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3章 会相逢(15)
    赌坊正门大开, 一行十余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为首的红衣少女早已当先一步掠入堂中, 身形站定之际,目光便自然而然投了过来。

    她展颜一笑,美得令人心惊。

    天光暗淡, 满天铺陈的乌云沉甸甸压在上空,徐徐向下方投下淡淡的阴影。鸿运赌坊中布置的各种防御阵法早已被一夜的“流星火雨”耗去了灵光。墙壁上还有被火焰炙烤的痕迹……整个画面一派灰暗苍白又冷寂。

    但这少女出现的一瞬间,却像是一团火焰将整副苍白暗淡的画面都点燃了。仿佛黑白画卷突然添加了色彩。

    饶是姬慕月也不免怔了怔。

    ……方才还在说未婚妻的话题呢, 这就变了个未婚妻出来,而且还是一个如此活色生香的大美人, 这也未免太快了!

    “公主殿下, 久仰了。我是燕清霜。”

    少女·优雅地行了一礼,唇角含着一抹淡淡微笑, 显出大家小姐的从容气度, 却又隐隐透着让人高不可攀的距离感。

    姬慕月注意到她的说词并非“我叫燕清霜”, 而是“我是燕清霜”, 简简单单一字之差, 给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同。且短短五个字没有加上丝毫身世背景。平淡的语气中,却好像有种天然的傲慢。

    即便两人同样一袭红裙,容色姝丽,但彼此的气质对比却如此鲜明。姬慕月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斥着诱惑,而燕清霜即便是微笑灿烂,也仿佛拒人千里。

    姬慕月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将“艳若桃李, 冷若冰霜”这八个字完美而和谐地组合在一起的人。

    晏危楼脸上适时表现出几分惊喜, 几步上前迎向突然出现的少女:“我只知道逍遥楼要开到凤还城来, 想不到会是你亲自前来坐镇。”

    说着,晏危楼看向一边的姬慕月,介绍道:“这是逍遥楼大小姐燕清霜,也是我的未婚妻。”

    “见过燕大小姐!”

    姬慕月勾起一抹撩人的笑,以女子装扮极为自然地拱手一礼,妩媚中又透出一股利落的英气。

    他笑容慵懒而勾人,又带着几分懊恼:“唉!不曾想逍遥楼中居然还藏着燕大小姐这样的美人儿哩,只后悔在下晚来一步,让世子殿下捷足先登了。”

    他的眼神和语气都极为真挚,末了还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被人当面表白心意,“燕清霜”却没有一般女子的局促,反而落落大方一笑:“殿下说笑了。以殿下您的风姿,天下哪个女子堪与相提并论?”

    她看了一眼晏危楼,微微一笑:“更何况,晏大哥在我心中是不可替代的。”

    “燕清霜”开口就是一句极为大胆的表白,脸上神色却是无比自然,如同陈述事实。而被表白的对象似乎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事,反而微笑与燕清霜对望一眼,倒显示出奇妙的默契。

    姬慕月内心终于有些捉摸不定了。

    他原以为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只是晏危楼一时拿来充当挡箭牌的,只为了掐灭宿星寒的心思。但现在看来似乎不一定。

    这两人的眼神、语气、动作、姿态……诸多小细节之中,虽然看不出彼此之间有多少爱意,但却有种惊人的默契。

    ——仿佛两人早已认识了许久,彼此之间没有丝毫秘密遮掩,有着世间其他人都无法插·入的亲密无间。

    那他原本设想的计划……

    “听说前夜城中大乱,还要多谢殿下收容晏大哥他们在此落脚。不过,我已经带了人来,将要在凤还城开一间逍遥楼。地址就在城西,到时还请公主殿下前来捧场!”

    燕清霜突然开口,露出一抹优雅微笑。

    “至于现在,逍遥楼开门在即,诸事繁多,就恕我失礼,先将人带走了!”

    姬慕月语气担忧,似乎不经意向旁边走了两步,有意无意拦在了通往后院的侧门处:“宿公子伤势不轻,恐怕不宜贸然离开。何不再多等几天?”

    燕清霜坚决地摇了摇头,语气温和,态度强硬:“正因如此,才更不能在这里耽误。我逍遥楼中奇珍无数,说不定便有尽快治好宿公子的法子。至于殿下的担心,更是大可不必。”

    见姬慕月一副张口欲言的样子,“燕清霜”玩笑般说道:“难道是公主殿下舍不得刚结识的两位朋友,不愿意放人?”

    她微笑的眼中多了几许锐利。

    “这也好办。不如公主殿下也一同前往逍遥楼做客吧。”

    “燕清霜”说话时,晏危楼便静静站在一边,这时也上前一步,露出一抹诚恳微笑:“清霜说的是,不如公主殿下随我们一同去逍遥楼小住几日吧?相信公主殿下定然会乐不思蜀的!”

    少年笑容灿烂,语气轻松,俨然一位无忧无虑的富家公子。但身上的气息却又明明白白显示出他入道大宗师的身份。

    不知是不是因为初初入道,一身气息还不能收放自如,那似有若无的道意不时倾泻出一缕,便让姬慕月有种眼前天地倾塌下来的错觉,让他近乎窒息。

    姬慕月连忙向边上错开一步,一脸遗憾:“实在可惜,这次凤还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本宫亦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哩。过些日子逍遥楼正式开放,本宫一定前去捧场!”

    见他识相地让开了侧门,晏危楼“二人”便也不再多说废话,随意应付了几句,径自向后院而去。

    宿星寒在房间中闭门疗伤已有一日一夜,一直没有出来过,也不知伤势好了几分,能否轻易行动。

    晏危楼自然不可能故意来回折腾他,“燕清霜”在来之前便吩咐逍遥楼那些人准备了最舒服的马车,车身上附带减震、隔音等数个禁制,即便只是半城不到的距离,路上也不会有半点颠簸。

    等见到宿星寒,晏危楼不禁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庆幸。

    房门打开后,那个静静躺在床上的身影立刻映入晏危楼眼中。此时的宿星寒甚至比之前看上去更虚弱了几分。苍白的脸近乎透明,让他左边脸上那几道细细的裂纹多了一种奇异的美感。

    “阿晏……”

    宿星寒抬起头,目光一眼便看见了晏危楼,不过才刚刚唤了一声,他要说的话便顿住了,随即视线越过晏危楼,直直看向跟在他身后进来的红衣少女。

    他那双纯粹的眼睛里闪过几许疑惑之色,连淡而优美的眉毛也不解地蹙了起来:“这是……”

    他有些不明白,阿晏为什么要好端端地分出一个化身,而且还是女体?难道阿晏被姬慕月影响,有了某种特殊爱好?

    这念头一诞生,宿星寒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杀意,不过是对姬慕月的。

    晏危楼却误会了,还以为这是针对“燕清霜”的,当即沉吟起来。

    原本看见宿星寒苍白的脸色,他还有些犹豫,是不是等对方身体痊愈后再说,但如今看宿星寒的样子,似乎已经情根深种,连自己身边突然出现的女孩子都好像不能接受了。

    ——看来长痛不如短痛,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她啊?明光,我来介绍一下。”

    晏危楼转过身,伸出手虚虚牵着“燕清霜”的衣袖,一脸欢喜地来到宿星寒面前,语气亲昵十足。

    “——这是我的未婚妻燕清霜。逍遥楼的大小姐。”

    “燕清霜”顺势上前来,微微一笑,红裙艳艳,美得不可方物:

    “见过宿公子!晏大哥早就同我提起过宿公子了,听说宿公子是晏大哥最好的朋友。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

    房间里突然陷入一片奇异的沉默。

    宿星寒呆呆半靠在床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亲密无比的一双男女:“你……你们是未婚夫妻?”

    见他一副不愿接受现实的模样,晏危楼又靠近了“燕清霜”几分,笑容十分纵容:“那是自然。我与清霜可是自幼相识,如今也有五六年了。”

    “也怪我之前忘了和明光你说。本想着以后再介绍你们认识,没想到清霜会突然被派到凤还城来。”

    他满脸欢喜,带着身边少女凑到宿星寒床边,一副要让最好的朋友与未婚妻好好认识一番的样子。

    “清霜一向善解人意,今日她便是特意来接我们去逍遥楼的。”

    “……”

    又是一阵奇异的沉默。

    宿星寒定定盯着眼前的一双璧人,默然半晌。晏危楼却还在一脸炫耀:“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燕清霜”适时露出淡淡羞涩。

    宿星寒又是一阵默然,陷入沉思。实在没弄明白晏危楼今日这一出所为何来?

    但对上晏危楼那眼巴巴等回复的眼神,他又一阵释然。

    ……也罢,无论阿晏如此突发奇想是为什么,若能让他开心,自己配合一二又有何妨?

    自觉彻底想通,他唇角倏然弯起,那张冰雕雪琢的脸上露出一抹冰雪融化般的微笑:“嗯,的确很般配。”

    这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释然。

    看来明光终于放弃对自己的念头了!不等晏危楼大大松了一口气,宿星寒又继续说道:“燕小姐国色天香,温柔大方,如此佳人,堪配天下任何人。”

    “……?”晏危楼怔了怔。

    这剧本走向好像不太对劲啊!你不是应该生气吗?为什么会一个劲儿夸情敌?

    他定了定神,仔细看去,发现宿星寒唇角的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放松,还带着难以察觉的纵容。

    ……emmmm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

    晏危楼还在恍恍惚惚思考哪里不对,宿星寒已经催促起两人来:“多谢燕大小姐安排,我们现在就去逍遥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