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8章 会相逢(20)
    一场试武大会下来, 凤还城近乎变成废墟,城中百姓死伤惨重。

    前来参加试武大会的年轻天才近乎团灭。原本称霸凤还城的北漠大氏族崇山氏更是土崩瓦解。

    当初选择利用众多天才设下归星阵,本就是崇山信的一场豪赌。

    胜了,可以得到造化神器乾坤道图, 从此将整个家族带到前所未有的巅峰。将来或许连北漠王庭都必须仰望;败了,就注定要承受那些天才背后势力的报复,还有以往的仇家落井下石的打压。

    崇山信也不是完全孤注一掷, 原本还留有退路——

    归星阵不伤人命,也不损根基,只是暂时损耗了那些天才的修为,只要有灵丹灵石, 总能补上去。哪怕谋划失败,只要他愿意将归星阵这样神奇的阵法交出去,想来那些人也不会对崇山氏赶尽杀绝。

    只是没想到姬慕月横插一手后, 这一切都变了。崇山氏的下场比预先设想的还要惨。毕竟崇山信直接将近百位天才生生血祭坑杀了。这仇怨堪称不死不休。

    尽管崇山信被天妖古凤所杀, 还有不少族人被当天夜里的流星火雨活活烧死, 但这还远远不足以让其他人放弃报复打压。

    短短十天不到,曾经风光无限的崇山氏轰然倒塌, 幸存的寥寥数名旁支子弟趁乱离开了凤还城, 不知所终。

    过往繁华, 烟消云散!

    崇山氏倒下后,一干氏族一拥而上, 不过它们也只喝到了汤, 吃到了些碎骨头, 最大的好处早在不知不觉间就被逍遥楼和北斗魔宫联手瓜分了。

    崇山氏的不少暗中势力,都落入了逍遥楼手中。这也使得凤还城新开辟的逍遥楼分楼,远比许多人以为的根基牢固。

    三月下旬,在北漠几大氏族和逍遥楼等势力的全力帮助下,近乎沦为废墟的凤还城大致重现了旧有面貌。

    随着逍遥楼开放,拍卖日临近,这座城池又恢复了往昔的繁华热闹。

    巍峨的城墙在冰雪包裹下熠熠生辉,一块块墙砖鳞次栉比,宛若琥珀中的化石,又像是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龙鳞。

    蜿蜒的城墙在雪原上排开之时,仿佛一条冰晶之龙沉睡于冰雪之中。

    当极北的狂风席卷而来,刮起无垠雪原上的冰雪,每一片龙鳞都仿佛在狂风中舒展,熠熠生辉。

    ——重新修建的凤还城像是被一条冰龙首尾相衔圈在中间,城门处则是龙首张开的大口,显得瑰丽而壮美。

    来自东黎的一行人顺着人流进入龙口,队伍中的年轻男女都好奇地左顾右盼,啧啧赞叹:“听说凤还城的城墙是逍遥楼重新修建的,还请了好几位入道大宗师亲自出手呢。真是大手笔啊!”

    “以入道大宗师的实力,只要愿意大量消耗真元做苦力,这样大幅度改变地貌也算不得出奇。我倒是对传说中的上古妖王更感兴趣。”

    一群年轻人还是头一次离开东黎,来到独具特色的北漠,一个个左顾右盼,目不暇接,不时低声议论一阵。

    “……还有逍遥楼,这又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势力,许是我孤陋寡闻,从前尽是没听到半点风声?”

    “哈哈,薛师妹你一向在山门中闭关,鲜少涉足江湖,自然有所不知。这逍遥楼来历神秘,原本只是大雍境内崛起的商会组织,不过最近半年多以来飞速扩张,在东黎也已经小有名气了……”

    “对了,我还听说那位逍遥楼主白手起家,却不通武道。不过其为人磊落,光风霁月,就连原本出自寒石城的不少恶徒都被他感化,成为了他的簇拥。如此人物,真想与之结识一番啊!”

    那“薛师妹”似乎有些不信,当即怀疑地反驳道:“不过是感化一些恶徒,又有什么了不起?难道那些人放下屠刀,便可既往不咎了吗?我以为如徐公子这般除恶务尽,才是天道正理。”

    说到这里,她秀丽的脸蛋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瞥了一眼边上不远处的青衫少年。这副隐约的倾慕姿态,让边上不少青年俊杰都不由暗暗泛酸。

    被突然点名,“徐渊”似乎也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露出一抹谦和笑容:“薛小姐过奖了。若是大家也同我一般早早入了江湖,想必也同样不会眼睁睁见着那些恶事发生。”

    “我不过是比大家先行一步而已。”

    他容貌俊逸,目光坦诚正直,看不出丝毫虚假吹捧之意。即便是刚才还有些泛酸的人,脸上都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事实上,对于“徐渊”这个以往默默无闻,突然在东黎武林声名鹊起的同辈人,他们起初也是有些别苗头的心思,但随着相处日深,却渐渐改变了想法。

    “徐渊”的名气放到整个神州浩土或许不值一提,但在东黎却称得上是年轻一代中最耀眼的人物了。他的一切经历,这些人都耳熟能详。

    ——原本是安平徐氏的少公子,在富贵窝中长大,却偏偏自幼体弱多病,深居简出;稍稍长成,家族又为北斗魔宫所灭;侥幸逃出生天,被乘云镖局收留,却又同乘云镖局二公子一起被魔道炼血宗抓去。幸而大难不死,因祸得福,获得先人传承,神剑认主,以未及弱冠之龄便进入洞见境。

    对方短短十多年的经历便已堪称离奇,但获得神剑认主后这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其事迹更是有如传奇一般!

    ——逃出炼血宗后,此人一路西行,连续铲平三十二家山寨,无数所谓的“绿林好汉”望风而逃。

    不久后,这位“徐渊”徐少侠主动前往东黎十大宗门,一一挑战十大宗门掌教高手,尽管战斗过程与结果十大宗门并未对外公布,但许多人都能猜出谁胜谁负。

    且战后此人还与各宗掌教交流武道,相谈甚欢,甚至得到十大宗门之首玄元宗入道境的太上长老亲口称赞,将之誉为不世出的武道奇才。

    在十大宗门交流一圈后,“徐渊”独自游历东黎,凡遇不平之事,大恶之徒,神剑必出鞘饮血。

    上至雄踞一郡、手眼通天的魔道邪宗,下至盘根错节、扎根于流民乞丐之间,背后却拐卖幼童、为非作歹的正道帮会……几乎没有他不敢招惹的。

    偏偏他又聪敏异常,每每都能查清是非黑白,一击即中。

    这一桩桩放在话本中也能称得上传奇的事迹让“徐渊”的名声在短短数月间广为流传。哪怕是这些同辈中人在心中羡慕嫉妒的同时,也不得不深深敬佩。

    更何况他为人没有半点骄矜之气,反而磊落坦荡、谦逊冲和,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这些人被他稍稍一夸,一个个都忍不住翘起了尾巴,笑容满面。

    “徐兄过誉了!犹记得徐兄一日间奔袭千里,只人独剑杀入邪月宗,以一敌四灭掉四位凝真圆满的高手。那等风采,至今难忘啊!”

    商业互吹中,一行人不知不觉来到了逍遥楼附近,眼看着前方那一片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都不由泛出迷醉之色。

    看着不远处路过的熟悉人影,几名见多识广的宗门长老都忍不住惊讶起来:“看来这一场拍卖会当真是吸引了不少人啊。”

    他们低声同身边的后辈子弟介绍起来。

    偌大神州浩土,几乎各方势力都有人前来凑热闹。正魔两道、中域三国,乃至江湖散修,以及不少成名多年的入道大宗师……都出现了,这个小小的凤还城,简直称得上卧虎藏龙。

    “嘶——”

    听长辈们一介绍,这些年轻人都不由倒抽凉气,随即悻悻道:“唉,原本还以为咱们有机会夺得天妖古凤的躯体,现在看来多半是没指望了。”

    “这次咱们本就是为了出来长长世面,又何必计较太多得失?徐兄你说呢?——徐兄?”

    说了两句没等到回答,这人不由向旁边看去,就见一身青衫磊落的少年目光正一瞬不瞬望向某个方向。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看上去略显枯瘦的老头正费力推着一辆盛满干柴的板车,车身的一个轮子深深陷在了雪地的一个大窟窿里。

    还没等这人反应过来,眼前就是一花,“徐渊”已经出现在那个老头身边,一只手轻轻向上一托,就将板车从雪地里拔了出来。

    “多谢少侠!多谢少侠!”

    老头佝偻着腰,千恩万谢。“徐渊”只摆了摆手:“举手之劳,不用多礼。”

    他目光在老头身上转了一圈,突然问道:“老人家之前可是开过船?”

    老头一愣,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随即他连连点头:“少侠好眼力。老朽前不久才在明月湖上掌过舵,还送过好几位厉害的少侠去望月楼呢。唉,可惜现在明月湖没了,船也没了。”

    “徐渊”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这张熟悉的脸,分明便是晏危楼本尊到来那天,送他去明月湖的那位艄公。

    他默默看着老头利落地重新翻身上车,慢慢从他边上经过,目光若有所思。

    确实,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另外一种身份与那位艄公见过一面,还聊了一路。

    当时他就察觉这人有武艺在身,只不过被对方以高明功法隐匿了起来。倘若不是晏危楼的神魂远比其他人强大,也发现不了这一点。后来晏危楼也注意到,这个人对试武大会好奇心很重,一直在默默关注。

    当时晏危楼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世上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无论是出于兴趣还是不得已的苦衷,既然对方隐藏修为,自己也不必揭露。

    但今日这一遭却不同。

    一个修为至少洞见境的高手,居然还能驾车驶到雪窟窿里,半天折腾不上来。恰好就在自己附近。

    “……特意冲我来的吗?试探?还是考验?”脸上神色未变,“徐渊”心中好奇,似乎回忆起前世的某些人,“真是熟悉的行事风格……”

    ……悬天峰……监察者?

    “勿以善小而不为,徐兄真是高风亮节!不愧是我辈楷模。”

    一声赞叹打断了他的念头,徐渊回过头,立刻对上了一双双敬佩的眸子。

    “……”他露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

    好在很快逍遥楼的人便出现,将他从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处境中拯救出来。

    这一次为了招待来自神州各地的客人,新见不久的逍遥楼全部开放,他们这一行人也被安排进了其中一间院子里。

    院中假山流水,清新自然。院外则是一片极美的枫林,在不计量的灵石消耗与阵法作用下,片片红枫如火焰一般燃烧着,点缀着苍青天空、霜白冰雪,显得极为绮丽。

    不过最惹眼的还是站在枫树下的那个人。雪白的衣,苍白的脸,看上去比冰雪还要寒冷寂寥的人。

    “徐渊”刚刚渡步出了院门,便望见这一幕。

    他心里不知不觉升起一抹难以形容的情绪,像是蒙上了一片厚厚乌云。

    “咳咳咳……”

    低咳声顺着风雪传来。顿时,晏危楼心中还未理清的复杂情绪尽数化作恼怒。

    ……这几日本尊与“燕清霜”不过是有意无意回避了对方几分,这家伙就连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了么?还有逍遥楼那些人,也如此疏忽大意不管不顾么?他可还不曾开口与之划清界限呢!

    一日不曾断交,一日就还是他的友人,怎么能如此放任不管?

    在心中找好理由,“徐渊”便走上前去,关切道:“这位公子,你没事吧?”

    宿星寒倏然抬头,一双清湛湛的眸子看向了他。其中乌云尽散,星光漫天。

    “徐渊”唇角的微笑渐渐凝固。

    ……好熟悉的眼神,好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