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主他马甲过多 > 第107章 入局中(5)
    见“燕无伦”神情莫名, 原惜缘只当他不清楚内情。毕竟上古真相本就是秘辛, 再加上有人刻意歪曲隐瞒, 误导世人, 除了原氏族人, 其他人恐怕都不明白“元”这个姓氏究竟代表着什么。

    “燕公子或许不知道,咱们家族的姓氏才是来自一个真正了不得的人物呢。与之相比,所谓白帝不过欺名盗世之徒,不值一哂!”

    原惜缘口吻中带出莫名的骄傲。

    “燕无伦”也不像其他人那样, 听到这种话便勃然大怒, 反倒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原惜缘的神情不由轻松了几分:“这其中涉及整个瀚海界的隐秘真相,燕公子一看便知。”

    说着,她伸手从腰间一抹, 手上顿时多出了一枚形似钥匙的金属链坠。

    原惜缘在链坠上戳了几下,一阵阵法灵光闪过。原本袖珍小巧的链坠顿时消失不见, 出现在她手掌上的是一册玉书。

    随即,她认认真真将之递到了“燕无伦”手中, 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玉书并不像普通书籍那样需要翻页,而是将一切讯息都存在其中,通过神魂意念读取即可。

    “燕无伦”意念一探,脑海中顿时有一道道文字刷屏而过, 竟然都是瀚海界从不曾流传在外的正史及野史, 或者说, 其中内容与主流所知的内容完全不同。

    「遂古之初, 妖魔横行, 人族势弱。“元”始降世,诛妖灭魔……」

    起初的记载与神州浩土上的传闻别无二致,之后这些史书中便出现了神州浩土上不曾出现过的人物——“白帝”。

    正如梦中的那些记忆一样,史书记载,“白”是被“元”一手救出的半妖,但他天资聪颖、资质非凡,又有气运傍身,奇遇不断,很快便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了那个时代人族最顶尖的“十圣”之一,地位仅在“元”之下。

    再之后,人族崛起,与妖魔地位颠倒。由于妖魔数量太多,繁衍太快,即便人族势力更强,也难以将妖魔彻底屠尽。

    于是,“元”切割神州之土,画地为牢,驱赶诸多妖魔关押其中,“十圣”家族每一代选出一人,看守牢笼,镇压妖魔。这些人也就被称为守门人。

    “所以,原氏家族是「元」的后人?”

    “燕无伦”突然问。

    原惜缘愣了一下,连忙否认:“当然不是。我们岂敢有这种妄想!”

    “当年的十圣并非都留下了血脉后人,也有圣人弟子,被圣人赐其姓氏。”

    “燕无伦”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继续看下去。

    为了保证两界畅通,也为防止妖魔进入神州。一共有五枚钥匙,也就是五枚瀚海令,在十位守门人手中轮流保管。每两人一起才能启用。

    ——这便是瀚海界的由来。

    瀚海界中的人族都是当年“十圣”的门人及后代,他们在瀚海界中扎根生存,将妖魔圈养为灵兽坐骑,世世代代传承下来。

    「瀚海狱既成,人族大安。“白”突施诡计,欲加害圣师,自封帝号,夺人族权柄。未果,被押入瀚海狱,永不得出。」

    后面这一段则与之前的梦中场景对应,“白”被连人带宫殿直接打入瀚海界,并被“元”以神阵封印在殿中。若无意外,永生永世将不得脱困。他的圣位,也被另外一位人族强者取代。

    “什么白帝尊号!分明就是个叛徒白眼狼,也有脸这样打扮自己!”

    提及当年那段历史,原惜缘愤愤不平地开口。

    “大概是三千年前,那时瀚海界中不是三大氏族,而是十圣家族。突然有一天,原本安安份份的灵兽坐骑都莫名发了狂,开始攻击人族……那时先祖们还以为只是意外。”

    谁知后面事情愈演愈烈,整个瀚海界的灵兽都发了疯,不断返古向妖魔退化,开始食生肉、狂化,对人族怀有极强敌意,甚至有不少觉醒了上古妖魔的血脉记忆。人族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

    这就是如今世人所知的“妖魔觉醒”。

    雪上加霜的是,五枚瀚海令莫名丢失,所有人都被困在了瀚海界中,无法与神州浩土联系,只能孤军奋战。

    十圣家族在那场妖魔觉醒的战役中,大半覆灭,损失惨重,人族节节败退。

    众所皆知,白帝便是在这时出现的,且一出现便力挽狂澜,将入侵人族疆域的大部分妖魔击退,被众人捧上神坛。

    原惜缘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也不知他是怎么逃出了圣师的封印,说不准早就在背后捣鬼。后来先祖们私下调查,那些灵兽坐骑突然血脉返古,并非意外或巧合,分明是有人在暗中设计——一定是他!”

    只可惜,此时形势已经逆转。

    白帝是世人称颂的大英雄,而知道他真实来历的“十圣”家族大部分都已覆灭,少部分被白帝的爪牙暗中追杀迫害,不敢在人前露面——势单力孤,哪怕出面说出他们调查到的真相,也没人相信。反倒被污蔑成勾结妖魔的人奸。

    “为保全性命,我族先祖不得已,易名改姓,蛰伏下来。”原惜缘缓缓将当年之事说出,“蛰伏两千多年,我原氏一族终于从底层爬起,成为三大氏族之一。但祖训代代流传,将来迟早有一天要揭穿真相,报仇雪恨!”

    不过,如今大仇尚未得报,嫡亲大哥就被圣城那些疯子抓走了,由不得原惜缘不急。她可是知道那些白帝的狂信徒是何等疯狂与凶残!只怕再耽误下去,看到的就只有大哥的骨灰了!

    从始至终,“燕无伦”一直沉默聆听,这时见原惜缘一脸急切惶恐,便温声问道:“那不知在下可能帮上什么忙?”

    原惜缘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忙不迭点头:“能的,能的!燕公子之能力,再适合不过!”

    毫无预兆的,她突然“砰”一声跪了下去,冲“燕无伦”行了个大礼。

    “小妹本就是燕公子所救,公子若有难,舍去这一条命也无妨!本不应该再劳烦公子,但事关嫡亲大哥性命,却不得不厚颜请公子出手。”

    “燕无伦”没有特意闪开,只是目光温和注视着她,平静开口:“你说。”

    他温柔多情的双眸中泛着淡淡涟漪,目光里仿佛蕴含着某种令人心安的力量,原惜缘的心情不知不觉平静下来。她仰头露出一个笑容。

    “我知公子对驯服妖魔有一套独门心得。还请公子出手,驱使妖魔,制造一场妖潮,拦住银甲军去路……我原氏上下都将对公子感激不尽!”

    以“燕无伦”的能力,随便度化一只大妖魔,便可通过大妖魔间接指挥妖潮。

    “好,我答应你。”

    ……

    七日后,圣城震动。

    一队银甲军受到妖潮袭击,尽管最后安然脱身,但队伍中抓获的十余名“亵渎白帝,勾连妖魔”的叛逆,却都被趁乱救走,不知所踪。

    这无疑是对圣城权威的挑衅。

    毕竟,再过一月便是圣城祭典,用以纪念当年白帝出世的日子。圣城祭司特意派出数支银甲军,到各处抓捕叛逆,就为了在那一日明正典刑,宣告天下。

    而如今祭品没有了。

    此事一出,前往其余各地的银甲军愈发谨慎起来,总算没有再出差错。一个又一个即将受刑的叛逆被运入了圣城中。侥幸逃脱的那几人圣城也不会就此放过,反而开始大肆搜捕。

    某处山野荒原,原本是一位妖魔的老巢,现在却被“燕无伦”几人鸠占鹊巢。

    “接下来该怎么办?”原惜缘虽救回了兄长,却也不敢再轻易露面,“要不要暂时在荒野中躲避一段时日?”

    “燕无伦”却在思考着刚才从几人口中得知的祭典之事,这时便摆摆手,语气斩钉截铁:“不,去圣城。”

    ·

    “燕无伦”低调前往圣城之时,其他几个马甲也在各司其职。

    “徐渊”已经凭借对圣主的救命之恩成功混入悬天峰。加上他天资出众,人品正直,又有着前世记忆,对悬天峰门人早有了解,很快就与不少人意气相投,成为众人交口称赞的“徐师弟”。

    “燕清霜”将逍遥楼一应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后,便将大权下放到无恨手中,整个人彻底在众人眼中消失。

    至于“将玄”……

    当初捏出这个马甲本是晏危楼一时兴趣,但如今“燕无伦”远赴圣城,寒石城与黄泉宗便都要他来管。

    由于马甲的修为最高不能超过本尊。本尊提升至入道后, “将玄”便也假装突破了入道。

    而以入道境大宗师的修为,镇压那一群魑魅魍魉绰绰有余。

    在他恩威并施的手段之下,黄泉宗面貌焕然一新,寒石城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连同他们的人脉关系网,也都被纳入黄泉宗,成为了布置在暗处的后手。

    正在此时,阴魁门传来消息,之前被渡九幽重伤,不得不闭关疗伤的阴魁门门主阴长生,终于出关了!

    要说阴长生或许是一切事情的起始点。

    当初阴长生侥幸突破半步天人,本是一桩天大喜事,却不知死活当众挑衅北斗魔宫宫主渡九幽,结果当场被打成重伤,甚至境界重新跌到入道境。门人弟子四处为他搜寻神药。天魁老头也是因此前往盛京,后来撞上晏危楼。

    目光恍惚回忆了一瞬曾经的旧事,晏危楼继续查看后续情报——

    阴长生出关后,当即宣布召集所有门人弟子回归阴魁门总坛「尸骨林」,他要举办继任大典,将门主之位传给自己的独子兼关门弟子阴无病。

    黄泉宗麾下的某间客栈中。

    原本是在此遥控指挥黄泉宗的“将玄”,同样通过特殊渠道接到了召集令。

    他一脸意外,随即勾起唇角。

    “差点忘了,‘我’可是阴魁门的大弟子,这种盛事,怎能不参与一二呢?”

    他站起身来,周身阴森迫人的气息一闪而逝,袍角上的鬼火都仿佛燃烧了起来。前所未有的强烈威压震荡着空气。

    “将玄”徐徐收敛身上气息,堪堪维持在初入洞见境的程度,这才满意一笑,出门牵出一匹快马,飞驰而去。