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1章 会相逢(13)
    ……一个人不太安全?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不久前他才同宿星寒说过的话, 被姬慕月换了一种语气说出来, 听在晏危楼耳中, 却硬生生多出了几许暧昧难明的意味, 仿佛在暗示什么一般。

    分明是同样的句子, 这人就是有一种让人不得不想歪的能力。

    连带着不久前才说过这句话的晏危楼,莫名就心虚了几分, 仿佛当时的他也是怀着什么不轨的心思一般。

    晏危楼抬起眼皮扫了姬慕月一眼,却很难看出对方眼中究竟是戏谑之色更浓, 还是暧昧之意更深。

    在他目光扫视下, 姬慕月又是幽幽吐出一口气:“唉, 世子殿下不愿意吗?也难怪呢, 有了那样一个可人儿倾心以待, 便是我,也是舍不得离开半步的。这次倒是本宫强人所难了哩。”

    ……可人儿?

    这姿态与口吻未免有些轻佻,晏危楼目光一下凝在他身上, 唇边微笑消失,语气也多了几分不悦:

    “九公主殿下究竟何意?还请直言。”

    晏危楼本身神魂意志极为强大,兼之入道不久, 一身道意锋锐至极,还未能圆满收敛。此时他不过是神情稍冷,双瞳中便现出一抹摄人的神光。

    犹如神剑斩破天边碎云, 金色晨曦一瞬间倾泻人间。

    一般修为低的人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下, 都很难再保持镇定。姬慕月却不躲不闪, 那包裹在绯红色衣裙中的身体仍是柔弱无骨般斜斜靠在一边。

    “何意?世子殿下真是误会我了……”

    姬慕月秀美的眉毛微蹙, 为自己叫屈了一声。随即他缓缓扯起嘴角,露出一抹轻佻又勾魂夺魄的微笑。

    “本宫可是十足的好意!”他撩起耳边一缕发丝,眼眸低垂,似念似叹,“不过是想……劝君怜取眼前人哩。”

    ……怜取眼前人?

    少年冰冷的瞳孔中缓缓浮现出一抹愕然,很快那愕然之色又转为恍然。

    似有一道闪电划过晴空,劈开了晏危楼的脑海,一直缭绕在心头的迷雾在这一刻彻底消散。

    他恍惚明白了什么。

    这一瞬间,过往许多次微妙的预感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连带着记忆中无数清晰的画面一并闪过。去除了曾经的那层迷雾,某些事实如此清晰。

    ……早该想到的,这显而易见的事实!

    没有理会离去的姬慕月,晏危楼在原地站了许久,目光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间,又重新回屋关上门,唇间溢出一缕微不可察的叹息。

    ……连姬慕月都看出来了,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微妙之感,果然不是错觉吗?

    “——明光……他喜欢我。”

    身体轻轻靠在门上,少年双瞳开阖间神光锐利,每一个字都笃定无比。

    重生以来所走的每一步,晏危楼自认都在自己的计划中,瀚海界虽是意外,之后也被他纳入了计划……只除了宿星寒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变数。

    他是唯一一个超出自己掌控,让自己也难以预料的存在。非但前世从来不曾出现在自己的人生中,真实来历至今仍是一个难以解开的谜。

    说实话,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对宿星寒便有一层浅浅的、天然的好感。随着相处日久,这份好感也愈发深厚。

    晏危楼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两世以来与自己相处最投契的人,就这样多一个知交好友似乎也很不错。

    因此,晏危楼忽略了心中不时浮现出的直觉,忽略了宿星寒对他几乎是不加掩饰的绝对信任。将宿星寒对自己的特殊态度,归结于宿星寒本身的纯真坦率与彼此倾盖如故的知交之情。

    ——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骤然间被姬慕月点破真相,晏危楼惊愕过后,竟是自然而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没有厌恶,没有排斥,只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恍然之感。

    似乎在他潜意识中早就有所察觉,只不过被以往根深蒂固的认知所阻碍,而今不过终于验证了他的直觉罢了。

    “笃笃。”

    房门突然被敲了两下,晏危楼转身开门,只见一名小厮站在门口,手中还捧着一个黑色的药罐子。

    “晏公子!”小厮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忙说道,“这是宿公子待会儿药浴用的药散,小的奉命前来送药,却被封禁拦在门外。因这药散特殊,再过半个时辰便药效大减,不得已劳烦晏公子……”

    “给我吧。”

    晏危楼接过那黑漆漆的药罐子,走到宿星寒那间客房前,果然察觉到房门处有一层无形的隔膜。

    ……奇怪!宿星寒不赶紧疗伤,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如此重要?

    双眉微蹙,晏危楼来到房门前,正要破开封禁,脚步突然顿住。他强大的神魂隐隐“听见”了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

    “属下无能,没能将那人活捉。还请大祭司责罚!”

    这声音明显是来自某一位天宗的入道大宗师,语气中充满了诚惶诚恐。

    “那个齐鸿羽在《太上阴阳图》上的造诣极高,最擅长借力打力,身上还有一件极厉害的奇珍,拼着被属下打成重伤后,借之逃走了。”

    紧接着响起的是宿星寒的声音,不过这声音与晏危楼平日所听不同,冰冷至极,漠然无比,没有半点感情。

    “下去吧。连一名洞见境武者都解决不了,你的确是无能。该怎么领罚不用我提醒了吧?”

    不多时,房门被打开,一名着天宗黑袍的老者恭恭敬敬退了出来。

    晏危楼顺势拎着药罐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屏风边上的宿星寒。

    他一袭白衣,苍白的脸上还有尚未消失的裂纹,神色冰雪一般寒冷。

    “明光,我给你送药来了。”

    听见晏危楼的声音,宿星寒抬起头,那一身寒气倾刻消散,他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弧度:“是你啊,阿晏。”

    ……

    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晏危楼关上房门,脸色一下子变得肃然。

    “齐鸿羽……”

    刚才听了只言片语,晏危楼就猜出了前因后果。

    试武大会时,宿星寒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据说是有要事吩咐天宗之人。现在看来,多半便是让人去活捉齐鸿羽。

    不过,齐鸿羽与宿星寒无冤无仇,他突然下此命令,究竟是为了谁可想而知。

    晏危楼轻叹一口气,心绪复杂。

    “明光……他真是很喜欢我。”

    记忆中又清晰浮现出不少过往两人相处时遗漏的细节,晏危楼再度了重复一遍,语气更加笃定。

    随即,深深苦恼之色浮上他的眉宇:“所以,该怎么打消他这个念头?”

    尽管对宿星寒并不那么厌恶反感,但晏危楼自认为与姬慕月并没有相似喜好和取向,他可是筷子一样笔直的男人。

    要知道,前世身上还有婚约时,晏危楼也不曾想过要悔婚,只一心想过随遇而安的生活,按照婚约迎娶方清薇过门,当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哪怕他对其并无爱意。

    且不说,在他几世的择偶观里,从来没有考虑过同性;如今的他,也不需要爱情这样多余的累赘品。

    “……就这样保持在知交好友的距离上,既不太远,也不太近,不是很好吗?”

    晏危楼在房间里转了一个圈,向来果断的他第一次如此纠结犹豫。思绪像是一大团毛线,在脑海里打成了结。

    ……该怎么办?

    直言拒绝?

    不,明光会伤心。况且,他还不曾说出心意呢;

    假装不知?

    不,这样就太渣了。万一让明光越陷越深,将来会更伤心;

    转移目标,不着痕迹为明光物色一个新目标?

    不,知人知面不知心,姬慕月就是例子。明光太过单纯,万一被骗了……

    念及此处,晏危楼突然不愿再想下去。

    他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现,感觉自己想到了一个妙招。

    ——不如,在明光挑明之前,自己先物色一个心上人?这位心上人要足够出色,让明光知难而退,又不伤及彼此知交之情。

    这个念头诞生,晏危楼越想越觉得绝妙,便开始在脑海中构想该找一个怎样的人来当做心上人。

    首先是性别。

    男子万万不行!

    晏危楼实在想不出,倘若自己真的心仪男子,这世间有哪个男子如此优秀,可以让自己弃明光而择他!这明显不可能嘛!实在不合乎逻辑。任何男子与明光站在一起,让其他人来选择,恐怕都会选择明光。否则岂不是眼瞎?

    所以这位心上人应当是一名女子。

    想了想前世今生接触过的屈指可数的女子,晏危楼摇了摇头。

    ——与明光相比,一个都不能打!

    “或许,找姬慕月借个人,是个不错的主意?”冥思苦想半天,晏危楼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办法。

    摇光殿身为北斗魔宫七殿之一,一向盛产美人,且个个演技高超、精于伪装,随便找一个来扮演自己的心上人,想来应该不难吧?

    “什么?你要一个美人?!”

    被晏危楼主动找上,听到他的要求,姬慕月脸上露出极度的不可思议。

    晏危楼反驳道:“不是要,是借。”

    “哪怕是借,那也是件稀罕事啊。”

    姬慕月啧啧称奇,目光在晏危楼身上绕了一圈,前脚他还良心发作劝人家怜取眼前人呢,结果后脚这位就上他这里借美人来了?渣!简直比他还要渣!

    不过姬慕月当然不会劝阻什么,反倒是眼波一转,笑呵呵问道:“世子殿下想找什么样的美人?”

    “唔……”晏危楼沉吟起来。

    ……该找一个怎样的美人才能比明光更出色呢?

    “美而不媚,艳而不俗,气质独一无二。最好还要看上去有一些特别的神韵,既有凌厉果决的一面,又不失赤子之心……”说着说着,这描述似乎开始歪楼了,不知不觉向某人靠拢。

    “停!”姬慕月当机立断打断他的话,脸上露出一抹营业性假笑,“抱歉,这样的天仙,我们摇光殿没有。”

    他觉得这位世子殿下简直是白日梦做多了,或者根本就是在故意耍弄他:“建议世子殿下您去梦里寻找,或许自己幻想出来的更合乎要求。”

    晏危楼一怔,似乎整个人都被一语点醒:“对啊,幻想的可以。”

    虽说他可以随便拉一个女子冒充自己心上人,但是有宿星寒“珠玉在前”,若是拉来的人方方面面直接被宿星寒秒杀,还要昧着良心表现得痴情于她,简直万分考验他的演技。

    “既然现实中无法找到这样一个人……”

    轻轻叹了口气,晏危楼语气沉重。

    “看来我只能自己捏一个心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