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87章 会相逢(9)
    一招!

    刀光剑气虽已消散, 整个明月湖却几乎被从中劈成两半。

    望月楼在汹涌的波涛中震荡不休, 一道又一道阵法灵光在其表面浮现出来,又一道道破碎, 最终险之又险将攻击而来的余波化解, 没有波及到望月楼。

    “发生了什么事?阵法可有被破坏?”

    望月楼中,崇山信又惊又怒。

    方才那一阵地动天摇般的震动, 让他险些以为望月楼都要塌了。

    在外面查看情况的人立刻进来禀报:“禀家主,并无大碍。是陆一渔与萧无义二人比拼最后一招, 无意中偏了方向,波及了望月楼。”

    崇山信顿时舒了一口气。但眼神中仍是透露出几许不悦。

    ……布局没有被破坏就好。那两人不请自来, 险些打乱他的计划,如今临走前还搞这么一出, 真是该死!

    这接二连三的, 总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当即大手一挥, 下令道:“迟则生变, 立刻准备召开试武大会。”

    明月湖早已重新恢复风平浪静, 湖面上聚了近百名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

    这些人大多天资不凡, 又年轻气盛,意气风发, 来到这里不光是为了崇山氏许诺的好处,更是想会一会天下豪杰。

    方才陆一渔与萧无义之间的一战已经彻底挑起了这些人的战意, 一个个更是兴奋莫名, 跃跃欲试。只想要在这试武大会上一展身手, 从此扬名天下。

    在这一双双期待激动的目光里,一道人影骤然从望月楼中飞了出来,衣袍上绣着奇异的兽纹,腰间还挂着数枚狼牙雕成的装饰,发髻盘成小辫。身形魁梧,气度威严。正是崇山氏家主崇山信。

    他飞身一步一步踏上高空,周身散发出入道大宗师独有的道意气息,目光炯炯,俯视众人。

    “诸位少年英杰愿意来此参加我崇山氏举办的试武大会,实乃我崇山氏的荣幸……”一番简洁的开场白后,崇山信面露笑容,信誓旦旦地许诺道,“凡我北漠儿郎,能入前十者,皆会得崇山氏举荐,前往王庭修行。能得头名者,不论国别,都将获得一枚蕴道石。”

    下方诸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来参加这试武大会的人,除了极少数出身不错,资源不缺,只为扬名而来。大部分都是出身不高,背景不强,又急需修炼资源的人。崇山信的奖励算是说到了他们心坎上。

    北漠以血统为尊,贵贱之差,天差地别。来这里的北漠武者,多半出身都不好,只为搏一个机缘。若能入得王庭,堪称一步登天;而蕴道石更是无价之宝,有很大可能助人入道。

    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都变得认真了许多,看向彼此的眼神满含敌意。

    崇山信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犹嫌不够,伸手一招。顿时一样东西从望月楼中直射而出,被他招到半空中。

    这就是蕴道石。

    崇山信沉声一喝,隆隆声浪远远传扬开去,仿佛在四周不断回荡。

    “蕴道石在此,谁可取之?”

    半空之中,那枚鸽卵大小的蕴道石漆黑一片,表面却晕染出七色光华,似有无穷玄妙道蕴蕴藏其中。

    丝丝缕缕水雾在四周缭绕,那若隐若现的道蕴便恍如水雾一般撩人心弦。

    众人尽皆失神,痴痴望着这枚蕴道石,一时心中升起万丈豪情。

    见所有人的战意都被挑了起来,崇山信这才继续宣布:“试武大会只选择最强的十人,若是两两比斗,未免有人提前遇上强手,自以为不公。因此这次试武大会不设擂台……”

    随着他一句一句说下去,众人脸上的神色都变得有些惊讶,人群窃窃私语。

    因为这一场试武大会的规则和他们原先所想的完全不一样,简而言之就是“大乱斗”。洞见境修行者都可以短暂御空飞行,这近百人在半空中大乱斗,一旦被人打下去,落入湖中,便算失败。最后剩余的十人,便是胜者。

    说完后,崇山信便自半空飘然落下,落在一艘离湖中央较远的楼船上。

    几乎就在他离开的下一刻,试武开始。近百道人影从四面八方的船只上骤然飞出,向湖面上空而去。

    咻咻咻……

    接连不断的破空声响成一片,一道道残影宛如连绵不绝的水墨在空中涂过,描绘出或优美或灵动或迅疾的轨迹。

    轰轰轰!

    汹涌的真气气劲四溅,接连不断的声音在湖面炸响,近百名洞见境的修行者战成一团,声势极为骇人。

    即便只是在岸边远远观望,也让许多普通人震撼不已。

    随着战斗进行,天空中又一次荡开淡淡涟漪。原本替萧无义排好名次后便消失不见的乾坤道图再次出现,缓缓摊开,那“竹简”上的姓名不断发生着变化。道图表面散发着一层蒙蒙白光。

    在这些人真正分出胜负之前,亦或者乾坤道图捕捉到足够的天机之前,想必它都会一直保持如此姿态。

    “这种大乱斗的形式倒是不错,比以往那些擂台比武强多了。可以选出真正值得培养的天才。”

    下方的一艘楼船上,晏危楼淡淡点评了一句,又微微摇头。

    ……只可惜,选拔天才从来不是崇山氏真正的目标。这些人注定是要被白白利用一场了。

    姬慕月也若有所思:“先利用足够多的天才拖延时间,一直将乾坤道图的投影拖在这里,再趁机耍手段把真正的乾坤道图引过来……崇山氏这一手看着倒是简单,可惜我们却无法提前一步去做。”

    早在数日前他们便从崇山岳那里知晓了崇山氏的打算,但如何利用投影引出乾坤道图的本体,这个方法崇山岳也不清楚,是崇山氏的机密。姬慕月只能遗憾地选择放弃提前截胡的打算。

    “不急。”晏危楼的语气不疾不徐,只是仰头看着半空中混乱的场景,眼眸微眯,“让他们去做好了,我们只需要掠夺最后的成果。”

    姬慕月微笑颌首,一颦一笑间都带着万种风情:“世子殿下说的倒也是哩。”

    像是两个暗中谋划着阴谋的大反派一样讨论了一会儿,晏危楼目光看向旁边空着的座位,有些好奇。

    方才宿星寒突然说有事情要吩咐天宗之人,便进去了里面的船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或许自己能帮上忙?

    没等他多想,场中已渐渐生变。

    混战之中,不断有人从半空中跌落,其中一人突然惊呼一声:“不对!我的修为!我的修为在下降!”

    这一声大喊可谓是惊天动地,陆续又有其他意识到不对劲的人喊了起来。

    “我的修为也没了!”

    “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一片恐慌,这时终于有人发觉了问题所在:“一定是失传的上古禁阵!只有上古禁阵才会这么邪门!”

    正在此时,乾坤道图上的白光亮到了极致,似乎终于捕捉到众人的天机,一个个黑色的名字在“竹简”上闪过。

    崇山信轻喝一声:“动手,起阵!”

    哗!

    原本平静如镜的湖面,骤然间波涛汹涌。一道道奇异的阵法灵光自湖底渗透而出,瞬间映射出半空数十丈。以至于湖中所有人无不沐浴在这强烈的阵法光辉中,仿佛整个人都被照了个通透。

    这些阵法灵光仿佛实质化的丝线,所过之处,原本还在混战中的众多年轻人彻底被缠住了手脚,再也动弹不得。

    遥悬于空中的乾坤道图同样如此。在那一道又一道阵法灵光拉扯之下,这原本虚幻的乾坤道图投影仿佛被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道扯中,缓缓向下拉下来,显露出半空中一道淡淡的虚空缝隙。

    透过缝隙,隐约可见一部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图卷悬浮在一片茫茫混沌中。那才是真正的乾坤道图,也是崇山氏真正的目标。

    崇山信不知何时早已上了岸,看着明月湖中冲天而起的阵法灵光,以及那一卷不断向着缝隙外靠拢过来的乾坤道图,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狂喜。

    “原来是这样,掌握了特殊的上古禁阵么……”同样在岸边不远处的姬慕月则是一眨不眨盯着那阵法,一脸恍然,“那可太好了。”

    他唇角不由勾起一抹笑容。

    知道了崇山氏的底牌,不用担心乾坤道图弄丢,他就能顺利截胡了。

    他满面笑容看向晏危楼:“世子殿下,按照我们原先的约定,合作只截止到一起对付崇山氏,至于谁能得到乾坤道图?那就各凭本事了!”

    晏危楼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那是自然。”

    他早就猜到姬慕月必然另有手段。

    不过彼此之间本就是相互利用。姬慕月最先提供消息,后来又提供了不少人手给他。他与宿星寒则是用幻术问出了关键情报。到最后谁能赢家通吃,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不过,看姬慕月如此自信,晏危楼倒是对他的手段有些好奇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明月湖的惊变早就引起了凤还城其他人的注意。不过崇山氏早有准备,第一时间便找借口将这边封锁了,不允许其他人过来。

    以崇山氏在这座城中的威望,其他人当然不敢挑衅。

    日头渐渐落山,昏暗的天幕中,明亮的阵法灵光极为耀眼。

    那些被定格在阵法中动弹不得的年轻天才,一个个面色惊恐,眼睁睁看着自身修为不断下降的他们,心态几乎要崩溃。终于意识到了崇山氏不怀好意。

    有人破口大骂,有人放狠话威胁,也有人低声哀求不止……崇山信却没有丝毫动容,甚至没有给他们一个眼神。

    他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悬浮于混沌中的乾坤道图上,心绪也随之起伏。

    咻——

    经过长时间不断的拉扯,在阵法的作用与乾坤道图的不断挣扎中,那一卷真正的乾坤道图终究还是飞出了虚空缝隙,降临于现世。

    “成功了!”崇山信脸上现出狂喜之色,“不,还差最后一步,认主!”

    现在的乾坤道图依旧是自由的,一旦阵法消失,随时便会跑回虚空缝隙,唯有强行将之绑定下来。

    想到这里,他连忙转头去看自己的儿子崇山冀,他对这个唯一的独子一向很是溺爱,早就想好了要将神器留给儿子。

    按照计划,现在该是崇山冀行动了。

    这一看,崇山岳神色大变。

    只见原本站在湖岸边上一个最关键节点控制阵法的崇山冀突然对他笑了笑,分明还是原来那张脸,却难以让他感到一丝一毫亲近,反倒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人绝不是崇山冀!他唯一的儿子早在不知何时便被人替换掉了!

    那么崇山冀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个事实让崇山信在毛骨悚然之余,又感到出离地愤怒!

    就在这时,那个假的“崇山翼”身边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颜色殊丽、既妖且邪的红衣女子。

    “她”冲着崇山信勾唇一笑,并启动了原先为崇山冀设好的阵法节点。

    天空上的乾坤道图再也抵抗不住,宛如一颗星辰向“她”怀中坠去。

    崇山信立刻意识到“她”的企图,顿时双目赤红,几欲充血:“不!!!”

    ……谋划了这许多年,放弃了那么多,连独子现在都生死不知,最终的胜利果实却要被其他人所窃取?!他绝不允许!

    他猛然扑过去。

    “不愧是暗子遍布天下的北斗魔宫。”晏危楼遥遥望着这一幕,思绪电转,“不过……真的这么容易吗?”

    他神态悠闲,像是一个看戏的吃瓜群众。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乾坤道图将会被谁抢到手中。

    “……嘛,反正最后总会落到我手里。”

    此前他倒是向姬慕月透露了不少抢夺乾坤道图的计划,听起来真真假假,很难分辨——但其实都是假的。

    晏危楼根本没打算在这时候做什么,无论是破坏崇山信的计划,还是阻止姬慕月。反正无论是这两人谁得到乾坤道图,他只要在最后杀人夺宝便是了。

    ——简单,粗暴,高效。

    姬慕月大概从来没想过晏危楼真正的想法居然是这样的,还以为两人将会进行一场明争暗斗。于是悄悄瞒着晏危楼,将暗子临时安插到了崇山氏,直接替换掉了崇山氏的大公子。

    只可惜,晏危楼如今另有目标。

    趁着那边崇尚信与姬慕月争夺乾坤道图,晏危楼身形轻轻在地面一点,整个人便倏然而起,直接闯入那阵法中。

    他身形犹如一抹幻影,漆黑袍袖所过之处,一道道如丝线般的阵法灵光都向他纠缠而来,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拖入这沼泽般的禁阵中。

    晏危楼左眼瞳孔中大放金光,金色的时之晷转动起来,那一道道靠过来的阵法灵光在他眼中看来顿时慢得不可思议,似乎处处都是破绽与空隙。

    他身形不曾有丝毫停滞,右手五指随意在空中轻拢慢挑,便将那些靠过来的阵法灵光尽数拨开,随即整个人冲霄而上,直接来到了天空之中。

    一枚漆黑深沉,表面不时浮动七色光华的蕴道石,正静静悬浮在这里。此时这枚奇物早已被众人所遗忘。

    晏危楼伸手一抓,便将这枚蕴道石摄入手中。随即他身形不停,再次向着阵法外冲去。整个过程快得让人目不暇接。

    岸边之人看来,就像是一道闪电骤然之间从东至西贯穿了整个阵法。

    直到足尖落地,晏危楼才有心思低头看向自己的战利品,眸中闪过一缕异彩。

    入道乃是修行之上第一道难关,关乎心境与悟性。不知多少洞见境巅峰的武者卡在此处,终身不得寸进。而这蕴道石居然能提升成功入道的概率,不得不说是一件难得的珍宝。

    尽管在曾经登临过天人的晏危楼看来,没有蕴道石他也能再次入道,不过是稍稍慢一些而已。因此,这蕴道石于他而言,不过是鸡肋。

    只是有一个效果让他颇为在意——一般人倘若只是利用蕴道石领悟道蕴,一枚蕴道石可以反复使用数次。但若是将之当做消耗品一次性使用,释放出全部道蕴,入道的几率将会大大提升。

    只不过没有人会这么浪费罢了。毕竟一旦失败,很难再找到第二枚蕴道石。

    而对晏危楼来说,直接消耗一枚蕴道石来入道,成功的概率几乎是十成。

    这意味着,一旦遇到以目前的修为境界无法解决的危险,他随时可以强行消耗一枚蕴道石,提升修为至入道。

    “嗯,希望不会有用到它的机会……”

    晏危楼把玩着手中的蕴道石,七色光华氤氲,他轻声自语。

    “看着倒是挺漂亮的,或许可以送给明光玩……”

    轰!

    晏危楼猛然抬起头,目光惊诧。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