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0章 惊四方(2)
    空旷的拍卖台上, 金红色的神鸟安静“沉眠”, 每一根翎羽都散发着煌煌之气, 像是一缕缕太阳之火在燃烧。

    “最后一件拍卖品,上古妖王,天妖古凤, 完好无损的躯体!”

    迎着一双双灼热的目光, 拍卖会的主持着语调激昂,饱含期待。

    “众所周知,自万载以前人族割踞神州,妖魔之流早已绝迹。如今这一只上古妖王, 还是万载以来唯一现身世间的大妖魔, 其珍贵价值不言而喻。”

    “凤羽可炼制神兵,身躯能炼制丹药,更有传说, 饮凤血者寿逾千载……”

    寂静的拍卖场中,除了这道极具诱惑力的声音, 剩下的便是不少人隐隐急促的呼吸声。尤其是那些寿元将近的修行者, 望向天妖古凤躯体的目光简直好比采花大盗遇上了半遮半掩的绝世美人。

    晏危楼站在并未对外开放的三楼,身体前倾靠在栏杆上,俯视着下方诸人。

    一楼大多都是实力不强的江湖武者, 或是来自小势力的修行者。

    二楼的十间包间,一间分给了东黎十大宗门的人, “徐渊”也在其中;一间分给了沧海剑宗四人;还有北斗魔宫、三国皇室分去四间;剩余四间, 其中三间分给了三位无门无派、但在神州浩土声名远扬的入道巅峰大宗师。最后一间, 则被一个拿着悬天峰信物的人要走了。

    这些人要么背景不凡,要么本身实力惊人。尤其是那三位无门入派的入道巅峰大宗师,当年无一不是自江湖血雨腥风中走过,才有了如今的修为。

    在场众人心知肚明,天妖古凤躯体的最后去向,多半还是这些人手中。

    尽管如此,也不妨碍下方那些人一个个情绪昂扬,跃跃欲试。

    高台上,拍卖会的主持者将天妖古凤的诸多好处都介绍了一遍,重点说到“凤凰涅槃”的神通,果然将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到了最高点。

    他当即开始拍卖:“最低起拍价格,十万上品灵石,或一千极品灵石!”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

    上品灵石还好,极品灵石堪称可遇不可求,十分稀有。一般的入道境大宗师,身上能有几枚就很不错了。

    就在这喧哗声刚起之时,众人眼前一黑,四周盏盏明灯突然熄灭,一片黑暗毫无征兆笼罩下来,像是有谁剪下一片夜幕,披在了整个逍遥楼上空。

    这夜幕非但蒙在众人眼前,更是罩在了每一个人心湖之上,修为稍低的武者还未反应过来,心灵之光已彻底熄灭,意识仿佛坠入了茫茫黑夜之中,隔断了与外界的一切感知。

    即便是修为低微的武者,也立刻反应过来,心中大惊:“有大宗师出手了!这是入道大宗师的道意压制!”

    之所以神州浩土公认,入道境界才是真正的修行者,根本原因便在于道意。

    拥有道意的入道大宗师,彼此之间的争斗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武学技艺,而是心灵境界、武道意志的交锋。

    这一点是其他修行者远远不及的。

    他们可以直接在精神意志上碾压任何一名洞见巅峰武者,用自身道意蒙蔽对方心湖的一切感知,将对方心灵玩弄于股掌之上,甚至让其不知不觉意识寂灭。

    除了极少数天资异禀、意志超群的天才,大部分低阶修行者面对这种道意压制,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此时此刻,众人的心灵之光被一片黑暗所笼罩,意识也仿佛坠入了无边无尽的黑夜中,渐渐迷失。

    倏忽间,茫茫无尽的黑夜中突然升起一轮明月,万里清辉照耀在每个人心中,明澈而清亮的光映照着心湖之水。

    ——那是月光,更是刀光!

    那清湛湛的光辉重新点亮了每一个人的心灵之光,也让他们的意识清醒过来。

    下一瞬,整片黑暗天幕都被一道横贯而过的刀光撕裂,那一轮皎洁而清冷的明月骤然绽放出无限光芒,笼罩四周的黑暗如初雪般融化。

    众人彻底恢复了感知。

    只见逍遥楼中仍是明灯高悬,瑰丽异常。方才在心灵中升起的种种异象都已消失,现实中不过才过去了几息。

    以至于众人视线中仍能看见一抹拖曳长空而过的刀光,以及一个随着刀光斩落,身形狼狈地从拍卖台上滚落下去的朱袍老者。

    刀光如一挂银河,徐徐淌过半空,最终消失在一柄漆黑深沉的弯刀中。握着刀柄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那手腕漫不经心一转便收刀回鞘。

    明灯灼目,逍遥楼三楼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散漫而慵懒的身影。

    少年一袭漆黑长袍,斜斜坐在朱漆栏杆上,低头把玩着手中漆黑的弯刀。他轮廓锋利的脸映照在明灯光辉中,黑沉沉的眸底透着说不出的冷意。

    “谁给你的胆量在逍遥楼犯事?看在今日心情好,饶你一命。”

    说着,少年启唇吐出两个字。

    “滚吧。”

    这清越而散漫的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轻慢与冷淡,偏又理所当然。

    众人还来不及去细思少年的身份,已经有人望着那狼狈的朱袍老者,惊讶地叫出声来:“赤羽翁?!”

    赤羽翁、烟霞客、清云剑,正是今日到来的三位入道巅峰大宗师。

    尤其是赤羽翁,修得一身霸烈无比的浑厚真元,与一身刚猛的武功配合起来,据说每一拳每一掌都能直接焚烧敌人的血气与真元。当年此人纵横江湖时,也因此闯下了偌大声名。

    只不过这人已有数年不曾在江湖上行走了,许多人甚至没有第一眼认出他来。想不到居然会在拍卖会上见到他,而且还是如此狼狈的模样。

    只看一眼场中情形,众人就能猜出来,方才那位对他们出手的入道大宗师就是赤羽翁,而对方突袭的目的显然便是要强夺天妖古凤的躯体。

    只不过却被眼前这个年纪轻轻便晋升入道的神秘少年所阻止,非但破了他的道意,还直接将人打成了重伤。

    想明白后,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尤其是那些正道高手更是十分不满。

    赤羽翁丝毫不在意这些人的脸色,只是冷哼一声,阴冷的目光遥遥对上晏危楼,没有半点善罢甘休的意思:“小子,刚才不过是老夫没有防备罢了,你真以为吃定了老夫!”

    赤羽翁吞下一颗丹药,踉跄起身,目光紧紧粘在在天妖古凤身上,神态狂热近乎痴迷。

    千载寿元啊,连天人都只能活八百载而已!这些年他沉疴在身,老病之躯,本以为最多只能再活十年,若能得之……

    他丝毫不理会晏危楼的警告,近乎入魔般向台上再次扑去,一身入道境巅峰的气息毫不掩饰散发开来,让不少人仿佛一下子坠入了深海中,有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嗡……

    一声清亮的剑吟突然响起,在场不少人的配剑都不由轻轻震荡起来,紧接着,一道青色的人影从二楼一间房中飘出,身形在栏杆上轻轻一点,便犹如落叶一般飘飞下来,落在拍卖台上,正挡在赤羽翁与天妖古凤之间。

    青衣如洗,乌发如墨,手中长剑锋芒毕露,散发出煌煌之威。少年明亮的目光中仿佛蕴藏着动人心神的力量,神情语气诚挚到极点。

    “赤前辈,晚辈少时便听闻您在江湖上的赫赫大名。前辈虽不曾入正道宗门,却也从未有过大奸大恶之举,当年还曾一举铲除为祸大雍的江洋大盗。晚辈一向深感敬服!如今前辈却突然做出这等荒唐之举,这实在败尽您一世之名。还望前辈不要一错再错,悔之晚矣!”

    分明是一番正道标准套路的话,但在这少年口中说出来,却显得无比诚恳,让人莫名信服。

    赤羽翁神情动了动,漠然道:“人都要死了,一点身后之名何足道哉!”

    他主要的心神都用在防备晏危楼上,只是分出一丝目光看向“徐渊”,摇头道:“小子,你不过初入洞见境的修为,也想要阻我吗?”

    “徐渊”怅然一叹,劝道:“前辈若是真的看中了天妖古凤躯体,就该堂堂正正竞拍,何必行此鬼蜮之事?”

    “那也要老夫买得起!”赤羽翁不知为何出离愤怒了,“像你这等天之骄子,或有宗门供养,或是身具大气运,奇遇连连。哪里知道散修的艰难之处!”

    他手掌抬起,一掌挥出,顿时众人心头都像是燃烧起了一层熊熊火海,惊人的武道异象扭曲了众人的感官。

    “现在,让开,老夫不杀你!”

    “恐怕不行。”

    “徐渊”伸手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顿时响起一声清越的剑鸣,无形的剑光如水中涟漪一样荡漾开去。

    逍遥楼内数不清的禁制灵光运转起来,四周空间像是骤然被分成两半,一边是剑光化作的寒冰海洋,一边是熊熊燃烧的炽热火海。浪涛相撞,寂静无声中有种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

    当初秋月白以洞见境巅峰的修为,手持沧海神剑,便镇压了十二位入道大宗师。千秋或许灵性孕养及不上沧海,但也相差不多。即便这具马甲只有初入洞见境的修为,有神剑千秋相助,也足够对付一位入道大宗师了。

    噔噔噔!

    赤羽翁连退十余步,骤然吐出一口血沫,仰头长喝一声:“烟霞客、清云剑,你们还在等什么!现在不出手,难道真以为就凭你们那点家业,还能和堂堂圣地大宗竞争?!”

    “赤老鬼,你待如何?”

    “不如何,咱们一起分了这天妖古凤,一起延年益寿!”

    “好!”

    话音落下,两道人影破窗而出,从二楼飞身下来,同赤羽翁一起,直扑天妖古凤的躯体而去。

    唰唰唰!

    人影还在半空,三道刀光已然如瀑布一般直垂而下。

    “方才我说的话,可都是真的。”一直懒懒坐在三楼栏杆上的晏危楼突然开口,似乎只是随意挥了挥刀。

    每一刀却都恰到好处卡在三人前路上,击中了他们身法中的破绽,硬生生让三人的脚步迟钝下来。

    “徐渊”趁此机会身形一折,似飘渺青烟来到几人身前。他手中长剑连连点出,每一招每一式都精妙至极,如挥毫泼墨一般。那纵横的杀气却又远比挥毫泼墨还要危险无数倍。

    只凭他一人,居然杀得三位大宗师连连后退,由攻转守,渐渐落了下风。

    更何况,这里还有一柄更加可怕的刀。

    坐在朱漆栏杆上的少年饶有兴趣地俯视着下方激烈的战斗,单从他的神情上丝毫看不出这人精分如此严重。一边披着马甲与人交手,另一边本体坐在上方看戏,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唔……”晏危楼微微沉吟,自认马甲已经刷够了声望,达到应有目的。

    更何况,他也敏锐地察觉到,随着时间推移,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效仿这三人了。

    “……还是早些结束这场闹剧吧。”

    他伸手在刀柄上拂过,浩瀚而苍茫的刀意喷薄而出,心湖中的道种轻轻摇曳着,道意弥漫而出。

    刹那间,所有人仿佛置身荒凉而冰冷的茫茫虚空中,上下四方一片虚无。他们的心灵陷入了极致的空虚寂寥中。

    待他们清醒过来之时,一道恐怖的刀痕几乎将拍卖台斩成两截,三位入道境巅峰的大宗师本就被徐渊打得节节败退,此时更是直接飞了出去,悄无声息倒在一角,也不知是死是活。

    鲜血染红了地面。

    “呼……”

    包间中,陆一渔长长吐出一口气,伸手按在黄金剑上,双眸中剑意凛然。

    “好恐怖的道意,想不到晏兄居然已经成为了入道大宗师。若非他及时收手,只差一点,我的心灵便彻底迷失了。”

    秋月白比他晚了几息清醒,这时也是神情凝重,还在努力安抚跃跃欲试想要冲出去的沧海神剑。

    他好奇问道:“陆师弟认识这个人?”

    陆一渔点点头:“秋师兄应该听说过,他就是齐王世子晏危楼。”

    此时此刻,感到忌惮的绝不仅仅只有他们,还有不少也想要干一票无本买卖的人,迅速收回了刚刚探出的半只爪子,一个个正襟危坐,安分极了。

    完成了一波别出心裁的杀猴儆鸡,逍遥楼中安静到诡异,还是那主持拍卖的人重新上台,表示拍卖继续,才将气氛重新炒热起来。

    “……十七万上品灵石。”

    “……二十万上品灵石。”

    一道道叫价声先后响起。

    不得不说大宗门就是财大气粗,到最后其他人都渐渐退出了竞争,只剩下秋月白与姬慕月还在不停地竞价。价格已经抬到了五千极品灵石。

    在拍卖会开始前持悬天峰信物而来的斗笠人却并没有参与其中,目光反倒是一直在场中四处打量,似乎另有目的。

    最终还是秋月白出手更大方,用五千五百极品灵石将之拍了下来。

    钱货两讫,晏危楼脸上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其他人则是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且慢!”

    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在每个人耳边响起,又像是回荡在众人心湖之中。

    天地突然静了下来,像是被人放慢了无数帧的录像,连浮动的尘埃也停在了半空中。

    整座凤还城似乎被人为从天地间割离开来,又或是陷入了某个结界中,成为了一片独立的领域。

    在场半步入道乃至入道的大宗师,都惊讶地发现,自身的道意被压制到了极致。似乎突然之间,他们就感应不到天地大道的存在了。一身实力被削弱,几乎与洞见境巅峰无异。

    “天人领域?!”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过熟悉,众人立刻反应过来。晏危楼更是扬起唇角,露出一抹不出所料的微笑。

    倘若说天道是运行整个世界的系统,那么每一个修行者踏上修行之道的目的便是参破天道系统的运行程序,获得越来越高的权限。

    入道境大宗师或许有了一些皮毛的系统权限,但面对天人,他们的权限就会被覆盖,彻底失去作用。

    “有天人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