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78章 叹平生(12)
    北漠终年飘雪, 冰霜千载难化。

    鉴于北漠严寒的环境与自古以来流传的习俗, 北漠异族以王庭所在的王城为核心, 七十二氏族所在的都城为拱卫, 再加上附属七十二氏族的其他小城, 一座座城池如蛛网一般向外蔓延,如棋子散布于棋盘, 分散在茫茫雪原之上。

    尤其是靠近东黎、大雍的北原一带,几乎每一座城池都有实力强大的氏族坐镇。必要之时可以随时出数十万大军。

    北漠最南端, 偌大雪原之上,冰雪飘飞, 狂风席地, 一座仿佛通体由冰雪浇铸的城池拔地而起,伫立于风雪之中。

    每一寸墙体都晶莹剔透至极。

    仔细看去会发现, 那隐藏在厚厚冰雪之下漆黑而古旧的墙身。

    这里是凤还城,此地统治者乃是北漠大姓,崇山氏。

    时至二月, 凤还城还是一片冰天雪地, 却久违地迎来了难得的热闹。

    沧海剑宗真传陆一渔与北斗魔宫少主萧无义,早便相约去年十二月初在此地决战,后来两人又不约而同推迟了时间, 将日子选在三月初三。

    为了凑热闹,执掌凤还城的崇山氏突然宣布将会召开一场比试, 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洞见境均可参加。最终的胜者将会获得一枚蕴道石作为奖励。

    崇山氏宣称, 这场比试只为甄选北漠境内的天才, 将来大力培养。但若是有来自其他国度的天才来参加比试,并走到最后,同样能拿走奖励。

    此话一出,迅速传遍中域三十三州,三大国度的年轻一代英才都被吸引过去。

    这天下之人,除了极少数无欲无求,大部分人所追求的无非是名、利、权、色。哪怕修行者也不例外。

    祟山氏这一手光明正大,无论是为了获得那罕见无比的蕴道石;还是为了争强好胜,在天下人面前扬名;抑或本身就是为了见识这诸多天才人物而去,凤还城都在短时间里变成了众人的焦点。

    去年十二月便有不少人为了观看那场决斗而来,由于决斗推迟,这些人至今还在凤还城逗留。“试武大会”的消息传开后,又有更多人源源不断赶到。

    凤还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整座城池都被冰雪覆盖,唯有最东边是一片方圆数百里的湖泊,清澈冰寒的雪水荡漾着粼粼波光,湖水中央,矗立着一间高达百尺的楼阁。

    分明是冰天雪地,此处却温暖如春。湖面上莲花朵朵,尽皆盛放。那亭台楼阁间,更是点缀着葱绿桃红,千姿百艳。

    这是崇山氏以一条灵石矿脉支脉为能量,所布下的改天换地阵法。

    于是,冰封之湖顷刻融化,干枯草木转眼萌发,亭台楼阁一日间筑起……以这片湖岸为界限,整个凤还城似乎被分成了两个世界。

    湖水中央的精致楼阁前,突有一道人影从那大门中倒飞而出,他像是被一股巨力击中,全身浴血,“扑通”一声便栽入了冰湖之中。

    这时那楼阁中才有声音响起,透着十足的轻蔑:“就凭你这样的货色,也有资格与我等同列?简直笑话!”

    楼中当即响起一阵哄笑声。

    “王公子说的对!这望月楼可是崇山氏特意修建,用来接待各方天才人物的。区区一个才破了几重枷锁的货色,哪来的胆量与我们同住?真是不知死活!”

    “依我看,多半又是些想混进来摸情报的风媒……”

    望月楼共有十层,说话的这些人就在第二层。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湖中那人的惨状,他们便懒得继续关注,继续喝酒吃菜,享受起来。

    从这望月楼建成起,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企图入住,若是不能通过楼下两名洞见境守卫的考验,多半是被揍一顿扔出去的结果。有时运气不好,遇上住在这里的某些心狠手辣的修行者,还有直接丧命的危险。

    这是崇山氏用来挑选试武大会参与者的第一道门槛。换句话说,能够住进来的人,即便不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也胜过了九成的同龄人。

    得以登上此楼,已然是另类的扬名。这些人又怎能不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呢?

    一群人说说笑笑,短短时间里就互通姓名打成了一片。

    “听说试武大会的日子选在三月初三,陆一渔与萧无义决战的日子便是三月初三,特意选在这一天,也不知崇山氏究竟是什么打算?”

    “不管他们什么打算,这回本公子对蕴道石势在必得……那可是很可能助人领悟道意、对于入道大有帮助的绝世珍宝!绝对不可错过!”

    提及蕴道石,在场不少人目光中都透露出深深的渴望。

    入道是修行一道上最大的门槛。不能入道,终究只是世俗武者,即便是凡人大军,也能将之围攻困死;只有成为入道大宗师,领悟道意,才算是真正踏上修行大道,百万军中也可来去自如。

    而这一道坎却难住了无数人。

    蕴道石乃是上古遗迹中产出的宝物。据说上古之时,天人境界并非极限,而这蕴道石便是那时的强者人为制造出来的,其中蕴含道意气息,可以帮助后辈更容易领悟道意。其珍贵可想而知。

    或许像是陆一渔这种圣地真传弟子不在乎,但其他人可做不到如此淡定。

    “崇山氏真的存在蕴道石?只要他们一日不曾拿出来,在下便不敢相信。即便此事不假,他们又为何将如此珍贵的宝物献出来?这其中或许有些古怪啊……”

    有人刚刚提出疑惑,另一人当即反驳:

    “能有什么古怪!堂堂北漠大族,还敢在天下人面前撒谎不成?真要是他们敢对咱们有何图谋……嘿嘿,我只是个小人物,但这里可还有不少人,背后的来头就能压倒崇山氏……”

    说着,这人便悄悄扯了扯同桌几人,用眼神示意看向楼下:“看那边,西面靠窗户那个……”

    一楼西面的窗户敞开着,一个年轻人独自坐在一桌,神情冷峻,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一身北漠大族子弟特有的猎服装扮,手边放着一柄骨白色狼牙弯刀,发丝微卷编成小辫,冷峻的脸略显黝黑,锐利双眸呈现出淡淡幽绿。

    “——那绝对就是个大人物。”

    角落里的人解释道。

    “昨天我意外发现,这人根本没经过门口守卫的考核,就被崇山氏的七公子亲自请了进来。那时刚好是傍晚用饭的时候,没几个人看到他是怎么进来的。”

    这人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早已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那些修为比他更深厚的人更是个个将目光投了过来。

    有人直接开口道:“不用猜了。那是拓跋氏的人。”

    ……奉圣城拓跋氏?

    不少人吃了一惊。

    拓跋氏的势力虽然不如崇山氏,但地位却很特殊。只因拓跋氏是奉圣城三大氏族之一。

    众所周知,天宗被北漠奉为国教。北原雪山被天宗视作圣地、神人安憩之处,那么山脚下的奉圣城在天宗看来自然便是朝圣之处、侍奉神明之所。

    不了解北漠的外地人听了一些人解释后,恍然明悟——能够在奉圣城中具有一定地位的拓跋氏,即便实力不强,地位也定然十分特殊,说不定便和天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的猜测并没有错。

    拓跋氏的背后靠山正是天宗。确切地说,是天宗大长老。

    当初便是拓跋氏的人意外获得翰海令,只是这些人不识货,便想着当宝贝供奉给大长老。大长老一听描述便知道那是瀚海令,便暗中派嫡孙前去将之带回。

    没想到宿星寒恰好与拓跋氏发生矛盾,被通缉之下离开奉圣城,又恰好撞上了天宗那支队伍,抢走了翰海令。从此和天宗结下一连串仇怨。

    当然,外人并不清楚这其中内情,只知道这段时间有个姓白名念的散修,先是招惹了拓跋氏,惹得拓跋氏通缉追杀,后来又惹上了天宗,被天宗门人四处搜寻,最终在荀城被天宗大长老围杀……

    ——此时说起拓跋氏,便有人提到了前不久发生的这桩事。

    那些从东黎大雍而来的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便有人好奇问道:“这白念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也不知他现在是生是死,还是被天宗捉去了?”

    这个问题下一刻就有了答案。

    那个一直坐在一楼窗户边,专注望向窗外的年轻人突然站了起来,冷峻的脸上显露出一种极度的恭敬之色。

    微凉的风从窗外吹过,冰凉的雪花随着风飘舞进来,楼外骤然响起了一阵幽幽的呜咽风声。不少人闻声向外看去。

    只见那满湖花朵之中,一艘精致的楼船破水而来,船头船尾各站两人,俱是面具遮面、戏服披身,却并没有滑稽之感,反而透出莫名的诡异。

    “……天宗之人?四位大宗师?!”

    楼船倏忽而至,有人从船中走出,涉水而来,踏着盈盈碧波,一步一步走入了望月楼中。

    四位入道大宗师垂首敛目,紧随其后。

    所有人怔怔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他一身白衣,其上隐隐的绣纹,宛如上古祭服。脸色也是白的,比雪还要白上三分,看上去有几分病态,也衬得乌发如墨一般黑。

    他容貌生得极好,只身站在这里,便可让天下九成的美人黯然失色。

    但所有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他的脸,而是他那双眼睛。

    这是一双极空又极冷的眼睛,始终笼罩着一层恹恹的薄雾,像是没有什么东西能被纳入其中。

    “咳、咳、咳……”

    白衣人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咳嗽,脸色冷淡,始终不曾向周围之人看上一眼。

    众人心中却奇异地提不起一丝一毫愤怒,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他们怔怔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尊神像从祭坛上走下,步入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