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5章 会相逢(17)
    同为北斗魔宫中人, 尽管萧无义地位更高, 实力更强, 但姬慕月向来看不上他, 将之视作空有一身实力、心性却不堪一击的蠢货。

    这一次却被萧无义摆了一道, 还被他直接点破了自己的谋划, 让姬慕月愤怒之余倒是多了几分忌惮, 有点怀疑萧无义这个家伙以往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不过他显然是想多了。

    萧无义之所以会对姬慕月的谋划那么清楚, 当然是因为有人告诉了他。

    ——这个人就是晏危楼。

    别看这段时间几人相处像是朋友一样,但晏危楼从未真正信任姬慕月。倘若他真的这么容易被骗,前世就彻底无法翻身了, 哪里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既然早有防备,姬慕月的小心思,晏危楼不说全部知道,但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再结合逍遥楼的情报网调查,基本就知道姬慕月的大部分打算了。

    他将这些事情告诉萧无义,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尝试。

    倘若萧无义能牵扯住姬慕月的注意力, 让那家伙别再搞小动作自然是好。不能的话也无所谓, 他自有方法应对。

    不过,晏危楼可从未想过,萧无义居然会动用特权,直接将姬慕月强行架空, 将摇光殿在凤还城的势力夺取过来。

    这简单粗暴的手法倒也符合萧无义一贯的行事风格。

    至于姬慕月被夺权之后还想搞事, 甚至幸灾乐祸地以为晏危楼“三人”之间会上演什么好戏, 那就只能说是他想多了!

    凤还城城西,天妖古凤祸乱一夜之后,大半个城池都变作废墟,需要重新修建,城西这一角却完好无损。

    一片连绵的亭台楼阁拔地而起,静静伫立于晨光中,朱墙绿瓦,金碧辉煌,在冰雪映衬下,每一片砖瓦都闪耀着淡淡华辉,仿佛人间仙宫。

    这便是新建不久的逍遥楼。

    由于再过几日逍遥楼便要开放,此时楼中人来人往,秩序井然,都在兢兢业业准备着,以待不久后一鸣惊人。

    一位身姿高挑、秀发如云的少女自楼中缓缓穿行而过,红衣灼灼似火焰,却偏偏被她穿出了一身高贵清冷的气质。

    “她”所过之处,其他人都会暂时停下脚步,恭敬行礼,少女则是微微颔首以作回应。看上去如此傲慢,又理所当然。

    其他人对此没有任何不满。

    这些人本就是从原本的逍遥楼中挑出来的精英,特意派出来建设分楼,开辟北漠的市场,而凤还城不过是第一站。

    原本凤还城的逍遥楼都建设的差不多了,就在数日前,这位陌生的燕大小姐却从天而降,手持逍遥楼主的亲笔令信,直接成为了此处分楼的楼主。每一处分楼的楼主,放在整个逍遥楼的体系,则被称为副楼主。

    这种摘桃子的行为,起初他们心中当然是颇有怨言的。即便这位燕大小姐号称是楼主的亲妹妹,也不能直接空降,将他们忙碌这么久的心血据为己有。

    但短短数日间,众人便改变了看法。

    与逍遥楼主燕无伦淡泊无为的性情相比,这位燕大小姐显然要霸气得多。

    刚刚到来第一天,便展露出非同寻常的实力,带着他们直接肃清了好几个经常在暗中使小动作找麻烦的地头蛇势力,又将楼中不服管教的刺头通通收拾了一遍,还疏通了北漠当地的氏族关系,动作堪称雷厉风行。

    于是人人心服,不敢有犯。

    在一众人恭敬的目光中,“燕清霜”穿行而过,一直来到逍遥楼最里间的一栋阁楼前,透过打开的窗户,“她”看见了安安静静坐在窗边的白衣人。

    那人也似有所感低下头,与“她”对视一眼,唇角微弯,露出一抹笑来。

    浅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苍白近乎透明的脸上,像是流动的金沙染过白衣人纤长的睫毛,让他剔透的眸子也染上了淡淡金色,仿佛画中之人。

    “燕清霜”忍不住回以一笑。

    “阿……燕大小姐!”

    “燕清霜”很快就进了门,坐在窗边的宿星寒回过身来,向“她”打了个招呼。

    “听说这些日子逍遥楼事务繁杂,燕大小姐自去忙吧,不用多为我费心。”

    ……虽然不知道阿晏特意弄出一个女身来是为什么,但总不可能是为了好玩,必然有着大用处。

    思来想去,或许这逍遥楼就是他的目标之一。莫非阿晏是为了通过冒牌的“燕清霜”,一步一步蚕食掌控逍遥楼?

    这个猜测似乎有些道理。或许真正的燕大小姐早在不知何时便出了事,恰好这身份特殊,阿晏便以女身顶替冒充了?

    尽管宿星寒听说过晏危楼与逍遥楼主燕无伦是好友,他这般捏造女身冒充逍遥楼主的妹妹,从而掌控逍遥楼,在世人眼中俨然是一件相当卑劣的事。

    更何况不少人都说那逍遥楼主谦谦君子,宽和大度,是清风朗月般的人物。

    但宿星寒却不然。

    在他看来,阿晏简直再好不过,若他当真在背后暗算逍遥楼主,那必定是逍遥楼主的错!

    既然如此,倘若因他之故,耽误了阿晏筹谋的大事,那就不好了。

    他又说道:“还未当面向燕大小姐道谢,多谢燕大小姐送来不少天材地宝,我的伤势好多了。”

    宿星寒苍白的脸上徐徐绽放出一抹淡笑,黑漆漆的眼睛里倒映着灿灿阳光,似乎是在显示“他好多了”这个事实。

    “燕清霜”心中半个字都不信。

    本尊可是问过乾坤道图,知晓宿星寒体内的伤势与普通人不同,涉及天地之力与灵族本身的秘密,那些天材地宝能有多大效果可不一定。

    红衣少女徐徐坐了下来,微笑道:“宿公子客气了,区区一些天材地宝又算得了什么?哪里比得上宿公子与晏大哥之间的知交之情?”

    听“她”一口一个“晏大哥”,神情自然,语气亲昵,宿星寒冷淡的脸上隐隐露出奇异的隐忍之色,微微别过头去,担心一不小心憋不住笑了。

    这看在“燕清霜”眼中却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回避,似乎是他无法接受晏危楼居然已有未婚妻的事实。唉,这又是何必?

    “燕清霜”就知道他还没有放下心中感情,当即继续说道:

    “这一次宿公子受伤也是为了晏大哥,晏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几日他忙着拷问天妖古凤,实在没有空闲,我自然要替他好好照顾燕公子。”

    窗外的阳光淡淡洒进来,为少女绯红的裙摆镀上了一层金边,仿佛层层燃烧的金红色火焰,热烈地盛放着。

    “她”清丽绝俗的脸愈发高贵温柔,嗓音也是温柔中透着疏离,不疾不徐。

    一番话下来,不仅成功塑造了一个宁愿费时费力拷问天妖古凤,也不愿意花时间看望为自己受伤的朋友,显得如此冷酷无情的男人;还塑造了一个温柔大方、善解人意,处处替未婚夫考虑,甚至爱屋及乌照顾未婚夫朋友的未婚妻。

    ——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还值得喜欢吗?这样高贵美丽又大方的情敌还能胜得过吗?嗯,还是趁早死心吧:)。

    “燕清霜”心中对自己的表现甚为满意,还不忘嘘寒问暖,含着淡淡关怀的目光投向宿星寒。

    “对了,宿公子在这里住可习惯吗?会不会有些闷?身体无事时可以下楼多找些消遣……”

    宿星寒当然是拒绝了,称一切都好。

    见“燕清霜”似乎确实不忙,还很有空闲地陪他聊天。宿星寒忍不住问道:“燕大小姐可否说一说你和阿晏之间的事?我有些好奇。”

    说实话,一开始看阿晏精分成两个人,自己和自己扮演未婚夫妻,宿星寒感觉实在不可思议,还有些荒唐。

    但这几日过去,不知不觉间,他心中涌起了一股奇异的趣味,感觉看阿晏如此认真演戏也很有趣的样子,似乎又发现了对方不曾现于人前的另一面呢。这就像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可以吗?”

    他目光清亮,灼灼凝视“燕清霜”。

    像是一个即将拆礼物的小孩子,为自己能见到阿晏的崭新一面,而露出了满心的期待好奇,与淡淡欢喜。

    “……”“燕清霜”果然怔了一下,那张美丽的脸上显出一抹飘渺神色。

    ——宿星寒的提议正中“她”下怀。

    “她”脸上难得现出些羞赧:“既然宿公子想知道,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这恐怕要从六年前说起了。当时我们兄妹家中遭逢大变,兄长更是流落街头,一病不起,幸得晏大哥相救……”

    “燕清霜”张口就来,嗓音温柔优雅,神情自然中透出怀念,演技浑然天成。

    在“她”口中,#隐世家族贵公子遭逢大变险些身死,仗义世子出手相救,并帮助其一步步东山再起,成就逍遥楼主。待世子落魄,身陷囹圄,逍遥楼主又出手相救,并以嫡亲妹妹终身相托#这样一个曲折又完美的故事便娓娓道来。

    ·

    另一边,逍遥楼的地牢中。

    天妖古凤经过几天时间恢复,不再是之前光秃秃小鸡仔的样子,已经变得有一人大小,像是一只变大的公鸡。

    特殊材料制成的锁链将它两边翅膀牢牢拴住,锁链上密密麻麻的禁制锁住了它体内的妖力运转,让它无法用出任何神通,只能蔫哒哒被锁在墙壁上。

    “可恶!卑鄙的人族,本王已经将我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你了!哪怕你再使手段也没有用!”

    天妖古凤虚弱地嚷嚷着,不断张牙舞爪,却发不出哪怕一道掌风。

    就在他身前不远处,晏危楼放松身体躺在一张椅子里,手指漫不经心搭在膝前,俊美而锋利的眉目间,写满了漫不经心的慵懒,似乎有种强大的自信。

    “没关系,我不在意。”晏危楼微笑着,开启墙壁上的阵法,继续施加酷刑,含笑的眼底始终平静一片,“我就喜欢看你这样无能为力挣扎的样子。”

    天妖古风顿时用妖族语骂出一连串脏话,同时发出凄厉惨嚎。

    这几天它可算是遭足了罪受。

    起初晏危楼只是言语威胁,让它交代当初被封印的真相,顺便说出一些有用的秘辛。

    天妖古凤装作服软,半真半假说了一通,而晏危楼一脸沉思的样子,似乎全然相信了它所说的一切。

    没想到就在天妖古凤松了一口气不久,看上去似乎相信了它的晏危楼却又突然变脸,使用种种残酷手段进行拷问,从肉身到妖魂都折磨了一遍。

    天妖古凤仍是半真半假地说了一通,甚至还说出了不少曾经封印的遗迹。而它特意隐瞒的那些关键之处,却恰好会让人触动陷阱,很有可能丧命。

    晏危楼没说相信还是不相信。

    只是每次在它招供一遍后便继续施刑,嘴上还笑着说道:“你明白我想知道什么。记得好好想,用心想,多想几遍。”

    天妖古凤被折腾得去了大半条命,连妖魂都被那恐怖的刑罚磨去了大半,只能翻来覆去破口大骂。

    晏危楼对此无动于衷,甚至还漫不经心伸出一只胳膊,一只手支着下巴,目光游移不定,开始走神。

    他的注意力转移到“燕清霜”那个马甲身上。这已经是他分出的第四个马甲。

    在入道之前,三个马甲就是他能做到的极致。而如今,他算是一心五用,除了睡觉之外,大脑一直不曾停止运转,抽时间偷点懒也不错。

    就在这时,他神色突然一变。

    ·

    阁楼中,二人相谈甚欢。

    “……因为我大哥的缘故,早在数年前我便与晏大哥相识。只不过当时晏大哥已有婚约,为了避嫌,我们不曾在明面上有所往来,关系也不算亲近。”

    提及与晏危楼之间的故事,燕清霜编得有头有尾,头头是道,连早已知晓内情的宿星寒都找不出什么破绽来。

    说到这里,她还嫣然一笑,美不胜收。

    “还真要感谢那位长信侯府大小姐主动放弃婚约,我才有机会多多了解晏大哥,知道他是这样好的一个人。”

    宿星寒认同地点头:“说得对。”

    不知他是在赞同前半句话还是后半句话,“燕清霜”也不在意,只是笑容更温柔了三分,仿佛陷入某些甜蜜回忆中。

    反正“她”的目的就是让宿星寒趁早死心。

    于是“燕清霜”更卖力了。她目光凝望半空,似乎陷入回忆,清丽绝伦的脸上凝着一抹动人微笑。

    “晏大哥实在对我很好。”江湖女侠本就比闺阁千金更大方些,也不在意谈及这些私密之事,“无论我喜欢什么,需要什么,他总会用一切手段让我开心。”

    似乎是说到动情之处,“燕清霜”滔滔不绝,举出了一连串例子。

    什么“半夜里为了她随口要吃的一碗宵夜跑遍大半座城”、“为了给她送一朵中看不中用的花一个人深入深山遗迹十日十夜深受重伤”、“为了保护她曾经直接和一个小宗门数百号人战斗”……诸如此类,在晏危楼本尊看来,简直是恋爱脑中毒的情节,“她”张口就来。全都是根据某些话本子里的故事改编的。

    秀完一堆恩爱后,“燕清霜”又是垂眸一笑:“当年家中未出事时,我也是娇生惯养长大,连我大哥都嫌我太过骄纵了些。晏大哥却夸我率真可爱,他说他愿意一辈子呵护这份率真。”

    说到这里,连“燕清霜”自己都觉得有点受不了了。隐藏在这具女体马甲下的钢铁直男本男简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这些都是“她”从目前最火的话本子里学来的,既然那么多小姐愿意买这话本子,想来这些话应当是很动人的。

    演戏演到底,“她”怅然一叹:“这样下去,我有些担心,哪天若是晏大哥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可该怎么办?”

    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同时,“燕清霜”在内心疯狂为自己点赞。

    嗯,完美!一个温柔善良又有些小娇气,一心痴恋晏危楼不愿分离的未婚妻形象就塑造起来了!

    明光一向单纯善良,一定不会忍心伤害这样一个女孩子吧!所以还是及时悬崖勒马,放弃那些虚无缥缈的感情吧。

    这时,宿星寒淡淡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来:“阿晏说的没错,像燕大小姐这样率真可爱的人,我还从未见过。”

    他的声音好似一如既往冷淡得没有什么情绪,却又蕴含着一抹莫名的愉悦。

    “燕清霜”惊愕地抬起头,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说这是反讽?

    宿星寒却含笑注视着她,语气真诚,眼神真挚:“换作是我,也会喜欢。”

    “——所以燕大小姐不用担心,我相信阿晏永远不会抛弃你的。”

    他生得实在太美,仿佛钟天地之造化、凝日月之神秀。平日里疏离冷淡恍若神像,此时眸子里只是荡漾出些微笑意,便被阳光映照出淡金色的涟漪,让人恍惚生出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燕清霜”仿佛被蛊惑一般点了点头。

    待得回过神来,“她”却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那种“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情绪又浮上心头了。

    ……分明明光已经亲口说出了祝福的话,明显是准备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了,这和本尊设计好的剧本一模一样。怎么“她”就是觉得不太对劲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燕清霜”不由向宿星寒看去,立刻触及那双带着浅浅笑意的眸子,眸底还有一抹淡淡温柔未曾散去。

    “燕清霜”心中巨震。

    ——这分明与不久前宿星寒看向晏危楼本尊的眼神一模一样。

    脑海中恍惚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她”终于知道心中那点不对的感觉是什么缘故了

    ——明光这是放弃了对他本尊的念头,转而对“燕清霜”起了心思?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明光!

    突然被“燕清霜”用一种震惊莫名的眼神盯着,宿星寒有些不明所以。

    “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

    “燕清霜”心情复杂地摇摇头。

    因为突然发现宿星寒对本尊的好感,这段时间他日夜苦恼,一直想着,该如何在不伤害宿星寒的情况下劝他收回这份心思,甚至不惜捏造出了第一个女马甲,自己给自己加戏。

    没想到,宿星寒居然这么容易就移情别恋了?!尽管他移情别恋的对象依然是自己的马甲。

    “燕清霜”不知不觉蹙起眉,宿星寒已经担心地凑上前来,语气担忧:“怎么样?你没事吧?”

    “没什么。”

    “燕清霜”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坚定地摇摇头。

    “我只是突然有些不舒服。”

    宿星寒直接倒出了一堆丹药瓶子,一边翻找一边追问道:“哪里不舒服?”

    “胸闷、气短,还犯酸。”

    另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接过了他的话。

    一身玄衣的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那张俊美得近乎咄咄逼人的脸上透出几分冷漠。他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投过来,硬邦邦甩下这样一句话。

    宿星寒竟无端从中看出了几许不自知的愤怒与委屈,他心中不解,但看见晏危楼,仍是下意识露出一个笑:“阿晏!”

    几分眷恋,几分温柔,几分欢喜。

    晏危楼的脸色却更黑了。

    ——看来不是移情别恋,而是想坐拥齐人之福。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