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2章 惊四方(4)
    不知道是被“元”的虚影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逆转光阴的力量所震慑, 还是为对方居然至今仍存活于世这件事而震惊,众人仰着脖子, 望着那虚影消散的天空, 足足呆怔了十几个呼吸, 突然间额头一凉, 这才回过神来。

    ——下雪了。

    天空恢复了灰白苍茫, 飘摇无尽的大雪从遥远高天而降,北风卷地,百草枯折,飘零的大雪纷纷扬扬间,便重新覆盖了整座凤还城。

    整片天地一片缟素。

    一切好似回到了天人到来之前,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但在场众人心知肚明,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拍卖会开始之前, 谁也不曾料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天妖古凤的去向已经不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了,最令人关注的是突然爆发的这一场天人争战,以及这其中透露出来的许许多多讯息。

    悬天峰圣主的突然到来;所谓执天阁阁主的批命;造化神器乾坤道图居然被晏危楼收服,且还能召唤出天人虚影战斗;甚至于突然揭晓的乾坤道图前三名, 其中包括至少万年前的上古圣师“元”, 竟然还存活于世……

    这桩桩件件, 任何一件事传出去都足以引爆整个江湖,更遑论居然一股脑塞进了他们脑袋里, 怎能不让人深思?

    不过这些都可以之后再考虑, 如今最要紧的是天人馈赠。

    ——天人者, 上体天道、下修己道, 道蕴圆满,乃成天人。

    一旦天人寿终,一身力量全部溃散。修持一生的道蕴也会在短短时间归于天地。一花一木、一草一石,乃至那些暴露在天地间的灵器……都会因此受到冲刷洗礼,变成天材地宝、神兵之胚,连蕴道石也是在这种机缘巧合下诞生的。

    最重要的是,那些逸散在天地间的道蕴,若是有人在此时趁机感悟捕捉,或许能修行境界大进,提升修行潜质,将来有机会进窥天人之境。

    因此,天人殒落、灵返天地的过程中,所诞生的诸多好处,都被称之为天人馈赠,是天人馈赠于这方世界的遗物。

    这便是阴阳轮转、生死交替的规则。

    那一声婴儿啼哭过后,众人视线中便再不见悬天峰圣主的影子,本就对其生死半信半疑。

    这时天象重新恢复,那漫天飘零的雪花中,分明蕴含着飘渺无形的道蕴,似乎每一片雪花都是大道法则幻化而成。

    与那传闻中“天人殒落,灵返天地”的事迹何其相似!

    ——这似乎证实了悬天峰圣主的死讯。

    但此时没人会关心这一点了,在这样一场旷世奇遇之前,哪怕是陆一渔、秋月白、姬慕月……这些个本就出身顶尖宗派的天之骄子,都难掩心中激动。

    以往若有天人殒落,往往会坐化在各自的宗门密地,好处大多贡献给宗门了,便是他们也是头一回有此经历。

    刹那间,但凡明白这意象含义的人,纷纷行动起来。

    有那直接将自己暴露在风雪之中、就地参悟道韵的武痴;也有人趁机开始蕴养灵器,企图培养出一柄神兵之胚;还有一些人开始满城搜寻可能诞生的天材地宝,甚至为此爆发了激烈冲突。让整座凤还城一片混乱。

    众生百态,莫不如是。

    当然,还有极少数贪欲与野心作祟的人,就连天人馈赠这样的旷世奇遇都不满足,已经盯上了手持乾坤道图的晏危楼——就凭乾坤道图居然能正面干掉一位天人圣者的恐怖神通,已足够让无数人眼红了!

    但神器终究只是外力,晏危楼本身终究不曾达到天人。对于神器有些了解的人大概能猜到,乾坤道图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用的。

    ……刚刚才利用乾坤道图对付过悬天峰圣主,或许现在就是晏危楼最低谷、最弱小之时,也是他们趁危而入、趁火打劫的最佳时机!

    不过,让这些人失望的是,尽管他们反应极快,他们的动作还是迟了。

    晏危楼,连同那卷让他们心心念念的乾坤道图,早就在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或许就在战斗结束,这些人被“元”震慑得尽皆失声的那个当口,那位一手缔造出这等局面的少年,却不声不响退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如古之刺客,出手时辉煌灿烂,众所瞩目,隐遁时又无声无息,不留痕迹。

    这些人找遍凤还城,也只能失望而归。

    等他们想去争夺那些新诞生的天材地宝,同样没他们的份了。

    逍遥楼与北斗魔宫的人,在“燕清霜”与萧无义的带领下,早已先一步行动起来,连同陆一渔等实力出众的天骄,彼此形成默契,各自占据了一定区域搜刮宝物。这些人互不干扰,亦不允许其他人随意干扰。

    凤还城外,雪原中。

    一黑一白两道人影静静伫立于风雪中,白衣人神色惨白,不时发出阵阵低咳。旁边的黑衣少年连忙扶住他,一边为他披上一件雪白的大氅,一边伸手向其体内输入真气,护住对方心脉。

    早在之前,晏危楼便在逍遥楼中设下了出城的一次性传送法阵,准备在拍卖会结束后便悄悄跑路。

    毕竟,这一路行来,掠夺瀚海令、诛杀上古妖王……他整个人暴露在了太多人的目光中,太过耀眼夺目了!即便没有拍卖会,也会有人主动找上他来。

    晏危楼本人虽丝毫不惧,但考虑到身边还有宿星寒这个病患,他还是决定主动出击,杀猴儆鸡,一次解决后患。因此早在拍卖会之前,就安排好了退路。

    虽说最后被他“宰杀的猴子”似乎太厉害,居然是悬天峰圣主!

    如今凤还城中一切事务交由“燕清霜”处理,该是他获得的一样也跑不了。马甲们辛辛苦苦工作,他这个本尊就暂时跑路,安安分分做一段时间的咸鱼吧。

    只不过……

    晏危楼低下头,看了一眼脸色雪白到几乎透明,身体更是轻飘飘的,就连手腕上的血管也清晰可见的宿星寒,眉梢不禁微微一皱。

    哪怕因为这家伙企图做海王的心思而微有不快,但看到他这副病恹恹的样子,晏危楼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明光,我看你好像越养越虚弱了……”晏危楼的语气中带着些淡淡的疑惑,“是不是你这段时日没有听话好好休养?”

    “……啊?”宿星寒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划过一道优美轨迹。他连忙摇头,“过段时间我就恢复了。”

    他微微仰着脸,纯粹的漆黑瞳孔中倒映出晏危楼的面容,看上去乖巧、无辜、又专注。很能欺骗人。

    晏危楼眼神闪了闪,心头划过几个马甲和对方相处时的画面,顿时心情复杂,神态又不由冷淡下来。

    他偏过脸,语气有些僵硬:“总之,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想太多不相干之事,免得徒耗心神。”

    ……比如说,企图养鱼之类的。

    宿星寒再次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虽不明就里,却认真点头:“……哦。我听阿晏的。”

    这时,一卷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图卷,突然自晏危楼袖中飞出,悬浮在两人面前,散发出朦胧柔和的白光。

    晏危楼并不惊讶,只是挑了挑眉:“道灵,你这是要走了?”

    他本就没想过这件造化神器会甘心认主,失去自由。乾坤道图也亲口说过,是为了报答“元”的恩情,才暂时留在与之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晏危楼身边。

    如今对方按照约定为晏危楼解决了后顾之忧,自然是重新返回虚空的时候了。

    乾坤道图在半空中晃了晃,那稚嫩的童声悠悠响起,语气却十分老成:“没错,本君这就要走了。只不过走之前还有话想说。”

    它面向宿星寒,语气恨铁不成钢:“没见过你这样的笨蛋!本源气是我们灵族最重要的东西,你倒是大把大把挥洒,蕴养自身都嫌不够,居然还往外送!”

    不待宿星寒回应,晏危楼眼神微微一沉,心中恍惚有了几分猜测:“你是说,明光之所以如此虚弱,是因为又消耗了本源气?”

    他目光突然锁定在乾坤道图上,直觉无比敏锐:“——是给你了?”

    天地间风雪飘荡,染白了他漆黑的发梢,少年的神情没有多少变化,语气听着也很平静,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却偏偏让道灵摇晃的动作一僵,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意。

    它下意识压低了声调:“……是给本君了。不过这可是他主动给的。”

    宿星寒也在一边道:“确实是我主动给的。听阿晏你说可能会有天人来找麻烦,我想着,多一些本源气,乾坤道图能发挥出的实力也更强……”

    他认认真真解释道:“倘若本源气不足,没能解决天人,反倒害了阿晏……”

    晏危楼突然打断他的话:“你想多了。”

    少年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下来,他一只手抓住乾坤道图,冷冷开口:“从上古便传世至今的造化神器,你以为它只有那么点本源气?不过是舍不得用而已。”

    乾坤道图忍不住抖了抖。

    晏危楼说的一点没错。事实上,以它的本源气储备,之前那样的天人投影再来几回也没问题。按理来说,有这等神通,连天人都能消灭,它丝毫不用惧怕才只是入道境的晏危楼。

    但它偏偏不敢放肆,只能委委屈屈地辩解道:“本君可没有骗人,也没有主动索取本源气。”

    宿星寒继续帮腔:“没错,是我太过小心谨慎、杞人忧天了。”

    他还想继续说,却突然消声,双眸蓦然瞪大,对上了一双漆黑深沉、却燃烧着怒焰的眸子。

    “阿晏……”

    那是相遇以来,他第一次在这双眼睛里看见如此真实而激烈的情绪。

    不再是浮于表面的笑意,而是真真正正的愤怒,尽管这怒意尚浅。

    宿星寒心头莫名有些欢喜。

    他慢慢垂下头,歉意道:“……是我考虑不周。下次不会了。”

    ……许是失而复得,涉及到阿晏的安危,他总是会不受控制地反应过度。下次他一定会努力克制自己。

    那双眸子里的情绪又迅速消散了,重新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深邃平静。

    少年的声音淡淡传来:“下一次,你可以选择更加相信我。”

    就像上次面对天妖古凤时一样,即便本源气不足,没能重创天人,难道他就只能坐弊待死吗?那就未免低估了他。

    宿星寒微怔,单薄的身体靠在少年身上,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来。

    他用力点头:“嗯:  )。”

    晏危楼的神色这才放缓。

    不过,看了一眼宿星寒苍白的脸色,再想到这家伙傻乎乎消耗的本源气,晏危楼心中更不舒服了。

    一时间,他直接忽略了这位似乎想做海王的倾向,心中再次被“明光天真单纯又好骗”的印象刷爆。

    ……难得交到一个朋友,明光便如此全心全意付出。倘若换作是其他人,他岂不是要被骗得小命都不保?看来还是需要自己好好看顾啊。

    至于乾坤道图,晏危楼面对它时可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

    之前既然约定好了,乾坤道图要帮助他解决凤还城可能出现的天人,结果对方却偷偷用了宿星寒的本源气……

    说到这里,晏危楼露出一抹微笑:“道灵,你觉得这合适吗?”

    “……的确不太合适。”在这看似温和实则冰冷的死亡凝视中,道灵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无数年前那个男人的影子,它连忙说道,“就当本君只是报了一半的恩情,下次若是有事,你还可召唤本君一次。”

    别别扭扭说完这句话,它骤然划出一道空间裂缝,整卷古卷向虚空中投去,仿佛落荒而逃一般。

    最后一点飘渺的声音在晏危楼耳边响起,声音越来越低。

    “对了,小心白帝,他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