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85章 会相逢(7)
    夜风微凉,白衣人默立风中, 满城灯火、漫天星光, 似已尽数落入他眸中。

    这让他唇角的弧度更多了一分不可言表的温柔。极淡, 极浅, 也极醉人。

    隔着一盏冰灯,他看向晏危楼。

    晏危楼下意识避开目光,内心深处恍惚明白了什么, 但那个念头却又像是隔着一层朦胧白雾,始终看不真切。

    未等他理清思绪,三月初三已然到来。

    这天清晨, 整座望月楼都被一阵锋锐至极的呼啸声唤醒。

    只见一道刀光遥遥自天际而来,斩破漫天风雪,随即轰然落在明月湖上。

    轰!

    宛如一道惊雷炸响。

    湖水被刀光斩开,数百里水波冲天而起,几乎化作一道水帘。

    而一道人影便随刀光而至, 足尖轻踏在水帘之上,向众人宣告着他的存在。

    这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

    一身黑红色武士服, 衬托出他修长昂藏的身躯,浓密的乌发被随意束起,大半披散身后, 有几缕散在额边, 平添三分落拓之意。一柄弯刀隐约自他袖间露出, 泛着淡淡血色。

    他鼻梁高挺, 眉峰笔直, 一张脸充满男子特有的英俊,目光开阖间又透出几许不羁,一身气息浩荡。与其说是魔道传人,倒更像是个江湖浪客。

    “萧某已至,黄金剑何在?”

    长啸声滚滚而去,荡开湖上水雾,笼罩在每个人周身,无所不至。

    “我来了。”

    一道更清越、也更灵动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徐徐响起,瞬间驱散了萧无义带来的压力。

    随着这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容貌清新俊逸、衣着锦绣华服,看上去宛如一位富贵公子的年轻人。

    他同样站在湖面上,姿态却很随意,脸上挂着一抹仿佛还未睡醒的慵懒微笑。

    遥遥望了眼天色才明的天幕,陆一渔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时辰尚早,你也未免太急切了些。”

    萧无义道:“三个月了,这一战已经迟了太久。”

    他抬起手,露出袖中血红的刀锋,轻吐出三个字:“来战吧!”

    陆一渔看了他一眼,双眼微微眯起,露出一抹灿烂微笑。

    随即,他抽出腰间金灿灿的黄金剑。

    “好啊,求之不得!”

    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纵横的剑气与刀气转眼便覆盖了方圆数百里的湖面。

    冰雪飘零,水浪滔天。

    萧无义之所以约战陆一渔,原因有二。

    一者,是北斗魔官与沧海剑宗之间由来已久的宿怨。

    当年碧落天声势正盛时,魔道气焰嚣张已极,就连三大正道圣地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即便后来碧落天这面大旗莫名消失,魔道势力仍是无比庞大。失去领头者之后,鱼龙混杂下,不时便有一些穷凶极恶之徒投身魔道,横行天下。

    这其中以北斗魔宫为最。据说初代宫主与碧落天之主还有些关系。

    若是照此发展下去,如今也该是道消魔涨的格局。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

    这一切正是因为一个人。

    ——天剑萧白寂。

    沧海剑宗千年以降天资最高的奇才,也是在陆一渔之前,唯一一个拒绝了神剑沧海,选择以凡剑为兵器的剑客。

    他在三百年前横空出世,甫一现身便一剑斩杀北斗魔宫当代宫主,第二剑斩杀八位长老,第三剑斩碎北斗魔宫山门。

    当时本已发展至巅峰的北斗魔宫就此衰落,几乎一蹶不振。门人弟子也在正道追杀之下渐渐隐于暗中。

    在天剑萧白寂的威势下,三大正道势力高手齐出,拔除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魔道势力。江湖为之一清。

    萧白寂那一剑可谓道涨魔消的起始,却让北斗魔宫与沧海剑宗从此结下宿怨。

    几乎每一任北斗魔宫宫主还未继位时都必须通过某些考验,而这些考验中,与沧海剑宗相关的至少占五成。

    譬如萧无义所面临的考验之一便是,战胜沧海剑宗当代最优秀的传人。这也是他约战陆一渔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则是乾坤道图。

    世人只知晓,神州浩土上天资禀赋出众者,会引得乾坤道图降临,并刻印其姓名。却不知道,除了扬名之外,名留乾坤道图还有另一桩好处。

    那就是本源灌体。

    第一次在乾坤道图上留名,会获得一种类似灵气,但本质却又高于灵气的特殊力量冲刷身体。能起到易筋伐髓、洗练杂质、提升资质的效果。

    陆一渔如今是乾坤道图第十七名,而萧无义由于很少在外出手,也没有特意展露过天资潜力,暂时没有排名。若是他这一次战胜陆一渔,便会直接顶替陆一渔在乾坤道图上的排名。

    作为正魔两道年轻一代的排面人物,两人都能在二十出头的年龄便臻至洞见三重,可见天资毅力缺一不可,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陆一渔修炼的是沧海剑宗绝顶神功《沧海剑歌》。这部功法在真气修炼上不算顶级,但其中剑法却堪称冠绝天下,据说一共有三百三十三式。这也让他的剑法变得精妙非常,极难预测。

    萧天义却恰好相反。他只会一式刀法,名曰修罗斩。但这一招却被他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方,一旦刀锋出鞘,一些散修出身,又入道不久,道意尚且浅薄的入道大宗师,都很可能被他斩杀。

    两人激烈战斗着。一个奇招百变,技近巅峰;一个大巧若拙,以势压人。

    不知不觉间,观战者越来越多,渐渐围满湖岸,都看得如痴如醉。

    却在此时,虚空中骤然泛起道道涟漪,涟漪中央,一样似金非金、又似非玉的东西被吐了出来。

    看着像是一卷卷起来的竹简,表面却散发着一抹至神至圣的淡淡金光。

    “乾坤道图!”

    有人发出一声惊呼,神色震动。

    只见那卷起来的“竹卷”从左至右一点点展开,露出一根又一根“竹简”,每一根“竹简”最上方是序号,正中央则是一个自上而下书写的名字。

    第100名、第99名……从左至右,一根又一根“竹简”不断被铺展开,而一个又一个名字也随之展露出来。

    有的金光灿灿,有的灰暗异常。

    围观的人群兴致勃勃地看着图卷上一个又一个展露而出的名字,不时有人念出声来,神色兴奋。

    这可都是被乾坤道图这等造化神器所承认,整个神州浩土天资最高的一百人。

    还有人在低声鼓励着年幼的儿女,并耐心为他们讲解:

    “名字泛着金光的人,代表天机尚存,还存活于世。灰暗异常代表着乾坤道图捕捉不到他们的天机,无法确定其生死。一旦确定死亡,名字就会消失。”

    乾坤道图不断向右铺展,直到终于停下,露出自右数第17根“竹简”,上面是金灿灿的三个字:陆一渔。右侧还有16根“竹简”仍然没有展开。

    随着下方两人不断交手,那三个字也渐渐变得模糊一片,不时在“陆一渔”和“萧无义”这两个名字之间变幻。

    ……

    “好!乾坤道图果然出现了!”

    望月楼中,一间隐秘至极的房间里,响起几道狂喜的笑声。

    若是有凤还城的人在这里,想必一眼便能认出,这些都是崇山氏的人。其中最中间的赫然是崇山氏当代家主崇山信。

    一群人遥遥盯着乾坤道图,目光火热。

    这可是传说中由大道所造就的造化神器,非人力所成!

    沧海剑宗镇派神兵,天下神兵攻伐第一的神剑沧海,也不过是由铸剑师后天打造而成的神器。

    但当初雍黎两国开战之际,不过洞见境巅峰的秋月白却凭借沧海剑,一人一剑镇压大雍十二位入道大宗师。神器之威可见一斑!

    乾坤道图的威能定然还在沧海剑之上。

    以往并非无人打过乾坤道图的主意,最终却发现真正现世的只是乾坤道图的一道投影,乾坤道图的本体一直隐藏在不知何处的虚空中。

    这倒也不难理解。

    整片神州浩土如此广袤,只要有人展露出惊人天资,乾坤道图便会当场现世。倘若每次出现的都是乾坤道图本体,一旦好几个地方都有天才在同一时间获得乾坤道图感应呢?那乾坤道图岂不是忙不过来了?

    既然明知道只是投影,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没有人再打乾坤道图的主意了。

    这一次崇山氏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正是因为他们获得了通过投影将乾坤道图本体吸引而来的方法。

    并且,他们已经利用崇山岳这个工具人唤出乾坤道图投影,进行了一次尝试——而代价也是极为惨烈,崇山岳就此变成了废人。

    “计划都准备好了?不会出什么纰漏吧?”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家主崇山信环顾一圈,沉声道,“此事事关我崇山氏百世根基,万万不可有失。”

    下方诸人一个个都作出肯定回应。

    其中一个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站出来说道:“家主,崇山岳那边好像有些问题。”

    崇山岳虎目一瞪:“出了什么问题?莫非他不要命了,企图突破神魂禁制搞什么小动作?”

    “不,这倒没有。”那人连忙摆手,解释道,“是这样的,两天前他因为赌债被鸿运赌坊抓去了,至今没传出消息来。我总感觉有些不安。”

    “鸿运赌坊?这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幕后东家神秘非常,连我崇山氏的帐都不买。想来背后就是那几尊大势力。”

    崇山信也有些疑虑,但思索片刻还是暂且放下:“不必管他。哪怕鸿运赌坊背后的人察觉了什么。别说有神魂禁制在,崇山岳吐露不出一丝一毫秘密,即便他说了什么,也只不过是皮毛而已。真正的全盘计划,他丝毫不知。”

    他负手而立,吩咐道:“好了,去准备今日的试武大会吧。”

    “——今日过后,我们崇山氏便要一鸣惊人,彻底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