这位小阁主。”

    上次他披着将玄马甲同暗阁中人会面时,真正做主的齐悦也是故意隐瞒身份,将手下推了出来。这可真是一脉相承的行为方式。

    那小侍童呆呆瞪大了眼睛,小脸一片茫然,似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小阁主?”

    晏危楼却并没有因此怀疑自己的判断,反倒是更加确定了。

    寒风刮过,拂起细密的珠帘,明珠生晕的辉光里,白衣人微微一笑,语气笃定:“来之前我可没想到,暗阁的幕后掌控者会是如此年幼。”

    他一手拿起茶杯,另一只手轻轻在边上茶壶上一拍,立时一道水线飞出,滚烫的茶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瓷白的茶杯里,一滴也没有溅出。

    随即晏危楼举杯轻嘬。

    热腾腾的水雾升起,模糊了白衣人温柔含笑的眉眼,他的话语还在继续:“如此一来,一切倒是说得通了。难怪偌大暗阁,当初去见将玄的却只有齐悦这个排名最末的影使,也难怪你一开始便选择合作,而不是强行夺取瀚海令。”

    “——因为你实力不足,地位不稳。”

    轻轻饮下一口茶水,晏危楼将茶杯放在桌案上,目光再度看向那神态莫名的小侍童,像是洞察了一切。

    “现在的暗阁,并不完全属于你。”

    “唔……”说到这里,晏危楼心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他轻声道,“甚至于,与我们合作这件事,说不定暗阁中的部分人从始至终便不知情。在下真正的合作对象,是小阁主你,而非整个暗阁。”

    水榭中一片寂静,唯有萧萧寒风穿帘而过。神态莫名的小侍童目光定定地看着晏危楼。半晌,他脸上露出一个笑来,两边脸颊上顿时现出两个酒窝。

    “啪啪!”

    他伸出小手拍了两下,声音清脆悦耳:“逍遥楼主燕无伦,不愧是你!”

    随着小阁主小手一挥,那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瞬间起身,恭敬地冲他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于一霎那消失,转瞬便隐藏在无处不在的阴影中,踪迹难觅。

    这赫然是一位隐藏能力极强的顶尖杀手。

    而年方十岁的暗阁阁主则是一撩衣摆,坐在了主位上,小脸一本正经。

    “事实上,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是燕楼主你亲自过来。更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

    ……在他原本的设想中,应当是由将玄从逍遥楼主口中骗出齐王世子下落,随即赶来赴会,然后他们再一起想办法从齐王世子手中夺走瀚海令。

    他盯着晏危楼一脸好奇:“不是说你和那位齐王世子相交莫逆,他更是对你有救命之恩吗?怎么,难道传闻不实?抑或是你要出卖他?”

    不知为何,这个念头一起,他心中隐隐有些失望。尽管不过第一次见面,他却有些难以接受,这位看上去光风霁月的逍遥楼主,会选择出卖友人。

    “当然不是。”晏危楼微不可察摇头,“关于合作探索瀚海秘境之事,将玄已如实告知于我。而我,也并没有隐瞒地将之尽数告知世子殿下。”

    “什么!你们都告诉他了?”

    不知名的暗阁阁主满脸错愕。

    他想不明白,一个可能拥有天材地宝无数的秘境,一个或许连天人圣者都会动心的奇遇,这几人为何能如此坦诚相告,彼此之间这般信任?

    就连他本人,若不是现在麾下势力不够,又急需在短时间里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也不会选择与将玄合作,而是会想尽办法强取豪夺,一个人独吞这份奇遇。

    在小阁主怀疑人生的表情中,晏危楼淡淡一笑:“不错,我已经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告诉了殿下——我信任他们,正如他们信任我一般。”

    “而世子殿下也同意了合作,于是我便来了。”

    “他答应了?!”

    极度的惊喜立刻在心中炸开,小阁主也懒得去思考什么“你信任他他信任我”的原因了。他脑海中已彻底被狂喜充满。

    说到这里,一直没有名字的小阁主似乎也应当拥有他的姓名了。

    他有一个罕见的姓氏——百里,单名为晖。

    正如晏危楼猜测的那般,上代阁主是百里晖的父亲。然而,就在不久前,执行一单极为重要的刺杀任务时,上代阁主亲自出手,却不幸重伤,回到暗阁不久便去世了。

    暗阁随之大乱。

    年方十岁的百里晖在父亲的余荫与少数忠心于他的暗阁影使支持下,成功继任阁主。但他年龄尚幼,实力尚低,威望亦不足,始终难以服众。暗阁内部也因此开始分裂。

    如今暗阁十二位影使中,有五人支持于他。三人碍于他的实力和年龄,暂时保持观望态度。

    另外四位影使由于本身实力强大,麾下亦有不少下属,渐渐各成派系,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有了自立的迹象。

    百里晖知道,目前不过是时间尚短,这些人暂时没有下定决心。

    随着时间推移,看见他依旧如此年幼力弱,伴随实力而滋生出的野心定然会让那几人下定决心自立,很可能导致暗阁彻底分裂。

    就连现在忠于他的人将来也不见得依旧可靠。而他的生命安危也将毫无保障。

    他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或威望。

    恰逢齐王世子得到瀚海令的消息在天下流传,他便打起了瀚海秘境的主意。

    ——一旦瀚海秘境入手,无论是百里晖本人在秘境中获得天材地宝,从而实力大进,直接镇压不轨之人;还是从中获得大量资源,帮助麾下之人迅速提升实力,从而凝聚人心……这都是对他而言,最快最简单的方法。

    原本以为还要好好谋划一番才能将瀚海令弄到手,想不到那位齐王世子居然直接答应了。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百里晖也知道,这样一个宝地,对方却愿意与自己分享,必然是有着苛刻条件的。

    他脸色有些凝重:“不知那位世子殿下有什么条件?”

    “放心。对阁主来说,倒也不算强人所难。”晏危楼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平静开口,“首先,第一条。”

    “阁主想必也知道,这些年来一直有人用种种方式收买刺客,试图暗杀世子殿下,暗阁也曾经是那人的生意对象。”

    听到这里,百里晖连忙表示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人的身份。”

    晏危楼倒也不意外。上次将玄询问齐悦,齐悦只知道那人与齐王府有关。百里晖身为阁主,权限高于齐悦,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也不出奇。

    ……只不过,说好的暗阁杀手信誉第一,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顾客的真实身份呢?果然还是利益不够大吧,只要利益足够,背叛不过是理所当然。

    脑海中思绪一闪而过,晏危楼摆摆手:“不,那人是谁,世子殿下不在乎。殿下的要求是,当年那人在暗阁下单多少次,要如何暗杀殿下,如今暗阁便原模原样奉还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这只是第一个要求。先达成这个要求,才有合作的可能。”

    百里晖想也没想便开口:“我答应。”

    他认真看着晏危楼,小脸一片郑重,双瞳中却是杀意深深:“燕楼主放心,最多三天,你便能看到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