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86章 会相逢(8)
    明月湖上, 风起云涌。

    激烈的刀光与剑气纵横交错, 但见一红一金两道光芒不断碰撞在一起, 荡开的余波便将数百里湖泊掀起了一层又一层波涛, 满池莲花尽数粉碎, 漫天花瓣被狂风卷起,又随风雪一起飘落。

    那些受试武大会相邀,冲着蕴道石而来的天才武者, 平日里个个眼高于顶,此时也不由色变。

    原本还有人仗着艺高人胆大坐在舟船上观望, 一边畅饮美酒,一边点评一二,而今却是飞快操舵后退。

    天宗那艘楼船上, 此时只坐着晏危楼、宿星寒与不请自来的姬慕月。

    三人神态轻松,都一脸淡定地欣赏着这场堪称棋逢对手的战斗。

    “萧无义要输了。”晏危楼突然开口, “若无意外, 最多二十招。”

    姬慕月好奇地看向他:“萧无义作为北斗魔宫少主,又执掌七殿之一天权殿。虽然和摇光殿不算太对付,但他的天赋与实力,本宫可是很清楚。”

    他认真分析:“两人修为境界相当。但萧无义的刀法最重气势, 修罗斩,斩修罗。乃是魔道最凶煞的一门刀法。陆一渔虽说剑法精妙,却失之繁琐, 终究没有克敌制胜的绝招哩。”

    晏危楼却道:“不然。千般武学, 首重技、势、意。陆一渔技巧更胜一筹, 萧无义刀势凌驾其上……但若论意境,还是陆一渔更高明,不是他太强,而是萧无义太弱。”

    姬慕月听得一脸怀疑。萧无义太弱?这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陆一渔本性豁达潇洒,守心持正。与他逍遥自在的剑意完美契合,能够发挥出十二分的威力。”

    晏危楼目光遥遥扫过两人,语气笃定。

    “……但萧无义的性格却与这门霸道决绝的刀法并非完全契合。他还不够凶,不够狠,不够绝。对付庸手并无影响,但面对实力相当甚至更高的人,必然会被抓住破绽。”

    他话音刚刚落下,半空中一点金色剑芒急飞而出,宛如流星逐月一般恰好点在刀光之中某个命门所在。而剑光去势不停,直冲萧无义而去。

    刹那间,刀光消散,漫天纵横的刀气宛如无根浮萍一样散去,萧无义更是倒飞而出,身形犹如炮弹一般向下坠去,最终堪堪止住动作,双足重重踩在湖面上,他的衣袍第一次被溅湿。

    轰!

    这时,才有姗姗来迟的轰响回荡开来。

    半空中,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乾坤道图放出朦胧白光,最后一枚竹简上的名字缓缓消失,变成一片空白。

    紧接着,从第20枚“竹简”开始,一直到第99枚“竹简”,上面那些名字都像是活了一样,一个个墨字飞了出来,随后整整齐齐向左边挪动一格,重新烙印在竹简上。

    只剩下第20枚空白的“竹简”。

    “萧无义”三个字在其上缓缓成形。

    ——看来,尽管萧无义输了一招,但这乾坤道图仍是认可了他的天资与潜力。

    不要看两人排名似乎不高,都在十多名开外。要知道乾坤道图只以天资论高低,和他们竞争的并非同等实力的年轻人,还有老一辈的修行者,一切还活在当世之人。

    天人也不例外。

    譬如大雍国师裴不名,便排在第十。北斗魔宫宫主渡九幽,则是第九。

    由于乾坤道图是从左至右,从后往前展开,因此排在更前面的几人究竟是谁,至今无人知晓。世所周知的太上道门道子,原道一,论天资也不过是第四。

    望着天空上的这一幕,姬慕月都惊呆了。居然真的是陆一渔胜了?

    ……这说的也未免太准了吧?

    他还未来得及思考这其中蕴含怎样高明的见识,一边的宿星寒冷不丁地问:“阿晏,你很熟悉他们?”

    姬慕月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用一种看好戏般的目光看向晏危楼:“宿公子真是一语中的。”

    “……”晏危楼愣了下,心中被姬慕月奇奇怪怪的目光看得多了几分古怪,他转而看向宿星寒,微笑道,“熟悉谈不上,不过恰好都还算认识。”

    “依我看,萧无义恐怕不会罢休。说不定要搏命了……”说到这,他目光突然微微一凝,看向场中突然出现的一个人。

    姬慕月也看过去,惊讶道:“太上道门的人怎么也掺和进来了?”

    只见两人之间不知何时插入了另一道身影,那是一个身披道袍,容颜如玉,一身气质温文尔雅的少年。看上去与其说是道人一流,不如说是个王公子弟。

    楼船上,宿星寒眼神瞬间变冷,目光一瞬不瞬凝视着这个人。

    他脑海中飞快回忆起不久之前在赌坊阁楼上所看到的那一幕,那个让阿晏的情绪突然变糟糕的人。

    “是他……”

    ·

    “不过是一场比斗而已,既已决出胜负,又何必再分生死?”

    随着一声轻叹,突然出现的少年站在陆一渔二人中央,挥袖便甩出一卷虚幻的阴阳图。

    庞大的阴阳图在半空中大放光芒,铺展在几人脚下。阴阳鱼旋转之间,将来自陆一渔与萧无义的攻势尽数消融。

    待双方攻势尽数化去,在无数目光注视下,这少年脚踩虚幻阴阳图,轻轻打了个稽首,一派斯文:“二位有礼!在下太上道门真传,齐鸿羽。”

    他一脸诚恳地微笑道:“试武大会将开,此地主人家想必已是久等了。还请两位给我一个面子,就此收手吧。”

    事实上,这明月湖本是崇山氏用来进行试武大会的地方。两人在这里交手,已经算是鸠占鹊巢了。若是讲道理的人,有了一个台阶,就该知情识趣退去了。

    但萧无义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给你一个面子?”

    萧无义伤势不轻,刚才本要动用秘法,与陆一渔以命相搏,却被人阻挡下来,反而遭到了不小的反噬,本就怒火中烧,顿时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

    “倘若是原道一在此,我还会看他几分颜面。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提面子!”

    他厉喝一声,声浪滚滚,激起千重涛波,一股凶猛的煞气更是倾压而去。

    “——滚!”

    伴随着这扑面而至的煞气,还有一股更加恐怖的杀意骤然而至。

    这一刻,齐鸿羽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心灵被那无比恐怖的杀意所压制,失去了往日的敏锐,一时心神竟有些失守。

    只不过一个恍惚,那狰狞的煞气便冲刷而至,他脚下的虚幻阴阳图如水波一样散开,齐鸿羽在一连半空中倒退好几步,脸色变幻不定。

    他眼底一片阴沉,又带着几分惊疑,目光茫然在四周扫过。以他的实力,本不该如此轻易被萧无义击退,然而……

    ——就在刚才,除了萧无义,还有一个人对他动了杀念!那惊人至极的杀意骤然而出,像是一只巨鲸一跃而出海面,宛如一片庞大阴影横亘在他心头,让他至今仍觉发寒。是谁如此想要杀他?!

    一只蚂蚁的恶意,对人类来说无关痛痒。但巨龙只是打一个喷嚏,对人类而言,却是灭顶之灾。

    这还只是意境层面交锋,就让他有种几乎窒息的感觉,可见此人修为之高!一旦对方真的对他出手,他绝无幸理!

    一想到还有一个在暗处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大高手随时可能出手,齐鸿羽心头顿时一阵发慌,原本设想好的一系列计划都化作了泡影。

    当务之急,是保全自身。

    ·

    “唉,就这么走了?”

    望着没说几句话便突然选择退去的齐鸿羽,姬慕月失望地摇摇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

    “好歹也是太上道门的真传,怕什么!不就是一个沧海剑宗真传、一个北斗魔宫少主吗?上去干架啊!一对二怕什么!……啧,真是令人失望哩。”

    幸灾乐祸一阵,姬慕月眼角余光扫向一边,还想继续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一张轮廓极美、没有半分瑕疵的侧脸,每一根线条都像是上天修饰而成。

    但姬慕月却没有因此产生丝毫心动。

    只因此时对方的眼神太冷太凶,有种剑锋般的锋利,似有无穷冰雪在他眸中堆积,杀气宛如凝成实质。

    他目光牢牢锁在某人身上,无比专注。那样的姿势像是锋刃即将出鞘。以至于没有分给姬慕月半点眼神。

    姬慕月心中却微微松了一口气。

    某些不好的回忆从脑海飘过,他在心中为齐鸿羽默哀一息,便又赶紧将目光重宿星寒身上移开,投向明月湖中央。

    此时的局势已然发生了转变。

    齐鸿羽一席话下来,虽说萧无义丝毫不受触动,但陆一渔却不同。他终究是沧海剑宗这样的正道圣地出身,平日里性格再如何散漫,骨子里终究持身以正。

    当初两人相约于凤还城决斗,但没有约定具体的地点。

    陆一渔原本只打算在城外找个僻静的雪原决战,没想到萧无义却主动选择了这里,还引来这么大的动静。

    虽说崇山氏的试武大会能够在短时间里广传天下,算是蹭了他们的热度,但无论是明月湖,还是望月楼,都是崇山氏特意修建,用来在今日举办试武大会的,两人不请自来,的确是给主人家添了不少的麻烦。

    陆一渔思索过后,便决定离开。

    萧无义自然不会就这样放他走。自己主动约战,却以落败告终。这样的结果是他所不能允许的。

    正在两人僵持之际,耳边突然都传来统一道传音。

    下一刻,两人的神色齐齐一变。

    萧无义突然松口:“要走可以,只要你接下我最后一招,我绝不继续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