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99章 惊四方(1)
    短短几天时间, 宿星寒简直刷新了他原本留在晏危楼心中的印象。

    晏危楼曾以为明光本性单纯, 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 喜怒哀乐都很简单。但现在才发现,就凭他居然企图做海王养鱼的心思,他就一点都不简单!

    ——哪怕这片海洋里的每一条鱼, 不是晏危楼本人, 便是晏危楼的马甲化身。

    晏危楼心情复杂极了。

    换作是其他人,别说是企图把他养在海里,哪怕一心一意只觊觎他一个人的美色,如今坟头草恐怕都有三尺高了。

    但宿星寒这明晃晃想要坐拥齐人之福的样子, 他却偏偏生不出多少厌恶之感。

    ——像是“明明开了一个大大的水晶宫, 却还声称对每个人都是真爱”这类剧情,早在穿越前,晏危楼就在不少小说动漫中见过, 对这类自欺欺人的男主角,他是很不屑的。

    偏偏轮到宿星寒, 他只感觉各种念头揪成了毛线团, 有郁闷、有不解、有烦躁、甚至还有不明所以的酸涩……就像是面对青春期叛逆走上岔路的少年,简直想要开诚布公好好将人掰正。

    或许是因为他眸子里的星光太璀璨、也太纯粹,只有最简单的欢喜, 没有丝毫令人作呕的占有**?也或许他只是纯粹的颜控,而恰好看中的每一张脸都是晏危楼变作的样子?

    这样想着, 晏危楼下意识露出一抹笑。没想到两人的审美如此一致, 不愧是重生以来与自己最投契的好友。

    他心中那点不快, 竟不知不觉淡去了。

    虽然完成了暂时的自我说服,但晏危楼还是希望能将这位好友导向正途,让对方变成两人在瀚海秘境中初识的样子。

    而若要深究宿星寒走上岔路的原因,思来想去,前段时间两人接触最多的便是姬慕月,而且时不时就能看见对方身边更换了一个又一个男宠……

    ——果然一切都是姬慕月的错!

    刚刚走进逍遥楼大门的姬慕月突然无端打了个寒颤,他不由摸了摸下巴。

    “……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手头的权力暂时被萧无义夺去,不过姬慕月并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听说拍卖会的消息后,他就混迹在人群中,一同来到了逍遥楼。

    拍卖会如期而至。这也是逍遥楼首先开发出来的新事物,在逍遥楼之前,江湖上还从未有过这等拍卖会。

    特意腾出来用作拍卖场所的其中一间楼阁中,处处华灯织景,瑰丽非常。

    姬慕月拿着逍遥楼特意递出的邀请函,找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沿途还看见不少曾经在情报中看到的重要人物。

    正要推门而入时,他突然察觉到一道陌生又熟悉的目光,不由侧过头。

    就见隔壁包厢的门打开,一行人鱼贯而入,落后一步走在最后的少年正侧身看来,目光直直落在他身上。

    这少年青衫磊落,带着几分豁然洒脱之气,目光清亮坦荡,让人生不出恶感,一看便是正道后起之秀。

    姬慕月的视线从少年俊逸的脸上移开,一路向下来到对方腰间,看了一眼那柄看上去平平无奇毫不起眼的长剑。

    脑海中的诸多情报翻阅起来,他惊讶地勾起了唇角:“神剑千秋?这么说……”

    他的视线又重新移回少年脸上,双瞳中泛起淡淡的紫意:“千秋剑主徐之白?”

    徐渊,安平徐氏遗孤,字之白。得获奇遇,神剑千秋认主。这些情报虽然隐秘,北斗魔宫却知晓得一清二楚。若非神剑有灵,无法强求,只怕连天人圣者都会生出贪欲,强取豪夺。

    似乎是听到他低低的自语,青衫少年唇角扬起一抹灿烂微笑,微微颔首。

    姬慕月下意识眯起眼睛,同样回以一笑。正要推门进入自己那间包厢,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二楼的楼梯口,三男一女四道人影相携走了上来。

    并肩走在最前面的两人,一个锦衣华服,贵气天然,腰间一柄黄金剑散发着灿灿金辉;另一个只着一身灰白色长袍,看上去谦逊内敛,清隽温文,但双眸开阖间却显露出逼人的剑影。

    一柄沧桑古朴的长剑正静静悬浮在这青年身侧,但剑身却时不时向着另一个人的方向歪去,在半空中划过歪歪斜斜的痕迹。就像是一个偷偷做鬼脸,企图引起对方关注的小孩。

    “黄金剑陆一渔,沧海剑宗首席真传秋月白……以及,名震天下的沧海神剑……”

    姬慕月惊讶非常,目光不由自主向着“徐渊”所在飘去,流露出浓浓的看好戏的意味。

    “当世两柄神剑迎面相遇,有意思……”

    嗡……

    正如姬慕月所料,就在秋月白踏上楼梯最后一阶,与“徐渊”正面相对之时,那柄古朴的沧海神剑之上,突然传出阵阵剑鸣之声。

    “徐渊”腰间安安静静的千秋剑骤然间自行飞出,悬浮于半空之中,周身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凛冽锋芒;而本就悬浮在一边的神剑沧海更是不遑多让,于同一时间迎了上去,似有滔天海浪拍岸而起,汹涌的剑势席卷四方。

    四周墙壁上一道道隐晦的禁制符文亮了起来,朦胧的灵光形成一层柔柔的光罩,抵消了两剑交锋的汹涌余波,让这新建不久的楼阁不至于因此损毁。

    两股毫不相让的剑势撞在一起。

    楼梯口这片小小的空间像是被切割成了两半,无形无质的剑势各踞一边分庭抗礼,像是两股龙卷风轰然碰撞。激荡的剑风向着两边掀开,撞在禁制符文的灵光中,荡开阵阵涟漪。

    隔着两柄神剑,秋月白的目光与“徐渊”相撞,目光里露出惊奇之色。

    神剑沧海之傲慢他可是早已领教够了。当初对方选择的便是陆一渔,即便被陆一渔拒绝,也不愿意将就。因此下山以来,这柄神剑在他身边多半出工不出力,还真是鲜少有如此主动的时候。

    而能让神剑沧海如此斗志昂然,另一柄剑必然也是与之相差无几的神剑无疑。

    他忍不住去看面前的青衫少年,立刻感应到对方身上浑厚的洞见境气息,结合那张不过十七八岁的脸,不由赞叹道:

    “好一位少年英杰,如此年轻就有这种实力,放眼天下也是屈指可数。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

    一边的陆一渔却没有看他们,反而目光一瞬不瞬凝望着两柄神剑气势交锋的中心。望着那一道道纵横的剑气,他双眸中大放奇光,很是专注。

    “久仰秋首座大名,在下徐渊。”

    青衫少年笑容温和地回应了一句。

    徐渊?这个名字并不出名。看来只是个刚出茅庐的无名小卒,大概只是运气好才获得神剑垂青。

    秋月白唇角的微笑更加从容了几分。

    “徐渊”已经移开目光,投向半空中互不相让的两柄神剑。

    他轻声道:“千秋,回来!”

    这声音称不上严厉,甚至有些过分温柔了。简直像是在诱哄孩子一般。秋月白不由失笑,看来这位徐少侠还没有弄明白神剑的脾气,那可是相当难……

    咻——

    一阵凌厉的破空声骤然响起,模糊剑影从眼前飞过。

    原本寸步不让的千秋剑,竟是蓦然散去一身剑势,如乳燕投林般朝着“徐渊”飞去,乖乖落在他手中。

    秋月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再难保持原本温文尔雅的风度。难道经过一番比试,发现自身并非独一无二,连神剑都收敛了脾气?

    他再看还在半空中“嗡嗡”震荡不停,似乎极为不甘心就此不战而胜的神剑沧海,忍不住唤道:“沧海,你也回来吧。”

    一片寂静。

    沧海剑甚至震荡得更欢了。

    “咳!”秋月白尴尬地咳了一声。

    ……果然,沧海小祖宗还是小祖宗。什么收敛脾气,不存在的!

    倒是“徐渊”出声赞道:“原来这就是攻伐天下第一的沧海神剑!”

    少年目光欣赏地滑过剑身,并没有过多赞誉之词,但话语听着却真诚自然,让剑如沐春风。

    半空中愤怒的沧海神剑居然被他这一句话神奇地安抚住了,甚至朝他身边飞去,绕着少年身侧转了一个圈。

    引得少年手中那柄「千秋」发出一声长吟,似乎顷刻就要爆发。

    边上的陆一渔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看来徐兄剑道天赋远胜于我,我可是第一次见到沧海剑这般殷勤呢。”

    秋月白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眼看着沧海剑宗的镇派之宝都快要被人拐跑了,他连忙上前一步,低声道:“好了,沧海,别忘了临行前掌门的交代。”

    沧海剑这才恋恋不舍从少年身边离开,不情不愿落在秋月白身边,还有些嫌弃地向旁边退了一步远。

    几人也算是机缘巧合认识了,互相说明身份来历后,陆一渔便笑着邀请“徐渊”同他们一道去另一间包厢,彼此还可交流剑道心得。

    “徐渊”似乎有些意动,但目光轻轻从秋月白脸上飘过后,他又善解人意地摇摇头:“多谢陆兄好意,不过我也并非孤身一人而来,还有同伴在里面等着。”

    他提起手中之剑,再次冲两人歉意一礼,便推开那扇檀木门,飘然而入。

    陆一渔收回目光,手指漫不经心抚过黄金剑,有些遗憾地“啧”了一声:“我能感觉到这人剑道造诣高深莫测,若能与之交流一番,必然获益匪浅。可惜!”

    秋月白看了他一眼,笑道:“陆师弟谦虚了。你可是我沧海剑宗的天才人物,只可惜以往陆师弟你总是一个人闭门造车,其实若是你开口,宗内诸多前辈高人绝不吝于出面指点。”

    陆一渔笑着应了一声:“哦?我有一段日子不曾回去了,大家可都还好?”

    “我也许久不曾回宗,不过听闻宗主在剑道上又有所领悟,去后山闭关了……”

    两人低声交谈着,进了另一间包厢。

    而就在刚才耽误的这一阵功夫,拍卖会早已开始。几件灵器与天材地宝都被拍了出去,现在楼下正在拍卖的是神仙谷出品的极品破障丹。对于洞见境突破有很大帮助。

    “……三千中品灵石!”

    “……三千五百中品灵石!”

    听着耳边传来的叫价声,感受着下方热闹的氛围,二楼包间中,如陆一渔等少数人却是不为所动,神色淡定。

    他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只有一样。

    直到一样样拍卖品如流水一般拍了出去,最后压轴的拍卖物被人抬上来,原本热闹喧嚣的场中骤然一静。

    无数双目光投射过去。

    一只华美非常的神鸟出现在所有人目光中,那金红色的尾羽几乎被这些人的目光点燃,如火焰一般燃烧着。

    “上古妖王,天妖古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