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2章 会相逢(14)
    经历过一场大乱, 整个凤还城都是一片混乱, 四处飘荡着刺鼻的黑烟。

    被天妖古凤本源真火所波及的死伤者难以计数, 大部分建筑都被焚毁。再加上封印破开时恍若地震般的浩荡波动,摧毁了凤还城近乎九成的地脉……此时此刻,满城几乎都是哭嚎之声。

    这一切的一切,让这座城池简直如同人间地狱。

    夜晚很快过去, 新的一天到来了。纷飞的霜雪重新覆盖大地,将焚毁的废墟又覆上一层雪白,也将那许许多多焦黑的尸体掩埋在风雪里。

    这一晚, 有人失去性命,有人失去半生积累的财富,有人一无所有浪荡街头, 还有一些人选择将自己的痛苦转移施加给更弱者,化身为他人的灾祸。

    某处房屋废墟之前,三个身上包裹着绷带的大汉正联手将一对母子围在角落里,脸上都带着得意洋洋的笑。

    “快点!识相点就把东西交出来,别让咱兄弟几个动手!”

    “这次真tmd倒霉,天降灾祸啊!哥们几个损失大了,还好捡了一条命。你说说,这要是不弥补一点损失回来, 说的过去吗?!”

    “以前就听说李家藏着好几样传家宝, 这东西反正你们也保不住, 还不如交出来给咱兄弟几个, 免得便宜了别人!”

    被三人堵在废墟边上的女子荆钗布裙, 一身血迹,边上还站着一个小男孩。她将怀里的包袱抱紧了一些,清秀的脸上满是悲愤之色,当即破口大骂。

    “呸!想都别想!亏得夫君生前处处关照你们,想不到他尸骨未寒,你们就要来欺凌孤儿寡母了!不要脸!”

    她字字如刀,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一时悲从中来,不可自抑。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她夫君有些武学天赋,学了几手本事,并在城中一处武管当教头。这几人武艺平平,夫君却看在自小的情分上,也将他们安排进武馆做事……往日里这几人嘴上都是大哥长大哥短的鞍前马后,不想一朝出事就变了脸!

    昨天夜里事情发生太突然,夫君若不是为了救孩子,也不会……

    若是寻常女子遇到这种事多半只能忍气吞声,不过她性情一向泼辣,也深知如今这世道,母子二人一旦没了家底多半活不了几天,只咬紧牙关,又将手中包袱抱紧了些。

    三名大汉被一通怒骂指责,尴尬无比,之后便更加恼羞成怒:

    “什么处处关照,不就是拿咱们当免费的苦力差使吗?咱们平日里可没少拿好东西孝敬他!现在也该还回来了!”

    “就是!宝贝再好,也要有命才能拿!咱们兄弟也是为你好!既然你这么不识相,咱就不客气了!”

    三名大汉即便是不通武艺,也比区区一名弱女子强得多。几人毫不客气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几下就把女子推到了地上,强行将那个包袱抢走了。

    包袱到手,为首的大汉又冲着坐在地上的女子“啐”了一口:“不识抬举!”

    几人转身就走。

    那女子呆愣愣坐在地上,很快被儿子的哭声所惊醒。

    看着三人的背影,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她脸上突然现出一股疯狂之色,一下子扑了上去。

    “这是我们最后的家当了,你们要是抢走了,我们孤儿寡母也活不成了,我和你们拼了 !!!”

    她近乎疯魔一般,张口就咬在其中一人的胳膊上,正好是这人前一天夜里受伤的地方。顿时鲜血如注。

    “啊!你这臭娘们!”

    猝不及防被袭击,那人发出凄厉惨叫,另外两个人上前一左一右扯住女子,又被女子不要命的打法攻击到,脸上留下了好几道指痕。不过双方差距终究太大,那女子很快被几人制服,被人按着脑袋一把撞在地上,满地淌血。

    砰砰砰!

    剧烈撞击声中,那大汉狞笑着:“臭娘们!叫你横!叫你疯!叫你咬人!”

    “阿娘!阿娘!”

    那小男孩哭叫着跑过来要打跑坏人,却被不耐烦的大汉直接一记窝心脚踢到了废墟上,下手极重。

    不多时,女子的呼吸声渐渐断绝。

    “没意思!”三名大汉把人随意往地上一抛,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又提起那个包袱,转头便走。

    “对了,看看有哪些好东西!”边走他们边打开包狱,立刻就是眉开眼笑,“这一票不亏!果然是武馆教头,好东西不少。平日里那点小恩小惠就想拿咱们兄弟当狗了?我呸!”

    几人笑容满面往前走,刚刚走出几步,眼前突然闪过一线金芒,比闪电还快。

    ——那是一抹迅疾无比的剑芒。

    几人的视线突然天旋地转,就好像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大地,建筑,天空……他们的视线高高飘起,随后又重重地跌落,最后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具喷血的无头尸体。

    “这个人,好熟悉……”这念头在脑海划过,随即恍然,“原来是我自己啊……”

    砰!

    三个脑袋高高飞起,重重跌落,在地上同时发出一道声响。

    随即是三具无头尸身轰然倒地。

    街道一边,一道身影迅速从半空飞至,金澄澄的黄金剑收剑入鞘。

    陆一渔落在地上,两名师弟师妹跟随在他身后。三人目光略过倒地的三具尸体,看向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女子。一眼就能看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这一路行来,类似之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更不是第一次出手了。

    小师妹紧锁起两弯秀眉,一张俏脸气得通红:“这些人真是没救了!在这等灾难面前,不应该更加齐心协力吗?如此行径与禽兽何异?果然是蛮夷之国!”

    陆一渔直奔废墟中的小男孩而去,伸手一探,他沉重地摇摇头:“没气了。”

    挥剑在地上劈出两个坑,将这对母子放在一起,陆一渔这才回身对着师弟师妹说道:“这就是红尘乱心之故。”

    “世间千人千面,实在不足为奇。”

    他轻叹了一声,双眸之中的神采却是愈发锋芒毕霜,一股剑意随心而发。

    “我们此番出山门,入人世,本就是为了体验世间诸事,以滚滚红尘磨练剑心。大家只需谨记本心不失,不要被红尘蒙蔽剑心就是了。”

    两名师弟师妹都是一脸叹服,连忙躬身应道:“陆师兄教诲的是!”

    陆一渔本身并不是爱说教的性格,提了一句便笑道:“好了,我们去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哪里需要帮忙。”

    三人迅速离开,向着其他地方飞去。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明月湖,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初始之地。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不少人也在这里查看境况。

    原本明月湖的所在只剩下一个大坑,四周的地面被烤的漆黑一片,像是烧黑的铁板,表面还有高温未散。以至于天空中飘荡的雪花还未落地便被融化。

    陆一渔站在湖边,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大坑,不由一阵担忧:“昨天太乱了,也不知晏兄有没有出事?”

    小师弟在一旁安慰道:“陆师兄别担心。既然这件事是晏公子提前示警,我想他定有全身而退的方法。”

    陆一渔点点头:“也只能这么想了。”

    当日他和萧无义比试即将结束时,晏危楼突然传音,称其发现崇山氏似乎在酝酿大阴谋,凤还城中或许十分危险。

    尽管这个说法没头没尾,但与崇山氏相比,陆一渔自然更加信任晏危楼。

    因此,在晏危楼的引导下,他与萧无义进行最后一击对战,有意将攻击偏向了望月楼,帮助晏危楼完成一次试探。

    至于对方从中试探出了什么,陆一渔就不清楚了。因为那之后他便去与师弟师妹汇和,这两人伤势初愈不久,倘若有危险来临,还需要他的保护。

    其实晏危楼只在重生前隐约听说凤还城发生过大事,但具体消息流传不多。在天妖古凤出现前,晏危楼一直以为,这所谓的大事就是崇山氏谋夺乾坤道图。他之所以夸大危险,不过是为了方便支开陆萧二人。

    哪里想到居然一语成谶!

    等到天妖古凤破封而出,陆一渔都险些惊呆了——没想到晏危楼居然说的这么准!

    不过,他自知以自己的实力上去只是送死,便没有冲动,而是带着师弟师妹在城中四处灭火,顺便救人。

    这师兄妹三人已经忙活了一夜,倒是错过了晏危楼与天妖古凤的战斗,更不知道那些幸存的百姓口口相传的“斩灭妖魔的神人”就是晏危楼。

    三人四处查探了一阵,小师弟犹豫着说道:“陆师兄,这次凤还城出了大事,连早已绝迹的上古妖王都出现了。咱们是不是要尽早通知宗门?”

    小师妹却白了他一眼,嗔道:“有什么好说的!那妖王都被灭了,半点影踪也无,难道来这里捡几根凤羽回去?真要是想查清楚前因后果,有陆师兄在这里,何必便宜了别人!”

    那小师弟连忙缩了缩头,讪讪一笑:“是我考虑的不周到。”

    小师妹口中所说的“别人”指的正是沧海剑宗首席真传秋月白。而此人与陆一渔一向不是同路之人。

    沧海剑宗共有十名真传弟子,陆一渔排行第七。按理来说,以他的排名,理应威胁不到秋月白,不过这世上许多人本就不能以常理论之。

    陆一渔就是这样的人。

    他天资极高,曾经七日之间学会《沧海剑歌》第一式,甚至获得神剑沧海认可——沧海剑宗以神剑沧海为名,可想而知这柄剑有多重要。

    且不说神剑沧海号称攻伐天下第一,本就是绝世神剑,它更是代表着一份独一无二的荣耀。

    每一代最杰出的真传弟子出山行走天下,都会有沧海剑随身护持。但却不一定能得到沧海剑认可。

    反过来说,一旦能获得其认可的年轻弟子,必然便是沧海剑宗当代首席真传,将来九成可能成为宗主。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份荣耀。

    除了三百年前的天剑萧白寂。

    令人意外的是,陆一渔却拒绝了,用的还是“沧海剑使起来不趁手”这样近乎敷衍的理由,他选择了另铸一柄黄金剑。

    因为此事,宗内不少长辈对陆一渔不满,首席真传也落到了秋月白的头上——当然,按照实力来论,本就该是秋月白出任首席。毕竟陆一渔拒绝了沧海剑,不是沧海剑主。

    看着两位师弟师妹的表情,陆一渔笑了笑:“上古妖王出世,实在事关重大。这一次已经解决了,那下一次呢?万一还有其他的妖王出世呢?我们必须通知宗门,调查清楚,早做打算。”

    小师妹急急说道:“但如今秋师兄持沧海剑行走天下,若是宗门得知此事,必定会让他来调查。”

    “那就让他来。”

    陆一渔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

    两个师弟师妹年纪还小,不清楚他与秋月白一向不甚亲近其实并非是沧海剑的缘故。而是源自于沧海剑宗一直以来的两派斗争。非要分的话,大概是出世派与入世派。

    这两派之人在宗门发展路线上一直互相别苗头,各有各的想法,坚持认为剑宗应该按照他们的想法来。

    出世派原本是沧海剑宗主流,一心追求剑道,不愿理会红尘俗事。

    在他们看来,沧海剑宗作为修行圣地,只需一直保持高高在上的超然地位便是了,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像是陆一渔这些年轻弟子,每年派出来做些任务增长一下阅历就足矣。不必过多掺合江湖朝堂中的事情。

    入世派则诞生于八百年前。

    当时碧落天声势如日中天,压得正魔两道万马齐喑。不少沧海剑宗的老前辈深感耻辱,毫无安全感,他们一心要发展沧海剑宗势力,也是在那个时候与东黎国的皇室有了牵扯,甚至在东黎争夺天下时出了不少力,彼此结下不少因果。

    这些入世派始终认为,单只是一个正道圣地的名声远远不够,还要更加深入俗世,在方方面面都有触角,如此才能保证沧海剑宗世世代代兴盛,即便陷入低谷,也能再次振兴。

    他们的做法也的确让沧海剑宗愈发壮大,此后数代宗主都热衷入世,入世派的势力渐渐压过了原本的出世派。直到三百年前萧白寂横空出世,单凭一身实力横扫天下,出世派才又渐渐壮大起来,现任宗主便是出世派。

    虽然意见不合,但这两派都是一心为沧海剑宗考虑,因此也没有闹出太过激烈的矛盾,传到外界去。沧海剑宗内部却一直在彼此竞争。

    陆一渔与秋月白作为两大派系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即便彼此之间并无仇怨,也不得不对立起来。

    哪怕两人不合,但涉及上古妖王,绝不是小事。即便小师妹有些不忿,陆一渔仍是用最快的速度联系上了沧海剑宗的人,将自己所知的一切传回了宗门。

    不只是陆一渔,凤还城中还有不少外来者,都早在第一时间便将此事传给了背后的家族或是皇朝宗门势力。

    姬慕月当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方才通过秘密渠道将这件事传回摇光殿,一回到鸿运赌坊,他就得知了另一个消息。

    ——晏危楼二人向他辞行了。

    “你们要走?”

    姬慕月一脸惊讶地看着晏危楼,目光扫过宿星寒那间客房所在的方向,宿星寒就在那里闭关养伤。

    “本宫没记错的话,以宿公子如今的伤势,不宜长途跋涉吧?”

    “也不算是离开凤还城。”晏危楼笑道:“九公主殿下应该知道,我一向同逍遥楼主交好,前几日曾收到书信,听他说逍遥楼将会开到凤还城来。”

    他笑得极为灿烂,似乎真心实意为友人的事业发展而喜悦:“我已经同明光说好了,之后便暂时搬去逍遥楼,一直麻烦公主殿下也不好。”

    “不麻烦,不麻烦。”姬慕月摆了摆手,笑得很是勾人,“我可是求之不得哩。”

    他轻佻地冲晏危楼眨了一下眼睛,暧昧十足:“更何况,还有些事情,本宫也很想知道后续发展哩……嗯,不知道世子殿下对宿公子怎么看?”

    晏危楼微不可查皱了皱眉。

    ……这个家伙!该不会在明光面前也总是乱说话吧?会不会明光就是因为成日里被这家伙瞎撺掇瞎暗示,所以误会了对自己的感情?果然还是早点离开为妙,省得这家伙教坏明光!

    “明光他很好。”

    对姬慕月的节操实在不能放心,晏危楼面上神色一正,郑重说道:“还请公主殿下不要在他面前乱说。”

    “……我乱说什么了?”姬慕月一头雾水,满脸问号。

    晏危楼却不理他,继续说道:“更何况,我已经有了未婚妻。”

    “未婚妻?你是说方清薇?”姬慕月抛开刚才的疑问,惊诧非常,脸色隐隐有些焦虑,“不是已经解除婚约了吗?”

    晏危楼摇了摇头:“不是她……”

    姬慕月连忙追问:“那是谁?”

    一道声音骤然从门外飘了进来,随着声音一起飘进来的是一朵绯色烟云。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