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88章 会相逢(10)
    在晏危楼把玩着蕴道石之时, 崇山信与姬慕月之间的争夺也到了关键之处。

    “不——”

    眼看乾坤道图就要落入姬慕月手中,痛失爱子与大计落空的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让怒火中烧的崇山信做出了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冲动之举。

    “是你逼我的!”

    崇山信须发怒张, 突然间重重一震脚下地面, 神色决然至极。

    “血祭!今日我便以这近百天骄之血, 请凤灵相助!”

    他的声音如雷霆一般, 顷刻响彻全城。

    崇山氏的府宅中,崇山氏上下数百口人整整齐齐聚集在一座祠堂里, 正对着一尊凤凰雕像,肃容而立。听到崇山信的声音, 所有人齐齐下拜。

    “——请凤灵相助!!!”

    ·

    要说崇山信的经历也堪称传奇。若是让晏危楼知道,少不得要将之当作是穿越之前所见过的那些小说主角。

    原本他所在的崇山氏虽然也是北漠大族,但在他出生前五十年, 崇山氏已开始走下坡路, 一代不如一代。

    崇山信是家主之子, 本身天赋却只能算是中人之姿。不过在他十岁那年无意中得到一枚巴掌大小的凤凰木雕后, 他的人生际遇便彻底不同了。

    这枚木雕居然不是普通的木雕, 更加像是灵器,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早已生出了器灵, 其自称为“凤灵”。

    据凤灵所言,它乃是数千年前一位天人亲手雕刻,并寄托了一丝属于天人的武道意志, 后来流落出去, 辗转数千年后, 这才终于诞生灵性。

    而崇山信就是它诞生灵性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二人很有缘分。所以它会毫无保留地帮助崇山信变强。

    从此,崇山信变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天才”——凤灵不愧是寄托了天人意志的造物,眼界见识远远高于许多人,不仅能够指点崇山信功法修炼上的不足,还能一眼识别出许多宝物,让崇山信多次捡漏,获得不少机缘。

    身为彼此最亲密的伙伴,崇山信当然也要投桃报李帮助凤灵。

    不过,他对器灵如何提升并不了解,凤灵如何说便如何做,包括为其在祠堂中另塑一尊雕像,平日里让族人多多参拜——按照凤灵的说法,这样能帮助它更快增长灵性,兴许有一日能晋升神器。

    在两人亲密无间的合作下,近四十年时间过去。崇山信的修为不断提升,成为了入道大宗师。崇山氏也由衰弱转为强盛,成为凤还城首屈一指的氏族,放在北漠,亦是声名赫赫。

    不过,欲壑难填,人的野心是永无止境的。崇山氏重新兴盛后,崇山信仍不满足。直到崇山岳的出现,让他又有了新的目标。

    起初,崇山岳这个身登乾坤道图的天才出现,让崇尚信很是兴奋。立刻将之收入嫡系,决定大力培养。

    当时,凤灵也很为他高兴,激动地说道:“没想到崇山氏居然有后辈登上了乾坤道图。那可是乾坤道图啊!传说中的造化神器!据说收服乾坤道图者,有可能窥视到天人之上的秘密……”

    这位器灵头一次如此激动,显然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崇山信便摇摇头,出声纠正道:“凤灵你想多了,乾坤道图怎么可能被人收服?”

    “怎么没可能!当年我那位主人……”

    凤灵说到这里,意识到说漏了嘴,当即闭口不言。

    崇山信却眼前一亮,连忙追问道:“是数千年前那位天人?他知道如何收服乾坤道图?”

    凤灵支吾了几声,最终在他几番追问之下说出了实情:“……不,只能说是一个很可能实现的设想。只可惜当年那位主人还未来得及去做,就遇上生死仇敌,被暗中偷袭,结果重伤不治。”

    它语气遗憾至极,又带着些说不出的骄傲:“可惜啊,造化弄人!若是给那位主人多一些寿命,或许真的能够收服这件造化神器。要知道,那可是一位阵法造诣极为高明的大宗师,他创造的阵法一定能成功捕获乾坤道图!”

    几十年来的相处,崇山信自认对凤灵十分了解,它说的话必然不会作假。

    ……能够捕获乾坤道图的阵法?!

    一时间,崇山信心中涌出了前所未有的野心——不够!仅仅是让崇山氏由衰转盛远远不够!他要获得乾坤道图这件传说中的造化神器,将来缔造出一个能够比肩三大圣地的家族!

    既然如此,崇山岳这个原本准备好好培养的天才,就有了更适合发挥的价值。

    有了这样的远大目标后,崇山信开始想方设法说服凤灵。一段时间之后,凤灵终于松口,愿意将当初那位天人所设计的“归星阵”传授给他。

    不过,使用这个阵法需要聚拢一大批天才。就像是磁石吸引精铁一般,用来吸引乾坤道图。在此过程中,他们的修为可能会暂时被吸走。而那些天才背后难保不会有特殊的背景。

    似乎是担心崇山信一旦失败,非但无法获得乾坤道图,反而会遭到极为恐怖的报复,凤灵又忧心忡忡地传给了他另一套血祭阵法,效果比归星阵的威力更强。只不过一旦用血祭,那些入阵的天才就死定了,崇山氏也算彻底得罪了他们背后的人,没有半点缓和余地。

    而且关键时刻,凤灵还能给他帮助,因为凤灵对这两套阵法最熟悉。

    这样一番安排下来,崇山信心中大定,感觉事情彻底稳妥了。

    然而如今……

    望着被姬慕月夺取了部分控制权的归星阵,以及在阵法灵光中仿佛乳燕投林般向着对方飞去的乾坤道图,崇山信目呲欲裂,毫不犹豫选择了血祭!

    ·

    “——请凤灵相助!!!”

    漆黑的深夜里,明亮的阵法灵光尤为显眼。凤还城中,整齐的声音在回荡。

    血祭阵法启动。

    轰!

    一声巨响。

    霎时间,方圆数百里的明月湖像是一个盛满水的小碗被人倒扣过来。

    湖水倒悬,阁楼下陷,精致的望月楼不断下沉,连同被控制在阵法中的近百位年轻天才,甚至来不及挣扎,便一起被滔滔湖水所淹没。

    犹如一群被倒扣过来的一碗水淹死的蚂蚁,平淡渺小,不值一提。

    鲜血渐渐将湖面染红。

    半空中,本已划过一段长长弧度,即将落入姬慕月手中的乾坤道图,突然颤抖起来,表面散发出淡淡光晕。

    紧接着,差不多近十个名字在“竹简”上骤然变灰,随即一点一点消失不见。

    ——他们死了。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登上乾坤道图,于是连死亡都无声无息,不被记录。

    这对乾坤道图带来的影响似乎也很大。

    倘若说乾坤道图有灵,那么原本的乾坤道图在阵法迷惑下就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小孩子,迷迷糊糊往姬慕月怀中投去;这近十个名字的突然消失,就像是在这个小孩子脸上猛然打了一个巴掌,让他立刻被痛得清醒过来。

    它当即在半空中僵持不动,不断挣扎着,抗拒来自阵法的吸引力道。

    崇山信眼中露出喜色:“有效果!”

    湖面越染越红,泛出一片血色。

    咔嚓咔嚓,咔嚓……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一阵古老而荒凉的气息自湖底散发出来,滔天的妖气映衬着血红的湖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那越来越亮的阵法灵光透水而出,将方圆数百里尽数笼罩在内,映得天幕一片明亮,黑夜恍如白昼。

    在被光辉映照得近乎透明的水底,似乎骤然卷起汹涌漆黑的漩涡。漩涡之中有一道极为庞大的阴影游过,它像是从不知多远的深处一路上浮,随即破水而出,掀起万丈狂澜。

    “哗!”

    如瀑布般猛烈奔涌的水流声中,一声极尖锐的鸟鸣骤然响起,刺耳的音波穿透了整座凤还城。

    “唳——”

    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在众人还目不暇接之时,一道庞大的赤红色身影早已在湖底冲出,周身火焰熊熊,如流星一般拖曳出一道燃烧着火焰的尾羽。

    一刹那地动天摇。

    这道身影冲出的同时,满湖湖水随之被掀上半空,几息时间便被蒸发干净。整个明月湖都被蒸干。

    赤色火焰点燃了半边苍穹。

    “终于!本王终于出来了!!”

    凤鸣之声划破夜幕,数百里乌云尽速消散,燃烧着赤红色光辉的天宇翻滚着层层气浪,宛如沸腾不休的岩浆。

    无数人仰头看去,只见一只全身燃烧着赤红色光焰的神鸟骤然间划破夜幕,炽热无比的火焰恍如漫天飞雪洒遍全城。

    这一刻,所有人大脑一片空白,脸上也同样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是什么……”

    “难道是传说中的上古妖魔……”

    火焰纷纷,恍如漫天烟花绽放。

    街道、房屋、亭台楼阁,甚至是原本覆满冰霜的地面,都被这漫天火焰点燃,不知多少人发出凄厉的惨叫,生生被焚烤成焦炭。

    整个凤还城仿佛置身地狱。

    那只赤红色的神鸟尽情地在天幕上划过一道弧形轨迹,随后便俯冲而下,刮起无尽狂风与烈焰。

    “八千年了!我天妖古凤终于逃出来了!!我自由了!!!”

    它庞大的头颅在明月湖畔垂落,一双赤红的眼珠子盯住崇山信,发出怪笑:“说起来还真是要多谢你了呀,阿信!不愧是我选中的目标!”

    “……天妖古凤?!”

    崇山信已经呆立在原地,他仰首望着天空,嘴唇不断抖动,不敢置信。

    “你不是器灵吗?”

    “嘿嘿,那当然是……骗你的啦!”天妖古凤扭动脖子怪笑几声,“本王可是尊贵无上的妖王!”

    崇山信喃喃着:“骗我的……”

    “嘿……这就是你我的缘分啊!”

    天妖古凤赤红色双瞳中露出戏谑之色。

    “最初的相遇只是偶然,本王曾经无数次将妖魂分出一丝寄托到各种各样的器物上,这数千年来,唯有你的神魂与本王契和,能与本王交流。”

    那么,之后的一切就简单了,伪装成一个诞生灵性不久的器灵,装的越单纯越好,一点一点让对方相信它,依赖它,最终再无怀疑。

    “还有归星阵……”天妖古凤声音极为愉悦,“你该不会以为那也是你从本王口中套出来的吧?从一开始,就是本王在引导你啊!”

    “我们相处的时间太久了。你的性格是本王塑造,你的野心是本王激发,归星阵是本王亲手交给你,连明月湖这个用来布阵的地方都是本王引导你选择——数十年布局只为今朝,只为破开这个困住了本王数千年的封印!”

    “不!不!我不信……我不信……”

    崇山信倒退一步,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双眸像是烛火被风吹灭,似乎就这样老了几十岁。

    所有的幻想,所有的野心都是被别人浇灌而出,整个人的一生都不过是被人设计好的剧本,而他不过是负责主演的傀儡。这要他怎么相信?!

    不过,他相信与否,显然天妖古凤并不在乎。

    不知道是不是被关了太久,终于重获自由的天妖古凤极度兴奋,在崇山信死灰般的脸色中,它再度发出一声得意又畅快的长鸣,漫天火焰燃烧。

    “哈哈哈!元,你没想过本王还会活着出来吧!可惜你已经死了!——哪怕你死了,本王也要吃了你最在意的人族,还要夺走你心心念念的乾坤道图!”

    唳——

    天妖古凤张开大嘴,一口将失魂落魄的崇山信吞了下去,那燃烧着火焰的尾羽骤然一扫,便向着悬在半空中的乾坤道图扫去。顺带将姬慕月一并抽飞,如同扫去一粒尘埃。

    “来!!!”

    咻——

    乾坤道图在这一刻出乎意料地敏捷,简直就像是一个怎么抓也抓不住的熊孩子一样,直接在半空中绕了一个半圈,生生从那庞大的尾羽扫射范围中跳了出去,随即倏然向某个方向飞去。

    啪嗒!

    一声轻响,一只修长的手将这主动投怀送抱的乾坤道图捏在了手中。

    “嗯?”一道带着疑惑的鼻音。

    夜幕被赤红色火光点燃,整座城池都在火焰中炙烤,宛如人间炼狱。

    无数纷飞的火焰光点中,安安静静站在湖畔的少年抬手抓着那卷发光的图册,微微歪头,脸上露出淡淡思索的表情。

    天妖古凤转头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景,它赤红色双瞳一下子紧缩,愤怒与恐惧交织在一起,极难分辨。

    察觉到对方身上弱小的气息,天妖古凤眸子里的恐惧淡去,只剩下愤怒的火焰灼灼燃烧。

    下意识的,它喊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妖族语,同时双翅一振,朝少年凶猛拍去。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卍(元)!”

    “阿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