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5章 入局中(3)
    神山一梦, 让晏危楼恍然明白了什么。

    盛京城时, 沈老所言犹在耳畔——

    “十年前,王上前往神庙祭元, 返家途中, 曾遇天狗食日。”

    “那时天地俱黑,不见日月。”

    “足足持续半刻钟后, 天光终亮。地面上凭空多出了一个人。”

    “——那就是世子殿下你。”

    晏危楼本以为这应该便是自己莫名穿越而来的真相。

    但梦中所见,却让他恍然, 或许自己早就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片神州浩土了。

    此时的他, 也想起了之前被自己忽略的那些细节。

    当初在齐王府中醒来, 他之所以会误以为自己是魂穿到了一个与自己容貌一模一样的小孩身体中, 而没有怀疑是真身穿越。一方面是因为缩小的年龄与他本身对不上;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这具身体留着一头古人的长发,且对古人的衣衫服饰都有种本能的熟练。

    现在想来,若是他早在无数年前便来到这方世界,在这里生活,习惯了留长发、着长袍……之后又不知因何缘故跨越时间来到十年之前,便合情合理了。

    「以一己之力荡平妖魔, 振兴人族,乃至于光耀千古, 名传千秋……」

    晏危楼把玩着手中那枚花瓣, 站在绯红的桃花林中, 轻轻笑了笑。

    「人族‘圣师’?这样的名头也未免太响亮了……」

    即便骤然得知如此惊人的真相, 发现自己居然还有那样一番辉煌过往, 晏危楼的神色也没有太多变化:

    “终究, 昨日之我已非我……”

    与其惦记着早已逝去的过往,倒不如思索当下之事。既然已经明白了宿星寒与自己之间的渊源,晏危楼内心中高高竖起的防备倒是不知不觉淡了。

    只他看到的那些记忆而言,当年的天地之灵对“元”的感情或许很不一般,但只是一种雏鸟情节般的眷恋,无关情爱。

    但经历如此漫长时间的等待,或许当初那份眷恋已经化作执念,让他对如今的晏危楼诞生了非同寻常的情感。

    ——或许对宿星寒来说,无论过去多少年,晏危楼始终都是当年那个笑起来阳光灿烂,一片赤子之心的少年吧?

    但晏危楼心知肚明,他不是的。

    如今的他,冷酷、自私、睚眦必报,还霸道自我,与曾经那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相似。除了容貌未变,时光早已将他塑造成另外一番模样。

    原先对于宿星寒的感情,晏危楼潜意识中总抱着几分警惕怀疑。弄明白宿星寒对自己这份没来由的亲近信赖究竟来自哪里后,晏危楼放松警惕的同时,心中却骤然涌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憋闷感。

    不知不觉间,晏危楼手指收紧,那片娇嫩的桃花花瓣顿时被挤出淡淡花汁,微微的凉意在他掌中蔓延开,倒是让晏危楼回过神来。

    但他心头那种微微发闷的感觉却没有丝毫缓解,反而越来越不舒服。

    “我不是他……”

    雪山之巅冰冷刺骨,连四周环绕的云雾都像堆雪一般冰冷。寒风刮过云海,拂开那层层乱雪,吹起片片桃花花瓣,与那漫天风雪一同飞舞,极是美丽。

    晏危楼找了一棵桃花树,靠着树坐下来,极目远眺间,只能望见茫茫雪山云海,有种说不出的孤寒之意。

    漫长时间以来,宿星寒就是独自守在此处,与寒风暴雪、云海桃花相伴么?

    念及当初在大幽宝库中看到的那幅画像,晏危楼又猜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但不管他心中有多少想法,至少也要先等宿星寒醒过来。

    由于晏危楼本尊与几个化身之间意识相连,哪怕他如今身处如此偏僻之地,却丝毫不妨碍他接收外界的消息。

    凤还城中那一场大战作罢,晏危楼算是彻底出尽了风头,天下瞩目。

    即便是太上道门和沧海剑宗这等高高在上的正道圣地,都开始对他这个原本的小人物加以关注。更别提其他人了。

    实在是因为天人地位太过尊贵,如今得知一尊天人居然被一位少年大宗师所斩落,即便借助的是外力,也是一桩骇人听闻的故事。这可比当初晏危楼夺取瀚海令之后引发的轰动要大得多。

    毕竟瀚海令终究只是传说,还有许多人根本不认为这是什么秘境钥匙。但一尊天人被人斩落却是实打实发生在众人眼前之事,怎能不让天下震怖?

    心知如今的自己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不知道多少人在暗中搜寻他的下落,晏危楼顿时决定,倒不如暂时在神山中呆一段时间,等风声冷却再说。

    既然有了打算,他便也不着急了,就在桃林中结庐而居,每日安心修炼,偶尔研究一下神山中的天地神阵,同时也能静下心来重新整理一身所学,感悟天地大道。

    山巅之上,风雪终日弥漫,寒雾袅袅,虽孤寒清幽,却也是个一心修行的好地方。晏危楼修炼之余,时不时放出神识,去观察那座隐蔽的天地神阵,倒也渐渐看出了不少名堂来。

    这阵法依山脉走势而布,与天地灵脉相契合,最高效率地利用了神山的天地灵脉,将阵法发挥出了两倍以上的功效,又没有对周围的环境破坏分毫,倒是颇有几分道门无为、一任自然之意。

    平日里这神阵锁住了满山的灵机,也将整座神山困住。唯有满月之际,天地灵脉会发生一种微妙变化,原本没有丝毫破绽的神阵便会显露出一二生门,但也需要特定的破阵之法,才能出得阵去。

    将这其中的隐秘摸了个七七八八,晏危楼突然明白过来。

    且不说他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破阵而出的法门,即便真有这个办法,至少也得等到下个满月才能离开。莫非这是宿星寒事先就预料好的?

    这样的小心机倒是让晏危楼哭笑不得。

    不知为何,他心中原本隐隐的郁闷倒是散去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淡淡无奈。

    心念一片通达之下,晏危楼只觉得灵台一阵清明,他那玄之又玄的心湖之中荡漾出一圈圈涟漪,竟是又清澈了三分。

    心湖中央,那抹虚幻朦胧的道种散发出淡淡道意,看上去清晰凝实了许多。

    四周风雪越发大了,白雪与绯色的桃花花瓣一同簌簌而落,将树下少年的衣衫尽数点染。

    少年漆黑的发丝与同色的外袍都被霜雪染白,那张俊美到近乎咄咄逼人的脸侧划过几片绯色花瓣。

    虚幻朦胧的道蕴在他周身隐隐漫开,让四周浮动的花瓣与飞雪都定格在了半空中,他漆黑的发丝无风自动。

    下一刻,少年睁开眼睛,漆黑双瞳中如有冷电。他信手一挥,一片片雪花在半空中凝形,化作一柄晶莹剔透的冰剑。

    少年抬手握住冰剑,身形随之跃至半空,骤然一挥。

    漫天飞雪与桃花俱被他的剑风所引动,长剑化去的同时,厚厚的云海骤然被剑光劈作两半,点点冰雨自天而降。

    雨水洒落十里桃源,那绯红的桃花似乎又娇艳三分,隐隐有淡淡的新绿从枝头冒出,整座神山的天地灵脉都被他引动,浓郁的灵气喷薄而出。

    晏危楼不由露出一个微笑。

    倘若说入道境大宗师是不断感悟天地大道,乃至利用大道规则。那么能够引动天地异象的天人圣者则是已经有了暂时逆转天地大道,修改大道规则的能力。

    晏危楼借着刚才修行之时心头的一点灵光,身与意合,竟然暂时修改了神山之巅的大道规则,汇天地灵气成雨,让这十里桃源突然焕发生机。

    若是让当今世上那些天人圣者看到,必然会骇然变色。因为这已不是入道境所能办到之事,几乎已经触及天人领域。

    便是晏危楼本人,让他再来一次,缺少方才那点冥冥中的顿悟、那玄之又玄的时机,也无法再办到。

    除非他能尽快突破到天人。

    有鉴于此,晏危楼对宿星寒便更加佩服。要知道天人也只能短暂性地引发天地异象,像是宿星寒这般,在分明是冰雪绝域的神山之巅,居然能开辟出十里桃源,且长长久久存在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如同冰雪居然被点燃,火焰居然化作雨水,水中游鱼居然长出翅膀飞上了天……这是完全违反自然之理与天地之道的。真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

    但这样的疑问在宿星寒苏醒过来之前,恐怕都是无法得知答案的了。

    晏危楼修为精进,心态也愈发淡定,对此并不着急,反而分心关注外界之事。

    时间已经一晃过去大半个月。

    “徐渊”早已告别东黎的一众好友,悄悄护着幼童版的悬天峰圣主上路,一路来到了大雍之北,七百里秦川之中。

    而天下三大正道圣地之一悬天峰的山门,就坐落于秦川之上,高悬于天幕之中。

    下方,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同时抬头仰望那深入云海的山门。

    少年唇边挂着灿若朝阳的微笑,漆黑的眸底却只有一片深沉如海的平静。

    这一次,他又以不同的面貌、不同的身份,来到了曾经悲剧的初始之处,也不知曾经的生死仇敌是否依旧等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